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哪些美术馆与艺术家交上了“好运”,哪些跌入“厄运”?
发起人:天花板  回复数:0   浏览数:839   最后更新:2017/01/14 21:03:31 by 天花板
[楼主] 天花板 2017-01-14 21:03:31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好运年


德黑兰当代艺术博物馆

Tehran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德黑兰当代艺术博物馆,图片来源:artforum


今年伊朗开始展露自己的文化外交实力。德黑兰当代艺术博物馆向世界各地输送了60件西方和伊朗艺术家的作品,包括把罗斯科、波洛克和培根的画作送到柏林,随后又到罗马的国立二十一世纪艺术博物馆(MaXXi)。在德黑兰,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威姆·德沃伊(Wim Delvoye)的新作个展,其中一些是在伊朗创作的,此外还向巴吉尔艺术基金会(Barjeel Art Foundation)租借作品举办了一场阿拉伯现代艺术群展。


拉格纳·基亚尔坦松

Ragnar Kjartansson

访客》(The Visitors)(2012)中,基亚尔坦松泡在浴缸里,漫不经心地弹着吉他,反复吟唱:“又一次,我身上的女性化气质暴露无遗。” (Once again, I fall into my feminine ways.),图片来源:TANC


这位冰岛艺术家在伦敦 Barbican 画廊和华盛顿赫施霍恩博物馆(Hirshhorn)的展览令观众惊叹,在哥本哈根当代艺术中心(Copenhagen Contemporary)的展出也取得了类似的成功。基亚尔坦松还在故乡冰岛雷克雅未克得到了年度“城市艺术家”奖。


阿尔敏·莱希

Almine Rech

阿尔敏·莱希,摄影:Bec Lorrimer,图片来源:Almine Rech Gallery


这位掌握着不少重量级人物(昆斯、普林斯、特瑞尔)的比利时交易商在梅菲尔开设了伦敦的第二个空间,在纽约也通过一场大获成功的凯尔德/毕加索展宣告开张营业,她的门店总数因此达到了5家。


赫尔佐格和德梅隆

Herzog & de Meuron

雅克·赫尔佐格(Jacques Herzog)和皮埃尔·德梅隆(Pierre de Meuron),图片来源:Herzog & de Meuron


两位建筑师负责的泰特现代扩建工程倍受赞誉,在开幕周末创下访客人数纪录。柏林显然想复制这种成功,委托两位瑞士人设计其全新的二十世纪博物馆。


海伦·马滕

Helen Marten

海伦·马腾,摄影:Juergen Teller,图片来源:W Magazine


虽然还谈不上家喻户晓,海伦·马滕凭借两个重要的奖项提名(透纳奖和首届赫普沃斯雕塑专项奖,后者最终颁给了她)以及随之而来的展览,正在让公众注意到她对从樱桃核到樱桃木的寻常物件的改造,最终在伦敦蛇形萨克勒画廊(Serpentine Sackler Gallery)的一场个展成为全年的顶峰。


旧金山

San Francisco

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入口处,放置了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的作品《序列》(Sequence),图片来源:© Henrik Kam, courtesy SFMOMA


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重新开馆首展十分火爆,将艺术世界的目光引向北加州。高古轩和佩斯今年也在那里设点,此外还有一个名为明尼苏达街头计划(Minnesota Street Project)的艺术街区。


卡拉瓦乔迷

Caravaggisti

卡拉瓦乔《耶稣被捕》(The Taking of Christ ),1602年,图片来源:the 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Dublin


向被轻视的巴洛克大师致敬!卡拉瓦乔的拥趸今年迎来许多重大展览,如伦敦国家美术馆举办了展览“超越卡拉瓦乔”(Beyond Caravaggio),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则展出了卡拉瓦乔追随者瓦伦丁·德·布伦(Valentin de Boulogne)的油画作品。另有一本 Michael Fried 的新书《探寻卡拉瓦乔》(After Caravaggio,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


厄运年


玛琳娜·阿布拉莫维奇

Marina Abramovic

阿布拉莫维奇《厨房VIII》,图片来源:dazed


自从在书中对澳大利亚土著人的评论促使网上出现 #theracistispresent(种族主义者在场)标签,还有一家荷兰法院裁决阿布拉莫维奇向曾经的合作者 Ulay 支付25万英镑作为作品销售的分成之后,阿布拉莫维奇在10月又被迫要为她的晚餐聚会辩护。与希拉里·克林顿的竞选经理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有关的泄露邮件,包括一份阿布拉莫维奇主理“灵魂烹饪”(Spirit Cooking)活动的邀请函,被特朗普的疯狂支持者当做了撒旦崇拜的证据。


僵尸形式主义者

Zombie Formalists

Hugh-Scott Douglas 与他的画,图片来源:Clint Roenisch Gallery


市场的宠儿“僵尸形式主义者”这回可能终于死透了。过去5年他们不断从抽象的坟墓里爬出来,如今像 Hugh-Scott Douglas 这样的艺术家终于遭到重挫:彭博新闻在9月报道,一位藏家在以10万美元价格买下他的作品后,现在以2万美元的价格将其挂牌拍卖。


英国地方官办博物馆

Britain’s local-authority-funded museums

弗兰兹·韦斯特(Franz West)与海默·佐伯尼格(Heimo Zobernig)的《假想的船》 (Bateau Imaginaire),图片来源:Inverleith House


英国保守党政府的财政紧缩计划在2016年给博物馆造成重大打击。爱丁堡的印弗利特庄园(Inverleith House)宣布将不再展出当代艺术,沃尔索尔的头号地区千年项目“新艺廊”(New Art Gallery)的预算遭大幅削减,可能会关门。


克里斯·德尔康

Chris Dercon

克里斯·德尔康,图片来源:wikipedia


前泰特现代馆长原本有望待到2017年,但新建的“开关厅”在六月开放时,他已经不见人影,被弗朗西斯·莫里斯(Frances Morris)接替。还是在那个月,德尔康即将任职的柏林人民剧场(Volksbühne)的员工向他以及他的节目总监 Marietta Piekenbrock 发出一封公开信,表示担心“我们的艺术标准会遭到背叛”,目前气氛依然紧张。


下东区画廊

Lower East Side galleries

Laurel Gitlen 画廊,摄影:Naho Kubota,图片来源:theculturetrip.com


纽约下东区——一个曾经孕育了许多青年才俊的地方——有多家画廊关门,包括 Lisa Cooley、Laurel Gitlen 和 Clifton Benevento。Cooley 对《艺术新闻》说,维持这样一个规模的画廊“现在已经不是一门可持续的生意了”。


纽约博物馆的资深员工

Long-serving New York museum staff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摄影:Geoff Stearns,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纽约三家大博物馆——现代艺术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布鲁克林美术馆——正在削减成本,逾120名员工今年选择自愿离职。大都会另外又裁掉了34名员工。


金刚鹦鹉

Macaws

何里欧·奥迪塞卡《热带主义》中的一只金刚鹦鹉,摄影:Nils Jorgensen/Rex/Shutterstock,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在新扩建的泰特现代,何里欧·奥迪塞卡(Hélio Oiticica)的《热带主义》(Tropicália)中的一对美丽的鹦鹉被蜂拥而来的观众吓得逃跑了,给泰特现代造成严重的空巢症候。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