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Alex Israel谈《爱乐之城》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708   最后更新:2017/03/15 21:19:26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17-03-15 21:19:26

来源:艺术界LEAP 岳鸿飞


达米恩·查泽雷(Damien Chazelle),《爱乐之城》(La La Land),2016年,电影剧照


LEAP:你是在何时何地看了《爱乐之城》?当时的感受是什么?


阿列克斯·以色列:我是在电影上线的那个周末,一个周六的早上,在好莱坞的穹顶电影院看的《爱乐之城》。在这之前,我已经听到了很多关于《爱乐之城》的好评,预告片也看了很多遍。当时可能觉得,媒体的呼声过头了,影片可能并没有被说得那么好;然而后来,我还是很快就爱上了这部片子。

阿列克斯·以色列 & 布莱特·伊斯顿·埃利斯,《天生非人造》(Born and Not Made), 2016年,布上丙烯和UV喷墨,213.4 × 304.8厘米

©Alex Israel and Bret Easton Ellis

图片鸣谢:高古轩画廊


LEAP:《爱乐之城》展现了一隅洛杉矶的景致,和我们在你的作品中看到的洛杉矶不谋而合。虽然很俗套但最终让人很享受。你能谈一谈如何巧妙运用俗套让它发挥作用吗?


阿列克斯·以色列:那些俗套对观众有效,正是因为人们对于那些典型的洛杉矶俗套的坚信。我喜欢日落、海滩、名人、在好莱坞成名的美梦;这些意象都是建立在幻想和美国梦之上的,即使没有兑现在每个人身上,但仍然激发了人们的想象力,鼓舞我们心怀希望。

阿列克斯·以色列 & 布莱特·伊斯顿·埃利斯,《别样的星》(Different Kind of Star), 2016年,布上丙烯和UV喷墨,213.4 × 426.7厘米

©Alex Israel and Bret Easton Ellis

图片鸣谢:高古轩画廊


LEAP:你在一些访谈中说到过你与布莱特·伊斯顿·埃利斯(Bret Easton Ellis)的合作中阴暗和乐观的平衡,这种平衡在你们共同创作的画作中可见一斑。可否说,你是你们两个人中的艾玛·斯通?


阿列克斯·以色列: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这一合作中的艾玛·斯通。提醒一下没看过电影的人,以下算是个剧透:电影里艾玛·斯通基本上放弃了梦想。经过了六年的不断尝试,她对梦想失去了信心,不再奢望,打道回府了。瑞恩·高斯林的角色后来去她老家找她,说服她回到好莱坞参加最后一次试镜,结果她成功了。电影的两个主角中,她实际上可能是更消极的那个。跟布莱特比起来,我非常确信自己没那么容易厌倦,也更乐观。

阿列克斯·以色列 & 布莱特·伊斯顿·埃利斯,《演艺圈》(Showbiz), 2016年,布上丙烯和UV喷墨,213.4 × 426.7厘米

©Alex Israel and Bret Easton Ellis

图片鸣谢:高古轩画廊


LEAP:电影结尾前的幻想场景中有一组很棒的镜头,两个人穿过那些由舞台道具组成的假景,那些道具可以说是为了充当片场道具的道具。其中的一景是华兹塔。在你看来,这样的艺术和电影的融合是否有效呢?


阿列克斯·以色列:电影里有非常多自我指涉的部分,但从来没让我觉得分散注意力。这些时刻,比如看到华兹塔的道具板时,并没有将我从影片核心的爱情故事中抽离出来。相反,它们为影片整体增添了梦幻和怀旧之感,仿佛给电影裹了一层糖霜。

阿列克斯·以色列 & 布莱特·伊斯顿·埃利斯,《优步司机》(The Uber Driver), 2016年,布上丙烯和UV喷墨,213.4 × 274.3厘米

©Alex Israel and Bret Easton Ellis

图片鸣谢:高古轩画廊


LEAP:你的“平板”作品在电影中出镜过吗?你是否有兴趣让这些由电影美工制作完成的文字绘画重新回到好莱坞的经济体系中,完成一个循环?


阿列克斯·以色列:我的第一组“平板”是为我的脱口秀《洛地开球》制作的,所以它们有一些出镜率。我曾经为格莱美奖设计了一个舞台造型,使用了“平板”和一个巨大的天空背景,蕾哈娜本来计划在上面演出。结果不巧,她生病了,在最后一刻取消了演出。

《洛地开球》(As it LAys),2012年,布景现场


LEAP:这也是你连续第二年在奥斯卡季推出合作的文字绘画。你觉得从某种程度上讲,它们也是一种必要的呼应么?


阿列克斯·以色列:奥斯卡当天的周日,在洛杉矶本地像是一个节日。每年奥斯卡的那一周,比弗利山庄的高古轩画廊都会举办一个高调的展览开幕,可以说是艺术界和演艺界的汇合。这是布莱特和我在策划我们的展览时试图利用的一个语境,并决定了在去年的这个时间点开幕。今年的同一个时间,我们的展览在伦敦开幕,和奥斯卡以及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同步。我们再次选择了这样的时刻,当全世界的人们都在关注电影并从洛杉矶寻找灵感时,揭幕我们的展览。

阿列克斯·以色列 & 布莱特·伊斯顿·埃利斯,《加州旅馆》(Hotel California), 2016年,布上丙烯和UV喷墨213.4 × 426.7厘米

©Alex Israel and Bret Easton Ellis

图片鸣谢:高古轩画廊


LEAP:你们这次展览的新闻稿开头,是去年展览的一些评论摘要,它们褒贬不一。当这些画被说成“愤世嫉俗且偷懒”时你有一丝满足吗?评论者中招了吗还是他们根本没看懂?


阿列克斯·以色列:从某种层面上讲,这些作品是关于曝光度的。这些评论,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都是作品的一部分。


访谈/ 岳鸿飞

翻译/ 王丹华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