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田千春丨无限靠近那混沌的远方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501   最后更新:2017/05/04 21:52:14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7-05-04 21:52:14

来源:崇真艺客  作者:lisa


间隔十年,延续2007年“身体·媒体”展览的主题,2017年,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在技术发生了彻变的新时代语境下通过展览“身体·媒体II”再次讨论新媒体与身体的密切联系。

《生命之川》,盐田千春,2017

《上海时间》,马克·弗马内克,2007—2017,表演和视频装置

《上海时间》是一场持续恰好24 小时的表演,这件作品是24 小时内的实时创作,由59 名工人完成。共使用了30 块木板,进行1611 次变化。

开幕当日,下午的阳光配合着开幕表演《上海时间》和《剪纸》照进展览大厅中,随着时间推移而流淌、变幻。

《剪纸#21》,阿部幸子,2005—2017,现场表演、装置,艺术家本次表演共持续十天

1995 年,阿部开始剪纸的日常行为;直到2004 年,她终于找到将这一日常行为展现为艺术作品的突破口,于是有了作为艺术作品的《剪纸》。


盐田千春,《生命之川》,2017

盐田千春(Chiharu Shiota)的大型装置作品《生命之川》占领了PSA一楼展厅正中央的位置,白色的单人床架从一楼被吊起延伸而上至二楼的空间,塑胶管中流淌着红色液体蔓藤般缠绕在床架上,川流不息。这120张结构裸露、铺满血管的床从地面不断上升至22米的空中,似乎象征着生命之川的奔流不息与延绵不绝……

盐田千春,《生命之川》局部,2017

这并非是盐田千春第一次选择以空无一物的“床”为作品媒介,反观她的创作历程,这也并非是她首次呈现与生命相关的作品,或许说生命本就是她创作中不可忽视的主题。

盐田千春(Chiharu Shiota)

盐田千春擅长通过丝线缠绕日常品的方式构建空间,将她的个人经历和情感转移进作品,通过作品来呈现现实中所有人类需要面临的生、死以及情感。

《沉睡间》,2002

《睡眠During Sleep》装置 线 床 ,2001

2002年,她在瑞士卢塞恩美术馆所创作的《在沉睡间》,使用千丝万缕的黑线交叉缠绕在展厅的床上,杂乱并有序的黑线将本该舒适的沉睡空间营造出恐怖紧张的氛围。床使用的是病床的样式,至少这一点也在无形中表露这本不是一个单纯的祥和空间,医院的病房中上演着生离死别的人间悲剧,与此同时,产科又充斥着迎接新生命诞生的欣喜与欢乐。据说这件作品中所使用的床,是精神病院用过的东西,真人在现场躺在床上,被黑色丝线包裹其中,更为作品增添了不同的情感与含义。

《不确定的日常生活》,2002

“床”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很多人会在床榻之上出生、沉睡、逝世,所以“床”可被视为身体最密切接触的物件之一。她说:“床是人大多数人出生也是死亡的场所。我对这一生死混淆的场所怀有感悟,那里给我一种不安与混沌的印象。”

作为当下国际艺术界最为活跃的艺术家之一,盐田千春的作品中使用丝线缠绕与编织日常品来营造一种语境与氛围是她明显的特质,这种缠绕有一种矛盾的张力:包裹以及防御,侵略以及扩张在她的作品中共同呈现。
1972年出生在日本大阪的盐田千春(Chiharu Shiota)虽然在年少时便立下了成为艺术家的愿望,她说““我将来想作为艺术家存在于世,除此之外我不想干任何事”,但她的艺术之路也经历过矛盾与迷茫。

《成为绘画 - Becoming Painting》 ,1993

进入京都精华大学油画室进行专业绘画训练的盐田千春,在大二时,绘画激情便逐渐被消磨殆尽,她开始迷失在不能确定的绘画主题和创作方向的状态中,并因此变得焦虑和急躁。以至于后来的盐田千春根据自己梦境中的模糊氛围和画面创作了《成为绘画 - Becoming Painting》。

1996年毕业后移居德国,师从Marina Abramovic,开始了以装置、行为、录像为主的创作之路。在2001年横滨双年展上,通过作品《皮肤的记忆Memory of Skin》开始在日本和国际上崭露头角。

《皮肤的记忆》22件衣服 泥 水,2001

《皮肤的记忆》22件衣服 泥 水,2000

虽然很少被提及,但是盐田千春早期尝试用泥土为材料、身体为媒介进行创作的行为艺术作品,可以看出阿布拉莫维奇对其的影响。

《尝试和回家》行为 ,1998

《我从未看见自己的死亡》,1998

《我从未看见自己的死亡》,1998

《我从未看见自己的死亡》,1998

《浴室》行为 录像, 1999

《浴室》行为 录像, 1999

“在这个虚伪,无止境的世界,我用‘泥土’作为创作的材料。我试图一次次把泥倒在自己的脸上,以重获意识,找寻自己真正的使命。对我来说,这是一个仪式。我小时候的玩具娃娃已经变得破烂肮脏,逃脱了与我的关系。她有了自由,但不能呼吸。恐惧,面对生活无法相信任何事物,死亡和现在。在浴室里我把泥浆浇到头上,听身体呼吸的声音。我想要接触泥土。”


丝线与日常品

其实对于丝线的使用,在盐田去德国以前就开始进行了。那时,丝线仅仅作为作品中一种构成元素,一种绘画的表现方式,让作品更加视觉化。因为之前平面绘画创作并不顺利的经历,丝线给了她更广阔的创作空间以及创作的可能性。线就像二维平面中的线条一样,可以构成一个绘画表面的同时,也为她的创作提供了没有局限的空间。她认为这个过程就像是不断探索宇宙、逐步拓展的进程,当纱线装置作品延伸到视线不可及的时候,这件作品才算是完成了。

“编织让我能够像绘画中的线条一样去探索时间和空间。线逐渐累积构成一个面;我创造了无限的空间,逐渐延展,好似形成一个宇宙。”——盐田千春

《束缚Bondage》,1999

《束缚Bondage》,1999

而随着盐田千春对材料的熟悉以及艺术理念的成熟,在后期的作品中,丝线不仅是她艺术创作媒介与材料,也被盐田千春用来反映其自身的感受,成功搭建出艺术家的自我情感空间,牵连生与死,记忆与情感。

《During Sleep》,2005

线对于她而言,就是一种对于感情或者人类关系的类比、比喻。当她编织某件作品的时候,不管它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是丑陋的、扭曲的、还是被打结缠绕的,都是她在制作这件作品时的心情和感受。

《Zweite Haut》,2001

《Angst vor》, 2003

盐田的作品中充满了日常用品,曾被拥有者使用、改变后最终被丢弃、遗忘的物品,当人们远去时,遗忘在原地,印有使用者的痕迹与经历,而被赋予了此前不曾拥有的象征意义。盐田千春搜集了这些物品作为创作材料呈现在作品中,通过丝线将它们连结在一起或者独立呈现,在三维空间中营造出生命与集体记忆的语境。

《his chair》,2005

《his chair》,2005

《his chair,2005,750个旧窗户搭成的高6.5米、直径4米的塔,地面上铺满碎玻璃

《一个记忆的房间》,2008

作品所用的窗子,是盐田千春经过几年在德国收集来的。每一个窗子都见证了不仅仅是20世纪德国的,同样是世界的历史。


《from - into》,2004,从东柏林找来的700扇旧木窗和24张床,200㎡,5米高。现场请来24位女士睡在床上

在早期的创作中盐田千春大量的使用黑线,她说开始的时候使用黑色的线进行创作,黑色是墨水的颜色,墨水是书法使用的材料将两个点在空间中连接,多用来营造不安或恐怖的氛围。当代艺术研究员片冈真実曾说盐田的那些黑线正是对暗黑的时间、无意识的世界、冥界等不可视领域的恐惧以一种视觉化的手段将其表现出来。因此,当观看者走入那黑线编织的大网中,同样能亲身感受到那种恐惧和不安。



《Trauma》,2007

除了对丝线,日常物的使用。火也是她作品中不可或缺的元素,火在她的作品中扮演了毁灭者的角色,象征着恐惧,与不安的黑线结合。

《静默》,2002

《等待》, 2002

《静默》, 2008

她小时候曾经目睹了邻居家的一场火灾,她至今仍清晰的记得钢琴在大火里垮掉的声音。后来,她开始尝试把这种对她来说刻骨铭心的记忆转换成相对安全可见的形式,她在房间拉满无数密密麻麻的棉线,从地板到天花板再到墙,为所有东西做茧,包括被烧毁的钢琴,这是她对记忆和遗忘的迷恋。

《At Goff+Rosenthal》展览现场

《At Goff+Rosenthal》展览现场

盐田千春在纽约第一个个展《At Goff+Rosenthal》上,她烧掉几十把椅子,也给它们缠上无数的线,用掉了14公里的棉线,从四面八方织起来的线网构成一个封闭的空间。还冒着糊味的椅子,消失在观众的视线中。这只是她所构建的场景中的一个。它们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死亡、压抑、灾难的综合震撼。

而随后,她逐渐开始使用红色的丝线,多用来表现思想、回忆或是忧愁。

《对话NDA》 ,1999

《对话DNA》, 2004

她把日常物件搜集了450双在克拉科夫和华沙搜集来的别人不要的鞋子、每个人的一段关于这个鞋的故事,包括1600余米长的红线,转换成极具戏剧色彩和情绪化的装置作品,从而承载艺术家个人的记忆脉络。

“鞋子里面既有令人愉快的留言,也有十分沉重的。有婚礼时穿过的鞋,也有去逝的丈夫的鞋子,相对来说遗物相当多。另外,其中还有一位坐轮椅的人,为了重新站起来而买的鞋子,结果还是没能再行走,因此把用不上的鞋子送到了这里。这样一来,仿佛渐渐看到了本应看不见鞋子的所有者们的存在,借由眼前的鞋子,感受到了他们强烈的存在感。虽然展出的只有留言条,却似乎可以看到留言的那个人,我觉得这一部分成了一个很特别的作品。”

《手中的钥匙》,2015

《手中的钥匙》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作品

盐田千春向公众募集,搜集到5000把老旧废弃的钥匙,这些钥匙象征了提供者长期日常生活中的记忆,使用红线将人们的思想相连。

她说:钥匙具有人体的形态,而红线如同我们的血管,此次作品我使用了5万把钥匙,红线的长度也达到400千米,将其相连是想以此去展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钥匙下的两艘陈旧的小船,那是我们的两手。当小船由于陈旧而无法向前,上方的钥匙又会为我们开启怎样的大门?钥匙是否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未来和机遇又是否由我们自己而抉择?

State of Being (Keys), (detail) 2016



一丝丝的细线所编织出的空间是束缚还是不安?是我们现实生活中所面临的困境还是无法忘却的回忆?我们在不断的成长、前行与蜕变的过程中,未来是否已在过去被决定,是否早已被无形连结?



盐田千春(Chiharu Shiota)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