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冬口述:在儿时玩偶里找到了“我”
发起人:天花板  回复数:0   浏览数:696   最后更新:2017/01/23 21:31:29 by 天花板
[楼主] 天花板 2017-01-23 21:31:29

来源:YT艺术云图 吴小霜


50岁,50个娃娃,50个“我”



2017年1月21日至3月26日,上海外滩美术馆举办宋冬个人专题展览“不知天命”。宋冬将整个展览视为一件“作品”,并分为“镜、影、言、觉、历、我、明”七个章节在美术馆的六层空间与天台进行展示。

在展厅一层,可以看到《吃城市》与《镜城》

展厅四层为“觉”,展出了《穷人的智慧:宋东馆》等作品


在展览的海报上,可以看到一个拎着水壶的瓷娃娃——它正来自本次展览“我”章节的点题新作《五十不知天命》。宋冬展示了五十只放大的陶瓷娃娃,充当自己此前生活和创作中的形象。同时展出的《我和我》是一系列艺术家本人和娃娃共处的照片,记录了一个身份认同与自我探寻的故事。

展览开幕时宋冬向我们讲述了瓷娃娃背后的故事在一次偶然的抽签算命之后,宋冬开始寻找真正的“我”。一天,他意外找到自己12年未曾见过的玩偶,突然意识到,它是“我”。

拎着水壶的娃娃边上是水写的“不知天命”


【口述:宋冬】


看到这个玩偶,我觉得我找到了“我”这么长时间我在找“我”,原来这就是我。

说到这个玩偶,还要先回到我的小时候。我从小不喜欢上幼儿园,觉得幼儿园里没自由。在幼儿园,谁表现的好,谁就能出去玩,可我总是最后一个。我老在观察,看到谁出去了就看一眼,结果因此老在扭着头动,自己一直没能出去玩。那时候我是上整托,周一去周六才能被接回家,感觉去幼儿园就是一件极为悲惨的事情。每次去幼儿园的时候我和妈妈都是哭着去,我哭她也哭。我哭是因为不想去幼儿园,而她哭则是因为心疼我。后来我妈没办法,就偶尔带我去上班,剩下的时间把我锁在家里头。

儿时的宋冬与母亲赵湘源女士


我觉得,把我锁家里反而是自由了,我有自己的时间可以支配了。我可以画画,可以自己玩儿。而那时我唯一的玩伴,就是这个玩偶。和它怎么玩?我学着电影小说里的样子,让它扮演不同角色,甚至会把它吊起来打,逼问它:“说,密电码在哪儿!交不交代!”然后啪啪啪打得它遍体鳞伤。

在我不知道它是“我”的时候,我就是这样对待我自己的。那时的我没有意识到:它解决了我的孤独,又是我人生的玩伴,后来又成了我的合作伙伴,但我却曾这样对待这个身体之外的“我”。

所以,当我时隔那么多年又见到它,我想:啊,我找到“它”了,这次我要对它好一点,要带着“我”一起去到世界各地。

1999年,宋冬和“我”在阿姆斯特丹


展览中有一张照片就拍摄于1999年的阿姆斯特丹。当时我在印度认识了一个荷兰艺术家,他也有一个小玩偶,于是我们就约定,我会带着“我”去见他的玩偶。后来,我们在阿姆斯特丹重逢,也有了这张照片。

和这个玩偶一起,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事。
我妈妈觉得奇怪,说这都是你小时候玩得娃娃了,早就不喜欢了,为什么突然又开始到处带着它?我把事情原委告诉了妈妈,她听了之后也特别高兴。当时,这个人偶只剩下了一只鞋。我就拜托妈妈又做了新鞋和新衣服给它。妈妈把这个“我”拿走了,好给他做新衣服。

但是后来,我突然又找不到这个“我”了。

之前它一直在我妈妈家。2009年,我妈妈为了救一只树上的小鸟意外去世了,我当时痛不欲生,都想和妈妈一起走了。做了一个《物尽其用》,好不容易把妈妈和全家从我父亲离开的悲痛中释放出了一些,我妈却又突然不在了。但是毕竟还有妻子、孩子,还有姐姐和其他家人,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我很想找到那个“我”,把它也一起火化,但却怎么找也找不到了。我姐姐也去找,也没找到。没人知道它具体在哪儿。它或许在某个包里,和《物尽其用》的其他物品在一起。我知道,它一定在,“我”一定还在。但是具体在哪儿呢?我不知道。

《物尽其用》(Waste Not), 2002 Courtesy BTAP / Tokyo Gallery Foto: Song Dong


所以我想,我要把它做出来。幸亏当时带着它做了很多事情,也拍了很多照片,所以我得以根据这些照片,去景德镇烧制了很多个“我”于是,就有了大家在展览里看到的这些“我”,一共是50个。它们的形态各不相同,其中有一些是和做我的艺术创作相关的,比如拎着水壶的这个是在做《水洗日记》,举着小旗子的是在做宋冬艺术旅行社......还有不少就是在进行生活中的事情,吃喝拉撒睡。还有一个“我”在开小汽车,其实那是我女儿的玩具小汽车,“我”钻进去玩......

这里面有太多的故事,我今年50岁,这里有50个“我”。哪怕我每个只讲一分钟,也有很久了。

“我”在进行宋冬1992的作品《炒水》

模仿“宋冬艺术旅行社?

展厅里的50个“我”


除了回忆中的故事,宋冬还写下了一段关于“我”的感悟。它们也能更好地帮助我们理解这件作品:

“我,是第一人称代词,表示自己和本身。字形是二戈相背,本意是武器。似手握兵器呐喊,以示我之存在。世人皆知‘我’,而又未知‘我’。‘我’故有本我,自我和超我。但仍然难于穷尽。对‘我’的追寻也成为我一辈子的追问和行动。有时庆幸找到了‘我’,但这短暂的庆幸被后来的丢失所困扰,其实‘我’一直存在,无论你是否找到,他都存在,‘找寻行为’的本身就是‘我’的存在形式之一,我认为‘我’是与‘多我’并存的。万物皆备于我矣。”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