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美吃瓜策划团队背后的“秘密大揭晓”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882   最后更新:2017/06/06 21:05:02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17-06-06 21:05:02

来源:YT新媒体


2017年6月1日晚,中央美术学院校园中央的草坪被一片“西瓜”占据了。在大多数学生对“校园变瓜田”还没反应过来时,校方更进一步:直接让学生和到访者们参与3500颗西瓜的“哄抢”体验行为。


一夜之间,花家地变“瓜家地”,央美策划团队的葫芦了到底在卖什么药?YT编辑亲临“瓜田现场”,为你答疑解惑!


“聚众吃瓜”背后都是央美的美学阴谋论


对于中央美院毕业季的策划团队来说,“瓜田”在很长时间以来都是团队的“小秘密”。今年本科生毕业展开幕恰逢六一儿童节,如何才能设计一个人人参与,有趣又清凉的艺术活动之夜?看似平白无故的掉下3000颗西瓜成为了策划团队的答案。


策划总导演孙华老师说:“为了保密,我们凌晨一点才开始布西瓜,前面都不让学生看到,车来了以后,我跟宋协伟老师说,那一刹那我非常感动,好几大卡车的瓜进入美院,这个场景应该说在美院也是非常陌生的。运瓜的大概是大兴的村民,他们都非常热情,来了以后全力以赴为了在天亮之前把三千颗瓜布在场地,持续不停地高强度地在做搬运和布置。”


央美的布展团队大概建了16个工作群组准备美院的所有活动。每一个群组的名单后面都有保密两个字,这是他们默认的一个工作方式。

林子豪 《移步,易形》


“央美吃瓜”是一场甜蜜行为艺术


“瓜家地”行为艺术,这个出发点也是出于对大地艺术的专业角度考虑,在节省投资、节省成本下,还能体现出一个美术学院专业的节日气氛,让学生、老师甚至包括周边的社区都能参与、形成一个开放式的美术教育。


“瓜家地——花家地”,设计学院院长宋协伟先生认为他们是从中国的成立引出“种瓜得瓜”的教育结果这等引喻的概念。


1214份礼物,是来自母校给的意外惊喜


除了爽口、解暑的西瓜,央美还给毕业生们准备了另一份礼物。


随着一辆辆顺丰小车的出现,同学们听到了顺丰快递哥哥的呼喊:“亲爱的毕业生你好,你的母校为你准备了一份毕业礼物,请你到西瓜地前签收。”


如今学生们都是网上购物,所以央美的大门口每天都是派件的快递公司。央美策划团队正是抓住了学生生活主体的这一现象性,并用这一现象让快递公司穿梭在美院里给学生送上一份各院系老师送出的礼物。


“哇,是孙景波先生签名的速写集”,“我收到的是一枚戒子” “我收到的是苏新平老师的擦笔纸,太珍贵啦”,“我的礼物是校尉胡同5号的纪念门牌”,“我拿到了刻有美院名字的灰砖,太棒了,我要镶到我家墙上”,“我收到了马路老师写的字”, “我的是喻红老师送的《人类简史》”,“陈卓老师送的影院VIP卡”, “我的礼物太意外了,是宋协伟老师签名的鲍勃·迪伦黑胶唱片,还有一行字呢:答案在风中飘荡!” “我收到的是范院长写的字,太激动了!”“我太幸运啦,拿到了神秘大奖,要毕业典礼才揭晓呢”……一个个惊喜、意外,也在7号教学楼前、图书馆前、美术馆前、小树林、北区门口、14号楼前等快递现场持续着……


尤其是城院的同学,因为那天城院的学生都在布展,所以快递公司到了城院以后,给城院的同学打电话,城院同学不在,顺风快递哥哥都会告诉学生:“你在哪儿我们送到哪儿,不管多远、不管在任何空间,我们都会送达。”


一块砖,一个门牌,一幅字,一本书,一本速写,从校领导到老师,从学校的精心组织,到毕业季设计组的精心创意,一份份意外与惊喜,是母校与每一位毕业生的约定:你是母校永远的牵挂。

“美院瓜田”与“顺风快递”,意为将学生、教师、学校和社会的关系连接起来。

张正《为什么猴子死了》 局部

张正《为什么猴子死了》 局部

颜彦《像素》局部


一件老美院的“陈年旧事”


央美此次活动让学生们感到惊喜连连,但是根据宋协伟先生在媒体采访中的回忆,央美似乎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充满创意的地方:


“老美院是这样的,是全国最不像大学的大学,最不像大学的校园,因为大学的校里永远堆了几堆红砖头,是这样一个状态,是全国最小的大学,也是全国精英最多的大学,那个时候招的都是人精里的人精,非常难搞。所以美院的学生都是带着全国美协会员证、带着出版的连环画等等考进了中央美院,是这样一个状态。所以他自然而然,这个学校充满着一种智慧,不是聪明是一种智慧。"


"所以我记得那个时候的学校,比方说在排练一些节目或者是有关于诗社,整天弹、唱,唐朝乐队都从这儿走出来的,好多人都离不开美院。在美院不转一圈、不混一圈出不来。当时老美院有一个叫化妆舞会,在全北京的高校到了那个时候,最终你去看跳舞的人一个美院都没有,美院的学生进不去,全是其他大学的。"

"当然了,中央美院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老师比学生多,所以老师跟学生之间没有距离、没有身份,我上大学的时候经常偷老师烟抽,老师看着你的画,正讲着,一转身,烟没了,我们是这样一个关系,每天到老师那儿蹭吃蹭喝,都是这种感觉。学校就是这样一个有人文关怀的一个学校,就是这么一个状态。


同时,这个学校充满着一些非常有趣的生活情节的黑色幽默,比方说像现在中央美术馆的副馆长胡伟教授,那个时候就是画得好的不多,第一没有,第二展区,我才排第三,类似这样的幽默在美院是非常幽默、非常开心,诸如此类的。”


“瓜熟蒂落”——在毕业之时,央美的学子再一次被自己的母校的创意策划“调戏”了,吃瓜群众们则表示: “这种行为艺术,太接地气了,不仅有审美价值,更有营养价值。”


明年4月1日将是央美的百年校庆,那时候,我们要将获得一个怎样的惊喜?在期待中让我们用一首诗歌与百年校庆结下“约定”:


一别,再会


又到了黏腻的夏日

像极了几年前你仰着脸对我傻笑的相遇

你不知道你的出现让我觉得多有意义

不必烟花和灯光都照亮你


也不需要气球上、手环上都定制着你的名字

对我而言

你永远是特别的你


我想做一百件事

留住你

但其实我做一千件

也留不住

幸好

在你离开之前

我们还可以约定


再约一次相聚

再叙同窗之情,师生之谊

再约一部电影

一起放肆大笑,或者感动落泪

再约一场展览

意气风发,指点江山

……


你说

之后你要远行

奔向那幢幢黑夜

夜的深处

是叫做事业、叫做爱情、叫做成功的密密灯盏

大家总在一起,我们还要相见


分手那一刻

你一定会泪流满面

步步回头,可你只能坚定地走下去

我知道你会回来

所以我等


再见吧,

为了再见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