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集 | 本届卡塞尔文献展真的没有超乎想象之好吗?
发起人:聚光灯  回复数:2   浏览数:285   最后更新:2017/06/11 14:46:30 by guest
[楼主] 聚光灯 2017-06-10 19:38:38

来源:凤凰艺术


卡塞尔文献展专题

作为世界三大艺术展之一的文献展主题为卡塞尔文献展已于2017年4月在希腊雅典先期开幕,并将于6月10日在德国卡塞尔全面对公众开放。本届文献展“以雅典为鉴”,通过对古典文明高峰的致敬,引发社会对现代文明发展的思考,及对未来文明走向的展望。卡塞尔时间6月7日上午,先是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新闻发布会在卡塞尔国会大厅召开,继而媒体&VIP预展拉开了帷幕。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卡塞尔文献展”专题系列报道,除了对新闻发布会的报道,“凤凰艺术”还特邀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艺术顾问、上海至美艺术发展中心(SAAC)理事长、策展人张冰带您参观VIP预展。

卡塞尔文献展与威尼斯双年展、巴西圣保罗双年展并立为世界三大艺术展。作为先锋艺术的实验现场,卡塞尔文献展已不仅仅属于德国,它已经成为国际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坐标,是西方文化界关注的焦点,也是西方社会的时代镜像。2017年的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已先期与于4月8日至7月16日在希腊雅典举办,并将于6月10日至9月17日在德国卡塞尔全面对公众开放


2017卡塞尔文献展新闻发布会

▲ 卡塞尔国会大厅(Kongress Palais)


经过多年的筹划,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的新闻发布会终于在6月7日上午于卡塞尔国会大厅召开,在长达三个小时的发布会上,文献展的组织者们将最后一部分内容细节透露给了在场的各国记者。组织方通过这整场发布会来介绍展出的内容,并对一系列问题进行了诠释,如身份认同、移民、以及策展过程中的态度等

▲ 在卡塞尔国会大厅举办的新闻发布会现场


▲ 全体策展人走上发布会的舞台


随着这个宽敞的剧院被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闻媒体人士和观众填满,爵士乐自由的旋律弥漫在整个空间里,直到策展人们集体走上舞台,这时音乐才戛然而止。台上的每一个嘉宾都面对观众,直视正前方。这时,艺术总监亚当·希姆奇克站起身来和通讯主管亨里埃特·加斯耳语,示意发布会正式开始。

▲ 本届文献展巡回策展人波纳文德(Bonaventure Soh Bejeng Ndikung)朗诵诗歌,值得注意的是由各种材料混合而成的讲台


本届文献展巡回策展人波纳文德(Bonaventure Soh Bejeng Ndikung),这位喀麦隆出生的SAVVY当代艺术机构的德国总监,朗诵了一首关于在宾馆撕毁护照并吃下它的诗歌,由此拉开了发布会的序幕。在波纳文德激烈的布道声中,他谴责了美国最近退出巴黎气候协议的决定,以及穆斯林禁令,还有对新闻媒体的打压。在随后的演说中,他提及现在西方的政治危机是一场“无知的狂欢”,一种“庆祝轻浮的特权”和一次“将不确定性作为确定性的演出”

▲ 文献展公共项目策展人保罗·普雷西亚多(Paul Preciado)


接着,文献展公共项目策展人保罗·普雷西亚多(Paul Preciado)开始讨论跨性别的问题和方式。作为策展团队试图消解制度普遍模式的一部分,他们在策展过程中创造了一种超越过时系统的方法,不仅让一位跨性别策展人策划了一场展览,更让一些跨性别表演者出现在舞台之上。


“或许我本应该成为自然博物馆的主题,”普雷西亚多说,谈及卡塞尔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和这样一个博物馆如何看待跨性别者时,他继续说道,“这次参展的许多艺术家——他们自己、他们的身体、他们的语言、他们的艺术实践——都本可能会成为橱窗里的陈列品。但是我们已经有权力打破这些橱窗,让这些被视作不如正常人类的展品重见天日……甚至成为艺术家和策展人。殖民主义、白人至上论、和异性恋——是他们创造了现代博物馆。”

▲ 2017年第十四届卡塞尔文献展策展团队,照片前排左二为总策展人波兰籍策展人和艺术评论家亚当·希姆奇克(Adam Szymczyk)


或许当本届文献展总策展人亚当·希姆奇克(Adam Szymczyk)在策划这次文献展时——在2013年不同背景之下——这整个展览可能本该成为一场有关世界上最重要的艺术展出是如何被殖民主义、白人至上论、和异性恋塑造成博物馆的庆典。然而取而代之的是,在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后,它变成了一场抗击民族主义的街头运动,一个为自由展出的存在而斗争的故事


“新法西斯主义者宣称在他们的民族主义中心有着身份认同和白人异性恋的能量,”普雷西亚多说道。


当然文献展也有赞助者需要感谢,像文献展和弗里德里希阿鲁门博物馆董事会主席安妮特·库伦卡姆夫(Annette Kulenkamff)向赞助方,诸如德意志银行和德国大众表示感谢。但希姆奇克却也做出了实际行动,努力使展览保持在艺术市场之外,同时以一种没有画廊呈现的形式去展示艺术家——所有有关艺术家作品销售的画廊在文献展上都被列在了主目录的背面。这个名单包括高古轩画廊、豪瑟沃斯画廊、佩斯画廊、白立方画廊、玛丽安·古德曼画廊——这些当今世界的画廊巨头们此前确实还没有被放在目录背后过。


并令人不感到惊奇的是,策展人们努力在屋内传播文献展的福音,对于文献展,他们已经贡献了他们近几年的时光,但是甚至连德国官员也加入到了展览的全面防御中。卡塞尔荣誉市长伯特勒姆·希尔根说:“我们能看到目前这个伟大和和平的欧洲一体化正笼罩在威胁之中。但是文献展蕴含了一点希望。”

▲ 叙利亚音乐家阿里·莫拉利


黑森州高等教育研究与文化部长鲍里斯·莱茵表示他将不局限于关注展出内容是否有激进的部分——因为如果希望展览有影响力,就不得不有些激进的内容。这种担保被贯彻到了叙利亚音乐家阿里·莫拉利的表演之中,他从饱受战乱的祖国流亡于此。他在雅典开幕式中已演奏了一首小提琴曲,直指希腊在叙利亚难民流亡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这些难民从中东一路穿越希腊来到西方


而这次在德国,他演奏了一系列曲目,所有的题目都来自于诗人保罗·策兰献给其在大屠杀中遇难亲人的诗而作的死亡赋格。(莫拉利的演奏在中途被打断,因为一个人的Siri自动回复了主人所提出的问题)这时,发布会已经进行了大约一个小时,然后,随着5个演讲者的离开,人群开始有了一点放松的迹象。希腊文化体育部长丽迪娅·科尼奥多(Lydia Koniordou)有些稚拙地引用了鲍勃·迪伦的话语“时代在变革”,以此解释全球危机是如何影响欧洲的

▲ 策展人狄昂特·若斯查特(Dieter Roelstraete)


关于一些历史纪念活动是如何与文献展发生关联,策展人狄昂特·若斯查特(Dieter Roelstraete)做出了一点总结,“或许总是有一些巧合让现代策展人如此兴奋。”而策展人亨德里克·福克茨(Hendrik Folkerts)则讨论了跨边界的身份认同,谈到了卡塞尔的北城区邻居,在城镇的北边,一些饱受战乱侵扰的难民搬到了废弃的武器制造厂那儿


“卡塞尔的未来将与北城区交织在一起,而且还将更加多元复杂。”福克茨说道“它将成为这个军工城市的一部分,重新定义这个城市的复杂历史。重复使用这些地点作为展出场地是一种循环使用的行为——是一个重新分配的过程。而且如果你愿意的话——还可以改变它的功能。”

▲ 策展人狄昂特·若斯查特(Dieter Roelstraete)


在策展人坎迪斯·霍普金斯(Candice Hopkins)和展览顾问娜塔莎·金沃拉(Natasha Ginwalla)演讲后,轮到了总策展人希姆齐克发言,至此他还没有在发布会上说什么。他走上讲台说道:“这是一次极为困难的,同时又是极为美好的旅程。”“在我们开始所有的事情之前,我们不得不放下所有的偏见和想象。”

▲ 总策展人波兰籍策展人和艺术评论家亚当·希姆奇克(Adam Szymczyk)


而在这场马拉松式的发布会之后,便是最后的提问环节。


“对你来说,这些艺术品的美学呈现有多重要呢?”有人问到。


如果你认为,美学像涂在脸上的化妆品一样,只是增添了点儿色彩的话,那么我想说,这恐怕只能有时有用用,因为最重要的还是结构和质地,而这才是我们所真正关注的,”希姆齐克回答道。


然后,这位女士继续问到德国卡塞尔文献展和瑞士巴塞尔艺术展有何不同。因为希姆齐克当了11年巴塞尔美术馆馆长,长期以来他竭力避免任何与市场有关的东西,而巴塞尔艺术展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艺术集市,也是与他11年工作交集的城市。


下周就是巴塞尔艺术展开幕的日子了,这里的文献展有多少艺术品会和那边的一样呢?”


希姆齐克大笑着回答道:“我希望——很多!”


2017卡塞尔文献展媒体&VIP预展


五年一次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潮,把卡塞尔从宁静带入喧闹,文献展也成为整个城市的节日。整个城市为之而动,街道、公共场地都派上了用场,各类展览作品和相关的艺术活动散布于城市的各个角落。卡塞尔文献展的主要展场分布于:弗里德利希阿鲁门博物馆(Museum Fridericianum)、文化火车站(Kulturbahnhof)、文献展厅(Documenta-Halle)、桔园宫(Orangerie)、宾丁啤酒厂(Binding-Brauerei)等。从某种意义上说,参观卡塞尔文献展也就成了一次文化艺术之旅,文化和艺术成为了生活的必然部分。

▲ 希腊帕特农神庙

▲  本届卡塞尔文献展现场,阿根廷艺术家玛塔·米努欣(Marta Minujín)的装置作品“帕特农神庙之书”(The Parthenon of Books)(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 阿根廷艺术家玛塔·米努欣(Marta Minujín)在弗里德里希广场重现30余年前的经典装置作品“帕特农神庙之书”(The Parthenon of Books)


本届卡塞尔文献展主题为“以雅典为鉴”,通过对古典文明高峰的致敬,引发社会对现代文明发展的思考,及对未来文明走向的展望。为此,组委会邀请阿根廷艺术家玛塔·米努欣(Marta Minujín)在弗里德里希广场重现30余年前的经典装置作品“帕特农神庙之书”(The Parthenon of Books),以此向真正的帕特农神庙所代表的自由与民主致敬;同时对其艺术生涯及经典作品中所反映的抗争精神予以致敬,在两次致敬中体现致敬的致敬精神。在6月8日开幕的卡塞尔文献展预展中,“帕特农神庙之书”在弗里德里希广场等待着观众们的检阅。


▲ 阿根廷艺术家玛塔·米努欣(Marta Minujín)在弗里德里希广场重现30余年前的经典装置作品“帕特农神庙之书”(The Parthenon of Books)

▲ 参与装置作品“帕特农神庙之书”的行为表演者


玛塔·米努欣,1943年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她的艺术工程“普遍神话的陨落”,以复制历史遗迹,进而解构它们,使之融入公众之中而著称。她以这种方式,将这些象征地位,被制度和资本物化没收的东西,归还给大众


米努欣此次复制的是1983年创作的装置“帕特农神庙之书(El Partenón de libros)”,当时正值阿根廷军政府倒台不久,采用书籍多为军政府所禁,装置被放置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南部广场。展出五天后,两个起重机将建筑倾斜推至一侧,让观众将书带回。此次卡塞尔文献展的作品展出也计划如此。







▲ 卡塞尔文献展部分现场作品,希腊当代艺术馆策展


此次,“凤凰艺术”特邀女性策展人张冰带大家通过图集参观本届文献展的VIP预展。张冰在预展首日与第二天的观展感受极为不同,由此可见本届文献展不同展区策展呈现水准不一。在第一天看完展览之后,张冰表示:


对于每五年一届的文献展,我用“超越我的想象之好”也许过于苛刻,但是这的确是我来之前的期待。展览整体规模、艺术家选择、作品相互的现场关系依然摆脱不了常规的一种模式。个体艺术家的呈现反而可圈可点。


大型户外项目在外场视觉强烈,吸引眼球。声音装置这里或者那里,似乎出其不意;内场装置、影像、整面墙面的图片之类,林林种种,似乎成为国际双年展或三年展的套路。文献展并不是不好,而是没有超越我的想象。五年,是一个长度,也是一个沉淀。但是现场的感觉依然流于表面。我感觉到策展人们内心深处隐约的怯弱,一种对于害怕犯错的怯弱,一种最后折中和四平八稳的怯弱。一种对于权威的自觉认同。最后是一种标准化、程式化的感觉,看多了有些乏味与无趣。但是就还是按照惯例走下去吧。

















(未完待续)

[沙发:1楼] 聚光灯 2017-06-10 19:49:08
(接上)



















▲ 2017年卡塞尔文献展预展主题展现场的部分展出作品











▲ 2017年卡塞尔文献展的公共项目——自然博物馆主题展的部分作品













































▲ 2017年卡塞尔文献展预展主题展Neve Galerie现场的部分展出作品


2017年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德国卡塞尔展区)


展人:亚当·希姆奇克(Adam Szymczyk)

VIP展览开幕:2017年6月7日

展览时间:2017年6月10日 – 9月17日

展览地点:德国卡塞尔


(图片来源:张冰、互联网)

[板凳:2楼] guest 2017-06-11 14:46:30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