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福斯特论2016年年度最佳
发起人:artforum精选  回复数:1   浏览数:141   最后更新:2016/12/27 14:36:40 by wq123
[楼主] artforum精选 2016-12-26 21:31:36

来源:artforum


沃尔特·奥森,《激流上的桥梁》(局部),1960海报,30 × 40". 选自隐秘世界”,展览吉姆·末日在此”.



作为一名死脑筋知识分子这个国家的政治文化里让我无法理解的东西太多今年这个选举年在我看来最好的——最好的意思是最有教育意义的——两场展览分别是吉姆·(Jim Shaw)在新美术馆的末日在此”(The End Is Here)和托尼·奥斯勒(Tony Oursler)在巴德学院的无法估量的文献库”(The Imponderable Archive)(《无法估量是相关书籍和电影的题目影片将于2017416日开始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放映。)两场展览都是穿越边缘世界的狂野之旅这个世界里充满了怪异的信仰超自然行为和阴谋理论而且随着时间流逝正在变得越来越近于主流

我想把重点放在两位艺术家的收藏品而不是由此催生的艺术品上就肖而言也就是指一个独特的文献库肖将其命名为隐秘世界”(The Hidden World),里面是他从福音运动秘密团体和新纪元通灵师那里收集来的各种宣传教育和商业活动材料包括自制宣传手册条幅幼稚的百科全书和唱片专辑。(好莱坞圣经故事电影的宣传材料也有不少。)其中部分团体——比如摩门教和耶和华见证人——已经得到广泛承认甚至尊重而另一些则是疯人疯语比如福音传教二人组贾格尔斯先生(Dr. Jaggers)和维尔玛小姐(Miss Velma),两人对圣经戏剧化的解读方式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绿野仙踪飞侠哥顿》。(肖第一次碰到这对鼓吹返老还童等其他神迹的男女是1976年他搬到洛杉矶住的时候。)题目隐秘世界取自1940年代的一本同名阴谋论杂志而上述团体的一个共通特征则是他们都自认为掌握了一些其他人由于其自身罪孽无知或拒绝承认而未能看到的秘密现实一方面受到神的特殊庇佑一方面又被世人轻蔑——这种感觉导致他们对世界的描绘充满了强烈的明只有我们知道真理有人阴谋打倒我们对比——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偏执狂性质的世界观

1963年发表的一篇经典文本历史学家理查德·霍夫施塔特(Richard Hofstadter)谈到了美国政治中的偏执狂风格,”受巴里·戈德华特(Barry Goldwater,亚利桑那州参议员曾于1964年成功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向民主党总统林登·约翰逊发起挑战因其代表极端保守主义政治力量且经常语出惊人,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常常被拿来与特朗普作比现象驱使他希望将该风格理解为一种独特的心理机制首先偏执狂受阴谋幻想驱动总有坏分子集团心怀不轨无论是共济会,“国际黄金环”,锡安长老会摩门教徒天主教会还是政府部门里潜伏的G。C。D当时麦卡锡主义还不是遥远的回忆或者今天邻居镇上的清真寺霍夫施塔特认为这类恐惧源自一种社会政治上受到剥夺的感觉这些历史的受难者们借助精神上的力量提升只有他们知晓真理获得了某种补偿而这种张力让偏执狂政治带上了末世语调他们得到救赎的承诺而其他人则要通通遭到天谴霍夫施塔特写道,“偏执狂是好战的带头人”,他一定要斗到你死我活才肯罢休。”

美国的宗教表现里是否也存在一种偏执狂风格一种化装成力量提升的剥夺状态或者黑暗阴谋与启示光明之间的殊死搏斗相关特征的确出现在隐秘世界首先十九世纪中叶基督教艺术比如拿撒勒人或拉斐尔前派的感伤风格借助插图得到了升级更新。(肖也是这项技术的大师其影响渗透在他的血脉里他的祖父是一名商业艺术家他的父亲是产品包装设计师。)此类图像通过漫画书大片电影和专辑封面的语言对圣经主题进行再加工比如基督的光环被转换为科幻故事里超级英雄的神力或电影/摇滚明星的闪耀星光此处另一个明显的特征是哈罗德·布鲁姆(Harold Bloom)在他1992年的著作美国宗教中所指出的美国耶稣的独特之处。“孤独而且私人,”这是复活后的基督而不是钉上十字架的那位美国式救赎一般需要通过与这位耶稣的一对一正面遭遇才能实现因此,“隐秘世界里的宗教图像特别注重开悟的场面给人感觉好像再现的行为跟启示的事件是合为一体的这一合体导致其图像语言总是充满戏剧性有时甚至近于暴力它显示出一种对终极解脱的渴望,”布鲁姆写道,“从自然中解脱从时间中解脱从历史社群和其他自我中解脱。”这些图片的视角通常都被设定为私人的画中人物和观众是接受启示的对象或投射性的我们即将被淹没在狂喜中),或者二者兼备时不时还能看到首日与末日创世与末世之间的奇妙翻转。(布鲁姆提醒我们作为大灾难的创造这一诺底斯式的线索一直深埋于美国宗教中。)

隐秘世界展览现场,“吉姆·末日在此”,2016.摄影:Maris Hutchinson/ EPW Studio.



哈特·克莱恩(Hart Crane)曾经在诗中写到过对改进的幼年时代”(improved infancy)的美国式欲望而这一渴念同样出现于隐秘世界的部分图像当中其后果之一便是性别表现变得几乎不可能如果超人的裆部是一片黑色的真空这一遮盖让肖着迷不已),美国耶稣的下体则更是空无一物但有时候在这个父权宇宙里男根只是发生了位移转移到了十字架上所以后者经常变成某种超自然能力的载体。“隐秘世界里有一张图片是沃尔特·奥森(Walter Ohlson)1960年代中期为伯特利路德教会制作的插画画面中一名男子坠下大瀑布眼看就要葬身谷底这时巨大的白色十字架突然出现不仅救起了这名男子还提供给他一条通往彼岸田园世界的道路田园一角可以看到天堂的阶梯)。塞西尔·德米尔(Cecil B. DeMille)执导的十诫》(1956)中红海海水分开的场面并不比此处的瀑口脱险高明多少这里的神迹同样被处理成了特效

这些再现图像的偏执狂特质在宣教材料中体现得最为明确比如无数把圣经故事要么阐释成预言要么阐释成阴谋的示意图在此类框架下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有原因若要为偏执狂思想做一个快速定义大概就是如此但这种确信常常源于巨大的怀疑怀疑必须克服对克服的执念又往往会变得有点儿疯狂关于偏执幻想弗洛伊德曾这样写道:“我们把妄想的形成视为一种病理性产物但在现实中它是一种对修复的尝试一个重建的过程,”而这种努力经常以惨败告终有时候此类重建世界的尝试在图像和文本上表现为对某个系统或秩序的过度阐释用以掩盖历史的错综复杂或信仰的差异很容易走向其反面——任意性与无秩序

隐秘世界里的一张条幅上点名列出了若干冒牌先知”(被点到的包括伊曼纽·斯威登堡[Emanuel Swedenborg]和约瑟夫·史密斯[Joseph Smith]),暗示如果真理只有一个先知们必须互揭老底才能独享这唯一的真理信仰与辟谣(debunking)之间的交替在奥斯勒的无法估量的文献库中得到了生动的呈现该文献库源于艺术家过去几十年收集的2500余张照片小道具纪念品出版物和其他文件涉及主题包括催眠魔法超自然力心灵摄影自动书写灵魂和UFO等等彼得·拉蒙特(Peter Lamont)2015年由LUMA基金会出版的文献库图册里写道:“辟谣的真正本质并不是拒绝信仰而是支持一种信仰压倒另一种信仰。”因此著名的经验主义倡导者如阿瑟·柯南·道尔(Arthur Conan Doyle),也可以成为轻率的信众家喻户晓的幻觉制造师如胡迪尼(Houdini),也可以成为一丝不苟的谣言终结者富尔顿·奥斯勒(Fulton Oursler)也在怀疑论者之列他是托尼·奥斯勒的祖父,《万世流芳》(The Greatest Story Ever Told)的作者;1949年出版的这本书写的是耶稣生平故事,1965年的一部同名电影就是以它为蓝本富尔顿的书简构成了无法估量收藏系列的核心元素

无法估量”(Imponderable)是十八世纪科学家用来描述无法量化之力比如磁力的术语但它同时也指向奥斯勒在此处探索的事实与虚谈之间的模糊地带当我们漫步于他的文献库时眼前出现的不是真理与错误科学与唯灵论或者甚至包括真展示与假动作之间的明确对立而是理性化与非理性化之间暧昧不明的辩证关系在这种关系里前者常常不是挑战而是煽动了后者所以摄影媒介的进步可能无意间支持了对另一类媒介的信仰文献库里的一张照片似乎捕捉到了一坨灵媒体外质正在从某个处于恍惚状态的人身体内溢出。(凯伦·贝克曼和汤姆·甘宁两人均在LUMA图册文章中指出扮演这类灵媒角色的通常都是年轻女性。)

奥斯勒和肖一样对收集的材料丝毫没有居高临下的态度这种对不信的悬置成为两场展示撼动人心的关键——也暗示着艺术家本人往往也是某种魔法师但有时候肖和奥斯勒似乎太过沉溺于他们手上这些怪诞的材料过于欣赏信仰盲目的飞跃以致于看不到其中包含的危险性如今理性论证更不用说批判性祛魅为什么基本上已经失效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偏执狂们远比我们这些讲究实事求是的人更深信自己那套东西如果足够确信他们就能说服别人实际上正如我们看到的在非传统右翼的大魔术师唐纳德·特朗普那儿混淆视听瞎话连篇的把戏根本无需借助确信就能成功从词源学上讲,debunk(辟谣揭穿谎言一词里的“bunk”源于十九世纪早期北卡罗来纳州班康县一名国会议员语速飞快的说话方式“debunking”——打政治瞎话的脸——仍然是一项必要的工作这也是无法估量的文献库让人停下深思的地方它一遍又一遍地追踪连接神秘化与去神秘化谎言制造者与谎言揭穿者的恶性循环该循环在网络上得到了进一步扩张和加剧此处互联网的作用也是双向的有时候可以清除令人反感的意识形态有时候又以模仿复制的方式提供给它们滋生繁衍的空间

乔治·梅里爱电影魔法之源》(1890剧照文献图中为演员Jehanne d’Alcy, 也是梅里爱的妻子. 选自托尼·奥斯勒无法估量的文献库” .



看完末日在此无法估量的文献库之后我有三个不成章节的想法第一肖和奥斯勒也包括麦克·凯利(Mike Kelley)和约翰·米勒(John Miller),代表了1970年代形成的另一类加州艺术家不同于部分也源自该地区的图像一代”,他们的工作方式一开始就是以开放的心态去探索特定的亚文化而非以矛盾的态度泛泛批判大众传媒同时就算凯利一帮人身上没有图像一代艺术家表现出来的批判性鄙夷他们也没有像后来的民族志学艺术家们那样如同田野调查般深度参与自己所研究的社群肖和奥斯勒的这种亚文化探险也有别于后来一批艺术家的文献库实践两人虽然经常受到自身收藏的启发但并没有像文献库艺术家那样把收集的材料完全吸收到自己的作品里

第二值得思考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为什么这类收藏现在看来如此突出它们在今天的意义类似让·杜布菲(Jean Dubuffet)、素人艺术民间艺术和疯人艺术当时的相关性这是一个原生(brut)时刻——但为什么是如今席卷全球的反建制风潮也刮进了艺术圈还是过于熟悉内部动作过于注重观众参与的艺术已经开始让人感到疲劳当然和素人艺术一样,“隐秘世界无法估量里大部分材料不仅不是讽刺更不用说犬儒的产物而且其背后的驱动力往往是某种近乎于强迫的确信

最后两个收藏都凸显了今日政治文化岌岌可危的一面正如一个世纪前的另一个末日时刻叶慈写下的著名诗句所言:“最优秀的人信心尽失最糟糕的人却满心狂热。”这个国家存在一种深刻的分裂但矛盾的是这一分裂也许正是其建立的基础回溯它源头一边是支持神权政治的清教徒另一边则是理性主义的建国者而现如今启示正在压倒启蒙。“末日在此”?在这个选举季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距离大选还有一个月),有时好像真是如此还是这么说的我也太过偏执

托尼·奥斯勒无法估量的文献库”(纽约巴德学院策展研究中心美术馆Tom EcclesBeatrix Ruf组织策划。“吉姆·末日在此”(纽约新美术馆Massimiliano Gioni,Gary Carrion-MurayariMargot Norton联合策划


哈尔·福斯特(Hal Foster)任教于普林斯顿大学他最近的新书糟糕新时光艺术批评紧急状况于去年由Verso出版社出版

— 文/ 哈尔·福斯特(Hal Foster), 译/ 杜可柯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