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锐+高氏兄弟+张大力联展 持久的魅力”联展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2   浏览数:689   最后更新:2017/05/05 03:06:08 by guest
[楼主] clclcl 2016-09-26 22:11:26

来源:凤凰艺术


9月17日,“黄锐+高氏兄弟+张大力联展 持久的魅力”于北京1x3画廊开幕。本次策展人为杜曦云,作品以大型装置、雕塑和摄影为主,以当代文明出发,探讨当代艺术及当代艺术家的核心精神。


九年前,一部名为《这个男人来自地球》的电影上映,讲述的是一个出生在14000年前的穴居洞人约翰可以不死不灭,不断进入并离开人类社会,最终在一个简陋的房屋内,梵高的画、中世纪的弓箭、史前的石斧装饰其中,历史学家、宗教学家、生物学家、心理学家等一众知识渊博之人齐聚于内,自称经历14000年岁月的约翰脱口而出一部缩略版的人类文明史,让这场最后的聚会也从单纯送别演化成了一次颠覆传统的学术激辩。这部电影源自1998年作家杰洛米·贝斯拜生前的最后一本创作,距离电影上映也是九年。


九和九,就像易经里的三、六、九,充满了道韵。

▲ 这个男人来自地球


艺术、文明、历史


如果我告诉你,我也是这样,你会相信吗?


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


我只知道我处在一个名叫“中国”的国度。


我不断地融入与抽离这个国家与这个社会,有时更像一个观察者。


我不记得我存在的时间,世人常说的时间与我无关,它只是人们对自己前后变化的主观感受,存在于人之前与人之后,就像一个钟的客观参照物永远只是另一个钟。我更像是远远地在时间的河边,在人类历史的路边,静静地看着。我看到,在路上,有一群人,茫然前行,一个接着一个,将手搭在前人的肩膀上,紧闭双眼或双眼由于长时间的不睁而早已失去其“看见”的功用。我追溯向前,看到打头的拿着一把斧子,一把很锋利的斧子。但让人惊讶的是,他也是个不见前方的目不能视者。这其中,似乎有着一种群体无意识,但又有着每个个体的心机。



▲ 高氏兄弟 盲人的寓言-过河 铸铁装置 2016


在这条路上,我看到时光留下的点点蓝色斑痕,阳光照射下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充满生机,又充满着偶然,持久、无常与永恒,交替在眼前的景色中浮现,这种时间的奥妙让人着迷,也让人心醉,就像人类喜欢的,同时也在这些蓝色画面形成中必不可少的些许酒精。在路边,我也看到一座座洁白的大理石雕塑,那些在社会中被认作是底层人民的辛苦的劳动工作者,渐渐在时间的长河中由动态趋向静态,慢慢静止,凝固。无论是我眼中的他们,还是他们眼中的自己,持久、无常与永恒最终融为一体,有的时候,一瞬间就是永恒,永恒也就是一瞬间,人类一生三万天,一个人的生命就结束了,这是人的永恒和一生。虽然在历史的长河中看似无常,但一个人的坚持与存在,对他来说那就是永恒。

▲ 张大力 松树-27 亚麻布蓝晒 2016

▲ 张大力 民工雕塑(汉白玉) 105X47X102cm 2016

▲ 展览现场


在这条路上,我看到一年年一件件发生的为人知,和不那么为人知的故事。这些故事与现场有些为人所记住,而有些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被人忘却,有意无意地。慢慢地,视线渐渐集中在2008,看着那些发生在社会与时代中的好与坏,在听着下方传来的阵阵欢呼,让我却有些摸不到头脑,这里,究竟是一片繁荣向上,还是华丽的袍子中爬满了蛆虫?



▲ 高氏兄弟 08叙事系列 摄影 74x74cm x 1_15 2008


为了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我突然想回头看看来时的路。穿越着过去的时间与空间。从1949,到1969,再到1989......我在标写着三、六、九的时间之门中穿梭。打开、关闭,看着那些在这些时代中发生的事,听着那些与这些时代发生关系的人,发出一些振聋发聩让人惊讶的话语,似乎也在隐隐发亮。在这里,时间、空间中似乎产生了纠缠与难题,人们的在不同年代的挣扎在我看来也像是一个美妙的充满人性的舞蹈,但对于他们每个个体来讲,却又充满痛楚。






黄锐 三、六、九、百年中国 装置(钢架、木门、亚克力)及行为 1530X537X246cm 2016


向前望,这群人还在沉默又不沉默地向前走着,走着,每个人不需要想些别的。然而,我却看到,在他们没有看到的不远处,他们的领头人,那个精神饱满双手持戈的闭眼男子,却已摔倒在地上,这不禁让我想起远古人类对于死亡的朴素认知:一个身边的人,跌倒了,再也没起来。然而,双手摸了个空的第二人仍旧保持着向前的趋势,不曾改变,更不用提后面的人,不知路在何方,又是哪种模样。人们就像海浪一样,潮来潮去,又像麦浪,随风飘拂。动荡不堪。

▲ 展览现场


在当代社会,人该如何为人。圣经上的耶稣说:“你们认为我是谁”,他给了他们选择。现在,艺术家们也给了人们一个选择。


对话“凤凰艺术”


杜曦云


这次展览想传达的概念,当代艺术是当代文明的艺术表达,作为一个艺术家,最基本的应该坚守住当代文明的基本立场。而高氏兄弟、张大力、黄锐,他们是能经得起持久考验的人,所以选择他们。在坚守住立场的前提下,他要不断刷新他关注的问题,和他自身的表达方式、当代立场,这种立场围绕个体权利展开的,比如强调个人主义,经济上强调自由市场。

高氏兄弟


其实对我们自己来说无所谓坚守与否,我们关注这个问题,中国的社会进程和发展,和各种现实问题,这对我们来说是自然而本能的一种状态,只是在现在这种社会发展中,物质和欲望,商业的诱惑,会让人变的偏离,但对我们来说,对于艺术家来说,不该过多的关注商业,因为那是作品完成之后的事情,市场自身的问题,艺术家如果过度的关注利益,会掉进欲望的陷阱里。艺术家更多的应该考虑观念的表达,该坚守的一种价值观和立场:在中国这个社会里,你的职业是艺术家但你首先是一个社会人,你必须得有公共理性和价值判断,所以我们一直对这个社会体制持有批判的态度,我们会通过艺术和直接的言论来表达自己的观点,我觉得这是一个人和艺术家都是必须的有的。

黄锐


门出出进进,闭关自守,可以关门关上门,打开国门,改革开放,时间是历史最有代表性的符号之一。历史,历,就是等于是时间翻篇,史,是故事,这两个在一起形成时间,和我们发生关系,出现一些情况,改变了我们的人和社会,也证实了我们存在的时代,时间和空间经常变成一个难题,所以我做了这个装置作品。地上的诗,都是代表性的诗人写的,不同年头写的,简单而言,人性光辉。同时现场的行为很好地演绎这个空间和时间,可以和观众互动,好的互动。人就是第三者,没有特别的角色,陌生,探奇。

张大力


艺术家常年坚持艺术探索,有自己的立场,坚持底线,当代艺术早期没有市场,大家也没有什么关注,后来又市场和金钱,大家蜂拥,思想层面和对艺术底线的坚持,大家不那么看重了,而是看市场,现在市场也过去了,我们回头评价一个艺术家,重新梳理当代艺术,就是看他当年坚持的理想和方向,他是否依然前进。一个人很多年前有自己的理想,当你到中年的时候,或者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很多人忘记了自己的目标理想,背叛了初衷,这都很常见,很正常,所以一个人是不是终身坚持自己,并继续往前走,是很可贵的。这也是我的立场。我觉得一个人一旦认准了做一件事情就要把他坚持到底因为,人一生活着,吃饭,让身体舒服,让精神愉快,人活着要有一个坚定的目标,叫做道,认清了道,真理,不能因为外界环境,挫折,坎坷,到了中年没有力量,而改变和放弃,中国人太需要这样一种精神。


展览现场

▲ 开幕现场,左起:1X3画廊创始人索菁,艺术家张大力,1x3画廊合伙人、艺术总监杜曦云,艺术家黄锐,艺术家高兟

▲ 开幕现场,左起:1X3画廊创始人索菁,法国使馆文化处专员黎静,舞蹈家Amy,艺术家黄锐,艺术家高兟

▲ 开幕现场,顾长卫与毛栗子







▲ 展览现场

▲艺术家庆庆在现场

▲ 展览现场:艺评家帅好,艺术家张大力,艺评家郝青松

▲ 展览现场

▲ 展览海报


艺术家:黄锐+高氏兄弟+张大力

策展人:杜曦云

展览时间:2016.09.17 - 11.17
展览地点:1x3画廊(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797中街音响北路A02)

[沙发:1楼] guest 2016-11-16 10:51:00
镀锡云策划的最好的展览?
[板凳:2楼] guest 2017-05-05 03:06:08
杜曦云!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