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月亮“料理”你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415   最后更新:2016/11/03 13:51:47 by 无厘头
[楼主] 无厘头 2016-11-03 13:51:47

来源:艺术世界


月食】项目是“想象力学实验室”的众多项目之一。 2013 年 9 月启动至今,每月 20 号举办品尝活动,邀请两位(组)不同领域的创作者为主厨,创制史无前例的菜品,邀请 20 位来宾品尝。

第 27 期“月食”:徐震,《恐龙三吃·烧烤恐龙》

第 27 期“月食”:徐震,《恐龙三吃·龙鞭汤》

第 27 期“月食”:徐震,《恐龙三吃·恐龙灭绝》

第 27 期“月食”:徐震,《民工一:塞牙三丝》

第 34 期“月食”:王志昂,饮料《互相伤害》,柠檬水、LED 灯

第 34 期“月食”:蓝梓雁,甜食《咬指头》,狗毛膏、明列子、固态蜜、砂糖、手指翻模

第 34 期“月食”:吴珏辉,甜食《器官果冻》,耳朵-活体细胞 3D 打印,果冻明胶

第 34 期“月食”:吴珏辉,水果《USB 水果》,USB 接口、凤梨、香蕉、西瓜、苹果、桃子

第 34 期“月食”:罗航,《卵》,藕粉汤圆、食用色素、肠衣

第 21 期“月食”:石可,《矮油》

第 32 期“月食”:胡沁迪,《洄游》



/ 访谈 /


张如愚,脑洞青年,平常并不做菜,对传统美食有免疫,倒是对前所未见的黑暗料理感兴趣,目前是想象力学实验室“月食”项目负责人。


ArtWorld:“月食”项目是如何提出的?为什么觉得它能成为一个延续性的项目?目前分别有多少位主厨、食客、月食助手参与过“月食”项目?

张如愚:为了便于大家交流,一开始我们想到的是做茶馆,但是感觉没有精力对付这样的事儿,所以想到了“月食”,这个主题可以让不同领域的人方便地开口交流。我们觉得交流是这个项目中必须的,同时也希望借此能为想象力的滋生提供平台。当然,“月食”只是想象力学实验室众多项目的其中一个,除了“月食”,我们还有“课堂” “8 赫兹” “感官造物机” “不日归” “茶部” “印—度版画”等项目,这些项目都充分体现了我们一直提倡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一开始,大家也没想过“月食”能够延续到今日,因为它最初只是一个实验,我们觉得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但没想到这个项目非常受欢迎,是大家的想象力使它成为一个延续性的项目。2013 年的 9 月,我们推出第 1 期“月食”活动。之后的每月 20 日,我们邀请位(组)有想象力的人担当主厨,为 20 位贵客制作 16 道菜品。到现在,月食已举办了 35 期活动,参与过活动的主厨超过 100 人,宾客超过 800 人次,志愿者超过 150 位。

ArtWorld:烹饪是一门千变万化的艺术,而由(广义的)艺术家来创造菜肴肯定会产生出更多令人意外的成果,“月食”厨房作为一个生产食物的空间也要不断应对难以预测的菜式做法。那么,“月食”厨房目前的配置是怎样的?有多大面积?设备更偏向中式厨房还是西式厨房?

张如愚:“月食”厨房大约有 35 平方米,设置了两列操作台。因为厨房需要应对各式的菜肴,每位(组)参加的主厨能使用一台煤气灶和一台电磁炉,两位(组)主厨可分享冰箱、两台烤炉、微波炉、电砂锅、电饭煲、电炖锅、电蒸锅、搅拌榨汁机、料理机、电动打蛋器等设备。

ArtWorld:“月食”原则、目标和工作方式非常简洁,两位(组)主厨为 20 位食客创作 16 道菜品,只要保证前所未有和不引人感官不适即可,最初几期就是这样规定的吗?有没有做出过什么调整?

张如愚:“月食”从第 1 期到现在,一直遵循这两条原则:

1.追求从未听说、从未见过的设计。

2.不能引起人的感官不适。

ArtWorld:每期“月食”活动会邀请两位(组)主厨,两位(组)主厨之间是否会提前沟通,以求菜品相互搭配?“月食”主办方对主厨提交的菜品方案有权进行调整吗?

张如愚:早期的“月食”活动,两组主厨轮流上菜,交流不多,各自做好自己的 8 道菜品。到后来,主厨们会先在微信群里向对方公布 8 道菜的主题或是菜品名,但不透露具体内容。到 20 号当天,菜品才在厨房正式亮相。期间,想象力学实验室会向主厨重申“月食”的两条原则。

ArtWorld:餐具、摆盘、吃法是否也包括在主厨需要提交的方案中?想象力学实验室会提供建议和协助吗?

张如愚:用什么工具、怎么吃,都是需要在方案中明确。想象力学实验室也会提供建议和协助,以保证食用安全。

ArtWorld:参加“月食”的主厨通常需要到“月食”厨房提前进行菜品试做吗?如果试做失败会怎么办?

张如愚:是否来试做,情况因人而异。有的主厨会提前来厨房试做,有的主厨在家试做小样,甚至做好半成品来月食“厨房”配制。至于第二个问题,要看你怎么界定“失败”了。

ArtWorld:目前已完成的“月食”活动,哪一次菜品是成本价格最高的?“月食”的主办方会对每次活动的经费上限进行控制吗?

张如愚:只要“食谱”方案过硬,符合“月食”规则,想象力学实验室一般都能接受。

ArtWorld:哪一期“月食”活动是实现起来难度最高的?

张如愚:每一期"月食"都有它的难度,没有最难只有更难。

ArtWorld:以往 30 多期的活动中,有没有哪次现场活动出现意外情况?

张如愚:出现意外情况的可能会有些不速之客前来试吃,而席位已满。

ArtWorld:“月食”的食客来自哪里?有没有什么固定食客吗?食客是否能近距离观摩菜品的诞生过程?

张如愚:“月食”的食客有之前参与过的主厨、志愿者或公司的客人、朋友等,没有固定食客。“月食”厨房是全透明的,来宾们可全程观看主厨们忙碌的制作过程。为了保证菜品的卫生,厨房不允许客人进入,但有些菜品或主厨魅力太大,客人会忍不住偷偷溜进厨房近距离观看。

ArtWorld:为何要将每次“月食”活动的出菜和结束时间限制在 2 个小时内,主厨和食客们喜欢这种严格的限定吗?通常人们喜欢更自由、更任性地吃。

张如愚:活动会尽量控制在 2 个小时左右,主要是考虑每月 20 号不一定是周末,持续时间太长会让下班赶来的食客“吃”得太疲倦。

ArtWorld:无法亲自来到“月食”厨房的网友只能通过“月食”在微信上发布现场花絮照和成品图来想象菜品的口味。从最初几期活动,“月食”项目就开始保存和展示现场品尝的食客们的评价、反馈、再创造,为什么你们觉得需要记录主厨、食客之间的交流互动?厨房,除了生产食物这一最基本的功能,你们认为它还可以是一个怎样的场所?

张如愚: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太快,每个人各自闷头吃饭,甚至用餐时间还在使用手机,没有多余的时间留给餐桌上的菜品。我们希望把桌上的食物做得比手机更有吸引力,让来自不同领域的宾客为此琢磨、讨论、“吐槽”……碰撞出新的火花。所以,我们眼中的厨房不止生产食物,它还是一个滋生想象力的场所。

ArtWorld:对想象力学实验室或参与“月食”项目的主厨来说,“月食”的菜品和以食物来制作的艺术作品有何区别?“月食”的品尝活动和当代艺术中邀请观众加入参与的现场表演有何区别?或者说是否有区别根本无所谓?


张如愚:“月食”邀请的主厨们来自不同的领域,有艺术家、建筑师、诗人、摄影师、音乐爱好者等不同背景,他们用各自的想象力来制作“月食”菜品,食物变成了他们创作时使用的媒介。我们认为“月食”有很大的包容性,无需刻意区别它与当代艺术的同与不同。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