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第一回 我自为政 艺术家黄奎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2   浏览数:498   最后更新:2017/02/20 16:05:41 by guest
[楼主] 叮当猫 2017-01-15 18:10:45

来源:ActionMedia


第一回 我自为政

展览策划:Assumed Collection/Joy Wang

艺术家:包晓伟、陈霄、许倬尔、林清、梁半、宗宁、张玥、黄奎、裴裴、李振华、金锋(1962)、金锋(1967)、BarronWeyerhaeuser

展期:2016年12月4日一2017年3月4日

地点:我们画廊 / We gallery


黄奎


在人间,没有容易的人。人间是路途是过程,通往何处,无一人知晓,声称见过终点站的都是骗子。甚至我们连起点站在哪都早忘了。2013

不要道貌岸然,我们每个人身体里都装着一个随时准备吞咽同类,与自己亲骨肉交媾的本性。他之所以远离我们,并被我们鄙夷,是因为我们还没有看到世界的本质,或者说我们没有看清。而这些令人作呕的腐朽时时刻刻在现实世界里面发生着。真相过于深刻,于是我们“看见”的真实世界那么的可信,显得不朽。2013

当我们觉得孤独的快要死去的一瞬间,一百亿光年内有些恒星正在猛烈爆炸!然后他们发出悲壮的伽马射线还有光,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知道百亿年之后,这些射线和光会扫过我们此刻的坐标,于是你并不孤独。2013

从政治意义上来说,我就是一个彻底的无政府主义者。不要从逻辑上来试图对我说无政府主义的无意义及其危险,这是我作为艺术家的理念立场。我在中国这样,在美国也会如此,在北欧也一样,何况台湾!放心,文艺家只要不从政他们都是绿色无害的,哪怕他宣言杀人无罪,因为,思想自由,无限度的自由。2014 ——摘自《野生黄奎在 FF079 培养皿里的杂谈录》。

黄奎作品《2016年12月4日》


策展方:如果说今天即不是昨天的延续,也不是明天的预演,那么今天是什么?

黄奎:时间不是平滑的连续,每一段时间都是孤立的,“一段时间”的单位可以是年、月、日、时、分、秒、或者说这“一段时间”是任意大于时间基本单位的整数倍长度。今天就是今天本身。就像我曾经告诉过大家的一个事实:每个数字都是唯一的,3=2+1 并不是说3 是 2 和 1 组成的,只是 2 和 1 能说明 3,但 3 的本质就是 3 而不是 1+2 或者别的任何什么。


策展方:作为明天的 12 月 4 日,对于昨天的意义又是什么?

黄奎:意义是一种巧合。时间平滑连续的表象给了我们一种错觉,就是在时间刻度里诞生的事件具有繁衍能力,我们把这错觉叫做因果,并试图为这种因果找寻某种自洽的内在和外在,或许这内在与外在就是意义,但这意义是没有意义的。公元纪年2016 年 12 月 4 日所具有的一切事件本质就是他自己在这一段时间长度里事件发生的总和,这一天本身就是12 4 日的全部意义。


策展方:明天我们又该如何证明这个纪念名单的真实性?

黄奎:如果他发生了,他就会永远发生。如果他没有发生他就永远也不会发生。这是一种超越于证明的真实实在性。信息守恒并永不消失是存在的本质,无论是以全息投影的方式记录在宇宙的边界还是以我们理解的符号记录在这个立方体表面。这真实性会实在得让人绝望,无需证明,哪怕只是一个名单。


策展方:在创作过程与展览过程中,你的“我”是如何“为政”的?

黄奎:隔离一个空间,隔离一段时间,在这时空里我再隔离一个事件,这是我的“为政”。


策展方:你有没有被其他的“我”影响、渗透甚至干涉?你的“我”又是否对其他的“我”起着作用?

黄奎:有,时时刻刻都有。这一念的我是无数个上一念我的集合。是这一念的我作用于无数个下一念的我。且每一念的都是独一无二的唯念的


展览现场

在国际当代艺术领域的今天,internet art(网络艺术)Post internet art (后网络艺术) interact art(交互艺术)在圈内大热。而 Kinetic art(动态艺术)和 Neo kinetic art(后动态艺术)有不断的回溯趋势,在建筑艺术领域的environmental art(环境艺术)和 ecological art(生态艺术)丶以及 Sound art (声音艺术)丶 Bio art(生物艺术)也积极的持续被讨论。同时女性主义艺术和 abstract art 抽象艺术研究的慢性回潮也成为关注。人们熟知的 site-specific art(特定场域艺术)performance 类丶视觉类丶介入类,以及互为交叉的跨学科艺术的不断兴起。

展览现场


如今可以洞察到的是,国际当代艺术己形成了丰富的学术生态,和多元细分的创作与研究方向,无论是多么纷繁复杂,或杂有标题化之嫌被类型,但却呈现出多元且新兴的媒介化趋势,是令人惊叹的!

展览现场


第一回“我自为政 Work My Own Way”的展览主题是由成语“各自为政” 修正而来,期待艺术家的作品,既能了解国际当代艺术的大趋势和全局性,又能有局部的,独特的身份面貌和艺术修辞。参展的艺术家来自国内不同的机构和组合。他们或沉淀己久,或初出新人,创作方法丶模式与类型各异,价值观也迥然不同。策展方在遴选艺术家时,并未预设类型化和价值判断,但艺术家的活跃度和对时间丶艺术的敏感性,及对性别丶权力诉求的创作模式深切关注。

[沙发:1楼] 叮当猫 2017-01-15 18:32:06
来源:ActionMedia

第一回 我自为政 艺术家陈霄

第一回 我自为政

展览策划:Assumed Collection/Joy Wang

艺术家:包晓伟、陈霄、许倬尔、林清、梁半、宗宁、张玥、黄奎、裴裴、李振华、金锋(1962)、金锋(1967)、BarronWeyerhaeuser

展期:2016年12月4日一2017年3月4日

地点:我们画廊 / We gallery



陈霄


陈霄所有人的表述都挺好的,很专业,很真切。所有的人都不愿意承认既定的事实、真相甚至虚构、谎言。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台精密的计算机在高速运转。每个人都疲于编辑自己的世界,自己的宇宙,自己的神话。我们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感知到了什么?说了什么?写了什么?等等等等。每天一切照旧,生活还是生活一如既往,一日三餐偶尔还会有夜宵。看看他人,看看自己。禹洋还在催我方案。语言还在断裂,我要工作了,好吧,这一切和我无关。


陈霄作品《无题》

 

策展方:如果说“我自为政”是一个伪命题,你将如何证明它? 

陈霄:既然是个伪命题我为什么要去证明它呢?给我一个证明它的理由吧。 


策展方:在创作过程与展览过程中,你的“我”是如何“为政”的?你有没有被其他的

“我”影响、渗透甚至干涉?你的“我”又是否对其他的“我”起着作用? 

陈霄: 就是一次我的想法的实践而已,展览还没开始,无从说起。我自为证也不能算一个伪命题,但我从来不关心那个所谓的“政”,既然是“为政”我想还是和对权利的讨论有着某种暗合。其它的“我”对我的影响是肯定有的这和这个展览无关,我们随时可能被一些他者洗脑或被他者所教育,甚至可能是一句话,一个事件导致一种非我的状态,而且是无法避免的过程。只是自身必须考虑如何去应对这些影响。我对他者起不起作用,我无法预判,如果有,那就有吧。 

[板凳:2楼] guest 2017-02-20 16:05:41
来源:ActionMedia


第一回 我自为政 艺术家许倬尔

第一回 我自为政

展览策划:Assumed Collection/Joy Wang

艺术家:包晓伟、陈霄、许倬尔、林清、梁半、宗宁、张玥、黄奎、裴裴、李振华、金锋(1962)、金锋(1967)、BarronWeyerhaeuser

展期:2016年12月4日一2017年3月4日

地点:我们画廊 / We gallery



许倬尔


许倬尔: 自我是种“ 安慰剂”,是心理病理性药物、是生物意义上的中性物质。同样是主管意识对观者进行的暗示。在所谓自我的空间里诱导着别人改变自己的意识空间,那些看似是真正存在的,充满隐喻的信息。我试图去营造一个绝对安全的空间,但里面隐藏了大量的不安。




许倬尔作品《Touch Me》


策展方:如叔本华所说,一个人照镜子的时候,从来不会以陌生人的眼光审视自己,他的“自我”意识只会时刻低声提醒自己: ‘我看到的不是另一个自我,而是我的自我。’源自欲望的不安是如何在用意志构建的安全感(黑暗空间)中通过身体的语言来进行和解的?如果说身体也是意志的客观化,“我”的黑暗空间是否足以抵御外部的黑暗空间?  


许倬尔:或许这里面并没有和解可言,是自我所构建出的防线,是我对我的自我也是自我对我的保护。身体成了主观意识的载体,隐藏在防线的背后,黑暗的空间是某种母体的隐喻,开始的黑色以及呼吸或者心跳的声音是种引诱。引诱观者触碰并进入我的自我空间。可笑的是所谓防线也不过是个无穷尽的黑暗空间,黑暗最强大的地方不在于抵御什么,而是它会吞噬一切。这也是“安全感”里隐藏大量不安的原因所在。 


策展方:在创作过程与展览过程中,你的“我”是如何“为政”的?你有没有被其他的“我”影响、渗透甚至干涉?你的“我”又是否对其他的“我”起着作用? 

 

许倬尔:实际在创作的时候是个很艰难的过程,并不在于暴露自己的身体,而是倒吊身体所要承受的痛苦。但 TOUCH ME 是种很直接的对接触、触碰的冲动。而我坦白直接的在黑暗里等待的状态,触摸和进入成为线索,身体和身体之间的语言是重要的贯穿。我把我的自我放置在看似安全却会被轻易打破的防线之后,当别的自我进来,势必会混淆会干涉,这是我的态度,即渴望触碰光明又惧怕着光进入我的自我世界。但实际干涉是相互的,我们的自我最终都是会互相干涉、混淆,最后重新构建出更明确的自我。 




展览现场


在国际当代艺术领域的今天,internet art(网络艺术)Post internet art (后网络艺术) interact art(交互艺术)在圈内大热。而 Kinetic art(动态艺术)和 Neo kinetic art(后动态艺术)有不断的回溯趋势,在建筑艺术领域的environmental art(环境艺术)和 ecological art(生态艺术)丶以及 Sound art (声音艺术)丶 Bio art(生物艺术)也积极的持续被讨论。同时女性主义艺术和 abstract art 抽象艺术研究的慢性回潮也成为关注。人们熟知的 site-specific art(特定场域艺术)performance 类丶视觉类丶介入类,以及互为交叉的跨学科艺术的不断兴起。



展览现场


如今可以洞察到的是,国际当代艺术己形成了丰富的学术生态,和多元细分的创作与研究方向,无论是多么纷繁复杂,或杂有标题化之嫌被类型,但却呈现出多元且新兴的媒介化趋势,是令人惊叹的!



展览现场


第一回“我自为政 Work My Own Way”的展览主题是由成语“各自为政” 修正而来,期待艺术家的作品,既能了解国际当代艺术的大趋势和全局性,又能有局部的,独特的身份面貌和艺术修辞。参展的艺术家来自国内不同的机构和组合。他们或沉淀己久,或初出新人,创作方法丶模式与类型各异,价值观也迥然不同。策展方在遴选艺术家时,并未预设类型化和价值判断,但艺术家的活跃度和对时间丶艺术的敏感性,及对性别丶权力诉求的创作模式深切关注。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