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隆芝加哥新展诉心声:我就像章鱼,吃掉了自己的腿
发起人:八卦连环掌  回复数:0   浏览数:720   最后更新:2017/05/26 21:46:58 by 八卦连环掌
[楼主] 八卦连环掌 2017-05-26 21:46:58

来源:YT新媒体


据说章鱼在食物匮乏或环境压抑时

会开始进食自己的腿

为什么这位日本最著名的当代艺术家

会用自噬的章鱼描述自己?


据说章鱼在食物匮乏或环境压抑时会开始进食自己的腿。为什么这位日本最著名的当代艺术家会用自噬的章鱼描述自己?

身着“章鱼服”的村上隆和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Marc Ecko, MCA Chief Curator Michael Darling, Takashi Murakami, and MCA Director Madeleine Grynsztejn. Andrew Kist © MCA Chicago


2017年6月,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MCA)将会举行村上隆大型回顾展“章鱼吃掉了自己的腿”。展览涉及的时间跨度长达30年,通过50件重要作品,观众将有机会看到日本传统艺术、流行文化和种种当代议题,包括全球化、媒体转型、核威胁等等对村上隆创作带来的影响。

Takashi Murakami, Flower Ball 2, 2002. Acrylic on canvas, and wood; 39 ½ in. (100 cm) diameter. Private collection. Courtesy of Galerie Perrotin. © 2002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Norihiro Ueno


作为当今全球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村上隆源于日本卡通形象的作品让他在世界各地吸粉无数。他的创作模糊了精英文化和大众潮流、古典与现代、东方和西方之间的界限。同时,和流行偶像Kanye West及时尚大牌Louis Vuitton的合作也让他在商业上获得了远超大多数同辈艺术家的成功。

Takashi Murakami, From the perceived debris of the universe, we are still yet unable to reach the stage of nirvana, 2008. 180 x 213.4 cm.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Blum & Poe, Los Angeles/New York/Tokyo. © 2008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然而,村上隆在展览开始前却在Instagram上坦言,展览看似有趣的名字实则描述了自己艺术生涯中“愚蠢的循环”。为什么他要用“自噬的章鱼”来形容自己、甚至创造了大量相关的艺术形象?让我们来看看村上隆本人到底是怎么说的。

村上隆形象的玩偶和为这次展览创作的章鱼玩偶(图片来源于村上隆的Instagram)


(以下内容翻译自村上隆的Instagram长文)


现在,我们正在为这次展览创作一幅全新的、长达49米的油画。油画的内容将与展览标题相关。与此同时还有一些根据展览空间特别完成的新作。它们正在以令人心跳不已的速度完成着——如果按照我们常规的日程安排,是绝没可能在展览前将它们全部完成的。至今为止,我都以创作为生,但还是会常常进行这样不计后果的创作。


之所以成为一个艺术家,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不擅长社交——即便在今天我也还是不太喜欢派对,也没法在晚宴上发表小型讲话,所以我想画家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明智的职业选择,我可以独自一人去追求些什么。

村上隆新作《章鱼吃掉了自己的腿》(图片来源于村上隆的Instagram)


然而当我在大学学艺术并准备出道展时,我开始需要一些助理。作为一个学生,尽管我对自己想要做什么样的创作有一些概念,但我却并不知道如何开始,甚至无法设定目标。但是,我依然需要一些人来帮我完成大型创作。那时,我没钱雇任何助理,就拉着朋友来帮忙。即便我进行了很多解释,这些作品在我的朋友们看来或许也还是难以理解的。但是为了感谢他们的帮忙,我会请他们吃饭,和他们一起唱K,一群人热热闹闹吵吵嚷嚷,直到完成一件作品。


我就是这样继续着自己的创作,来帮忙的人也越来越多,我逐渐开始觉得我应该去更好的去补偿那些总来帮忙的人;但在清楚地意识到这点之前,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组织。


唉,我曾经特别渴望成为一个孤独的画家,因为我不能、也从没希望过要和其他人一起完成作品,可为什么最后事情却成了这样?如之前所说的,或许正是因为我有社交障碍,所以我总是想通过作品告诉其他人:“或许我并不是特别能说,但是我心里这样的想法,你看这些想法的确很难用语言表达……”所以最后,事实证明我的确有很强烈的表达欲,也并不能一个人生存,我不得不在无法逃避的事实前做出妥协:我必须生活在人类社会里。

《章鱼吃掉了自己的腿》局部,可以见到小小的村上隆形象(图片来源于村上隆的Instagram)

《章鱼吃掉了自己的腿》局部,可以见到村上隆形象与章鱼的结合(图片来源于村上隆的Instagram)


基于这个想法,同时也还在进退两难中挣扎着,我用过去几年的时间成立了一间公司。比较理想的状态是维持独立机构的模式,但为了让每个(来帮忙的)人都能得到些补偿,我们不得不开始处理种种税务问题、并让公司更加正规的运营。啊,想想就头疼……


当然,我很清楚,以我这样的性格去运营一间公司肯定做不好。公司就应该是由有管理才能的人去创立的事物。一间由曾经幻想着自己将成为孤独画家、与世隔绝的人创立的公司,最终成为一家无法平衡发展的机构或许也不足为奇;它真得让人感觉一片混乱。而我一直在努力,努力在这样一家机构里创作艺术作品。

村上隆在网上透露的新作品细节(图片来源于村上隆的Instagram)


很多人看不起借助他人力量来完成作品这件事,但实际上通过复杂的分工创作一件艺术作品并不容易。创作一件作品,最重要的就是那些参与其中的人要足够严肃、足够看重这件事。如果参与其中的人们不在意它,完成的作品也将无法承受时空变换的考验、无法在千百年后的未来为人所铭记。

村上隆在网上透露的新作品细节(图片来源于村上隆的Instagram)


如果你认真学习过西方大师的经典之作,就会发现一件杰作背后似乎总有一件与之相关的奇闻趣事。这样的例子多的难以计数,从毕加索的《格尔尼卡》到梵高少了一只耳朵的自画像,再到蒙克的《呐喊》均是如此。

毕加索 Picasso - 格尔尼卡

蒙克 Edvard Munch - 呐喊


如果能毫不矫饰的达到这样吸引人的效果,当然是最理想的,但实际上这很难。因此我必须让自己时刻保持中立,就像在禅修中冥想的状态一样,通过种种可能的方式将我的感知分享给和我一起工作的人。其中一个相当直接的方式就是通过非常非常紧张的时间表,创造一种世界末日就要来了的紧张感。当我们按照这个时间表工作时,工作室里的每个人都十分痛苦,我自己也是一样。当然了,我不能退出,但是随着各种各样截止日期的到来,总有一些员工悄悄的就消失了。很多人就是这样什么都不说的离开了,于是我就再找新人加入公司,重新培训他们。

村上隆和Kaikai,Kiki。Kaikai和Kiki是村上隆创作的两个形象,他本人的工作室也以它们命名。


Kaikai Kiki工作室,这间由我,一个曾经有着交流障碍的人创立的工作室,有很多目标,而其中一个就是提高每个人的动力。我坚信(尽管后来我意识到自己曾被误导了)年轻的员工们更希望以艺术家的身份、通过自己的力量来完成出道,而我所能做的,就是增加他们的薪水从而帮助他们开始自己的艺术生涯。通过这样的方式,很多艺术家脱颖而出,比如Mr. , 高野绫和青岛千惠。


培养年轻艺术家真是件非常令人开心的事情。20多岁的时候,我曾有9年时间在艺术预科学校任教、在幼儿园做美术老师,所以我想自己应该很擅长这件事。

青岛千穗 Chiho Aoshima - It's Your Friendly UFO!


后来我开始举办名为GEISAI的艺博会和竞赛,年轻艺术家可以通过GEISAI出道。最开始大家都对活动充满热情、兴高采烈,活动本身也充满乐趣,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责任越来越重。而且很多年轻艺术家在出道之后开始对我充满敌意。等等,我可没想变成这样……所以,在12年之后,我停止了GEISAI,投入了16亿日元,却没有获得什么有意义的结果,这让我感到后悔不已......但时至今日,我依然代理着先前提到过的三位日本艺术家Mr. , 高野绫和青岛千惠。

高野绫 - 在林子里,她...


这就是我的公司,它是村上隆作品产生的工作室,也是年轻艺术家的孵化器和管理器。同时,我们也已经开始运营自己的画廊;最近事情开始越来越失控了。我对自己的愚蠢感到厌烦。这次展览的名字,“章鱼吃掉了自己的腿”,说的正是这种绝望的氛围。


简明扼要的来说,我让自己兴奋到恍惚,用大量时间创造对抗岁月的作品。另一方面,我试图支持一些年轻的艺术家,最终却被他们背叛,失去了金钱,情感上也很难过。但是我依然会对某几位我代理的艺术家负责,所以我开了画廊。但当我有了自己的画廊,我又开始邀请我感兴趣的外国艺术家到日本办展,大家玩的很开心,我却又赔了钱,并且陷入绝望。这个愚蠢的循环正如这次展览标题所描述的那样:章鱼吃掉了自己的腿。

展览将展出的新作之一,作品还在创作中(图片来源于村上隆的Instagram)


情况是否真有村上隆本人所述的如此“绝望”?艺术家本人此次又会带来哪些全新的创作?2017年6月6日开幕的展览将会揭晓一切答案。

村上隆本人在网上Po图表示为新展操劳以换了多副眼镜(图片来源于村上隆的Instagram)


展览讯息:

村上隆:章鱼吃掉了自己的腿

2017.6.6 - 9.24

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