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佩斯画廊老板Arne Glimcher聊“虚荣”与“野心”
发起人:天花板  回复数:0   浏览数:607   最后更新:2017/03/08 22:16:29 by 天花板
[楼主] 天花板 2017-03-08 22:16:29

来源:文艺星球


文章来源:毕加索与单身女孩


Arne Glimcher, photography by Ronald James

Arne Glimcher 是一个传奇的人物:他在上世纪60年代创建的Pace Gallery 如今已是遍布纽约、伦敦、北京、洛杉矶等大城市的画廊帝国。在Arne 56年多的职业生涯中,他不仅培养了Agnes Martin, Mark Rothko, Jasper Johns 等众多当代艺术界“大师”级艺术家的事业,还曾于上世纪80、90年代涉足好莱坞,监制了八部电影,同时他还是一位作家与哲学家。Arne Glimcher 在巴黎向毕加索与记者畅谈了他对当代艺术的global narrative、艺术与商业的看法,以及他自己对“野心“、“虚荣”和“成功”等关键词的定义。



“I want people to be convinced by my tastes, maybe that’s my vanity.”

(“我想要人们信服于我的品味,也许这就是我的虚荣。”)

-Arne Glimcher


On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 and the New Global Narrative

“I wis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ill know that Chinese art can be a great ambassador to the world and to show the achievement of Chinese art.”

-Arne Glimcher


Arne and Song Dong, Leng Lin,photo credit:David x Prutting/BFA.com


记者:您曾将85后最早的一代中国当代艺术家崛起的故事称为“the Chinese narrative”,并在以前的访问中提出美国的故事已结束了,现在全球的视野放在中国的故事上。这些年中国变化巨大,你是否认为现在的这个“Chinese narrative” 和以前不一样了?旅居海外的中国艺术家已经不同于85后那一批人,新一代的艺术家是世界公民,他们有全球化的思维,并通过艺术和生活讲述着universal的语言。

A: 艺术的发展并非一代人的事情。第一代中国当代艺术,我们称其为 “Cynical Realism”,产生了许多伟大的艺术家,现在他们已经是历史性的人物了。

现在我们在中国可以看到非常有趣的装置作品、摄影作品还有抽象绘画。中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之一,我们不难相信在这个国家必定会诞生伟大的艺术。我曾在上海看到艺术家宋冬的装置作品,简直是妙不可言。我认为那并不是中国的艺术,而是世界的艺术。我们已经不再有纽约的艺术,德国的艺术或是独立的艺术家,当代艺术有一个全新的世界地图,我们现在所欣赏的是全球性的艺术。

随着新的创意思想在中国发展,中国(艺术)在未来会是非常重要的。但我认为某种程度上,有政府的支持会更好。二战结束后,美国的MOMA举办了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onism)的大展并在欧洲巡回展览。那个展览改变了全球的艺术板块。美国政府知道艺术是非常重要的文化传播使者!我希望中国政府可以意识到中国当代艺术是文化的大使,并给予足够的支持!

Arne and Li Songsong, photocredit: Ben Gabbe/BFA.com


记者:中国政府倒是很支持许多西方当代艺术的大展在中国举办,私人博物馆也像雨后春笋般涌出。整个中国的艺术圈好像在极力像西方看齐,却忽略了重视本土艺术家的发展与成长的重要性。

A: 其实我认为中国政府应该对私人博物馆进行一定程度的制约,并给予国家的美术馆更多的支持。国家美术馆应该致力于支持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让大众意识到艺术之于人性的重要性。我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On Identity


“You cannot always hold onto your ancient identity to live in the modern world. It’s a compromise.”

-Arne Glimcher

Arne in front of Pace artist Zhang Huan's work, photo credit: online source


记者:有些艺术家对“身份”过于坚守,因此在国际的舞台上仍旧处于很边缘的位置。其实我觉得过份地坚守自己的Identity是让某些艺术家处于边缘状态的原因。

A:没错,在现代社会一个人不可能总是坚守于自己最原始的身份,而是要去妥协。当你在伦敦的Royal Academy of Arts 看AbstractExpressionism 的展览,你会意识到那是非常国际的风格,同时也非常的美国。而在中国,我认为也可以找到国际风格的艺术却讲述着“中国”。

On Movie and Art

“How do we process information in our head, that asks a very provocative question.”

-Arne Glimcher

Arne and Chuck Close, Arne 曾经制作过一个关于Chuck Close的电影, photo credit:Leandro Justen/BFA.com


记者: Arne, 您也是一位电影制片人。您曾将自己称作为一个讲故事的人。艺术与电影,都讲着universal 的语言,跨越种族与文化的界限,引起人们情感上的共鸣。从某种程度上,我认为艺术的表现力要比电影更加国际化,更universal。电影会根据当地市场需求而被modified, 而艺术却不需要有如此的束缚,任何文化背景的艺术家都有机会在国际的舞台上发出自己的声音,而在电影中,我们却少有看到非白人在西方主流电影中扮演主要角色。但你认为什么才是universal的呢?人性是universal的,艺术世界也是非常国际化。

A: 我认为艺术的表现力是更加universal的,艺术的体验是一对一的体验,比电影更有力量,因为你只需要你自己和艺术品本身去完成这样的体验。艺术改变了我们看待事物和消化信息的方式。我们如何在脑中消化和过滤信息的方式,这本身是一个非常有挑畔性的问题。

On Art and Commerce


“My Philosophy is different than Andy Warhol’s. I want a life with art. Money has nothing to do with art. “

-Arne Glimcher

Arne, Bob Irwin and Milly Glimcher, photocredit: Madison McGaw/BFA.com


记者:您曾在以前的访问中说到艺术和金钱是没有关系的。但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可忽视市场影响力的时代,你认为自己的理念还成立么?您说过“艺术圈最刺激的时代属于60年代,因为那时的一切并没有被商业化,没有以销售艺术品而牟利的商业氛围。” 而60年代, Andy Warhol却说:“赚钱就是艺术,工作就是艺术,好的生意就是最好的艺术!” 你有什么和Warhol有关的故事可以和大家分享么?如果他现在坐在你的对面,两人会否会来一场辩论?

A:让我来给你讲一个有趣的故事。我和Warhol的理念非常不一样。在80年代,我曾卖了一幅Jasper Johns的 “Three Flags” 给Whitney Museum, 价值为一百万美金,这个价钱在当时是在世的艺术家最高的成交价格。Jasper给我写了一封信,他说:“对与我这一代人来说,一百万美金是非常大的数字,然而让我们忘掉它,它和艺术没有任何关系!” 可惜时至今日,当有些人看着一幅油画,他们看到的是美金的数字!这对艺术来说是有摧毁性的,包括对艺术的创作来说也是!艺术创作就像是演奏一个需要被精心调节的乐器,艺术家要对身边的世界有强烈的意识,而金钱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有一天我和Adrian Ghenie聊天,他说他最近的一幅作品卖了九百万美金,而那笔数字和艺术没有任何关系!让Adrian担忧的是,当两个人看着他的油画的时候,他们看到的不是油画本身而是金钱。不过,总会有人关注对的事情。

记者: 当然了在创造那九百美金的价值背后,有着一系列的机构和关系网的运作。

A:在我56年的职业生涯中,我从未将金钱的位置放于首位。如果我那样做了,对我的艺术家很不公平。

记者:显然您和Larry Gagosian 的理念很不一样

A:我们属于不同的年代。当我开自己画廊的时候,没有人想过会通过做艺术经济人的方式变得有钱。我想要一个置身于艺术当中的人生。画廊成立最初的20年,对我来说非常艰难。我有一个非常丰富多彩的人生,我在周末与自己的艺术家共进晚餐,而不是和银行家。我曾为Agnes Martin 办了许多年的展都没有卖出一件作品,特别是在最初的25年!即便如此,我还是坚持每年都为她办一次展览。因为我打从心底相信Agnes Martin艺术的价值!

Agnes Martin Untitled #9, 1999 acrylic and graphite on linen 12 x 12 (30.5 x 30.5 cm)

Photograph by Ellen Page Wilson, courtesy Pace Gallery

© 2016 Estate of Agnes Martin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现在许多艺术品经销商已经失去了这种精神,他们看重的是自己能够多快将代理的艺术家价格升高并支配拍卖的价格。拍卖场上的价格是被炒起来的,这只能让你持续一时。我认为Andy Warhol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但是整个Warhol 市场有些过热了。

Agnes Martin,Untitled #1, 2003 acrylic and graphite on canvas 60 x 60" (152.4 x 152.4 cm)

Photograph by Ellen Labenski, courtesy Pace Gallery

© 2016 Estate of Agnes Martin /Artists RightsSociety (ARS), New York


记者: 不要忘了“贪婪”(greed),人们想要最好的事物。

A: 我认为你是正确的,但我认为这整个事情是错误的。我要保持和艺术家的交流,而现在人们在自己的手机上购买艺术品!

记者: 对一些emerging artists来说,这是一个好的推销方式,许多年轻艺术家在Instagram上被挖掘。

A: 我的人生是不一样的。我的儿子现在继承了画廊。他画廊负责的业务范围比我还多,有时我开玩笑说我现在是为Marc 工作。艺术和科学一样重要。这些让我们认识到了beauty,kindness, humanity。


记者: 你的原则是什么?

A: 我选择我的艺术家。这需要很长的时间,并不是一日之功。我这一代人更加明白耐心的重要性。如果没有人买Agnes Martin, 这告诉我他们还看不到Agnes Martin 的价值,但是他们总有一天会的。我和Rothko 已经合作了40多年了,从当大部分人还没听说过Mark Rothko 是谁时就开始了。你首先要坚信自己的品味和选择,持之以恒就会取得成功。

Mark Rothko,Black in Deep Red, 1957, oil on  canvas, 69-3/8  x 53-3/4” (176.2 x 136.5 cm) Private Collection, Photograph  courtesy The Mark Rothko Foundation


© 1998 Kate Rothko Prizel & Christopher Rothk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York



On “Ambition”, “Success” and “Vanity”

“I want people being convinced by my tastes, maybe that’s my vanity.”

—Arne Glimcher

Arne Glimcher写的一本关于Agnes Martin 的书:

Martin, Agnes, and Arne B. Glimcher. Agnes Martin: Paintings, Writings,Remembrances. London and New York: Phaidon Press, 2012.


记者:你对 “ambition” (野心)是如何定义的?

A: 我想让人们看到我所相信的艺术和美。如果他们可以,我认为我达到了成功。

记者: 但有很多年,人们没有看到你所代理的艺术家的价值。

A: 正是这样,我更加努力。

记者:你怎样验证人们相信了你的品味和选择呢?

A: Validation,当人们开始买这些作品,当这些作品的市场需求提高的时候。即使市场需求不大,我仍坚信我的艺术家。现在你看到我的画廊遍布世界几大城市,但在我心里,我的画廊还是我开在波士顿的第一家画廊。你没法改变自己的origin, 你可以拓展自己的视野,你却不能改变自己是谁。

记者:告诉我们你的Vanity (虚荣)是什么?

A:我爱制作精良的高档西装!(LOL)我想让人们信服于我的品味,也许这就是我的虚荣。


最后,Arne Glimcher 表示他现在正在写自己的传记!“我的画廊已经成立56年了,我与艺术家的关系以及中国的经历都将记录在这本书里。然而这个传记将是一直继续的,因为我没有理由退休!”Arne说道。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9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