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天团teamLab如何做创意大生意
发起人:八卦连环掌  回复数:0   浏览数:711   最后更新:2017/05/02 10:20:15 by 八卦连环掌
[楼主] 八卦连环掌 2017-05-02 10:20:15

来源:YT新媒体 文:菜籽


猪子寿之(Toshiyuki Inoko)说

我们并不认为科技是作品中最重要的元素

我们感兴趣的是通过对数字技术的运用

艺术将如何得以被拓宽



“我们并不认为科技是作品中最重要的元素。我们感兴趣的是通过对数字技术的运用,艺术将如何得以被拓宽。”猪子寿之(Toshiyuki Inoko)在谈及团队的艺术理念时说道,“通过将科技与艺术相连接,我们也许可以让人们的生存变得更加积极。科技是人道主义的,数字化的概念本身即拓展人类的表达。”

《Infinity of Dancing People on the Wayside》,teamLab,2014


teamLab:一个超级技术团队


猪子寿之(Inoko Toshiyuki),2001年在成为东京大学研究生时成立了teamLab。


teamLab是一个致力于将数码艺术在现实空间中展示的超级技术团队。作品涉足的领域跨越了动画、设计、装置艺术、数字媒体、网络编程等,其团队也由多种行业的专业人士组成,包括程序员、数学家、CG动画师、画家、编辑、网页设计员、工程师(包括前台、数据库、系统架构、硬件、图像处理等)。

猪子寿之(Inoko Toshiyuki)


对于这个人员众多,并且来自于不同行业的团队来说,互相之间的沟通协调也许会成为团队中最大的问题。因此在teamLab的团队中有一个“催化剂”的职位,采访中,猪子寿之告诉我们,teamLab由各个领域的专家组成,每一件作品都需要这些专业性比较强的人来推进,在这一过程中,沟通就变的非常重要,而teamLab的团队中没有设立制作人和总监这样的职务,整个项目的管理就是通过“催化剂”来协调。而teamLab的每一件作品都是通过在制作的过程中考虑和寻找最终的目标,所以需要有人提供一个场所供大家一起进行思考和寻找,“催化剂”的职务就是提供这样的场合,安排团队人员一起来进行讨论并且协调队伍。

《The Way of Birds - Seated Contemplation》,teamLab, 2015


在刚刚结束的2017深圳设计周Minapark创意大会中,作为将科技与艺术完美结合的代表,teamLab的创始人猪子寿之受邀成为大会创新体验板块的分享嘉宾,猪子寿之通过一系列作品,向观众讲述他们的团队是如何通过完美的协作,利用数字艺术来改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今年的5月份和7月份,teamLab的全球巡展也将会来到中国,分别在北京、和深圳展出。展览中会展出更多的作品,通过光线、影像、声音为观者带来一场全包围的沉浸式体验。


《Wander through the Crystal Universe》是一个由数以万计的LED灯构成的,互动的、实时且流动的3D空间。创作方式类似点彩绘画的技法,用光点构成图像。 当观者穿过整个水晶宇宙时,灯光的色调和强度也会随之改变,观者因此成为了“宇宙的中心”。

《Wander through the Crystal Universe》,teamLab,2016


《Crows are Chased and the Chasing Crows are Destined to be Chased as well, Transcending Space》是以光描绘的八咫乌盘绕于空间中,它走过的轨迹会化为光迹,在光的空间里描绘着“空书”。并且八咫乌会掌握观赏者而边闪躲边飞远,若是无法完全闪躲而撞上了观赏者,便会消散化做花朵。

《Crows are Chased and the Chasing Crows are Destined to be Chased as well, Transcending Space》,teamLab,2017


《Forest of Resonating Lamps》”是由数以千计的灯泡组成,并配备了装置LED和传感器的murano玻璃,发出生动的镭射光线。展览一如既往的强调与人的互动,证明随机性与无限性的存在。当人靠近一盏灯,它会回应以明亮的灯光,并点亮毗邻的另外两盏灯。如果有灯光从房间另一头照射过来,意味着有另外一个人站在那里,利用这样的装置,人们能意识到彼此的存在。

《Forest of Resonating Lamps》,teamLab,2016


“在古代日本绘画中,用河川、海洋之类形容水的时候,大多会以“线的集合”来表现。而这些“线”,犹如生物一般,总让我们感受到生命的活力。 ”猪子寿之在采访时说道。


在创作《Universe of Water Particles》系列时teamLab便以粒子的连续体来表示“水”的存在,同时藉由计算粒子之间的相互作用而在物理面上模拟出类似水的流动。这些粒子的行动模式会藉由模拟的成果来决定,并且在空间之中描绘出“线”。然后,他们以自己所理解的日本祖先们对空间认识的理论结构为基础,做出了此影像作品。

《Universe of Water Particles – Gold》,teamLab,2016


分享会中,猪子寿之向观众介绍说:“花朵、水流等自然之物一直是teamLab作品中的核心意象。例如在《Flower Forest, Lost and Immersed》这件作品中,鲜花和野草在观者身边蔓延生长,一年的花期被压缩为一个小时,虚拟的花海根据观看者的互动行为不断随之绽放或凋谢,昭示着生命、时间的转瞬即逝即,循环往复。并且这件作品是通过电脑程序实时地不断进行描绘,并不是将预先制作好的影像进行放映。从整体来说,并不是复制以前的状态,而是受到观赏者的行为产生影响,继而不断地进行变化。 眼前这一瞬间的画面,错过就无法再看到第二次了。”

《Flower Forest, Lost and Immersed》,teamLab,2017


YT新媒体作为Mindpark的受邀媒体,也在此次创意大会后专访teamLab的创始人猪子寿之,由他本人来讲述有关teamLab和这些神奇作品背后的故事。


YT对话:猪子寿之


YT :teamLab的作品总是充满了细节和意象,例如鲜花、流水、蝴蝶,为什么选择自然的主题?teamLab 最近也在做自然的主题吗?


ZZSZ:我们知道生命和死亡共存,而我认为花便是生死的代表,是一种生命循环的代表,是一种象征。所以,我们总是喜欢使用鲜花的主题。而流水则是一种物质性的东西,它是流动的、自由的、柔软的、没有固定的状态,和数字这个概念是非常吻合的,因此我们会经常使用流水。

《Floating Flower Garden》,teamLab,2015


YT:在你们的作品中,会通过开放式的艺术方式,让孩子在玩耍中成长,在创作这些设计到孩子成长的作品时,你会优先考虑的要素是什么?


ZZSZ:实际上我没有孩子,我还没有结婚。所以我对孩子的事情并没有想得很多。我想让自己变得更有创意,因此我尽可能的用我的身体来感知世界,也在好奇的学习这个世界。但是,在城市中有很多的规则,我总是被人批评,说我不守规则,而我却不曾发觉,因此我担心会因为这些规则而丢失我的创造性,为了使我变得更加的有创意,时常有创造性的思维,所以我会让自己像孩子那样,放飞自己的思维,有关孩子的作品主要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加的有创意。

《Graffiti Nature》,teamLab,2016


YT:你的很多艺术作品中会蕴含日本文化的元素,你是怎样去体现它的?


ZZSZ:其实我并不是想要表现日本的文化才做这些作品。我只是想站在古代人的角度上去探索他们怎样看待现实生活。这个时候所创作的作品可能会让人们觉得我们是因为想要表现日本文化,但其实并不是。

《Flower and Corpse Animation Diorama》,teamLab,2008


YT:teamLab的成员来自很多不同的行业,但是不同行业对于艺术的理解都是不同的,比如团队中艺术家和技术人员这样差别较远的专业,能否介绍一下你们团队的工作机制?这些新科技、空间设计、艺术理念是怎样由一个团队分工合作的?


ZZSZ:我们的团队有大概400个人,一个项目由一些专门的人来做,以项目为单位这样一个主要的体制 。我们会在制作的过程中一边做一边思考,共同思考,共同制作,最终才会产生好的作品。

《Wander through the Crystal Universe》,teamLab,2016


YT:你曾经坚持要在家乡的一处深山峡谷中做一个动态投影,团队所有人都不支持,但是你最后却自己雇了几个山民爬树攀藤地帮你搭建这个,并且你还一直保留着这些照片不时的给人们展示,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那次特别的创作吗?为什么一定要做那件作品?


ZZSZ:为什么要做这件作品我自己也不清楚,当时就像着了魔一样的觉得自己一定要把这个项目实施出来。平常我们不会察觉,其实我们的生命是几亿年生命演化过程中的一部分,在这几亿年中生和死不断的循环往复,才有了我们站在这个地方。我在这个岩石上的对面搭建了一个平台,然后利用投影仪将鲜花投射到这个瀑布周围的岩石上,这些花朵不断地绽放、凋零、飘落,就这样不停的循环。而这些岩石也有了几亿年的历史,通过这件作品我们会察觉到自己是生和死的循环往复中的一个连续点。

《Ever Blossoming Life Waterfall 》,teamLab,2016-2017


YT:网络上看见你和陈冠希有互动,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ZZSZ:我们和陈冠希是非常好的朋友,其实我认识陈冠希之前他就在东京看了teamLab的展览,并且花了很长时间去排队。我们是通过共同的朋友介绍,并且陈冠希有去过teamLab的办公室拜访。我知道陈冠希先生在中国甚至在亚洲都很有名,所以我就觉得如果我能够多拍一些和他的合照的话,我可能会更红。

《HARMONY》,teamLab,2015


YT:你们马上将在北京与深圳开始两个展览,你对中国是什么印象?对中国的观众有什么期待?


ZZSZ:中国很大,虽然我对中国的了解不多,但是我觉得中国人非常具有创新的精神,对未来很积极,年轻人看起来都很开心,很有干劲的样子。

《Drawing on the Water Surface》,teamLab,2016


teamLab的作品就像一座隐形的通天塔,他们利用自己的作品将散落各地的人类聚集在同一空间中,并且在这里沟通不需要具体的语言、文字,因为从你进入这个空间时就已经产生了交流。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