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快乐!看看艺术大咖们的童年涂鸦是否有预示?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0   浏览数:728   最后更新:2017/06/01 09:59:58 by 无厘头
[楼主] 无厘头 2017-06-01 09:59:58

来源:artnet


Will Cotton,7岁,《My House》(1972)。图片:致谢艺术家


你能从一个10岁的孩子身上发现艺术天赋吗?


看到当代艺术家看似天真的作品,你是否也发出过“3岁小孩也能画出来”的感慨?


非盈利艺术机构ProjectArt通过一场在纽约举行的慈善拍卖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度挖掘。这个名为“My Kid Could Do That”的展览在展出一系列当代艺术明星作品的同时,还展出了这些艺术家在孩提时代创作的作品。


这个展览目的在于引发关于是否可以在很早的时候就发现艺术天赋的讨论。这个展览当中最有意思的部分之一,就是这些艺术家还是孩子的时候,为这些作品所做的说明。


ProjectArt是艺术家Adarsh Alphons在2011年创办的。Adarsh Alphons出生在印度,他坚信艺术可以拯救生命。因为每堂课上都在画画,他7岁的时候被学校开除。幸运的是,一位意识到了他的天赋的老师鼓励他继续追求自己的爱好,当他15岁的时候,他已经在为特蕾莎修女、纳尔逊·曼德拉、以及教皇绘制肖像了。


Alphons创办ProjectArt的时候“只有一点画材和一件位于哈林区的租来的办公室,”据他的网站介绍,“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将画笔尽可能多的送到那些没有条件接受艺术教育的孩子手里。”

Urs Fischer,8岁,《Cat》(1981)。图片:致谢艺术家及Mats Nordman


艺术家Urs Fischer说明:“这是一件非常小的猫的雕塑,在过去的20多年以来这一直是我使用的主题之一。我记得我做了这只猫的时候自己非常开心。当我把它放进烤箱之后,它开始有点倾斜,我很喜欢这种效果。”

Daniel Arsham,8–10岁,《Untitled》(1980s)。图片:致谢B.A. Van Sise

艺术家Daniel Arsham说明:“这些作品是1980年代末创作的。我当时大概8到10岁。我收藏的大部分手稿都是黑白的,因为我是色盲。蓝色是我能看见的颜色之一,这样的背景下,这些几何体的灰度素描研究就显得十分有趣。”

Sanford Biggers,16岁,《Grandfather’sHands》(1986)。图片:Dr. Samuel L. Biggers收藏

艺术家Sanford Biggers说明:“我上高中的时候,我的祖父去世了。我画这幅画的时候脑子里想着我的祖父,但是这并不真是什么肖像。我更多的想到的是他在德州的生活,这与我在洛杉矶的成长经历有着奇妙的反差。”

Katherine Bernhardt,17岁,《自画像》(1992)。图片:致谢艺术家

Bernhardt喜欢在放学之后,在自己的卧室里画水彩画。在创作这件作品的时候正在Clayton高中读高三。Bernhardt在高中的时候开始接触包括油画、丙烯在内的各种不同绘画颜料。她在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的绘画班以及手工协会的陶艺班学习。这幅作品是她曾经在华盛顿大学才艺展示当中展出的作品之一,这也让她被芝加哥艺术学院录取。

Katherine Bradford,8岁,《Two Elephants》(1950)。图片:致谢艺术家

这张使用蜡笔和便宜的纸张绘制的两只大象,是Bradford对母子形象痴迷的证明,这也表明了她的“激进动物艺术家”身份。大部分孩子在画大象的时候都会从侧面的角度进行描绘,画出站立在地面的4条腿和挂着的大鼻子,Bradford则进行了拟人描绘,画出了两条腿站立的姿势。她说自己使用红色描出轮廓之后想在里面填色,但是并不那么仔细,这也反应出了她延续至今的充满力量感的表达方式。她回忆说:“我在很多年之后才能让两个形象在一条腿上保持平衡,这就是我并没什么天赋的证明。”

Zoe Buckman,10岁,《Help I Work at the Ministry》。图片:致谢艺术家

10岁的时候,Buckman的父亲找到了一份在伦敦的国防部进行数据分析的工作。想象自己的父亲在这样的办公大楼里工作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很幽默的事情。在听到自己的父母谈论进入办公室的安保检查是多么冗长之后,她想要为他缝一条里面夹带着眼镜框的领带。她回忆说:“写那块胸牌是我妈妈的主意。”

Olafur Eliasson,15岁,《Eye》(1982)。图片:致谢艺术家


这件眼睛的习作代表了埃里亚松一生对于视觉、认知、观看的痴迷。眼球也是埃里亚松经常出现的主题,就好象是在提示观众们观看其实是我们认知世界的主观行为。通过对自己观看行为的观察,我们意识到了我们是如何存在于在周围的环境当中。

Matthew Ritchie,5或6岁,《Soldier》,图片:致谢艺术家

在伦敦长大的一直想要当兵,这张自画像大概创作于5、6岁的时候。他说:“我很清楚的记得去看骑兵巡游,看到皇家卫队身穿19世纪礼服的样子。当士兵们不去打仗的时候,他们就是那些充满了各种问题的年轻人。我不大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不再想当兵了,但是我觉得可能是我意识到了那些特别的服装只是在特别的时候才会使用的时候。”

Rirkrit Tiravanija,7岁,《Untitled(silver mr. Spock)》(1968)。图片:致谢艺术家

Triavanija为ProjectArt2017年的慈善展“My Kid Could Do That”创作了这件作品。这张照片是他的父亲1968年在亚的斯亚贝巴拍摄的,里面的人是艺术家与他的姐姐。当时只有7岁的Rirkrit戴着自己使用塑料制作的《星际迷航》人物Mr. Spock的尖耳朵。他认为这对耳朵是他最早的雕塑作品,而这张2017年印刷的照片则是作品的相关文献。

参展艺术家包括Griminess Amores、Daniel Arsham、Katherine Bernhardt、Sanford Biggers、Katherine Bradford、Cecily Brown、Zoë Beckman、Will Cotton、Olafur Eliasson、Urs Fischer、Susan Te Kahurangi King、Osamu Kobayashi、Terence Koh、Rashaad Newsmen、Philip Pearlstein、Matthew Ritchie、Tom Sachs、Laurie Simmons、Rirkrit Tiravanija、Kiki Valdes、Wendy White、以及Dustin Yellin。


文:Eileen Kinsella

译:Joe Zhu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