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简策:大幻影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617   最后更新:2017/02/02 21:12:04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17-02-02 21:12:04

来源:艺术界LEAP 文:王文菲



简策:大幻影
地点:北京空白空间
时间:2016.12.17-2017.01.20

《导览·丢勒》,2016年,布面丙烯、油漆、马克笔、粉笔,130×190厘米


时至今日,如果仍有艺术家在画作内部为观众设置观看的视角,并粗暴地在展厅地面上标注欣赏画作的最佳位置,那么这种手段若非拙劣,即为反讽的。简策在“大幻影”中的布置显然属于后者。


在“导览”系列中,简策临摹了一些名画的网络图片,并依据单眼视觉的原则在画面中为观者设立了观看位置——唯有在这一定点上,观众才被视为“领受”了画面规定的欣赏效果。实际上,组画中的《导览·丢勒》揭示出该系列的内在逻辑——这件作品临摹丢勒作于16世纪的《量度四书》中的插图,简策通过将名画的历史图像重新绘制在定点透视法的辅助性图式“网格”之上,并在某种程度上扭曲原图以使之符合观看位置的设定,她让这一本应隐而不见的策略浮于画面之上。然而,具有“双眼视觉”的观众毕竟难以凭借纯粹数学的原理观看画作,即便站在她所设定的位置上,他们亦唯有借助照相机——单眼视觉的人工装置,而非肉眼——才能多少理解艺术家的初衷。

《战船》,2016年,布面丙烯、油漆、马克笔、铅笔、粉笔、蜡笔,200×600厘米


或许,简策正是由此建立一种蕴含着多重矛盾与张力的反讽式情境——她依照名画的网络图像,而非原作临摹,所绘制的图像必然是不精确的;随后,她以数学式的严谨营造看似符合定点透视原理的画面,并煞有介事地“强加”给观众一种看似精确的视角;最终,唯有在人工视觉装置的配合之下,观众才得以暂时放弃自己的双眼视觉而“精确地”观看。或许,《量度四书》绘图装置中的“网格”正如今日的“像素”,在精确的形式之中蕴含着某种“不准确”——简策正是通过强调在形式上戏仿某种“精确性”而暗示其必然的失败。与此同时,同一个展厅中的装置《我的城堡之王》如同一个巨大的暗箱——作为幻灯与电影装置的前身,这一同样符合透视原理的装置在诞生之初便被更多地用于制造幻觉,而非科学性的观察与观测。这种并置无疑是耐人寻味的。


《我的城堡之王》,2016年,彩绳、钉子、丙烯、喷漆、胶带、铅笔、马克笔、紫光灯,总体尺寸可变


在另一个展厅中,简策呈现了许多隐性或显性的“网格”所分割的怪人“肖像”,似乎在暗示,视觉形式绝不仅是一个纯粹的形式问题,而毋宁具有政治性。正如定点透视意味着某种“专制”,被特定比例所决定的“网格化”人体象征着权力对视觉呈现的规约——在当代生活中,这种规约既源于数码技术对观看的暴力性介入,更源于“他者的凝视”。当技术让人们得以更精确地观看,并更迅速地将陌生的“他者”图像摆置在眼前,我们是否能够在固化的观看习惯形成之时反躬自省,从而克服某种“视觉暴力”?正如文艺复兴时期的先驱利用全新的视觉技术以挑战某种宗教意识形态,绘画作为一种视觉形式,应以何种方式回应这个新技术不断涌现而又动荡不安的时代所提出的问题?这是一个具有普遍意义同时又悬而未决的问题。

《大象》,2016年,布面丙烯、油漆、马克笔、粉笔、铅笔,190×150厘米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