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鼎:只有人们对实在一无所知的时候才有可能无限地接近它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242   最后更新:2016/12/06 20:13:34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16-12-06 20:13:34

来源:瑞象馆 文:健文


初识吴鼎是两年前,合作瑞象馆带到连州的项目《摄影与写作》,那时吴鼎在准备“实在的维度”。这次在民生美术馆看到的“极限的节奏I”从名称上看起来像是从“前传”过渡到了“正传”,并且,正传才刚刚开始。如果时机成熟,将来会有“II”,“III”,直到组成一个完整的“极限的节奏”项目展览。

一种偶然的内容和一种必然的形式,四频录像截图

An occasional content and a form of necessity, screen-shot of four-channel videos


民生现代美术馆的项目展厅大约有170平米,四四方方。在其中一面稍窄的墙前方,竖立着4x9共36台液晶屏幕,它们累计在一起,从正面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接缝的。屏幕上只出现了一种物体:喇叭。然而真正的声音并不是从这些喇叭中发出,而是来自艺术家的后期声音制作,从展厅的音箱当中发出。视频里的声音与正对着的墙纸上展现的移动工作架所在的停机坪相呼应,并非是使用实地录音的方式采集,这些听起来若轰鸣,若摩擦,若气旋,若耳畔生风的声音,完全是艺术家杜撰的宇宙之音。也许正如艺术家给这件视频所起的名字,“只有人们对实在一无所知的时候才有可能无限的接近它”。无法证实,亦无法证伪,你因此可以相信它真实存在,作品给听者,给观众以选择的自由。


横向移动之后的关联循环(左)

After the lateral movement of the associated loop (left)


无论是对“实在”还是“极限”这些词语的频繁利用,吴鼎总像是一位哲学上的实在论者,他相信有不变的东西潜藏于表象之后。而他的作品表面上以语言逼近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实情未必是要告诉观者任何对于该问题的答案。“真实的节奏不是来自于精确的序列器”,“作为形式游牧主义的永恒转码”,“加速,从一个极点开始”,“反向并趋向于单一”……这些句子都可以视作“人们言说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如其所示”这一句话、一件作品的分型。吴鼎在展览中使用了英语,我在这里使用它们的中文翻译,而上一回在“实在的维度”展览中吴鼎尝试过更具箴言感的拉丁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语言试图以真理的代言的方式出现,既然艺术家相信真理的存在并决定以自己的方式将之表达,语言与艺术家/作品之间应该有代言人之争。


人们言说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如其所示 012

People describe the world, but the world as it is 012


访谈


问 = 健文

答 = 吴鼎


:墙面上没有caption(作品信息)?

:我不喜欢用caption。


:但每件作品是有它的名字的吧?

:有的


:这个视频的长度是多长?我觉得我们已经在这里(民生现代美术馆)看到了三遍?

:14分57秒。我们在这里半个多小时,大约看过两遍多一点。其中有两个镜头里的用色都是红与蓝但其中只有一个是整个视频的开端


只有人们对上帝一无所知的时候才有可能无限的接近他

Only when people are ignorant about the God can they reach him as infinitely close as possible


:这些背景色是怎么调的?

:用的Arri新款的电影灯在空间把这些颜色铺出来。


:拍摄时总共用了多少灯?

:没有具体计算,因为预算很紧张,就是够用。


:视频中一共有多少个喇叭?

:前后一共动用了17个。


:有多少人参与了这个视频的拍摄?

:为了拍摄这个视频,租过好几个摄影棚,最大的摄影棚有1000平米。小团队最主要是摄影、灯光、后勤三个部门,有时一个人身兼多个部分。


:用小液晶屏组合在一起展示,与用一个大液晶屏的区别是什么?

:最大的区别就是尺寸自定义,按50*50的模块矩阵成自己想要的尺寸。


展览现场,用小液晶屏叠加而成的液晶屏幕(摄影/ 健文)


:你从做录像艺术到现在有多久了?

:我2004年毕业,学的是雕塑,但几乎一毕业就没有做雕塑的事情了。但是从现在的作品来看,还是有那时候的学习留下的痕迹吧?我是觉得人任何时候的经历都一定会影响到后来的观念和状态的。我从2010年开始尝试做录像,到现在大约六年。


:除了录像艺术作品以外,你拍不拍纪录片或电影项目?

:有想法,但现在还没完全准备好。


:为何你还要读研究生?

:还是需要回下炉,哈哈哈。


:我记得两年前访问你的时候,你说创作的同时还需要教书,现在还在教吗?

:现在教书这块有点顾不过来了,不过有机会的话还是愿意参与教学的。


:你的硕士毕业论文的题目会是什么?

:内在的美学,这个开题的时候被卡了,要换,哈哈哈。


展览现场(摄影/ 健文)

垂直移动之后的关联循环(右)

After the vertical movement of the associated loop (right)


关于艺术家


吴鼎,生于1982年,工作生活于上海。近期的展览包括《We》K11美术馆(2016),《非形象》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2015),《Art Basel HK Film Sector》(2016),《Moving Image Istanbul》(2015)等。


相关展览



动力场青年艺术家项目:吴鼎

极限的节奏I

展期:2016年11月10日-12月9日
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淮海西路570号红坊F座)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