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未:当代艺术展览的四张面孔——从江湖大会与政治广场,到文化景点与心灵澡堂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589   最后更新:2016/07/06 20:51:09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16-07-06 20:51:09

来源:凤凰艺术 文:张未


▲ 张培力录像作品


当代艺术圈的面目,总会在时代的反复洗刷下变得模糊不清。如何理解中国当代艺术展览的江湖游戏,就变成了如何理解当代艺术江湖的重要手段。简单的说,当代艺术是“从江湖大会与政治广场,到文化景点与心灵澡堂”的发展过程,而这一过程不仅融合了时代的进步,也成为至今仍自牵扯同一个展览、同一件作品的几股力量。


江湖大会


自85新潮开始,中国艺术发生的最重要的变化不是一种新艺术形态的诞生,而是“艺术界开始变成了艺术圈”。做展览就一定要开会议,不但要有江湖宣言,也同时要在展览中互相较量。当然,最著名的就是黄山会议与89年的现代艺术大展。艺术展览的目的,是为了给艺术家提供一个擂台,最终获得的人总是会被人们“缅怀”。


因而至今为止,很多艺术作品还是做给专业的圈内人与专业的藏家看的。但江湖大会,已经被各种名目的“艺术大赛”所取代——艺术大赛中各种势力的较量甚至比艺术本身更精彩。而更为严重的是,随着这几辈艺术家年华老去,这个江湖究竟会存在多久,到底会不会真的与国际江湖融为一体,至今仍是一个未知数。

▲ 1989年现代艺术大展艺术家合影


政治广场


90年代是一个众说纷纭的时代。每个人都开始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政治观点,表达艺术观点。重要的是政治,重要的是媒介,总之重要的不是艺术,而是外在于艺术的诸多观念。最有代表性的要数“后89一代”,以及国际双年展对中国艺术家的频繁邀请等等。本土艺术家戴着中国面具,加入到世界艺术界轰轰烈烈的政治会议之中。

▲ 天安门广场上的施工队


但国际广场上的会议只是会议,并不是国际江湖。挤入国际广场的中国艺术家们即使会被收藏,却仍然只是世界民族大合唱中的一元。而更为嘈杂的是国内环境。不同技法、不同流派、不同媒介、不同观念的艺术家们都坚持着“自己的真理”。广场上的呐喊,一开始比拼的还是道理,到后来则开始比较嗓门。当然,谁懂得吸引眼球,谁懂得戏耍媒体,谁掌握了扩音器,谁就会成为广场上最伟大的英雄。


文化景点


从城市广场转到乡村革命,不只是中国革命“农村包围城市”的胜利,也似乎是国际当代艺术的形式所驱。只是不同点在于,国际当代大腕们是拿第三世界国际当做农村,而中国艺术就只能进入真实的农村或废墟之中。谈介入、谈社会学、谈民间,这些想法最初都是好的,但在这些国际口号的传播下,最后被歪曲成“庸俗社会学”与“庸俗介入”。庸俗,就是旨在制造景点与景观。景观社会这本书的到来,让艺术家们嘴上批判着“视觉景观”,实际却制造着“艺术景点”。

安尼什·卡普尔的雕塑《女王的阴道》


艺术或许真的是时代的先行者:这种景点化的趋势,在“第三条道路的创意经济学”带领下,开始大张旗鼓的获得了“政治的合法性”。美术馆开始变成重要的旅游项目,打造出一个又一个艺术景点,艺术作品也开始成为填充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