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似乎在ISIS和PM2.5面前显得微不足道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0   浏览数:674   最后更新:2016/12/22 11:38:28 by wangxiaoer97
[楼主] wangxiaoer97 2016-12-22 11:38:28

来源:凤凰艺术



“艺术”在ISIS和PM2.5面前

19日晚,接连发生三期恐怖袭击事件:据德国媒体报道,一辆货车19日晚冲入柏林市西部城区繁华地带一个圣诞市场的人行道,造成至少9人死亡,现场至少有50名伤者;瑞士苏黎世警方证实,一名枪手19日潜入瑞士最大城市苏黎世市中心一座清真寺内,并随机向正在进行祈祷的人群开枪,造成至少3人受伤;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出席一个活动时遭枪击,因枪伤严重不幸身亡。


据报道,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遭枪击时,正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出席一个摄影展览,现成遭枪击受伤的还有其他人。此前一天,土耳其出现抗议示威,抗议俄罗斯对叙利亚的军事干预。而近日,从16号开始,中国中东部多地遭遇今冬最大范围的雾、霾天气,最严重时段将出现今日夜间至21日,中央气象台已连续多次发布霾橙色预警和大雾黄色预警。而面对这种种世界的大迹象,“艺术”似乎在ISIS和PM2.5面前显得微不足道。以下“凤凰艺术”透过这些景象,让我我们感受一下它们给艺术带来的影响和迫害。


▲ 2016重大恐怖袭击事件盘点


▲ 德国:尼斯恐袭重演 柏林温馨圣诞集市成死亡之门!

▲ 瑞士:清真寺变浴血场!

▲ 雾霾地域趋势图


▲ 天安门雾霾前和雾霾后的比对


▲ 故宫在雾霾前与雾霾后比对


12月19日深夜,人们习惯看到的“雾霾天”渐渐升起,似乎在这种习以为常中,人们更多地是对明日晨阳的期待。时至23:00点,朋友圈瞬间被一则关于“从今晚开始,中国将遭遇史上最严重霾伏”的“心痛”消息,浸染整个朋友圈。果不其然,其中记录了:保定的PM2.5数值突破550,石家庄超过630,邯郸高达700,截止到18日上午,霾天气影响区域已达142万平方公里,其中北京东南部、天津、河北中南部、陕西关中和河南北部等地出现重度霾,约15万平方公里,可谓一片“雾霾”的汪洋大海。


▲ 圆明园雾霾前与雾霾后比对


▲ 华表雾霾前与雾霾后比对


▲ 望京soho雾霾前与雾霾后比对


当我们以一种同感、共鸣、危机的心态去搜索“雾霾”的城市景观时,看到的是另一种风景残象,当然势必有很多人会以一种“很艺术”的玩酷审美去定义它,但我们也相信,如果“雾霾”是一种艺术材料,想必没有哪个艺术家会酷爱它,因为无论它多么艺术,你都逃脱不掉你是一个“人”本身的前提,从而难以接受“霾”的自我残害,伤及家人、世界、人类。更何况那些被淹没在雾霾中曾被定义为“带着艺术气息”或“或多或少渗透着悠久艺术文化”的人类景观、建筑、公共雕塑等,你会感受到多少美感?反而雾霾作为一种有着灰度层次的材料,让这些艺术化、精神化后的城市文化,瞬间变得微不足道,奄奄一息,更何况它自身还带着一种毒性物质。





▲ 雾霾中的景观


北京这座城市,处处都矗立着渗透文化气息的景观,如天安门、故宫、天坛、长城等附带着传统文化和时代征战的精神力量的建筑,以及代表着中国在世界当代文明中重要地位的象征性建筑:鸟巢等公共景观。但当雾霾来袭时,它们自身散发出的时代气质和艺术气质黯然失色,甚至2008年北京奥运会“烟花大脚印”的再次点燃,也将会迷失在厚厚的雾霾中。我们不禁感慨:时代造就了当代,而当代又在处处威胁着时代的呼吸。或许在我们所看到的景观反差中,能进一步警醒我们自身应该怎么去做,以此来保护最单薄的“自己”。





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出席一个摄影展览时遭枪击身亡

枪手麦夫柳特•迈尔特•阿特林塔斯

枪手麦夫柳特•迈尔特•阿特林塔斯被警方击毙


当我们还沉浸在20日清晨未见到晨阳时,另一则如“重度雾霾”一样惨重的国际新闻爆出: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出席一个摄影展览时遭枪击身亡,而展览的名字叫“土耳其人眼中的俄罗斯”。这名枪手为一名伊斯兰激进分子!名叫麦夫柳特•迈尔特•阿特林塔斯,出生于1994年!毕业于伊兹梅尔警察学校!隶属于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防暴警察部队。似乎这起事件如“土耳其眼中的俄罗斯”这个展览一样富有戏剧性,并且这场戏以前日“土耳其出现抗议示威,抗议俄罗斯对叙利亚的军事干预”作为前戏,并且这种戏剧般的讽刺意味,与案发现场的排演情景并无落差,这名伊斯兰激进分子还用阿拉伯语高喊着:“真主至上!”“别忘了阿勒颇,别忘了叙利亚!”“我们曾发誓殉难而死,这是对叙利亚和阿勒颇的报复!在他们得到安宁之前,你们休想得到安宁。退后!只有死亡能带我离开这里!”


哈立德-阿萨德


▲ 被恐怖袭击后的帕尔米拉古城


面对这场被俄罗斯定性为“恐怖事件”,而意图去破坏俄土关系改善和正常化的政治挑衅。令人感到残忍的是,没人会去欣赏这场蓄谋已久的戏剧的艺术性,而最终只是聚焦于它的真实结果上“恐怖事件——死亡”,这里并不被人关注的摄影展更像是一个舞台,艺术再一次惨遭愚弄、迫害。这不禁让人想起,在2015年11月左右,网上关于83岁的叙利亚考古学家哈立德-阿萨德,用生命守住了帕尔米拉古城文物的下落,所发表的文章“艺术的归艺术,不要被ISIS换成夺命武器!”——ISIS的极端分子为了盗取帕尔米拉博物馆中的艺术品,用来资助他们的战争开销,将这位叙利亚考古泰斗的遗体挂在了帕尔米拉市的一个红绿灯上,也将自己钉在了人类文明的耻辱柱上。对此,法国政府还宣布埃菲尔铁塔和卢浮宫将无限期关闭,对于艺术爱好者和游客来说,这是一件憾事。


▲ 俄罗斯就俄大使在土耳其遇刺事件作出回应

▲ 普京发表声明


似乎与艺术产生丝毫关联的“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被杀事件”,在恐怖与政治面前,艺术显得轻如鸿毛、微不足道,尽管被鲜血所玷染,但它所呼吁的精神信仰、人性的启发,在ISIS面前只代表着信仰的从属关系,宗教的身份差别,乃至世界的政治阵营,我们真正所渴望的是像普京所表示的“加强打击恐怖主义的力度”,是真正鉴于像艺术的本源能带给我们的时代精神和人性共鸣。


徐冰作品《何处惹尘埃?》在英国威尔士国家博物馆展出

Goin以“spray for paris”标题创作的插画

▲艺术家以“spray for paris”创作的涂鸦


▲ 法国儿童用绘画表达和平


尽管艺术在这种恐怖袭击(ISIS)面前显得微不足道,但是艺术还是在尽自己微不足道的努力和反抗。如:2014年9月,在“9·11”事件发生13年后,美国“9·11”国家纪念博物馆正式向公众开放建筑师卡尔·克雷布斯(Carl Krebs)与戴维斯·布罗迪·邦德建筑事务所的史蒂芬·戴维斯(Steven Davis)一起设计了该博物馆;亲历了“9·11”恐怖袭击的艺术家徐冰,他用从灾难现场收集来的灰尘创作了装置作品《何处惹尘埃?》;街头艺术家Goin以“spray for paris”标题在他的社交网络上以《自由引导人民》中的缪斯女神为背景原型创作了一系列插画作品;法国的孩子们也用艺术表达着强力的和平精神。而这些微不足道的艺术行动,是人们对人类美好生命的一种想望。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2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