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久门刚史:要做像樱花一样的存在
发起人:天花板  回复数:0   浏览数:750   最后更新:2016/12/29 21:33:09 by 天花板
[楼主] 天花板 2016-12-29 21:33:09

来源:崇真艺客  作者:毛茜、李颜


2011年3月11日,当地时间14时46分,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里氏9.0级地震并引发海啸,18457人在这场灾难中遇难...

对于没有经历过那一破碎时刻的我们,或许只能从各自的视觉经验中不断拼凑可能有的惨痛瞬间。但对久门刚史而言,那一瞬间是凝固的,让他开始思考,那么多人死去,自己为什么能活着。久门在那一刻选择就此定格自己过往的30年,并重置自己之后的人生轨迹...

久门刚史


久门刚史1981年出生于日本京都,研究生毕业之前一直学习雕塑艺术,毕业之后却舍弃艺术之路,在东京成为一名公司职员,拿固定的薪水,过安定的生活。

311事件之后,让原本快速运行的日本社会出现了短暂的停滞,也让人们有时间去重新审视,什么才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久门决定辞掉工作,回到京都,在这种不安定的状态下,重新做回一名艺术家,开始另一种人生。

「社会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存在,在它急速运转和前进中,作为个体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停止下来,如此,人的一生可能就结束了。」久门语速缓慢的说道。

311事件之前,久门将时间轴打造成精美的莫比乌斯环,误以为周而复始的在相同的轨迹中重复。重置人生后,他学会放慢脚步,停下来放大身边很重要、很美的事物。他形容这是戴上眼镜看世界的过程,展开对自己人生一种很细节性的观察。「有种聚焦的感觉。」

地震发生的那年四月,樱花还是照常开放了,无论社会历经过怎样的动荡,樱花绽放的力量是无法被阻止的。「艺术界需要一个认识美、肯定美的人,我想成为这个人。」久门说,他想要做像樱花一样的存在...

崇真艺客TureArt = T

久门刚史=Tsuyoshi Hisakado

T:你的创作呈现形式融合了声音、光等多种元素,已经不是我们理解的传统意义上的雕塑。

TH:实际上学习雕塑的技术,把木头和石头雕刻成一个形状,这种创作离我们的现实生活太远了,自己也在思考是不是现在还需要这种方式。刚好求学期间我的老师,也会在自己的雕塑创作中使用声音、照片,等材料,所以我也受到了这方面的影响。

对我来说雕塑不仅是去雕塑一个纪念碑式的东西,更多的是对于存在的思考方式,是一种雕塑式的思考,而不是雕塑本身,改变了一种思考方式。通过这种方式开始思考宇宙中各种各样的存在,比如声音不是一种固体,但也是一种存在,有这样一种思考,整个世界就更宽阔了,同时,也拓宽了雕塑的概念。


久门刚史作品 《FUZZ》 2015 @Mt.Rokko / HYOGO, JAPAN Old Stand Light, Sound, Light Bulb, Computer, Brass, Notebook, Watch, etc.


T:在你看来,创作空间装置和雕塑本身相比,二者是否有关联?

TH:实际上是一样的,我们会将二者放在时间的尺度上思考,比如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把时间的尺度扩大到一亿年,虽然我们现在觉得它是一个永久存在的雕塑,那么在一亿年之后,它可能就不复存在了,那么在这个角度上思考雕塑,只是一个时间尺度的问题。从宇宙的角度来思考。

T:万事万物的终极归宿都是一致的,那么你的创作起点是怎样的?

TH:从创作的理由来说,美术馆是会收藏作品的,但是这个收藏本身是美术馆对艺术家的承诺,就是在你去世之后,你的作品也会被很好的保存。但是我对这件事本身就持质疑态度的,因为没有作品会被永恒的保存下去,与其是这样的话,我宁愿去做一个能够在瞬间把美达到极致的作品,这是我的出发点。

不管怎样都会消亡,希望在这瞬间呈现出最好的状态。


久门刚史作品《after that》2013 Polycarbonate mirror, acrylic, watch, manganese battery, LED spotlight, etc. 600×600×600mm


T:如何理解你所说的关于最好的状态?

TH:我希望作品能够在瞬间达到美的极致,但是在每次展览开幕的时候,看到自己的作品就已经觉得有点旧了,因此每次都觉得有些惭愧。我觉得美的存在也是无时无刻不在改变的。
有些艺术家会对社会和政治问题在作品中提出直接的回应,我很尊重这些艺术家,但自己不会这么做,永远不会站在这些问题的最中心去负起这个责任。但是作为一个艺术家是可以承担起一个传播美的责任,并且不管社会如何变化,对美的认知感受都是不会变的。

对于这种社会现实,艺术世界也是需要这样的存在,在大家都对政治、社会性很强烈表达的时候,也需要有艺术家只做一件美的事情。



久门刚史作品《Go Back to The Future》2013 @SHISEIDO GALLERY TOKYO Sound, light bulb, fluorescent light, fan, glass, KOTATSU table, beer case, watch, desk, trash box, wood, TATAMI, georgette, programming, DMX, etc.


T:311事件之后,作为艺术家你的创作动机就已经形成了?

TH:最初的动机就已经在那个瞬间形成了,因为有了这个想法才想要成为艺术家,才去进行艺术创作,并不是先成为艺术家才慢慢形成了自己的动机,对于我来说就算明年不做艺术家了也无所谓。

对我来说,这些年感受到了更多的是来自日本艺术界的变化。11年最初做作品的时候没有想给别人看和展示,因为在日本关注社会性和政治性的作品还是占主流的,但是过了这些年,有很多策展人开始希望在自己的展览里展出我的作品,比如有一位年轻策展人在日本很活跃,做一些政治性的展览,同时他也觉得我的作品和他展览中直接表达政治性的作品起到了一个很好的平衡,大家会觉得我的这种很个人的凭感觉创作的东西也是一种很重要的表达方式。

做了这些年,作品质量开始提高,并且有团队来帮我做,作品的规模也会扩大。但是在创作中坚持的重要一点就是希望自己创作的动机不要改变。



久门刚史作品 Quantize 2015 @Former Suujin Elementary School / KYOTO, JAPAN Sound, Light bulb, Fluorescent light, Fan, Mirror, Brass, Watch, Wood, Georgette, Computer, etc.


T:作品创作中最核心的关注点在哪里?

TH:可能是因为做雕塑,对存在有一种思考。在311的事件中,我会重新思考,因此在创作的时候对雕塑的思考也变成了对自己的一种思考。从那个时候会对时间和空间产生了必然性的联系,一个很核心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拥有时间的权利。
比如这次展览中有一个圆圆的镜子,镜子里也有一个倾斜的小的圆镜子,倾斜角度是23.4度是地轴倾斜的角度,我就想说,我们需要对这个数字有概念,我们生存的地球的地轴是这样倾斜的,但我们从未彻底体验过这种,就想说地球是以何种视角看待宇宙,就把这样一个很庞大的存在和问题缩小到比自己身体还要小,原本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抽象的概念。

久门刚史作品 @上海MOCA艺术亭台


T:那么你的宇宙观是怎样的?

TH:我没有宇宙观,但是我会思考,从哪里开始是宇宙,本我之外都是宇宙吗?在我身体之外有小的东西、大的、新的、旧的,各式各样的东西,大家有时候觉得大的东西很伟大,旧的东西就意义非凡,其实这些都是没有必要的差别,这就是我的宇宙观吧。

回到最初的话题,就是对雕塑的看法,雕塑本身就是对时间的一种反抗,就是想把这个东西雕出来,并希望它能留存下去。但是,如果是一块石头,在地球爆炸的时候这个石头也就不复存在了,所以雕塑反抗时间的意图是没有意义的。

是不是所有的雕塑家都有这样的想法我也不知道,可能只有我自己这么想吧。看到那些以留存下来为目的的雕塑,雕塑身上所具备的时间感和历史感是我无法忍受的,因为时间流逝对我而言是很遗憾的事情。时间和空间才是永恒的问题。

久门刚史作品 2016 @上海MOCA艺术亭台


T:这次在MOCA艺术亭台的展览构成是怎样的?

TH:之前提到的那个镜子的作品由三部分组成,一个是镜子的装置、三个悬挂的灯泡和一个声音系统。

展览中间是悬挂的三个灯泡,之前在爱知双年展的时候展出的是一个摇摆灯泡,象征着个人,两个摇摆的灯泡就会有一种平衡的关系在,当三个灯泡一起展示的时候就会呈现一种社会性,群体的概念,三个灯泡每个摇摆的幅度都不一样,也不可能达到一个统一的状态,就像齿轮,但这三个齿轮是不可能咬合的。当观者观看摇摆的三个灯泡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看到平衡关系的错觉与和谐感,但其实是一种误会。

久门刚史作品 2015@上海MOCA艺术亭台


另外一个是15年创作的作品,刚才讲到的三件的组合作品是一个对他者的表现,这个更多的是对自我感受的体验。白色的帆布上面有一个表针在移动,表针头上有一个小小的放大镜,对应着画布上肉眼看不到的数字,时钟在转的时候,可能会透过放大镜看到一点点数字,但是可以看到的空间和时间都是受限制的。


久门刚史作品 2015@上海MOCA艺术亭台


这些数字是将圆周率的数字紧密螺旋状的排列,并且数字的颜色会逐渐变浅。以前作为公司职员上班的时候,以为自己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人生。重置了人生之后,我意识到就算每天只有一点点的改变,时间也是在无限扩张的,这刚好和π(圆周率)的无限循环的永恒性相一致。

我们正常看时间,秒针微小的移动都意味着时间的流逝,但很容易被我们忽略,但看到放大镜中的数字时,你甚至会跟着它的移动而移动,就会抓住时间的存在和时光流逝的感觉。


久门刚史为记者画MOCA艺术亭台布展草图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