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如我们所知
发起人:artforum精选  回复数:0   浏览数:273   最后更新:2016/12/10 17:56:30 by artforum精选
[楼主] artforum精选 2016-12-10 17:56:30

来源:artforum


金色黎明集会温泉关希腊,201693. 摄影: Nicolas Koutsokostas/ Corbis/Getty Images.



我们知道我们可能因此掉下悬崖但是管他呢这些事情和我的生活之惨淡相比算什么就让我们搞砸吧看看会剩下来什么。”这话听起来像是特朗普和脱欧支持者的动机说明然而这是一种末世民粹主义:“我们知道这样做会带来经济崩溃政治危机甚至核战争然而至少好过我们目前正在承受的侮辱和无能感。”

我们对过去一年的时间感到震惊尤其是英国脱欧日益强大的欧洲新法西斯党派土耳其民主的消逝以及特朗普的崛起——与此同时我们需要找一个使这些事件自圆其说的框架我们尤其需要理解特朗普来理解白人的工人和中低层阶级人口在过去四分之一世纪里何以如此剧烈地在经济和文化上被排挤而他们日益增加的不满何以被动员为排外心理和种族主义然而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无能(impotence)——被排挤被重新规划被不合适地重新命名——发生效用的程度我有意想要通过无能这个词来既提出一种政治无力感也描述一种社会经济的阉割政治无力感来自于民主的败坏而阉割则指向长久以来一直与白人男性阶级连在一起的期待与权力

今天美国的性别政治已经裂开在性暴力仇视女性以及妇女在经济政治社会上遭遇的持续不平等都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发酵这种爆裂并不是希拉里或者特朗普造成的但是这两人各自的竞选阵营都是这种性别问题爆裂的现场并生发出一些非常可观的反响诸如梅根·凯莉(Megyn Kelly)那强健的企业女性主义第五波女性主义正在发生与其肩并肩的是以不同武器来处理性别议题的酷儿和跨性别运动以及黑人命也是命和移民权利运动这些都体现出女性抗争的不同维度为了生命归属平等地位抗争这些都振奋人心无论对于人类还是为非人类世界都打开了新的意义和可能性不仅仅是希拉里的总统竞选这所有的一切都自然地加重了白人男性被阉割的暴怒我们也可以在英国围绕脱欧或者在更广泛的欧洲举出类似的例子

然而重要的是我们不仅需要关注新法西斯白人民族主义党派比如法国的国家前线和希腊的金色黎明虽然现实具有这种维度让人恐慌但是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我们所见的种族主义和排外心理在此刻以这种特定的新法西斯主义形式显现而不是其他更加温和的形式这些新的右翼运动不仅仅是种族歧视他们还否定了更广泛更经典的民主政治原则无论是自由派的还是激进派的原则除此之外他们追求以一个强大的权威主义国家取而代之我们目前所见的并不是流行的主权国家对于包容平等自由的呼吁我们所见的是大型的谋害压迫对法律平等公民自由以及普世包容的蔑视我们所见的是对民主基本原则深层的大规模的拒斥这就是新自由主义在过去四十年所打造的状况——一种广泛的深层的对民主的拒斥不仅仅是对社会民主还对政治民主

在美国总统竞选中新自由主义的其他方面也体现出来是的一个像特朗普这样的人能够成为共和党候选人的确不可思议看看他那桀骜不羁的自恋反社会人格倾向以及荒诞的自吹自擂然而对于2016年来说并非不可思议的是一个富有的房地产开发商把他的商业小聪明和商业性成功当作总统竞选的资格这便是政治生活和政治意义转化为市场和经济意义的典范撇开人格问题不谈特朗普这次打的牌是将自己宣传为一个商人——暗示着他能够为行政办公室带来他在做交易时在竞争中打败对方的能力他无意展示对宪法的熟识也从未承诺他会代表人民执行法律或者与国会紧密合作他在商业和娱乐业中的成就顺利成为了他当选总统的理由这一点完全符合新自由主义对民主的侵袭

然而过去的一两年中还有其他前所未有的维度贾斯汀·特鲁多在加拿大出现伯尼·桑德斯在美国出现杰瑞米·科宾在英国的出现还有希腊的激进左翼(SYRIZA)、西班牙的我们可以(Podemos)愤怒者运动(the Indignados)。我们原本关注诸如占领的运动因为我们或多或少放弃了党派政治——早就放弃了美国的民主党政治和英国的工党政治但是现在我们有理由重新考虑了上面提到的这些党派非常清晰地明白新自由主义作为一种社会政治经济体制已经崩塌了而且它本身即是残酷且不稳定的我从中看到了希望当然一旦这些党派当权了他们必须要面对国际金融规则这时左派当政将会举步维艰尤其是当财政势力想要弄垮政府时这一点问问激进左翼就知道

伯尼·桑德斯支持者集会旧金山,201666.摄影:Andrew Burton/Getty Images.



而对于美国来说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希拉里当选民主党中的左派和主流都应该重新思考如何去面对数以万计被特朗普赢得了芳心的美国民众左派已经基本上放弃了工人阶层的组织工作这意味着工人阶层被扔到了福克斯新闻那里也被留在了自己的痛苦里这便是反革命或者法西斯主义形成的配方如果希拉里进了白宫我们的任务也是去重新投资公共教育监狱去私有化降低黑人入狱率以及首要的是鞭策银行和企业换句话说我们的任务既是连结被深度异化并且往往极度愤怒的工人阶级同时也要开启新的方法去思考公正民主以及政治行动我们的任务是去曝光并替代新自由主义的自我合理化这种合理化在过去三十五年掌控了所有的政策是时候将我们所拥有的化为行动了同时需要明白我们处境之严峻这里我们不可以无视新自由主义中的”,比如说我们需要区分商品对日常生活的殖民——这是传统自由派资本主义的特点——与当代经济度量价值在人类主体的存在和构建中的全面渗透尤其是民主的败坏以及市场价值的公义今天我们身处于一种完全不同的斗争中斗争的对象是我们所可以居住的世界的构成元素我们要抛弃旧左派的资本批判想象

目前的图景中有一些新的特征同样使我震惊我认为我们需要对此有所考虑才可能在斯图亚特·霍尔说的我们当前的结点上有效地工作首先我们显然处于民族国家时代和接下来一个时期的过渡期我们还未能摆脱民族国家的形式但是它的权力和意义开始衰退全球化意味着民族国家对于自己的经济和政治生活有着越来越少的掌控权它们的同质性也越来越少因此它们无法在本土保存文化和政治身份比如保持法国性美国性等等一些刚兴起的新法西斯主义运动正在对此作出回应因此如今我们陷入两难了一方面你无法思考或实践全球性归属——全球对我们来说太大太多元太未知了另一方面从一种反动的层面来说国家归属几乎难免沦为民族主义倾向虽然它有时候可能成为激进的民主诉求平台诸如希腊的情况这种困境将绘塑我们的现在和未来

第二个特点与当代人口中巨大的跨国家运动相关无论是被迫转移还是主动迁徙世界上移民的人数是前所未有的于是不同的文化宗教性别范式都来到了一起这种异质性迫使那些仍然在乎民主的人思考在没有统一的范式下我们如何共同生活如何共同自我治理——并非以民族或主权国家的方式这里的问题不是构想我们如何作为拥有不同历史和归属的人来共同生活而是决定我们如何想象共同自我管理——作为共同的民主主义者而不去改变那些因为不同历史和归属所而产生的范式

最后我前面提到了一个现象金融资本它持续地在统治世界除非我们找到一个办法让这个妖怪重新回到瓶子里我们口中一切关于社会主义或者民主主义或者无政府主义或者共产主义的未来都不在点子上而使妖怪回到瓶里的任务并非小事而是关乎如何使原子不裂变如何在一个能够制造出核武器的世界里消灭核武器以及如何在一个如今谙熟通过资产金融化通过信用和债务来生产出无穷无尽财富的世界消灭这些诡计并构建出对地球和地球上的生物来说更加可持续的经济这些都不是不可能而是非常接近了为了到达那里我们必须充满想象而不是一味地说教我们必须不仅仅看见当下的潮流不仅仅着眼于过去左派思想中对市场和技术提供解决方案的期盼我们必须富有发明性创造力开放多元谦逊我们必须致力于非愚昧(non-stupidity)。

——采访:Elizabeth Schambelan,20161027

温迪·布朗(Wendy Brown)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政治学教授她最近的著作为消除人民新自由主义的秘密革命》(ZONE BOOKS,2015)。


— 文/ 温迪·布朗 | Wendy Brown, 译/ 张涵露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