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圈的许愿天使,祝你梦想成真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960   最后更新:2017/02/27 11:18:35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17-02-27 11:18:35

来源:天下一叔


学雷锋日快到了,今天叔就讲一个艺术机构里的活雷锋:


Artangel


为什么要讲它呢?因为它做的事情,很理想化以至于显得非常梦幻


用艺术家 Jeremy Deller 的一句话形容,就是:Artangel lets artists do what no one else will. It's as simple as that」—— Artangel 会给你任何人都无法给予的机会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在 Artangel 的项目里,艺术家尽管开脑洞,有多大就做多大,不用考虑经济上的问题,反正天使都来帮你找钱帮你实现!


在这个过程中,大型综合型艺术项目进入到令人出其不意的空间里,许多著名的艺术家也做出了一生中最重要作品……让我们先来看看这些绝佳脑洞们:


综合型项目:Reading监狱


在刚过去的 2016 年, Artangel 在英国 Reading 监狱开展了一个艺术项目,向曾经在这个监狱关押过的著名作家王尔德致敬。


参加项目的艺术家包括了 Marlene Dumas (杜马斯), Felix-Gonzalez-Torres (刚在外滩美术馆展过),Wolfgang Tilliams 等。


王尔德这个小伙子是因为基情入狱的——不过在腐国因为基情入狱也真是……一言难尽。他在狱中写下了重要作品《自深深处》,却在出狱后家破人亡,不久便抑郁死去。可以说「 Reading 监狱成就了王尔德,也摧毁了王尔德」。

可以看到左边监狱小格里杜马斯的画


在这个艺术项目里,艺术家作品被放置在监狱的小单间里。每周末有朗诵者来读王尔德在 Reading 监狱孤独时光写下的浪漫文字。


朗诵者也是大牌云集,包括朋克教母 Patti Smith 、英国戏剧界新星 Ben Whishaw 等。朗诵也非随随便便读两行,而是要超过 15 页、10000字的,整个过程持续 3 - 4 个小时,是个不小的考验。不过对于朗读者来说,这个经历是不是很像是一场跨越世纪的修行?

朋克之母 Patti Smith 在朗诵现场,想说美女年老了也不容易


负责人 James Lingwood 独家透露,整个 Reading 监狱的项目开销一共大概 58 万英镑,其中门票回来 25 万,私人赞助 5 万,文化部赞助了 15 万,地区政府拨款 10 万。所以收支平衡外略有结余。


整个展览从和政府谈妥到真正开始只有九个月的时间——这个筹备期也许在中国能行得通,但在西方可真是令人抓狂的紧张:一边找钱、一边筹划、一边找艺术家来看场地、一边搞方案。


还有个好玩的轶事:Reading 监狱本身是历史保护建筑,所以地面和墙面不允许破坏。但艺术家 Robert Gober 的方案就要在地上打洞(如下图)。怎么办?!


秉着一贯娇惯爱护艺术家的心态, Artangel 的工作人员找来了监狱多年的施工图纸,试图寻找一个允许被打洞的「漏网之鱼」——功夫不负有心人,监狱的某一处角落并非历史上就存在的地面,而是最近今年新加上去的建筑层。不过即使如此,还是要经过繁琐的政府批准。不过好在,最后实现了!

这就是 Robert Gobert 需要打洞的雕塑:Treasure Chest

图上不明显,但其实盒子里的东西是在下面一层楼的


看来真是很溺爱艺术家和艺术家的方案的机构呢。那么问题来了:Artangel 对经费真的没有限制吗?


James 说,一般上来讲都是艺术家先出一个方案,出方案的时候确实绝对不需要考虑财务方面的事情;然后 Artangel 会一起和艺术家合作制定一套执行策略、算一个预算,这个时候就开始按此财务预算来筹资……总之,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比如想法就不是钱能解决的!


当然,大部分时候要做好项目是亏钱的准备。比如说 Reading 监狱的项目,在完成之前没人知道门票收入是多少,而显然公共拨款和合作机构经费都不足以支撑这个项目,所以肯定要做好自己拼命筹款填洞的预期啦。


不过,既然所有项目都是非盈利的,所以本身财务就不应该是个掣肘,尤其 Artangel 对于项目的策划理念之一是:「一个极精彩的项目,胜过五个好项目」。更是让他们对单个项目的投入的人力物力比较集中,最终结果自然也是是项目的精品化。


单个艺术家代表作:混凝土房子


这是 Artangel 最有名的项目之一,House


简言之,就是帮助艺术家 Rachel Whiteread 把一个东区面临拆掉的维多利亚时期老屋灌浆,将这个三层老楼做为「模具」,用混凝土翻模出来。按艺术家自己的话叫做「把空气木乃伊化」。


这个项目帮艺术家拿了 1993 年英国当代艺术最高奖项「特纳奖」的同时,也助他拿了当年 K Foundation 颁布的「最烂艺术家」奖。K Foundation 的这个奖相当于电影圈的金酸梅奖,奖金比特纳奖还要高一倍!


当时英国社会类似现在的中国情况,吃瓜群众们不明白花钱做当代艺术有什么意义。可见,年轻的 Artangel 和同样年轻的艺术家在创作这件作品时,承受了多大的舆论压力。但多年后回头看,这件作品的争议之处恰是当代艺术的社会意义所在。


可惜的是,尽管艺术家和 Artangel 奔走呼号,这件作品最终还是被区政府投票给销毁了。有点没眼光,考虑下和伦敦东区画廊区合并下,一定会是挺不错的旅游景点。


另一个代表作:奥格里乌之战


另外一名特纳奖得主 Jeremy Deller 最有名的一件作品也是 Artangel 的项目:影像作品,奥格里乌之战, The Battle of Orgreave ( 2001 )。


作品经三年筹备,组织了 1984 年英国煤矿大罢工时起冲突的工人、警察和当地居民,共计将近 1000 人,重演罢工中的暴力事件。


影片中「历史真相」和「重演画面」交错,具有震撼人心的社会意义和政治性。时至今日,这仍然是英国艺术家 Jeremy Deller 艺术生涯上最重要的作品。


历史图和重演现场图,喂!右边的群众演员你笑场了


大师遗作:移动的家


Artangel 也有英国之外的项目。


从 2010 年开始, Artangel 参与了美国著名艺术家 Mike Kelly 的「移动的家」。项目耗时 6 年,而艺术家也在 2012 年故去,成为这名大师生前最后一件作品。


Mike Kelley 复制了一座位于底特律,他度过童年的房子。然后用卡车头拉着这个房子往返于底特律和他在 Westlake 的家,艺术家会在沿途停下来和当地的居民对话,甚至利用房子里的空间提供公共服务。


这也让叔想起来了扎克伯格 2017 年的新挑战,就是走遍美国每一个州,和当地人对话。


其他好玩的项目


除此之外,Artangel 还做过其他有意思的项目,比如


*  伦敦市中心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里包墙 ( Jorge Otero-Pailos, 2016 )


* 将一个救济屋改造成蓝色闪闪发光的硫酸铜洞穴 ( Roger Hiorns, 2008 )


*  在一座中世纪监狱里搭建恐怖的噩梦场景 ( Hans Peter Kuhn & H.G., Robert Wilson, 1995 )


*  在一家废弃的百货商店里系统地毁坏了艺术家自己的 7000 多件财产 ( Michael Landy, 2001 )


*  伦敦漫游计划《七次步行》(Francis Alÿs, 2005 ) 艺术家在 2002 年在纽约组织了一场盛大狂欢派对《现代游行》非常有名,相比较而言,伦敦的版本更安静更内敛。


当被问起这个漫游项目的组织是不是挺费力的,负责人 James Lingwood 表示,这算啥,基本上就是相当于拍个小电影……真正费劲的是 Antony Gormley 的烧超级木头人之类的项目好吧!


不过就这么把 Antony Gormley 作品给烧了,感觉也是好贵好任性啊!

不好意思,叔找了个水印图,实在找不着更好的了


项目先介绍到这,我们来看看 Artangel 这个机构本身:


1. 创始人


Artangel 的两名创始人以前都是英国机构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的策展人。这个机构缩写 ICA ,中国艺术家张鼎和关小都在 K11 的支持下,在这里做过个展。


26 年前,两个策展人觉得应该在传统策展方式之外「开拓边界,做不一样的事情」。


虽然是策展人的科班出生,不过两名创始人却并不认为自己是策展人。


他们认为,策展人大部分的工作量是针对「已有的作品」,但是他们的工作 100% 是集中在创造「未知的作品」。

Artangel 的创始人:Micheal Morris 和 James Lingwood


当负责人 James Lingwood 被问到,如何能够成就艺术家的成名作。他表示说,「只能尽量在当下做到最好」。正如前文提到的,Artangel 的理念是:做一个超级棒的项目,要比做五个好的项目更重要


「我们总是希望做艺术家当下最具有野心的作品。当然我们希望艺术家在跟我们合作之后,还能够做更多有野心、更好的作品」。不过也是阴差阳错,好几个艺术家职业生涯的巅峰就是和 Artangel 的合作……


Artangel 至今已经做了超过 100 个项目。这些项目提供了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看待当代艺术的方式,他们不局限于画廊或美术馆的白墙上,而呈现在一个个更有趣更独特的空间,比如救济房、教堂、监狱、酒厂……总之,让人有出乎意料之感。


2. 募资能力


除了学术背景坚实,对当代艺术有判断力,两名创始人也是圈里低调但是能力很强的「筹资人」。


Artangel 没有任何经济收益的项目,也不进行任何销售,筹资就是维持机构生存的重要来源。艺术家阵容强了,筹资能力跟不上也白搭。现在, Artangel 每年有 35-45% 的款项来源于政府,剩下的有私人筹款,有与其他机构的合作经费。


叔还发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点:虽然 Artangel 的负责人被称为「很厉害的筹款人」,但他们每年用来筹款的金额比例非常低,在 2016 年只占到了 7% 。相比较来说,英国蛇形美术馆每年花在筹款上的金额有 27% ,——想想他们一年一度的夏季名利大爬梯,这也就是「低调筹款」和「高调筹款」的风格之分。

2017 年蛇形画廊的 summer pavilion 由 Francis Kéré 设计

这个高逼格建筑项目自 2000 年 Zaha 的设计开始也做了十几年了


负责人对此的评论是:「其实就是我们没钱啦……而且,我们也没有展览场地啦!这么高调也确实不是我们风格啦……但是,我们觉得蛇形这样还是很厉害的,伦敦没有几家艺术机构在私人筹款方面有蛇形美术馆那么强悍。」


但是,叔很好奇,做这些项目拼死拼活筹钱,经济上的好处全让画廊占了,作品都是给画廊去销售,Artangel 真的一分钱不分吗?


对此,答案是这样的:如果作品是可以销售的(没有烧没了,或被政府敲掉了),而且真的销售出去了,Artangel 会和画廊约定,由画廊把制作费补给 Artangel。


比如 Ryan Gander(很快要在上海 CC 基金会做展览)。他曾和 Artangel 合作一件影像作品,开销 5000 英镑。最后所有的版本都被他的画廊卖给了美术馆,然后画廊就把制作花费的 5000 磅补给了 Artangel。但除此之外, Artangel 不会收成本之外的费用。

Ryan Gander 和 Artangel 合作的影像作品 Locked Room Scenario


3. 和美术馆的合作


从 2011 年开始,两名负责人宣布成立 Artangel Collection,合作对象是泰特美术馆。


合作的原因主要是: Artangel 仍有三四成的款项来源于公共拨款,所以他们认为作品进入公共美术馆的永久收藏是非常有必要的。至今,泰特美术馆已经收藏了 20 件 Artangel 委托创作的录像作品,James 说,泰特一般都会联系很多合作美术馆进行巡展,艺术家特别高兴,同时 Artangel 也可以和泰特一起摊制作成本了……


这也真是一种多赢的合作方式,政府、泰特、 Artangel 、艺术家和观众其实都是受益者。


和 Artangel 模式在世界范围内最像的当属 Creative Times 和 Public Art Fund (做相对传统点的雕塑比较多),Dia Foundation 也和它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最 后


讲完这对艺术圈的「天使」,叔想起了一对和 Artangel 风格很像的硅谷 VC 界大佬—— A16Z 的创始人 Marc Andreessen 和 Ben Horowitz 。他们光辉耀眼的投资组合也确实是从 A 做到了 Z(从 Airbnb, Groupon, Skype, Facebook, Instagram, Twitter, 到 Zynga)。


和 Artangel 对艺术家的宠爱类似,当 A16Z 决定要投资一家创业公司时,他们就对价格不再敏感,出手豪爽到逼得整个投资界都跟着出高价。他们的融资能力也非常强,曾在三个星期之内完成了第三轮 15 亿美元的融资。


被问及如何选择投资对象时,Andreessen 回答道,他非常注重创业者身上的两样特质:勇气与天赋(courage and genius)。这和 Artangel 的理念与选择何其相似:创作天赋优先,但也要有敢于尝试全新事物、不畏失败的勇气。


和那些被选择的创业者一样,真正值得投资的正是这些艺术家们用勇气和天赋,表达呈现出来的,具有突破性的创意(big breakthrough ideas)


钦佩 Artangel 绝佳眼光和整合资源能力的同时,叔衷心希望中国也能早日有一个这样的机构。当然,创意的发展是不可预知的,也是需要多方参与的,行业的进步不能仅仅寄望于「天使」。


让我们都更主动的参与到创意的过程中来,像这些不同领域的「天使投资人」一样,保持开放的心态,学习新东西。叔相信,一个开放互动的文化社会,会让更多优秀的中国艺术家们脱颖而出,把一些「超乎想象」的艺术理想变成现实。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