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大尧:我只需要一段情境
发起人:宁静海  回复数:0   浏览数:1028   最后更新:2017/03/16 10:50:23 by 宁静海
[楼主] 宁静海 2017-03-16 10:50:23

来源:艺术世界杂志


汤大尧,《无题(吹笛子的男人)》,布面油画,160cm x 200cm,2016



汤大尧:我只需要一段情境

Tang Dayao:Scenario Is What I Need


汤大尧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随着近年个展频频,在 80 后年轻一辈画家中崭露头角。跟他聊天直截了当,他虽然尽量“配合”采访,但绘画创作的微妙之处却常常在语言前止步。一开始他就表示自己不太想谈创作技法与理论,有的已经说过很多;而更愿意说说创作周边或与绘画相关的事儿。汤大尧许多画作中都有湖泊、山峦、绿树以及貌似乡村人物的元素,让人容易错觉这是普通意义上外出“写生”的产物。所谓外出写生也即是美术学院常常训练学生绘画基本功的教学方式,以写实为主。汤大尧的画作却几乎都是在工作室内完成,是凝神观照自己的记忆与情感所得,称之为观念写生不为过;而他画作中那份由饱和度较高的色块说抽象出的某种超现实意味也许正源于此。汤大尧对自己的绘画一直怀有自信,问起他为何一路坚持,他自称自己一直觉得比别人画得好;而在最困顿的时期,恰好有位台湾藏家慧眼识珠,以“包养”的方式助他渡过难关。谁说这幸运不是一种必然呢?


ArtWorld:从你的画作《写生》谈起吧。是怎样的动机或情绪促使你完成了这样一幅画作?画中的几个小黑影从不同角度去描摹一个女裸体,而女模特的形体大过了几个小黑影本身,显得有些超现实的意味,为何会这样呈现?


汤大尧:有点女性光辉的意思吧。当某种以前被忽视的东西突然被你重视起来脑海中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放大它。

汤大尧,《写生》,布面油画,180cm x 250cm,2015


ArtWorld:你自陈一般不出门写生,作品多数是在画室内完成,那种现场即兴式的作画会让人感到“难以把握”。那么你认为自己每次想要把握住并凝结在画面上的是什么呢?你认为你的绘画离别人的“现实”远吗?


汤大尧:可能是我比较宅,不太喜欢户外拿着画笔摊开一堆颜料,又晒,一刮风吹的到处都是沙子。我想要把握的是吃完饭坐在画前,可以确定我身后的门是关好的,(进我工作室的门正对着我的画有时候会打开通风),这样我才安心。别人的现实是别人的,远近都无所谓,绘画观照不了那么多现实。

汤大尧,《无题(登山)》,布面油画,120cm x 160cm,2016


ArtWorld:在美院接受教育时,有没有那种至今让你认为受益匪浅的课程训练或者让你深受影响的老师?


汤大尧:在五工作室的时候,黄小鹏老师当时介绍 YBA  (Young British artists的缩写,也叫青年英国艺术家,主要指的是 1990 年代一群在英国进行创作的概念艺术家、画家、雕塑家和装置艺术家),还有博伊斯,印象比较深。丰子恺一些富有生活气息的画,我也很喜欢。


ArtWorld:我看到你的画作大多是油画,持续不断的......没有尝试跨界到其他媒材。至今为止,持续油画的吸引力或者动力是什么,有没有想过未来更多的可能性?


汤大尧:除了油画,我也用水彩丙烯等作画。其他媒介暂时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我,还有朋友开玩笑要我当策展人,哈哈,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老要问这个,画画还不够么?

汤大尧,《岛 2》,布面油画,200cm x 200cm,2016


ArtWorld:别人跟你交流时,听到过对你的画作反馈是怎样?这样的反馈是否接近你创作时真实的或想要表达的感受?


汤大尧:一般大家喜欢的都不一样,无非是说好或者不好。具体的我不记得了,有说看出我在造型上努力的。这点我同意。


ArtWorld:你外出不多,创作时照片借助得也少,更多是靠自己的想象。那么这些想象的细节源于何处呢,能举幅画作为例子谈谈吗?生活中、记忆中怎样的事件、情绪或姿态会吸引你的眼球、印在你的脑海,成为创作的养分?通常你酝酿一幅作品的时间长吗?


汤大尧:以前借助照片还是比较多的,就是近段比较少,主要是想保留一些造型上想象的空间。我的画细节其实算少的;我比较感兴趣建构一个情景,就跟想象的某种感觉类似。因为在一般想象里是缺乏细节的,一旦付诸于画布上,很多想象都会消失,更多是画面在主导。比如像《无题》(吹笛子的男人):我想象的只是一个人带着一只狗,笛声吸引了狗。仅仅是这种想象,这跟我当时的心情有关。酝酿画作的时间有长有短。

汤大尧,《侧面自画像》,布面油画,40cm x 50cm,2006


ArtWorld:我看你 2006 年刚毕业时创作的《侧面自画像》很受触动。这幅画里虽然也有你一直以来那种单纯、饱满、清新的色块,但是对侧脸与眼神的细腻描绘都让人很直接地能感受到你当时那种迷茫和焦灼的情绪。但是后来的人物几乎都变成了单纯的色块平涂,让人很难感受其中的情绪,人物也更像是环境中的一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


汤大尧:我好像一直没有刻意隐藏情绪,只是以前可能有点过分渲染。我真的不太清楚具体为什么会有这种转变,可能是想回到以前的某种叙事里,有背景,有人物,有情节。这也是我平时考虑的主题。我确切地感觉到能说的部分越来越少了。以前总想着画能传达出更多的意义,现在觉得画只是画,只有好坏之分,不需要分类或者去探视其中的意识形态。很多转变也并不重要,比如说以前画面有笔触,后来平涂了,现在又出现了笔触,这些关乎自己对绘画每个阶段性的理解,有点像某些生活习惯的改变。

汤大尧,《岛 1》,布面油画,180cm x 120cm,2016


ArtWorld:我很喜欢你画面里纯净饱满的色彩,而绿色似乎是你偏爱的一种颜色,在许多画里都有不同层次的出现。你小时候生长在乡村,绿色是否是一种自然的象征?


汤大尧:绿色确实好看,但没有什么象征。绿色用得多主要是树多,草地多,当然也可以画成红草地,但我还是想把现实里看到最多的一种颜色画出来,而且印象最深。


ArtWorld:你自己还有哪些称得上偏爱的色彩吗,对于颜色你有怎样的想象?你喜欢在怎样的空间或者光线里作画?


汤大尧:颜色肯定跟第一直觉有关,我基本没有在画前左思右想用什么颜色。可能是我想要的情景绿色比较合适吧。我一直想在自然光下画画,但一开始没条件,在灯光下画了 10 年了。我不习惯太大空间,当然我也没试过,哈哈。

汤大尧,《河》,布面油画,120cm x 180cm,2016


ArtWorld:你画面的构图和人物造型,许多都让我想到古典油画;色彩与构图之间微妙的平衡也让人看后有平静的感觉。你觉得自己是否与“古典”比较投契,有哪些喜欢的画家吗?


汤大尧:古典挺好的,我可能也做不了一个纯粹的古典主义者了,只是画面有些古典主义的形式罢了,以前比较迷很多大师,现在古典关注的也少了。


ArtWorld:你有一幅画作是根据你家对面的阳台实景构图,到了创作中你却又涂出两个小人加在画面上,还把这张作品命名为《声音》。是什么让你想到在这幅画里做这样的转化和改变?


汤大尧:我家对面住着一对老人,我到阳台抽烟有时看到他们在晒太阳,邻居家的猫会跑去他们阳台,他们也很喜欢,拿些吃的喂它。我加了两人,并不是确定要画这两个老人,只是觉得阳台有两人会有生趣些,而且一上一下,一里一外,也有绘画里的小想法。《声音》是一朋友取的,我觉得名字不错,就用了。

汤大尧,《声音》,布面油画,140cm x 163cm,2016


ArtWorld:你的许多画里都少不了绿树、山峦、岩石、湖泊这样的布景元素,这是否也跟你小时候的自然记忆有关?现在回家乡的次数多吗,是否认为自己依旧怀有乡愁?


汤大尧:其实没什么具体关系,风景不都是这些元素吗?现在回去得比以前多了,乡愁多少会有点,但一回去就一点没有了。


ArtWorld:你画画过程修改得多吗?一幅画到什么程度你会觉得完成了或者说满意了?


汤大尧:我一般修改都很多。有时候会顺一点,很多时候却是到最后实在画不动了就不画了,离满意一般都还有差距。画不下去主要也是画面的问题,画前的预期一般都是高估自己了。像画《声音》的时候,我觉得画面就比较放松,感觉比较自在。


ArtWorld:平时不画画有哪些爱好或者休闲方式?


汤大尧:打打游戏,看点小说,看些电影电视剧。


采访 林郁

图片提供艺术家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