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最幽默的人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183   最后更新:2017/02/01 17:11:46 by 无厘头
[楼主] 无厘头 2017-02-01 17:11:46

来源:艺术界LEAP 文:安东尼•布朗特


《加油好男儿》,2016年,单频电影,6分41秒


幽默有分程度吗?宋拓的作品常常有点像是言谈间会出现的那种玩笑话。他近期的个展在开展前被叫停。其中,包括挪用政治形象生创的C-POP*战队在内的几件作品的内容,都在微信平台上的帖子中重复地被转述。宋拓似乎是有点想把话到嘴边的玩笑说完的那种彻彻底底。为了让我更熟悉《现在这帮年轻人都在聊些什么?》及《加油好男儿》等两件新作品,他甚至发了一个“25部好看片”的片单给我。虽说他推荐用来打发中国春节的时间,但中间多少穿插了“加油好男儿”中的那种C-POP战队的考古踪迹。


《现在这帮年轻人都在聊些什么?》,2016年,动画,7分4秒


是的,宋拓认真声称他打算实现他那以国家领导人为蓝本的中国流行文化。不过,笑话之所以仍旧为笑话,并不全然操之在说笑话的人,而是因为没有人当真。这些思辨性的作品期待的并不那么实际。宋拓不会透露真相,但我们可以假设,他的艺术方案只不过是要求一种感性经验。笑——作为一种得以逃逸知识分子犬儒处境的感性框架。


所谓的玩世或者犬儒主义,经常是以现实政治的角度来看待政治问题,用广博的知识或者灵敏的言语机锋,来表达现状无可改变的理由。这当然是一种政治影响力所创造出来的一种产物,是既有政治框架所普遍安置在人们之上的感性结构。

《派BB/孙子涌向街头》,2016年,系列摄影,尺寸可变


有趣的是,宋拓的思辨看上去经常非常犬儒。而它们两者具体的差别,在于他本身的笑话就是希望绕过犬儒那种绝不感情用事的原则,并且,更基本的不同在于:宋拓的笑话经常是一点都不好笑。


实际上,宋拓自己明白——至少我看来这点实在是很明显——他的幽默在很多场合中并不管用。特别是当这种感性状态作为一种另类方案时,要知道,幽默是没有任何普世性的。在之前的作品《校花/一个不如一个》里,他将一所大学的女学生们依照貌美程度点名排行。在一些比较有批评意识的观众眼里,宋拓贴着这种排序的价值系统做文章,确实会遇到他的笑话并不好笑的状况。

《派BB/孙子涌向街头》,2016年,系列摄影,尺寸可变


在这种情况下,他会幽自己一默,说,“我觉得这种反面的意见也很好”。不过,你并没有办法从他口中得知,这种好到底好在哪里。如果我们要猜想的话,也许他真正的提案就是让所有人都开始将个自的价值排序提出来,让所有人都开始对他人进行挑畔。这种挑畔是种灰色的感性,端看他人如何容忍这种非典型的政治艺术。


* C-POP指的是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的歌手所演唱的中文音乐,这里被艺术家引申为广泛的华语流行文化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