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对抗审查 | 北京林冠基金会的新展绕道香港呈现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1   浏览数:867   最后更新:2016/10/05 22:03:08 by guest
[楼主] 欧卖疙瘩 2016-10-05 21:49:28

来源:选择Choices


9月16日,原本要在林冠基金会开幕的双个展“Christian Lemmerz and Norbert Tadeusz: Meat”被叫停了,基金会随即在当日邮件群发此文通知。


这段优美的文字出自一本年鉴未经发表的前言,发现于加布里尔·明斯特与奥古斯特·麦克的遗产中。作者是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 与弗朗兹·马克(Franz Marc)


“对于我们的情况,也许无需赘言,国际化的原则是唯一可行的原则。如今必须强调的是,单个的国家是整体的创造者之一,但绝不能单独被看作一个整体。国家的因素就如同个人的因素,会自动反映在每件伟大的创作中。而在最终的结果里却是不重要的。这种被称之为艺术的伟大创作,无所谓边界或国籍,而只具备人性。”


在北京展览对于我们来说意义非凡。从未有一处的观众像北京的观众一样欣赏我们所做的工作。这激励着我们创造更多的展览。由我们进行审查。唯有品质才可以挂上我们的墙,我们不在乎黑猫白猫,只要它能推进极限就是好猫。随着年龄日渐增长,这些极限变得越来越难以推进了。艺术作品的品质,唯有品质才是我们审查的标准。我们努力保持始终如一。展示艺术是我们的一种特权。而要把它展示给观众则需要审查。对于你提供的食物优劣有一定标准,而同样对你所展示的艺术优劣也有标准。


在全社会中,审查却总以其他的形式存在着,并非基于质量,而是基于政治、宗教或道德观点。这在丹麦也是一样。然而,这些形式的审查也开启了自我审查的大门。自我质量审查是绝对优先的。事实上艺术家毕生都致力于提高这种质量。但对于基于政治、宗教、规范的审查,主观解释便出现了。没有公式告诉艺术家或审查者一件艺术品能不能通过审查。


纵观历史,审查与恐惧总是携手出现:艺术家恐惧自己会被丢进监狱,审查者恐惧某件艺术品会给他带来来自更高级别官员的麻烦。


当我们在北京开启空间时,我们知道情况十分不同,我们需要面对审查。我们明白我们身处异国他乡。我们来北京并非是为了宣扬任何一种政治立场,而仅仅是为了分享我们对高品质艺术的热爱,并且利用艺术作为沟通中国与西方文化的媒介。我们一直相信艺术可以引导我们对世界有更臻善的了解。艺术家可以开拓我们的眼界。他们所见的世界与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不同,我们更多成长于狭窄的视野中。艺术家坚持挑战着我们日常的事物,帮助我们的社会超越技术官僚所提倡的勤劳与单调。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照顾艺术家。他们带给我们欢乐,挑战我们的智力。他们是我们文化增长的荷尔蒙。没有他们,我们的人性会泯灭,人会变成机器。


所以当我们面对审查的重锤时该作何反应?

从一开始,我们选择在审查制度并非透明的国家进行实践,可能看似不可理喻。我们在西方会被批判不能勇敢对抗审查并且不将展览取消,展览在经过审查后仿佛是被击中羽翼的鸟。但被击中了羽翼的鸟没有死,而我们在中国热爱艺术的朋友绝不能错过一场超乎我们的质量标准的展览。我们选择挑战艺术而不是挑战审查。我们希望看到往生的诺伯特·塔丢斯(Norbert Tadeusz,1940-2011)能否展示离他缺席的图像尽可能远的东西,远离他毕生致力于的绘画。这里的图像仅仅是尺寸、白色的画框,仿佛他们被洗净,或宛如处子,准备好被诺伯特·塔丢斯惊人的笔触与激烈的色彩填充。

诺伯特·塔丢斯的作品


我们敢于强调这一展览的质量仍能满足我们的最高期待。第一印象可能不同寻常,诺伯特·塔丢斯与克里斯汀·莱默茨(Christian Lemmerz,1959 - )的相会成为了白色的狂欢,莱默茨无忧无虑的大理石中隐藏的图像使我们得到升华。塔丢斯空白画框中的完全缺席不会给观众脑海中浮现的图像强加任何限制。也许只是对空白的快乐体验与对极简主义虚无的安宁享受。也许是来自天堂或地狱的泪滴,诺伯特·塔丢斯欢快的尖叫,他终于被审查了,全部的画作都是。也许我们可以看到他的精美绘画在画框上徐徐展开,因为在2001年他被邀请并受到尊重时我们曾在中央美院他相遇,或是因为我们可以从逃过审查的一小部分素描中获得信息。在我们看来,白色的画框仿佛毕加索的格尔尼卡一样怒吼。

Christian Lemmerz, Reservoir, White Cararra marble, 340 x 90 x 90 cm, 2016,Collection of the artist.


当我们回望时会发现,只有最高质量的绘画才会被贴上“审查”的标签。1892年,爱德华·蒙克突破性的展览被关闭——其德国同事审查后宣称这并非绘画。事情从未更扩大化过。在丹麦,当代最著名的事件发生在1936年,警察没收了威廉·弗雷迪的宏伟雕塑《麻痹性感》。在丹麦警方26年的监管后,这座雕塑在60年代才被归还给艺术家。如今它成为了丹麦奥尔堡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永久收藏。


被截肢的展览被推向了一个全新而非凡的道路,通过它纯白几乎圣洁的氛围,被审查的绘画成为对艺术优越性沉默的呼唤。甚至审查本身也成为了一种艺术宣言。我们所面临的另一个巨大困境是我们完全低估了诺伯特·塔丢斯(Norbert Tadeusz)绘画会被审查的可能性。我们询问了艺术家妻子,佩特拉·莱默茨她是否可以让塔丢斯的画作可以与莱默茨的作品相会。她大方地借出了一系列绘画,让我们可以做成一个有关肉的展览,克里斯丁·莱默茨的雕塑因这些绘画获得了完美和谐的互动:肉,在我们的世界中无处不被飨用。我们向她承诺一本可爱的图录,在北京最美的展览空间之一之中的展示,以及热情的中国观众。但我们没有警告她诺伯特·塔丢斯的绘画可能不会被审查者喜欢。图录已经印刷了。只有在图录上才能看到原本的展览。非常美丽。也许是我们所做过的最好的图录。我们相信那会是一场很精彩的展览,并且会让我们大量的、忠实的中国观众满意。

诺伯特·塔丢斯的作品


但我们对那些绘画的预估出现了错误。中国文化部门认为那些绘画对中国观众来说太过暴力。我们不想让佩特拉失望,她那样期待她丈夫的绘画可以被挂在中国的墙上,与中国观众面对面。所以我们决定将这些绘画在中国审查制度有所不同的一隅进行展示。“被拒绝的绘画”展览会在星期日在香港开幕。这些绘画具有极高的品质,所以展览并不会因莱默茨的缺席而失色。他们将展示画家最好的一面。我们希望香港会欢迎它们,而中国大陆的观众可以努力前往香港观赏塔丢斯强有力的画作。但是要当心。作为绘画它们无可挑剔,但有人觉得它们太过暴力。


我们衷心希望两位艺术家故乡的某个德国机构可以承担起展示莱默茨与塔丢斯相会的任务。我们有这些雕塑,也有这些绘画,我们还有图录。就在不久以前德国艺术也遭受了这种待遇。现在不同的风气吹动着德意志帝国。同时,在2000公里以外,我们可以欢庆艺术从挑战中生还。

#后记#

·这是一篇危机公关、夹叙夹议、情理并重、引经据典之余还不忘加强自己品牌精神的新闻稿范例

·面对北京的“审查”,反观上海的境况,两种现实,道尽南北艺术生存状况

[沙发:1楼] guest 2016-10-05 22:03:08
来源:艺术香港


「被拒的画作」——当艺术遇到审查

2016年9月18日,香港沙田,冠华镜厂集团大厦。

在这个好似与世隔绝的场所

举办著一场名為「被拒的画作」的展览

高悬的天花板,空旷纯白的空间

恍惚间,仿佛置身北京的宽阔画廊

忘记自己身处在寸土寸金的香港


▍INSTALLATION VIEW OF EXHIBITION

NORBERT TADEUSZ | MEAT

THE REJECTED PAINTINGS, FAURSCHOU FOUNDATION POP-UP HONG KONG

PHOTO BY KITMIN LEE

COURTESY FAURSCHOU FOUNDATION


▍INSTALLATION VIEW OF EXHIBITION

NORBERT TADEUSZ | MEAT

THE REJECTED PAINTINGS, FAURSCHOU FOUNDATION POP-UP HONG KONG

PHOTO BY KITMIN LEE

COURTESY FAURSCHOU FOUNDATION

事实上,

「被拒的画作」

展出的是一批未能通过审查的作品

它们本应该被放置在北京的画廊裡,将德国优秀艺术家的雕塑和绘画作品展示在中国观眾面前

然而中国文化部门认為展览中的绘画对於中国观眾来说太过暴力

於是这部分被拒的作品被带到了香港——不被审查制度覆盖的一隅

我们有幸遇见了展览原定展出的全部作品

它们补全了北京展览的缺口

在丰富且充满力量的作品中,诺伯特·塔丢斯(Norbert Tadeusz)刻画了被屠宰的动物和暴露的人体

在他的画作中

生灵展示出了生命最本真的样子

那些跃然纸上充满活力的多彩描绘

来自於他对於展示和暴露的躯体的长期研究

塔丢斯深受日常印象的啟发,在作品中创造了生活叙事

而题材中加入的超现实转折,使作品愈加深刻并指向多层含义


▍INSTALLATION VIEW OF EXHIBITION

NORBERT TADEUSZ | MEAT

THE REJECTED PAINTINGS, FAURSCHOU FOUNDATION POP-UP HONG KONG

PHOTO BY KITMIN LEE

COURTESY FAURSCHOU FOUNDATION


▍INSTALLATION VIEW OF EXHIBITION

NORBERT TADEUSZ | MEAT

THE REJECTED PAINTINGS, FAURSCHOU FOUNDATION POP-UP HONG KONG

PHOTO BY KITMIN LEE

COURTESY FAURSCHOU FOUNDATION


▍INSTALLATION VIEW OF EXHIBITION

NORBERT TADEUSZ | MEAT

THE REJECTED PAINTINGS, FAURSCHOU FOUNDATION POP-UP HONG KONG

PHOTO BY KITMIN LEE

COURTESY FAURSCHOU FOUNDATION


▍INSTALLATION VIEW OF EXHIBITION

NORBERT TADEUSZ | MEAT

THE REJECTED PAINTINGS, FAURSCHOU FOUNDATION POP-UP HONG KONG

PHOTO BY KITMIN LEE

COURTESY FAURSCHOU FOUNDATION


▍INSTALLATION VIEW OF EXHIBITION

NORBERT TADEUSZ | MEAT

THE REJECTED PAINTINGS, FAURSCHOU FOUNDATION POP-UP HONG KONG

PHOTO BY KITMIN LEE

COURTESY FAURSCHOU FOUNDATION


▍INSTALLATION VIEW OF EXHIBITION

NORBERT TADEUSZ | MEAT

THE REJECTED PAINTINGS, FAURSCHOU FOUNDATION POP-UP HONG KONG

PHOTO BY KITMIN LEE

COURTESY FAURSCHOU FOUNDATION


▍INSTALLATION VIEW OF EXHIBITION

NORBERT TADEUSZ | MEAT

THE REJECTED PAINTINGS, FAURSCHOU FOUNDATION POP-UP HONG KONG

PHOTO BY KITMIN LEE

COURTESY FAURSCHOU FOUNDATION


▍INSTALLATION VIEW OF EXHIBITION

NORBERT TADEUSZ | MEAT

THE REJECTED PAINTINGS, FAURSCHOU FOUNDATION POP-UP HONG KONG

PHOTO BY KITMIN LEE

COURTESY FAURSCHOU FOUNDATION

我们在展览中有幸见到了艺术家诺伯特·塔丢斯先生遗孀

她非常期待这些作品能够在中国展出

因為这些画作有著极高的品质,展示著画家最好的一面

「被拒的画作」

不仅因為展出的作品而精彩

它曲折的展出过程

同样让它别具意义


2016年9月16日的北京


2016年9月16日 北京798艺术区

下午3点,我们如约来到位於北京798艺术区的林冠艺术基金会,参加其最新推出的德国艺术家克裡斯丁·莱默茨(Christian Lemmerz)和诺伯特·塔丢斯(NorbertTadeusz)的展览「肉」(Meat)的开幕式。

进入主展厅,我们眼前一亮:除了展厅中间摆放的几座白色雕塑,四面白色墻面上掛的作品画布上空无一物!大大小小不同尺寸的白色画布镶嵌在简约的木製画框中,与白色的雕塑一起,将整个空间映衬得异常纯白。「我想你们今天到这裡看到的是一个与预期不一样的展览。实际上,我们的预期也是不一样的。就在我们準备把塔丢斯的画作船运到北京来的时候,我们被告知所有塔丢斯的画作没有被审查通过。只有在后面的展厅中展示的几幅小尺幅的纸上作品通过了审查。」林冠艺术基金会创始人Jens Faurschou先生解释道。虽然与预期的情况不一致导致他们的第一反应是取消这个残缺的展览,但是最终他们还是决定接受这次挑战,把它当成一个新的机会去思考,在大部分主要塔丢斯作品不在场的情况下如何组织一个展览去展示莱默茨和塔丢斯二人的作品成為了亟需解决的问题。最终,他们将所有塔丢斯的画作按照它们原本的尺寸换成白色画布并放在原本计划放置的位置上,每一幅空画布的底下标明各自的名称、材质、尺寸和创作年份。








▍「肉」北京展览现场

再往裡走,左右两个小的空间展出的是两位艺术家的纸上手稿作品。通过诺伯特·塔丢斯的手稿,我们这才意识到他的作品原本是这麼鲜艷多彩、具有表现力的。这与上一个展厅的纯白形成了鲜明对比。Jens Faurschou先生说「如果大家听完我给大家讲述的这个画作审核没有被通过的故事,当你们看过我们这个展览画册,当你们走到每幅画作的下面去阅读每幅画作的名字的时候我相信大家对整个展览会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印象。所以大家可以有两种理解:一种是将我们这个画布都看作是塔丢斯把他原本的画作一笔一笔地用白色涂抹掉就像劳申伯格的一些作品一样,或者你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些全新的画布,等待画家开始落笔。大家也可以自己去想像,想像这些画它们在这裡会是什麼样子,所以这些画可以在你们的头脑想像之中自己生成。」














▍「肉」北京展览现场

当莱默茨与塔丢斯的作品相逢,它们的确是以一种意料之外的方式。事实上,莱默茨先生早於2011年离世,塔丢斯是莱默茨的姐夫,此次展览塔丢斯先生的遗孀、莱默茨先生的姐姐也来到了展览现场。当谈及他被告知姐夫的作品被审核未通过时,他表示内心感觉到一种悲伤,因為他一直很想跟自己的姐夫一起做一个展览,他们的关系很亲近。他不能理解為什麼他的雕塑作品和塔丢斯的画作内容相近却得到两种不同结果。「一般情况下被审核拒绝一般是与性、政治、宗教相关的内容,无论如何都是少数人在决定大多数人的审美,我觉得很奇怪,觉得自己有点像一个鰥夫,一个人在这裡呈现作品。但是我能想到的只有一个原因:也许是塔丢斯的作品太出色了所以他无法通过审核,但我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因為这说明我自己的雕塑不够出色」莱默茨说。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次展览某一方面的残缺却创造性地促成了另一方面的充实。「整个展览的主题就是关於腐败、浪费、死亡,所以实际上通过文化审核、经过审核的拒绝留下的空白似乎是在提醒我们已逝艺术家本人的不在场,暗示一种纯粹的死亡。」可以说,这是一次绝妙的艺术对抗审查。

「对於我们的情况,也许无需赘言,国家化的原则是唯一可行的原则。如今必须强调的是,单个的国家是整体的创造者之一,但绝对不能单独被看作一个整体。国家的因素就如同个人的因素,会自动反映在每件伟大的创作中。而在最终的结果裡却是不重要的。这种被称之為艺术的伟大创作,无所谓边界或国籍,而只具备人性。」——瓦西裡·康定斯基 & 弗朗兹·马克)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