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志杰:真正强大的意志,总是期待遭遇同样强大的意志
发起人:天花板  回复数:0   浏览数:830   最后更新:2016/11/11 21:29:14 by 天花板
[楼主] 天花板 2016-11-11 21:29:14

来源:邱志杰工作室


 王莹、赵爽、裴玉林等一群实验艺术学院的研一学生在798周边的红鹤广告公司搞事儿。事情是:同一批作品,连续七天搞出七个开幕式。由七个策展人分别给这些作品七套不同的阐释,给予七个不同的展览标题,使得同一些作品称为七个截然不同的展览。

  七这个数字有来头。七是金木水火土五行加上日月的一个星期的天数,我尚未看到七个策展人们所提出的说法,但希望能有覆盖全部世界元素的阔达。七也是创世纪所需要的天数。而这个每天都是开幕式的行动,比神多工作了一天。因此,这个策展/创作/行动,注定地是关于创造力的议题的。

  曾几何时——大约是在1990年代后期,艺术节流行起一种说法,说如今的艺术时代是“策展人的时代”。这个说法大体上隐含一些判断:

1.

今天的艺术史主要是展览史,人们主要是在展览这种社会活动中遇见艺术,而不是在庙会上、雅集中,或自己的扇子上。

2.

因此,首先得进入展览,才有机会进入艺术史,才有机会实现艺术的使用功能。

3.

因此,组织展览的人——“策展人”,是你能否接触到艺术的受用者的机会的管理者,因此他/她拥有了某种权力。

4.

策展人行使他/她的权力的主要方式是:

提名艺术家决定他是否参展;

决定把他摆放在展厅中重要或不重要的位置;

有时策展人有权决定是否分配较高的经费来实施这件或那件作品;

通过画册文章、展厅标签等写作方式对参展作品进行评论,将其说成较重要或对其进行忽略;

通过自己的媒体表态或安排媒体推广活动和教育活动等,影响不同的参展艺术家的媒体曝光率,从而影响艺术家的成名。

《7天都是开幕式》布展中


  这套说法中建立起来的策展人形象是颐指气使的牛逼哄哄的,简直就像那些潜规则女演员的制片人或导演一样邪恶。的确,经常有人把一个展览称之为策展人的作品,而把艺术家的作品视为策展大厨的材料,或者策展意志的注脚。

  在一些策展人为此得意洋洋的时候,也开始有一批艺术家对此产生警觉。他们因此提出关于“策展暴力”的说法。也就是说:我们要警惕策展人运用他的权力,从给予展出机会、进行阐释等各层面,扭曲艺术家的意志,破坏艺术家作品的完整性。反抗策展暴力的冲动,很容易导致一种反策展行动,那就是废除策展主题和策展人。

  这种行动注定要陷入悖论。因为废除展览主题及其相关阐释,用《无题》作为展览标题,人们所能用来判断一个展览值不值得花时间战胜堵车和忙碌去访问的原因,只能依赖参展艺术家的名气和对其过往作品的印象了。而废除策展人作为名号,并不能废除展览的排除机制,也就是说,那些艺术家可以再次展出那些艺术家不能在此展出,不再是建立在一个讲得出道理的说法基础上,事实上经常沦为以人际关系的亲疏作为取舍依据,展览因此成为熟悉的艺术家之间的某种节日团拜。或者,干脆就导致官员或画廊老板成为策展人。

  其实,展览本不是艺术受用的唯一方式,人类数万年的艺术史中,展览的历史是很晚近才开始。甚至在今天,展览也不是唯一的方式。在这个视野中,在所谓“策展人时代”的话语中,策展人的权力无疑是被夸大了。权力是发生在具体的个体与个体之间的。事实上,当年轻策展人们战战兢兢地去邀请大牌艺术家参展的时候,他甚至会为了把大艺术家搞进参展名单而修正自己的策展论述。权力绝不凝固在任何一种分工中。策展人也经常是吃闭门羹的,惨淡经营的,推销思想而口干舌燥的,惶惶如丧家之犬的苦逼策展民工。策展人有时是非常需要帮助的。把策展的贡献和艺术家的贡献,不是描述成合作、互补与双赢,而是描述成权力斗争,有可能出于被害妄想。

  多年来我有时作为策展人与艺术家合作,有时作为艺术家与策展人合作。我的结论是:越是强大的、有经验的、自信的艺术家,越是从容地欢迎“强策展”或“策展暴力”。他们喜欢合作的是那些拥有奇思妙想甚至为展览设定了不同寻常的游戏规则的策展人。而更经常对一些不关痛痒的可有可无的“弱策展”论述无动于衷。他们更好奇,更准备接受任何意外的、甚至是越强硬越好的策展暴力,限制和规则每次都能激发他们的创造力。作为策展人和这样的艺术家工作是非常幸福的。




《7天都是开幕式》布展中


  王莹他们的行动正是在这样一个关于策展权力的语境中展开的。他们貌似构造了一个超级强策展模式。仅仅通过赋予标题、进行阐释、轻微地改变作品的位置,就必须完成对作品的重新使用。这几乎是对策展人的创造力的最严酷的考验。我不知道他们是否通过抓阄来确定谁先下手进行这个策展挑战。我对最后一个出手的人充满同情和敬意。但是,我想结果可能是反向的,就是在这样一次次地叠加上去的策展动作中,一次次赋予标题,一次次披褂阐释,阐释将从作品上滑落下来。作品与阐释和策展的关系很可能最终断裂,从而独立出来。那么,作品有没有可能存在着一种不受策展论述所污染的自有的、独立的文本含义呢?新批评曾经图央图森破地相信存在着这样一种东西。但这么做又果真足于论证策展的无效吗?我们尚不清楚,这群“策展人”与“作品”的提供者是否完全一致,但可以期待的是,经过这样一次极端的强策展洗礼,这些青年艺术家对于作品和策展论述的关系,应该有更从容的理解。

  据他们说,这个事件的缘由,起于很多展览似乎为开幕式而存在。因此一开始它带有某种戏仿的意味。如果是戏仿,那么它所呈现的是艺术体制,特别是“策展人时代”这样的恐吓性的话语对于青年艺术家的压迫,以及它所引发的质疑。但是事情推进到这一步,已经远远超出了戏仿。在离红鹤空间只有50米的民生美术馆,正在展览《后感性:恐惧与意志》。十几年前,后感性一代的艺术家曾经癫狂地榨取过极端的策展实验的能量,从而战胜心中的恐惧。今天,这一问题以新的方式,重新被提出来。

  策展人是需要强大意志的工种,正如艺术家是需要强大意志的工种,真正强大的意志,总是期待遭遇同样强大的意志。


邱志杰

2016.11.0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预告 | 7天都是开幕式

主办:红鹤集团灰度空间

Organizator:Flamingo Communication Group Gray Gallery


顾问:邱志杰

Adviser:Qiu Zhijie


策展人:裴玉林 Elena Burtseva 黄成 徐梓宸&迟世林 杨琪磊 范学超 曾越

Curator:Pei Yulin /Elena Burtseva/ Huang Cheng /Xu Zhichen & Chi Shilin/ Yang Qilei / Fan  Xuechao/Zeng Yue


策展助理:王莹 蒋春林 迟世林

Assistant Curator: Wang Ying/Jiang Chunlin/Chi Shilin


开幕时间:2016年11月12日-11月18日 每天15:00-18:00

Dates: November 12, 2016-November 18, 2016 Everyday 15:00-18:00


展览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北路9号恒通国际创新园C8F(民生美术馆后面)

Venue:Beijing City, Chaoyang District Road No. 9 Jiuxianqiao Universal Creative Park C8F


艺术家:成思远迟世林范学超高祥瑞郭潞鸣黄成蒋春林廖雯刘嘉颖龙盼罗爽  裴玉林王莹王媛媛雯静  徐梓宸杨琪磊Elena Burtseva赵爽  曾越

Artists:Cheng Siyuan / Chi Shilin / Fan Xuechao / Gao Xiangrui / Guo Luming / Huang Cheng/ Jiang Chunlin / Liao Wen / Liu Jiaying / Long Pan / Luo Shuang / Pei Yulin / Wang Ying / Wang Yuanyuan / Wen Jing / Xu Zichen / Yang Qilei / Elena Burtseva / Zhao Shuang / Zeng Yue


海报设计:赵爽

Poster Design: Zhao Shuang

邀请函设计:郭潞鸣

Invitation Design:Guo Luming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