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馆之外,上海还有这些艺术空间
发起人:服务员  回复数:0   浏览数:658   最后更新:2017/01/09 20:21:45 by 服务员
[楼主] 服务员 2017-01-09 20:21:45

来源:澎湃新闻 朱洁树


在小商品市场里有个摊位总变着法子展示艺术作品,人民公园的中年男女也会偶遇艺术的相亲方式,运动园区的匆匆过客也许是去赴一场艺术之约,百年公寓的地下室里说不定潜伏着一位艺术家,在最商业化的园区里也有不挣钱的机构在运营……1月8日,一场名为“上海的公共与独立艺术空间”的讲座在上海当代艺术馆举行,艺术史学者和艺术评论人田珠莉分享了近几年在上海逐渐涌现并持续发展的公共与独立艺术空间的生态。

田珠莉这个研究计划的缘起,可以追溯到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 “那一年,上海各个地方的公共艺术非常多,当世博会结束以后,因为少有人做记录,它们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所以我觉得记录那一刻非常重要。”田珠莉如是说。近些年来,上海的美术馆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建立起来,有公立的艺术机构如中华艺术宫、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也有私立的机构如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国外的很多主流媒体也都对上海的艺术生态发展保持关注。
当美术馆纷纷在城市边缘占地兴起,有一些艺术空间在城市中心的缝隙中生长出来。田珠莉挑选了其中4个典型案例,对其进行了追踪调查。
上午艺术空间创立于2008年,最开始是在香山路一栋法式建筑的一楼,2010年搬到现在的奉贤路。上午艺术空间所处的建筑被称为卡德公寓,当时位于英租界,曾是英国人警署的宿舍,也是上海第一批安装了电梯的高层建筑。上午艺术空间位于大楼的地下室,展示空间有近100平方米。空间创立至今,做过的所有活动将近有41场,包括艺术展览、表演、讲座、对谈等不同形式。
“我们希望上午艺术空间是一个可以引发反思的房间,”空间的创始人于吉表示,“不仅是对于在此创作的艺术家,也对于前来的观众,更多的,是对于我们创办空间的主人来说。”
上午艺术空间会关注一些实验性较强的内容,例如国内的声音艺术,或是一些跨界的、多方合作的项目。另一方面,它也会展开一些非常实际具体的讨论,例如关于艺术家如何获得国外驻留机会的讨论会。
上午艺术空间和歌德学院一起合作了德国艺术家驻留项目,去年参与的艺术家是德国的剧场工作者、导演和写作者凯·图赫曼。他在空间驻留了2个月,与上海的草根剧社“草台班”合作,对上海的棚户区进行了深入研究,通过集体的交流、讨论,最后呈现了一出剧目,叫做《废物》。表演过程结合了影像,与上海主流剧场中的演出是截然不同的表现。

上午艺术空间的《废物》演出现场


上海当代艺术馆艺术亭台是2015年4月正式成立的,有40平方米的面积。这个空间的前身是上海当代艺术馆的艺术衍生品和艺术图书商店,建筑于2005年建成。

严格来说,上海当代艺术馆艺术亭台并不算是独立艺术空间,它是隶属于上海当代艺术馆的特别项目。上海当代艺术馆的艺术亭台项目寄望能够以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PS1馆为标杆,给予年轻艺术家以更多展示机会。但由于其地理位置相对独立,举办活动灵活多样,因此本次田珠莉也将其一并纳入了分析范围。
上海当代艺术馆艺术亭台的地理位置非常特别,就在上海最繁华的地区,靠近人民广场和南京路,每天行人川流不息。艺术亭台本身的建筑结构有其特殊性,它有两面面对大街的落地玻璃,又有两面白墙,是一个半开放式的空间,也吸引了非常多的表演艺术项目。
正由于这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过往人群常常会留意到艺术亭台中的表演,驻足观看,甚至参与到表演中来。艺术亭台也做了一些兼具在地性和实验性的项目,例如“公园里的爱情”,这是2015年7月至8月和瑞象馆的合作,主题直接和人民公园的相亲角有关——很多家长会把儿女资料放在那里,希望为儿女找到另一半。这个项目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从观众中收集早期的婚纱照,陈列在空间里面。与此同时,艺术家邀请这些观众来到艺术亭台,给他们拍摄传统的婚纱照。第三个部分,就是在橱窗里面的相亲。艺术家专门设置了单面落地玻璃,外面可以看到里面,里面看不到外面,路过观众如果对里面的人感兴趣,可以走进来交流。有趣的是,当时有很多人民广场相亲角的大叔大妈看到里面的男生不错,纷纷进来交流。

上海当代艺术观艺术亭台“公园里的爱情”项目


在田珠莉看来,这个项目也提出了很多社会性的话题,例如大龄未婚女、同性婚姻等。与此同时,橱窗相亲的图景,也让人联想到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女郎在橱窗里招摇。艺术家认为,现在婚姻中的一些现象,反映了一种买卖的关系。

在另一个项目中,策展人将当代艺术的历史带入了空间之中。艺术亭台塑造了一个安静的阅读空间,并与《艺术世界》合作,在空间中陈列了《艺术世界》从1979年成立以来所有的艺术杂志和原始资料,让观众可以从中了解当代艺术的发展史。
而今正在艺术亭台呈现的,是日本艺术家九门刚史的特别项目。上海当代艺术馆艺术亭台致力于将自身打造为一个国际化的扶持年轻艺术家的平台,目前来看,艺术亭台比较偏重于和东亚地区的艺术家进行合作,未来它也希望能将触角涉及更广阔的领域。
M50聚集了大量商业化的画廊,在田珠莉看来,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CAC)也许是绝无仅有的一个公共艺术机构。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创立于2013年,主要方向是新媒体艺术,是一家非盈利性质的艺术中心,不代理艺术家,也不贩售作品。
2015年,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创立了研究与创造学术奖金。对于那些以技术为导向所创作的作品,中心会提供奖金支持,也包括场地、技术。这个奖金是面向国际的,国际、国内艺术家都可以申请。
去年,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的展览“体感场”很受欢迎。这是一位加拿大艺术家克里斯·萨尔特的作品。艺术家让观众通过体感方式去体验作品,而不是通过视觉、听觉的方式。观众进入作品,需要穿戴拥有很多接受信号的衣服,它们会对于场景内的灯光、环境做出反应。同时,观众也会带上一副眼镜,它会模糊你的视线。这套装置通过对于视觉体验的抹杀,放大其他感官的敏感度,引导观众,进行艺术作品场域里的整体体验。

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的“体感场”项目


除了展览以外,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也做很多公共项目,希望将展览的相关话题延伸出去,与不同的领域产生互动。

瑞象馆是一家关注摄影、影像艺术,带有研究性质与展示性质的机构。瑞象馆的创始人曾于2002年创立了原点画廊,那是中国第一个摄影画廊。瑞象馆本身的历史则可以追溯到2008年的瑞象视点,那是一个关于摄影的网站,至今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原创文章。2014年5月25日,瑞象馆迎来了开馆展“当真”。此后,它一直以稳定的节奏举办展览。例如“逝者如斯”是一位台湾媒体人和一位瑞士社会学家在中国乡村进行的为期7年的田野调查的摄影呈现。

瑞象馆展览“逝者如斯”作品


瑞象馆也会举行大量的艺术相关活动。在2016年,瑞象馆就举行了22场对谈和研讨,22场艺术家讲座,19场电影放映和3场工作坊。“我从来没有看到任何一家美术馆如此专注于公众教育活动,”田珠莉表示,“对于一家小型的艺术机构来说,这就更为难能可贵了。”

瑞象校园活动也是瑞象馆的一个特色项目,每年主办者会邀请一些专家、学者进入校园,让学生对于摄影艺术有更多了解。
以上4个艺术空间,它们的规模虽然有限,却能以活跃的内容丰满自身。当很多艺术展览的价格日增夜长,这些艺术空间的活动却大多依然是免费参与的。作为非盈利的机构,筹款也是始终困扰这些机构的问题,在田珠莉看来,这些艺术机构能够成功运营,至关重要的一点,便是出资者只提供资金,提供空间让项目的组织者独立工作。这一点,甚至连某些私立美术馆也不能做到。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