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艺术区迁徙还在继续,又一巨舰画廊进驻下东区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1   浏览数:539   最后更新:2017/05/08 16:40:06 by pipixia
[楼主] 蜜蜂窝 2017-05-04 22:32:11

来源:artnet 文:Sarah Cascone


贝浩登画廊在Orchard街130号的新家。图片:致谢P.R.O. Peterson Rich Office


建筑工人正在纽约下东区没日没夜地赶工,只为让贝浩登画廊位于纽约Orchard街130号的新场地能够如期开幕。这一全新空间已于4月27日部分落成,并将于11月全面开放,届时将成为纽约最大的画廊之一。

新址首秀“Iván Argote: La Venganza"将展出哥伦比亚艺术家Iván Argote的影像、雕塑及其他作品。然而这个展览仅占这座仍未建成的场馆中很小的一部分。贝浩登选址纺织与室内装潢公司S.Beckenstein的前总部,而前主人绘制的标牌仍点缀着建筑的正面。这座于1902年建成的大楼于2015年由Delshah Capital以2800万美元的价钱收购。竣工后,该画廊总面积将有2322.58平方米,含3层楼的展区。

“新空间为我们继续呈现更多大型项目和大规模展览提供了可能。"画廊创始人艾曼纽·贝浩登在邮件中告诉artnet新闻,“我已经开了16家画廊,而这是最大的一家!" 目前,这家始建于1989年的画廊已有8家分馆,包括今年新开的东京分部。

Iván Argote《我们之中——横跨历史横跨世界横跨历史》(2017)。图片:致谢艺术家及贝浩登画廊。摄影:Guillaume Ziccarelli


在S. Beckenstein公司1999年清空这栋建筑以后,一楼曾被廉价服装商贩占据,而这些人最终因日益增长的租金而被迫离开。楼上则改成了公寓。在一场私下的工地之旅中,我们发现这栋建筑的过往经历仍清晰可辨:人去楼空的单元门与门铃仿佛是这个前住宅区的残余。

2013年,贝浩登画廊决定由巴黎向纽约扩张,在上东区开设画廊。该地点已于去年11月关闭,并由Lévy Gorvy画廊接手。随着迁址下城,“我们想要逃离白立方。"画廊执行理事Peggy Leboeuf告诉artnet新闻。贝浩登画廊对这栋新建筑垂涎已久:2015年他们在一楼举办了一次快闪展览,首映法国街头艺术家JR的一部短片。

“Iván Argote: La Venganza DelAmor"展览现场。图片:致谢艺术家及贝浩登画廊。摄影:Guillaume Ziccarelli


这一由P.R.O. Peterson Rich Office公司负责的建筑工作量很大:要想在二三楼之间创建无阻隔的画廊空间,需要拆除中央风井的墙壁。在三楼屋顶中央将安置一个天窗,以突显6米高的天花板。一切尘埃落定之后,该画廊随时都可以同时举办3场展览,在一楼还将有一个书店。

贝浩登将建筑的地下室用于储藏,而屋顶用于举办聚会和偶尔安置室外雕塑。他还将楼上一些剩余的公寓用于接待来访艺术家。我们经过时,艺术家Argote已将其中一间公寓改造成某种工作室,并且在楼内的洗衣房里洗起了衣服。

艺术家Iván Argote。图片:Claire Dorn


年仅33岁的Argote已是画廊的一名元老,2009年就在贝浩登画廊举办了首展。“我2008年认识Iván的时候他才25岁,"贝浩登回忆道,“他给我发了自己做的网站,确实惊艳到了我。"

Argote大概是唯一仅有自己说服贝浩登代理他的艺术家。作为画廊里最年轻的成员之一,他的作品定价在1.8万美元至8万美元不等。作为一个革命性Borgotá公社的产物,“我和我的家庭一起抗争着长大。"他告诉artnet新闻,因此政治充溢着他的作品。

展览中政治口号遍布错综复杂的激光切割纸和织物作品。沉重的混凝土块看起来像被拆除建筑物的碎片一样悬浮在空中。一个3D扫描的红薯做的巨大镀金雕塑——由哥伦布的交易流入欧洲——仿佛在置评全球化。Argote指出,今天在欧洲和南美国家黄金储备量的差值恰等同于殖民时期从“新大陆"被掠夺走的数额。

Iván Argote《极尽所能》(2017)。图片:致谢艺术家及贝浩登画廊


灯会定时关上,他的视频《极尽所能》便开始播放。该视频拍摄于印度尼西亚和哥伦比亚,刚刚好在地球的两端——全世界只有六个其他城市如此。这部21分钟的短片旨在证明即使距离再遥远,“我们其实很相似。"Argote说。如果算上其中各种间断,该片全部播放完约需35分钟。

Argote表示他十分荣幸被选中在贝浩登Orchard街的新址举办首展,“他们本可以有更保险的选择。"他说。而他的作品相比严谨的麦迪逊大街无疑更适合下东区。

“Iván Argote: La Venganza Del Amor"展览现场。图片:致谢艺术家及贝浩登画廊。摄影:Guillaume Ziccarelli


当贝浩登选择上东区作为纽约前哨时,他告诉《艺术新闻》切尔西的画廊一个连着一个很便捷,“但你的眼睛丝毫没有休息的时间。"

4年之后,纽约的画廊变得更分散。“一些画廊搬到了Tribeca区,一些搬到了下东区,或者哈勒姆,另一些则留在了切尔西。"Leboeuf表示,“不仅仅是切尔西,是整个下城区。"他相信纽约去哪看艺术这件事会是不断变化的。

译:Tansy Xiao

[沙发:1楼] pipixia 2017-05-08 16:40:06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