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未:当代艺术展览的四张面孔——从江湖大会与政治广场,到文化景点与心灵澡堂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638   最后更新:2016/07/06 20:51:09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16-07-06 20:51:09

来源:凤凰艺术 文:张未


▲ 张培力录像作品


当代艺术圈的面目,总会在时代的反复洗刷下变得模糊不清。如何理解中国当代艺术展览的江湖游戏,就变成了如何理解当代艺术江湖的重要手段。简单的说,当代艺术是“从江湖大会与政治广场,到文化景点与心灵澡堂”的发展过程,而这一过程不仅融合了时代的进步,也成为至今仍自牵扯同一个展览、同一件作品的几股力量。


江湖大会


自85新潮开始,中国艺术发生的最重要的变化不是一种新艺术形态的诞生,而是“艺术界开始变成了艺术圈”。做展览就一定要开会议,不但要有江湖宣言,也同时要在展览中互相较量。当然,最著名的就是黄山会议与89年的现代艺术大展。艺术展览的目的,是为了给艺术家提供一个擂台,最终获得的人总是会被人们“缅怀”。


因而至今为止,很多艺术作品还是做给专业的圈内人与专业的藏家看的。但江湖大会,已经被各种名目的“艺术大赛”所取代——艺术大赛中各种势力的较量甚至比艺术本身更精彩。而更为严重的是,随着这几辈艺术家年华老去,这个江湖究竟会存在多久,到底会不会真的与国际江湖融为一体,至今仍是一个未知数。

▲ 1989年现代艺术大展艺术家合影


政治广场


90年代是一个众说纷纭的时代。每个人都开始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表达政治观点,表达艺术观点。重要的是政治,重要的是媒介,总之重要的不是艺术,而是外在于艺术的诸多观念。最有代表性的要数“后89一代”,以及国际双年展对中国艺术家的频繁邀请等等。本土艺术家戴着中国面具,加入到世界艺术界轰轰烈烈的政治会议之中。

▲ 天安门广场上的施工队


但国际广场上的会议只是会议,并不是国际江湖。挤入国际广场的中国艺术家们即使会被收藏,却仍然只是世界民族大合唱中的一元。而更为嘈杂的是国内环境。不同技法、不同流派、不同媒介、不同观念的艺术家们都坚持着“自己的真理”。广场上的呐喊,一开始比拼的还是道理,到后来则开始比较嗓门。当然,谁懂得吸引眼球,谁懂得戏耍媒体,谁掌握了扩音器,谁就会成为广场上最伟大的英雄。


文化景点


从城市广场转到乡村革命,不只是中国革命“农村包围城市”的胜利,也似乎是国际当代艺术的形式所驱。只是不同点在于,国际当代大腕们是拿第三世界国际当做农村,而中国艺术就只能进入真实的农村或废墟之中。谈介入、谈社会学、谈民间,这些想法最初都是好的,但在这些国际口号的传播下,最后被歪曲成“庸俗社会学”与“庸俗介入”。庸俗,就是旨在制造景点与景观。景观社会这本书的到来,让艺术家们嘴上批判着“视觉景观”,实际却制造着“艺术景点”。

安尼什·卡普尔的雕塑《女王的阴道》


艺术或许真的是时代的先行者:这种景点化的趋势,在“第三条道路的创意经济学”带领下,开始大张旗鼓的获得了“政治的合法性”。美术馆开始变成重要的旅游项目,打造出一个又一个艺术景点,艺术作品也开始成为填充这些景点的巨型装饰。美术馆于是也不可避免的被政府政绩与商业地产所捆绑,新公共艺术的概念孕育而生。重要的不是艺术,而是绩效。“政绩与经绩”捆束下的艺术展览,不得不在艺术衍生品、打造创意产业的逻辑上被政府推着向前。公共活动不断举办,但却又缺乏相应的人力与财力;低价提供的艺术家聚集区,又在高价地产中被驱逐——“养肥再杀”的政治经济学,让美术馆与艺术家们在政绩胁迫下进退两难。


心灵澡堂

“当代诗意”的栖居一定不是家园,而是浴城。这里可以用温泉清洁,用按摩治疗,还可以娱乐和休息,同时又有吃不完的自助大餐——这些抚慰社会心灵的热水与技师们,构成了当代作品与艺术家的基本队伍。美术馆于是可以让观众们在滚汤的艺术中打个颤,在享用了衍生品大餐与互动服务之后,美美的睡上一觉。

▲ 大型艺术装置《雨屋》


因而,心灵鸡汤只是用鸡肋煮出来的食物,而心灵澡堂却是大众们日益需要的艺术展览。博物馆也好,美术馆也罢,当初启蒙与革命的情结,都在这种状况下进退两难。当代的医生已经被迫成为了按摩师:一旦治疗不符合预期,就会被拳打脚踢;一旦服务态度差强人意,“口碑”就开始直线下滑。


这是大众艺术消费时代的无奈——艺术创作不再是为了艺术家之间的比试与较量,也不是为了在政治斗争中尽显逼格。而是为了伺候好“二老”:老板与老百姓。因而,当代艺术的迷茫,实质上是艺术家面对“经济利益”与“知识传播”的迷茫。


这也是自国际艺术运动将艺术日常化之后“附加的恶果”——高雅的艺术理念被庸常与媚俗所侵扰;经济格局快速的变化,让专业的藏家越来越少;知识不再有效,有效的都是“知识点”。知识分子型藏家的褪去,与学术“智力指压”的诞生,让艺术家们时而伟大高尚,时而左右为难——真正能够用智力来“治愈疾病”的艺术家与策展人也越来越少。


但终究,好的艺术作品仍是直指人心的——把自己的姿态降到地里,是为了能够膜拜天上的希望。只是时代中的某些人常以“民主”为名,以“尊严”为名,在人心之上包裹了一层厚厚的猪油。创造经典其实不难,难的是创造人们心里、嘴里、手里的那些彼此矛盾的经典。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7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