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中国艺术圈第一大坏蛋”,说自己是艺术圈的“搅屎棍”
发起人:愣头青  回复数:0   浏览数:907   最后更新:2016/09/07 10:07:40 by 愣头青
[楼主] 愣头青 2016-09-07 10:07:40

来源:YT云图 文:赵成帅


# YT云图专访自文化人物——邸特绿,平日在保定某初中教学生画画,逢周末就泡在北京的艺术圈里,在微信上喷着各种圈内段子。两年时间,他成了中国艺术圈第一大“坏蛋”。

自文化人物-邸特绿


6万铁杆粉丝里面,蔡康永是他最大的粉丝,2015年曾在时尚杂志上力荐这位艺术界的“大坏蛋”。


有评论家说他是达达式的堂吉诃德,也有大艺术家写私信与他“决裂”,他说自己就是艺术圈的一根“搅屎棍”


邸特绿(邸晓伟)接受YT云图采访时,刚刚直播完赵赵的展览开幕式,坐在画廊台阶上歇息,那天上午,他在距离798艺术区40公里的上苑直播了两位艺术家的工作室。


他调戏自己,愚弄大家,在艺术圈扮演小丑;在他不羁、垮掉的保定口音中,有时候你会心疼瞬间飞过的铁汉柔情。

绘画艺术坏蛋店视觉形象


/ 艺术家应该都是坏蛋


Q:你叫“绘画艺术坏蛋店”,“坏蛋”是怎么个坏法?

A:我觉得艺术家都应该具备坏人的特性,是这个行业里面的捣乱分子,甚至更极端点,我觉得特别变态的人、犯罪分子,都是天生的艺术家。


Q:你觉得谁够坏?这些艺术家。

A:其实都没有太坏的。


Q:你在“艺术北京”上扮小丑捣乱,算吗?

A:玩儿的也不嗨,都是预想的结果,没有任何新鲜东西出现。一个画画的老是不满意,老是感觉差点劲儿。


Q:你喜欢什么样的艺术家?

A:段建宇,多好啊。跟这些人接触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她心态特别开放,不把所谓的艺术太当回事儿。


Q:你经常在朋友圈喷段子,那么认真。

A:我偶尔回翻一下,也觉得自己太傻叉了,老是骂街,老想控制自己,但是控制不住。


Q:有跟什么人结怨吗?

A:没有,我也不太写一些闹心的话。


Q:是谁给你写过信?

A:王兴伟,他画画画得挺好,但是太把作品当作品了,他不接受互联网的传播,他觉得他画画很辛苦,应该在空间里边看,如果在媒体上快速传播,他认为是对他的作品的一种消费。

邸特绿


/ 我做这个号一直很矛盾


Q:你称呼艺术家和画廊为老板,为什么?

A:我一直认定大家都是买卖人。不管你卖还是不卖,最终都将被消费,谁也躲不开。现在画廊做艺术作家新作品展览,不让你先发,他们怕提前发出来,展览没开始,艺术家的作品就被抄袭模仿了,谁抄啊?这段时间很热的艺术家抄袭话题,我真得特别讨厌这些人,老百姓的嗨点太低了,20年前就这样了,到现在这些话题一点进步都没有。


我要是艺术家的话,第一个问题就是,我的画这么容易被抄吗?我的东西太好抄了,太流行了,我赶紧改吧,抄袭说明你是一个特别流行的画家,说白了你的作品开始很差了。


Q:你的公众号也很流行。

A:也难受,我做这个号一直都很矛盾,因为这完全是我自己一个人的趣味,不太想让更多的人喜欢这个东西,现在变成了大家的趣味,等于原来是个艺术品,现在一下拉下来了。我1994年听涅磐的磁带,浑身起鸡皮疙瘩,几乎周围的人都听不了,2000年之后,大街上到哪都放他的歌。但是没办法,说难听点,艺术行业就是一个流行行业,一个时尚行业。


Q:你讨厌流行?

A:我觉得每个艺术家,应该跟流行刻意保持一定的距离。比如说,很多人讨论“坏画”,我挺讨厌的,我不认为我推介的是“坏画”,但是好多人一遍一遍地讨论,特别无聊。


Q:你认为自己现在是什么角色?

A:宣传艺术家的一个媒体吧。


Q:甘于做这个吗?

A:不甘于。但是能把这个圈子做好了也不错,前一段时间特别讨厌说我是媒体,我什么都干,策展也干,博览会卖画也干,我怎么是媒体?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是。现在都抛掉,最终干的还是媒体推广的一个事儿,真能把艺术家作品推广得特别好,也不容易。有时候我发一个艺术家作品,第二天就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画廊老板,就找他,约他。很明显。

张明放为邸特绿题字


/ 我不太懂商业的事儿


Q:你现在开始直播艺术家?

A:去年做了几次线下展览,最后学术、销售,两边都不沾。所以2016年就没做展览,2016年下半年开始,就不再做线下活动了。


Q:现在想做什么?

A:就想回归这个所谓的移动互联网,想了半天想不出来。


Q:你做直播收费吗?

A:展览有,一千块钱一条。


Q:量大吗?

A:不行,没人。


Q:还有没有其他收入回报?

A:除了一个微信收费展讯外,没有了。


Q:你还有这么大热情?

A:因为我喜欢干这个啊,第一条是必须得开心。不开心就没意思了,挣点钱可能就会更开心,所以要想办法挣点钱。


Q:有人跟你聊过吗?

A:有,但是没成,我估计就是没有盈利模式。还有我跟人聊天的水平太差,太不善于给人洗脑。


Q:得有合伙人帮你梳理这块。

A:我现在做社区互动也挺好的,我做了一个收费的“艺术学院”。


Q:怎么讲?

A:100块钱两节课,在微信群里授课,每次收入1万多块钱吧。


Q:你是校长,跟老师分成。

A:老师就是王鹏杰,老师八,我二,我就是做服务的。


Q:一次能有百十号人来听课?

A:我觉得应该有500人。这是我最核心的一个群,里边好多职业艺术家,一线,真的非常有名的艺术家,他们都是弄了个小号在里面。


Q:要走商业的话,不是得找明星艺术家来讲吗?

A:我对中国的艺术评论家,没有一个看好的,我觉得都很差,根本就不懂画。


Q:要是给你做的这个事儿估值,你怎么想?

A:我不太懂商业的事儿,要找融资的话,第一步天使轮,先来个500万,给他20%,然后我先用着。就只能想到这儿了。

邸特绿与艺术家的微信对话


/ 40岁,再不玩儿就没时间了


Q:你在老家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

A:跟艺术没关系,都是做买卖的朋友、同学。这种感觉挺好,就是你永远都能把自己摘出来。


Q:你有家庭了?

A:孩子都十多岁了,但我是个不合格的父亲。


Q:你现在算网红吗?

A:我不算,太窄了这个行业。


Q:艺术圈网红?

A:也不算。现在最流行的不是IP嘛。


Q:你想做IP?

A:我觉得艺术家应该把自己变成一个IP,每个艺术家,都应该想办法把自己变成一个IP,其实前些年烟囱他们做得挺好,只是那时候还没有这个概念。


Q:你跟粉丝网友见面不多?

A:很少,第一次见我都会说你一点都不坏,但在微信上感觉这个人挺操蛋的。


Q:一句话概括下你自己。

A:一个业余的艺术爱好者。


Q:太低调了,或者太骄傲了。

A:因为想明白了,再不玩儿就没时间了,人这一辈子太短了。前几年我父亲癌症去世,让我忽然想明白了。


Q:别人怎么评价你?

A:王鹏杰说我是个达达式的堂吉诃德,其实就是根搅屎棍。我很希望自己是这根棍子,在里面搅合一下。这算是我日益膨胀的野心吧,我都开始焦虑了!不坚持做一件事是我的习惯,是我的好习惯。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