为什么人人都在谈论五年一届的卡塞尔文献展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1   浏览数:260   最后更新:2017/06/13 21:36:17 by guest
[楼主] 聚光灯 2017-06-13 16:05:56

来源:artnet


Marta Minujin的作品《书之帕特农神庙》(The Parthenon of Books),6月7日卡赛尔文献展预展,德国。图片:Thomas Lohnes/Getty Images

成百名艺术家,收藏家,批评家,策展人和其他艺术爱好者们云集至五年一届的德国14届卡塞尔文献展。这个名为“以雅典为鉴”的主题展非常宏大,而且有点复杂。虽然相比以往的展览来说显得非常集中,但是2017年的展览依然分散在很多很多的场地进行,有些还很难找到。

这个展览的确有某种核心,或者是核心。artnet新闻艺术评论人Ben Davis在现场手机了一些图片,通过这些照片你可以看到“以雅典为鉴”的核心主题是如何在documenta Halle、the Neue Galerie、以及the Fridericianum等场地展开的。

不过在看图之前,我们先“八卦”一下,关于卡塞尔文献展,人们在社交媒体上都说了些什么?

玛塔·米努欣(Marta Minujín),《书之帕特农神庙》(The Parthenon of Books),前景图。还有在弗里德利卡农艺术馆(Kunsthalle Fridericianum),Daniel Knorr的作品《ExpirationMovement》(2017)中的烟囱正冒出白烟。图片:Thomas Lohnes/Getty Images

“天啊,那里有一些超大又吸睛的作品!”

阿根廷艺术家玛塔•米努欣(Marta Minujín)反审查制度的作品《书之帕特农神庙》(2017)吸引了众多参观者的眼球。这件作品被各国政府正在或者曾经禁止出版的书籍塞满,并且让观众们想起在雅典的第二会场(雅典也经常被称为民主制度的诞生地),纳粹焚书运动和阿根廷的独裁历史。

加纳艺术家Ibrahim Mahama的巨型作品是另一件受人瞩目的作品,Mahama在去年曾与艺术经纪人史蒂芬·西姆丘维兹(Stefan Simchowitz)发生了一场高调的争执。他也曾在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所策划的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过类似的巨型装置艺术品。柏林策展人Marie-Ève Lafontaine曾在《Monopol》杂志的Instagram照片上对此发表过尖酸刻薄的评论:“很有可能是从2年前的威尼斯双年展上回收的。”

汉斯·哈克(Hans Haacke)重新定义了“人民”

汉斯·哈克,《Wir (alle) sind das Volk—We (all) are the people》(我们是人民),2003/2017。图片:致谢Naeem Mohaiemen

这位德国艺术家以他的政治题材艺术品出名,他使用了一打语言宣布“我们是人民”,一句与当下在全球范围内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和本土主义背道而驰的感性宣言。

一个让事物缓慢发生的行为艺术表演

舞蹈家和编舞师玛丽亚·哈萨比(Maria Hassabi)的行为艺术表演以龟速进行,但还在观众的包容范围之内(她近期也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进行过行为艺术表演,并得到artnet新闻评论人Blake Gapnik的崇拜。)

这场展览的观众们都是打扮好手

展览上,摄影师Kai Pfaffenbach将镜头对准了一位非常时尚的观众。

很显然,这是这个小家伙第一次参加卡塞尔文献展。

《Momus》的.特约编辑Tausif Noor很好奇这位法国男士在准备今天的服装搭配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冲突。

受人喜爱的影像艺术家乔纳斯·米卡斯(Jonas Mekas)成为焦点,看起来就和以前一样酷。

第一印象都是酸溜溜的

作家和策展人Amy Zion对卡塞尔文献展的第一印象有点挑剔。

德国杂志《Kunstkritikk》注意到,Otobong Nkanga的一件作品好像少了一个展签,所以有的人自作主张,加了一个上去。

直至开展前的最后一分钟,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的组织者对都展会的内容高度保密;在这里,一家德国广播公司对卡塞尔文献展禁止入内的标志进行了无情的嘲讽,它在一张图片下评论:“终于盼来了一份清楚的声明。”

艺术出版行业从业者Molly Taylor则看到一个管组织者叫经济学伪君子的涂鸦。

一个致力于发布博物馆新闻的推特账号则聪明地转发了artnet新闻关于文献展商品的文章。

当然,当我们谈到商品时,这里是一张拉夫·西蒙(Raf Simons)配上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袜子的照片。


接下来,让我们正式跟着artnet新闻艺术评论人Ben Davis在现场看展——

文献展厅(Documenta Halle)


你可以在这个文献展的官方场地当中找到最明显的主题信息,这里面还包括很欢乐的油画(这种媒介在这个展览当中很少见)。音乐是贯穿14届文献展的主题,在这里展出的与音乐相关的作品包括了 Ali Farka Touré(1939-2006)的纪念品、Alvin Lucier(1931年出生)的可以发声的油画、以及Sedje Hémon(1923-2011)可以当作乐谱的梦幻抽象作品。

Beau Dick的作品,文献展厅。图片:Ben Davis

与马里音乐家Ali Farka Touré相关的一系列文献资料当中包括了一个格莱美奖杯。图片:Ben Davis

Lala Rukh,《邪恶的三位一体》(The Unholy Trinity),孟加拉Koitta的一位女性设计的海报(1986)

William Pope.L(2001-2002)的三件作品。图片:Ben Davis

Miriam Cahn的油画。图片:Ben Davis

Alvin Lucier,《纸上声音》(Sound on Paper ,1985)使用了遮盖纸、振荡器以及扬声器。

Marie Cool Fabio Balducci,《无题》( Untitled,2003),使用胶带、墙面以及桌面制作。

Aboubakar Fofana,《Fundi (Uprising)》(2017),混合媒介,展览现场。图片:Roman März

El Hadji Sy 的作品(均为2016年)。图片:Ben Davis

Sedje Hémon的《FlankingLow》(1994),一系列可以当作乐谱使用的绘画作品之一。图片:Ben Davis

Christopher D’Arcangelo,《不要张贴艺术》(Post No Art ,约1975)。图片:Ben Davis

documenta Halle场外:Hiwa K的《When We Were Exhaling Images》(2017,每一个大管子里面都有不同的生活设施。图片:Ben Davis


▶新画廊(The Neue Galerie)


文献展的新画廊(The Neue Galerie)展区意外的转向了历史主题。Maria Eichhorn对于纳粹掠夺的犹太人财产研究很好的为这个充满了历史绘画和物件、呈现出了不同的历史性故事的展览启幕。这里面包括了文献展创办人Arnold Bode的草稿,这显示出了他对于希腊的迷恋。


Neue Galerie外,一位演员在发放Otobong Nkaga在雅典为第14届文献展制作的O8 Black Stone肥皂样品。图片:Ben Davis

Maria Eichhorn的《Rose Valland Institute》(2017)是一个研究纳粹掠夺犹太人财产的研究性项目。图片:Ben Davis

Amita Sher-Gil,《作为塔希提人的自画像》(Self-Portrait as a Tahitian,1934)。图片:Ben Davis

《斋戒中的佛头像》(Head of a fasting Buddha,2nd-3rd century CE)。图片:Ben Davis

Karl Hofer,《废墟中的男人》(Man Among Ruins,1937)。图片:Ben Davis

Arnold Bode,《Museum in Athens I(2 korai)》(1965); Bode是文献展创办人。图片:Ben Davis

Max Liebermann,《海滩上骑马的人》(Rider on the Beach ,1909);Liebermann是“德国印象派先驱”,因为自己是犹太人而在1933年失去了位于柏林的普鲁士艺术学院校长的职位。图片:Ben Davis

Alexander Kalderach,《The Parthenon》(1939);Kalderach的经典油画在希特勒时期“代表了德国亲希腊精神的最低形式”。图片:Ben Davis

Albert Weisgerber,《Theodor Heuss, Adolescent Portrait in Oil》(1905)。图片:Ben Davis

Erna Rosenstein,《Looters》(1948及1952)。图片:Ben Davis

Ashley Hans Scheirl,《Goldenshowner(L’Origine du Monde)》(2017)。图片:Ben Davis

Cecilia Vicuña的油画。图片:Ben Davis

Annie Sprinkle与Beth Stephens作品展览现场。图片:Ben Davis

Nilima Sheikh,《Terrain:Carrying Across, Leaving Behind》(2016–17)。图片:Ben Davis

Alina Szapocznikow作品现场。图片:Ben Davis

Carl Friedrich Echtermeier,《国家塑像》(National Figures ,1876-82)。图片:Ben Davis

Pavel Filonov的油画。图片:Ben Davis


美术馆(The Fridericianum)

为了成为雅典的文献展展场,希腊国家当代艺术博物馆(EMST)将自己的藏品带到了Fridericianum ,在文献展期间展出。这个展览里充满了意料之外的希腊艺术家,为当代艺术提供了一个另类的希腊历史。这当中穿插了很多其他领域的作品,因为EMST的希腊主题而显得十分贴切。

Banu Cennetoğlu的《BEINGSAFEISSCARY》(2017)在Fridericianum展场外进行。图片:Ben Davis

Nikos Alexiou的动画作品《The End》(2007)。图片:Ben Davis

Andreas Angelidakis的《Polemos》(2017)。图片:Ben Davis

Chryssa的《芝加哥中国城》(Chicago Chinatown,1990)。图片:Ben Davis

Lucas Samaras,《HebraicEmbrace》(1991-2005)。图片:Ben Davis

Kimsooja,《Bottari》(2005)。图片:Ben Davis

Takis,《Telelumiere colonne》(1966)。图片:Ben Davis

Kendell Geers,《Acropolis Redux(The Director’s Cut)》(2004)。图片:Ben Davis

Oliver Ressler的《What Is Democracy?》(2009)展览现场。这件作品记录了众多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在焚烧国旗的过程中谈论民主失败的采访。图片:Ben Davis

Dimitris Alithinos,《A Happening》(1973)。图片:Ben Davis

Kostis Velonis,《没有民主的生活》(Life Without Democracy,2009)。图片:Ben Davis

Costas Tsoclis在亚克力布面上的投影。图片:Ben Davis

George Lappas,《Abacus》(1988)。图片:Ben Davis

Stelios Faitakis,《Fortunately absurdity is lost(but they have hoped for much more)》(2014)。图片:Ben Davis

Andreas Lolis,《Shelter》(2013-16)。图片:Ben Davis

Stephen Antonakos的霓虹灯与铝箔作品(均来自1980年代末)。图片:Ben Davis

MonaHatoum,《Fix It》(2004)。图片:Ben Davis

Yorgos Sapountzis的“希腊风光”系列(2014)。图片:Ben Davis

Haris Epaminonda,《Untitled #09p/g》(2012)。图片:Ben Davis

演员们在为Stefanos Tsivopoulos的《The Precarious Archive》(2015)使用与希腊近代史相关的文献图片。图片:Ben Davis


译:Juni Junran Jia,Joe Zhu

[沙发:1楼] guest 2017-06-13 21:36:17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五年一届的文献展卡塞尔展区开幕了:一再提及纪念碑、记忆和对政治行动

6月10日,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卡塞尔展区将正式对公众开放,与早在今年4月开幕的希腊展区共同完成了文献展历史上的首场“双城记”。文献展将在卡塞尔城内的33处场馆同期开展,除了弗里德里希美术馆(Fridercianum)、文献展厅(Documenta Halle)和新画廊(Neue Galerie)等传统文献展中心展场之外,今年还新增了不少位于北城新移民社区的场馆。从参展艺术家的人群构成和场馆的选择上,都能看出主办方对于当下难民危机和女性艺术家的关注。

卡塞尔。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卡塞尔展区将于当地时间6月10日正式对外开放,来自世界各地的知名艺术家将在这里带来表演艺术、行为艺术、声音装置艺术和文字艺术。早在今年4月,本届文献展的希腊分展区在“以雅典为鉴”的主题下率先开场,这也是自1955年创立以来,文献展首次在德国卡塞尔之外的城市亮相。随着卡塞尔展区的正式登场,此次文献展的双城版图才最终呈现在了人们面前。

▲  Marta Minujin 《帕特农神庙之书》在卡塞尔弗雷德里希广场展出,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 Beau Dick 《海底王国》(Undersea Kingdom),2016-2017年,卡塞尔文献展卡塞尔展区展览现场,摄影:Thomas Lohnes,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参展的160余位在世艺术家中,大部分都在雅典和卡塞尔同时展出了作品。“以雅典为鉴”的展期从常规的100天延到了163天,展览期间还将举办一系列丰富的电视和广播节目、出版物发行和公众活动,为了实现此次体量庞大的双城策划,亚当·希姆奇克(Adam Szymczyk)邀请了20位策展人和顾问共同合作,其总预算高达3750万欧元,其中一半来自于德国的财政税收,使得本届文献展成为了世界上耗资最高的视觉艺术展会之一


▲ 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策划团队,图片来源:Documenta 14


当希姆奇克于2013年夏季开始策划第14届文献展时,经济危机之下的希腊正处在摇摇欲坠的边缘,与此同时也饱受着紧缩财政的折磨。随着危机进一步将国家财政和福利社会推向崩溃的边缘,希姆奇克从雅典身上看到了其能够成为用以警示“民主的无效性”制高点的作用。与此同时,他还看到了雅典能够鼓励观众“学习怎样以不带偏见的眼光重新审视、学习世界,抛弃西方至上主义先入为主的文化霸权的定势思维”的功能。


▲  Marta Minujin 《帕特农神庙之书》(Parthenon of Books),2017年,卡塞尔文献展卡塞尔展区布展现场,摄影:Thomas Lohnes,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本届卡塞尔文献展致力于为边缘艺术家提供一个前所未有的平台,同时对主流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体系发起挑战。亚当·希姆奇克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资本可以带来许多权力,但这并不应该左右我们所选择的道路。在这样一个权力体系当中,我们应当提出疑问,并寻找协调的空间,这就是我们的权利,其结果取决于我们,也取决于你们。”


本届参展的年长艺术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女性。包括格塔·布拉蒂斯丘(Geta Bratescu)、安娜·哈普林(Anna Halprin)(这两位艺术家也参与了此次威尼斯双年展)、比阿特丽斯·冈萨雷兹(Beatriz González)以及塞西莉亚·维纳(Cecilia Vicuña)所展出的作品已经超越了年轻一代艺术家的作品数量。


▲ Anna & Lawrence Halprin, 《男性与女性舞蹈仪式的谱曲》(Score for Male and Female Dance Rituals),1978年,摄影:Mathias Völzke


卡塞尔文献展卡塞尔展区将在城中33处场馆同期展开,从场馆的选择上也不难看出主办方对于移民和难民危机的关注。除了弗里德里希美术馆(Fridercianum)、文献展厅(Documenta Halle)、新画廊(Neue Galerie)、邮局改造的新新画廊(Neue Neue Galerie)和 Grimmwelt  等传统主展区之外,其他首度参加文献展的机构还包括黑森州州立博物馆(Hessisches Landesmuseum)、卡塞尔行政区博物馆(The Stadtmuseum Kassel)以及位于北城移民社区的一系列机构。


卡塞尔文献展亮点预览


新画廊:古利特的幽魂

(Neue Galerie)


▲ Maria Eichhorn《从犹太人处非法获得的书籍》 (Unlawfully acquired books from Jewish ownership)(2017年)在新画廊展出,© VG-Bildkunst Bonn 2017 © Mathias Voelzke


亚当·希姆奇克本希望在新画廊呈现科内利乌斯·古利特(Cornelius Gurlitt)收藏,即2012年在其位于慕尼黑的寓所发现的1500件藏品。由于一些原因,该空间无法对这批收藏进行展陈,但它仍旧以某种方式在这里呈现。玛丽亚·埃希霍恩(Maria Eichhorn)的罗斯·瓦兰研究所(Rose Valland Institute)是此次展览的重点,这位法国艺术史学家从纳粹手中拯救了无数艺术品,而她的艺术项目呼吁公众共同关注恢复与归还纳粹政权抢来的艺术品案件,而此前这项工作一直仅被认定为政府与机构的责任。科内利乌斯·古利特的姨妈——艺术家柯内莉亚·古利特(Cornelia Gurlitt)——的作品也展陈之列,这位艺术家在一战结束后不久自杀谢世。


新新画廊:深入新社群

(Neue Neue Galerie)


▲ Theo Eshetu的《Atlas Fractured》(2017)在新新画廊展出,该空间被文献展的联合策展人称为“卡塞尔的涡轮大厅” ,图片来源:Julia Michalska


被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联合策展人迪特尔·劳斯特瑞特(Dieter Roelstraete)称为“卡塞尔的涡轮大厅”(Kassel’s Turbine Hall)的新新画廊原是一间邮局,其所在的北城区目前是大量移民的居住地。原来位于一层的卸货区目前作为临时的展示厅,呈现艺术家 Joar Nango、Maret Anne Sara 和 Daniel Garcia Andujar 的小型个展,而 Theo Eshetu 的影像作品则投影在德语的民族艺术展海报上,占据了大部分空间。行动主义是贯穿展览的重要线索,“Halit Yozgat 公谊会”(Society of Friends of Halit Yozgat)对 Halit Yozgat 谋杀案的陈诉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项目,这位年轻的土耳其男子于2006年4月6日在卡塞尔被新纳粹主义者枪杀。


弗里德里希美术馆:希腊的馈赠

(Fridericianum)


▲ Andreas Angelidakis 的作品《Polemos》 ,2017年, 在 Fridericianum 博物馆展出,图片来源:Nils Klinger


自从1955年首届卡塞尔文献展以来,建成于1779年的弗里德里希美术馆(Fridericianum museum)就是展览的核心场馆。具有象征意义的是,这座场馆内的展览由一位来自希腊的策展人卡特里娜·科斯齐娜(Katerina Koskina)策划,她目前是雅典希腊国家当代艺术博物馆(EMST)的馆长,而这座博物馆也是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希腊展区的核心场馆。该部分展览主要来自馆藏和借藏:一部分国际知名艺术家的作品,以及活跃于自1960年以降、较少为人知的希腊本地艺术家,这部分展品也是此次文献展的重头戏。展览呈现了希腊艺术家在过去50年间的创作如何呼应了本届文献展力图强调的部分主题,及其与例如“贫穷艺术”(Arte Povera)等主流艺术运动之间的联系。


国王广场和弗雷德里希广场:新的纪念碑

(Königsplatz and Friedrichsplatz)

▲ Olu Oguibe《obelisk》 在卡塞尔国王广场展出,摄影: Julia Michalska,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纪念碑、记忆和对政治行动的呼吁是本年度卡塞尔文献展中一再出现的主题。在双年展进行期间,多件公共雕塑现身卡塞尔市内,其中的两件被并列而置。在国王广场(Königsplatz),欧鲁·欧奇贝(Olu Oguibe)用水泥建造了一座方尖碑,即《为陌生人及难民的纪念碑》。方尖碑的侧面分别用英语、德语、土耳其语和阿拉伯语刻着《新约·马太书》中的一句经典:“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I was a stranger and you took me in.)方尖碑常见于古埃及,后遭到从罗马人直至墨索里尼等入侵者的觊觎,并带回自己的国家。在附近的弗雷德里希广场(Friedrichsplatz),另一件作品同样借鉴了古代建筑,来自阿根廷的艺术家玛尔塔·米努金(Marta Minujin)以1:1的比例用曾经的禁书建造了一座“帕特农神庙”(Parthenon)。这件作品象征着反对文字审查与文本禁止。(撰文:Julia Michlskajane、Jane Morris,编译:TANC)

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

雅典各地 | 展至7月16日

卡塞尔 | 6月10日至9月17日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