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何岸个展——深紫|没顶画廊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1   浏览数:682   最后更新:2017/03/30 22:50:48 by guest
[楼主] 蜡笔头 2017-03-20 10:17:13

来源:崇真艺客


2017年3月18日,何岸全新创作个展——“深紫”在没顶画廊开幕。这是继 2014 年之后,没顶画廊第二次举办何岸个展,展览涵盖数件最新装置作品与相关文本。

何岸个展——深紫,展览现场

何岸1971年出生于武汉,现工作和生活于北京,创作实践涉及装置、雕塑、摄影等多重媒介。作为中国70后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何岸的创作涵盖了多种形式,时常结合工业材料营造富有感官叙事的装置现场。

何岸说:“如果你具有了从现实中分离出来的能力,那么你会看到到处都是冷和热的变化,还有物质本身的刻度和温度。”这便是他看世界的眼光,在钢筋混凝土中听到城市的叹息,在都市发光器上体会到夜的冰凉和身体的炙热,在风尘小姐的身上看到妖美饱满和说不清是毁灭还是神圣的白光。

《零号机》,2017

《零号机》,局部细节

《深紫》,2017


展览“深紫”中的作品都分别从隐匿的深处透露着这种感知力,《零号机》和《深紫》利用金属架结构分别搭建出自我制冷和发热的装置,像是匍匐在展厅伺机攫取情感的无机体。

《黑曼巴》,2017


由建筑安全网构成的《黑曼巴》就承担着抒情的媒介功能,成为与冷热装置同样暧昧的存在。

《白光》,2017


何岸的独特感知力来自于他对形体与空间的哲理解读,两件《白光》作品对三维空间的正负形转换,从逻辑上延续并发展了他对外部世界的认识。对于负形的关注可以追溯至其早期表现文字负形轮廓的 LED 灯箱作品,也可以延伸至他此次写的展览文字。在他观看朋友“三人行”的过程中,对于场域表述的模棱两可导致了空间的溶解——这种溶解或许就是正负形变化的文学性状,也是何岸自身对正与负、圣洁与肮脏、堕落与拯救的朴素辩证。

《礼物1》局部,2017

《礼物2》局部,2017

何岸个展——深紫,展览现场


白光,对何岸而言,是法门寺地宫舍利函放射出的佛光,也是妓女肉体所散发的光亮。卑下与崇高的意义,通过其几欲倾诉、又欲说还休的作品状态,溶解在被他网罗并编织在一起的各种参考文本中——也只有通过连接所有这些参照物,何岸的深紫才会逐渐显现出其幽暗的光芒。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4月30日。

[沙发:1楼] guest 2017-03-30 22:50:48
来源:没顶公司


何岸个展:“深紫”正在展出 | 没顶画廊



 深紫——何岸个展 


展期 | 2017年3月19日 - 4月30日

开放时间 | 周二至周日11:00-19:00

没顶画廊 | 上海市龙腾大道2879号106


展览现场





“深紫”主要与道教和乔伊斯(James Joyce)的小说《尤利西斯》有关。道教里面最高级别的道袍是深紫色的。唐朝的时候,就有些偏紫色的黑,叫做缁衣,比如鲁迅说的“月光如水照缁衣”,这里的“缁衣”就是指黑色的衣服。乔伊斯写“葡萄紫的海”,面对海浪的那种恐怖,他选择用葡萄紫这种语言的描述去抓住这种感觉,让你一下子就明白,这种紫是什么样子,对我来说通感是一样的。

——何岸


展出作品

《白光》2017

铝合金、电线


《白光》所使用的管道指向城市所有阴暗潮湿的角落。来回弯曲的金属管在温柔的亲疏间隙间表达着抚慰却躁动的微妙情绪。迷宫式的管道与链接在一起的墙体躺在地面,构成了眼睛的幻象。

《零号机》2017

铁、亚克力、制冷系统、不锈钢、烤漆

139 x 202 x 46 cm


《零号机》是半生物体的伤口,是被朗基努斯破开的胸腔裸露出微弱跳动的心脏。在生锈的钢架和冷冻结霜的窗之间剥离出刻度和温度,生与死的隐喻在凝华、融化的间歇中反复置换着。


《零号机》(局部)


《礼物
》2017


铝合金
 10 x 179 x 12 cm

《礼物》以铁球撞击方铁管,极具破坏性的作用力导致铁管凹陷,原本的激烈对抗却在冲撞后使二者成为一体。偶发的结果不带任何预设,暴力的最终显像成为礼物式的悖论意外。


《礼物》(局部)

《礼物 2》2017

铁、树枝

12.5 x 153 x 22 cm, 12 x 290 x 11 cm


《礼物2》以一根方铁管的撞击完成单一元素再利用元素的分形繁殖连接成一个线性起伏,断口和封口之间的开合还有黑色树脂的撞击坑完成线的调性同构。


《礼物 2》(局部)

《白光》2017

铝合金 69 x 110 x 84.5 cm


我们如何留住“光”?作品中间缺失的部分像个圆柱体,如光留下来的痕迹,它把光固化了。同时它也是死亡本身的概念,死亡实际上什么都没有。


《白光》(局部)

《黑曼巴》2017

铝合金、油漆 44 x 89 x 12 cm


一个铝合金踏板喷绘上网格是对它原来组合状态的呼应,它既是整个展览元素的发端也是作品简单直接的交待。原本重复的工业构件被置于似是而非的状态中——拟化蛇皮的斑纹,徘徊于物化与虚幻之间。

《深紫》2017

铁、钢、电线、橡胶、制热系统



《深紫》是何岸在闽东山区行走的结果,它的外形完全拷贝了艺术家所遇见的,被丢弃于路边的铁管与蓝色扣板;而穿过铁管的黑色制热电缆线,则为作品引入了如水的意象与生命的温度,又仿若匍匐蜿蜒在地上残喘着的大蛇。深紫是它黑色的情绪,就像乔伊斯所面对的葡萄紫的海。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