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勃罗·拉雷恩的《聂鲁达》
发起人:artforum精选  回复数:0   浏览数:200   最后更新:2017/01/09 09:30:09 by artforum精选
[楼主] artforum精选 2017-01-09 09:30:09

来源:artforum


巴勃罗·拉雷恩,《聂鲁达》,2016,HD录像彩色有声时长108分钟. 卡瑞尔 (梅赛德斯·莫兰饰) 和聂鲁达路易斯·格内科饰).


在智利的政治哥特大师巴勃罗·拉雷恩(Pablo Larraín)的新片中导演细挖了一个神圣的怪兽”:1971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巴勃罗·聂鲁达。《聂鲁达不能算是一部传记片因为它只描绘了主人公人生中一段短暂而戏剧化的时期19481月到19493月那十五个月那时诗人作为一名参议员以及立场鲜明的智利G。C。D当时已被禁被迫进行地下活动并最后翻过安第斯山脉逃到了阿根廷

聂鲁达在他的回忆录中只用了十几页讲述这段时期其中一半是关于他潜逃过程中振奋人心的最后部分关于这段经历的写作也带着聂鲁达常有的自我升华:“即使智利的石头也熟识他的声音他如此半开玩笑地夸赞道这部电影由吉列尔莫·卡尔德龙(Guillermo Calderón)编剧是对聂鲁达的胆大妄为的一种挖苦式赞美

演员路易斯·格内科(Luis Gnecco,他在拉雷恩2012年的中饰演了一位左派组织者那是导演反对皮诺切特三部曲中的第二部在影片中将聂鲁达演绎出了一种阴沉而冷淡的壮丽尤其出场时主角在一片闪光灯中来到参议院的洗手间强烈谴责总统加夫列尔·冈萨雷斯·魏地拉(Gabriel González Videla)背叛国家成为了左派化妆舞会的骚乱继续进行着聂鲁达穿着一个连帽斗篷扮成阿拉伯的劳伦斯据他那放纵的第二任妻子由阿根廷女演员梅赛德斯·莫兰富有魅力地扮演聂鲁达以他诗人的嗓音震撼了他的同志和崇拜者慷慨激昂地吟诵那充满青春气息的情诗开头是:“今晚我可以写出最悲伤的句子……”

当晚派对的坏仙女是只闻其声未见其影的警察奥斯卡·贝卢彻诺(Óscar Peluchonneau,盖尔·加西亚·贝尔纳尔扮演),也就是他导致了聂鲁达被捕贝卢彻诺代表了右翼怨恨的声音他曾如此嘲弄诗人和他的政治盟友:“G。C。D人讨厌工作他们宁愿焚烧教堂。”伯纳尔的贝卢彻诺像一把弹簧刀一样尖锐刻薄也特别荒唐他声称自己是智利最高安全官员的私生子老贝卢彻诺是一个历史真实人物这位儿子则是一个诗意的自大狂也用诗歌说话(“我来自一页空白,”他解释说)。聂鲁达期待着自己将领衔主演一场疯狂的追捕并认为他的这位追捕者来自他自己的虚构

在潜入地下之后聂鲁达以狂欢派对聊以度日他隐藏在日光之下隐藏在变装之中——当贝卢彻诺闯入一个妓院去抓捕他时与此同时他那慷慨好战的诗歌则在全国范围内广泛流传呼吁惩罚总统冈萨雷斯·魏地拉由拉雷恩的坏人典范阿尔弗雷多·卡斯特罗扮演)。

聂鲁达是一部高度智性的政治娱乐片其中诗人与一位喝醉的女干部的过招精彩绝伦),其中不乏梦境般的黑色电影式的元素用镜流畅布景朦胧偶尔用上空间背投片中聂鲁达早贝卢彻诺一步来到瓦尔帕莱索藏匿其中并计划继续向前去到地球的尽头”,于是我们见到伤感的最后一幕

当诗人一路前往博尔赫斯的祖国阿根廷——当时阿根廷的统治者是胡安·贝隆——的时候他变得越来越博尔赫斯聂鲁达称贝卢彻诺为自己穿着制服的幽灵”,并对他的追捕充满着热切的盼望:“我梦着他他梦着我。”痴迷的巴黎人民受到巴勃罗·毕加索的煽动狂热拥护聂鲁达那充满勇气的抵抗而他的对手则被埋没这时聂鲁达再一次背诵了他那首悲伤情诗中最悲伤的一句。(博尔赫斯讨厌聂鲁达曾经在1945年的短篇小说阿莱夫里以聂鲁达为原型创造了卡洛斯·阿亨蒂诺·达内里这个又爱虚荣又啰嗦一心想变当代惠特曼的人物。)

聂鲁达既是一段文学乐章——它远远超越了那些试图将作家本人放入其自身作品世界里进行诠释的传记电影诸如维姆·文德斯的哈姆雷特》(1982)和史蒂芬·索德伯格的卡夫卡》(1991)——也是一部元历史的国家史诗电影预设了知识渊博的观者拉雷恩在他的皮诺切特三部曲以及他对于天主教教堂秘密罪行的挖掘俱乐部》(2015)之后开始有点像智利版的安杰依·瓦伊达(Andrej Wajda),化身为富有讽刺精神的国家良心

作为一部历史剧情片,《聂鲁达和拉雷恩最近的英语片杰奎琳》(Jackie,又译第一夫人》)形成了有趣的比照杰奎琳勇敢但有些牵强附会的娜塔莉·波特曼努力扮演着美国历史上最迷人的政治人物之一独自在阴森的古典美式房屋中游荡虽然电影有一些用力过猛但是其中有一个绝妙的自反镜头不知所措的杰奎琳愣愣地望着她被多次复制的形象——那既是她深邃的唯我主义的反射又是拉雷恩对于这位第一夫人的刻画之预示

聂鲁达则一点都不让人感到幽闭恐惧然而它其中也有一个类似但更加智慧的时刻即诗人那被抛弃的妻子耐心地向他的追捕者解释:“在这个故事里面我们每个人都围绕着主角转。”警察不解:“我也是一个虚构人物?”她以肯定回答他又问:“那你也是虚构人物吗?”她露出甜蜜的微笑:“我是真实的我是永恒的。”

J. 赫伯曼(J. Hoberman)ARTFORUM长期撰稿人

— 文/ J. 赫伯曼 | J. Hoberman, 译/ 张涵露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