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馆运营有道:LACMA馆长给私人美术馆支招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0   浏览数:954   最后更新:2016/07/01 21:59:08 by wangxiaoer97
[楼主] wangxiaoer97 2016-07-01 21:59:08

来源:artnet


迈克尔·高文。图片:Courtesy of photographer Andreas Branch,Patrick McMullan.


博物馆尤其是私人非营机构的运营向来是一大课题。近日,几大国际性艺术博物馆频传削支裁员的计划(⬅️点击阅读),亦有国内运营多年的私人美术馆传出洽谈出售的消息。作为非盈利机构,坐阵公共领域(public sector)的博物馆究竟如何运营才是健康且“上道”?为此,artnet新闻与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 ,LACMA)馆长迈克尔·高文(Michael Govan)展开了对谈,对博物馆在当代社会当中应该承担的角色,以及在私人美术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时代中,博物馆的未来会是如何作出了展望。


在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就职的十多年间,迈克尔·高文为这个机构进行了转型,让它重新焕发生机,与洛杉矶当下的社区群体产生互动。以新颖的角度看待公共项目和当代艺术装置,促成如今已成为了洛杉矶地标的克里斯·波顿(Chris Burden)的《城市之光》(Urban Light ,2008)和迈克尔·海泽尔(Michael Heizer)的《悬浮物质》(Levitated Mass,2012)的展出,改变博物馆的公众形象,让参观人数几乎翻了一倍。


但是他并没有就此止步。耗资5亿美元,由建筑师彼得·祖姆托(Peter Zumthor)设计的占地40万平方英尺(约合37000平方米)的新馆正在规划当中,它将为这座城市增光添彩。建造工程将于2018年开始,并计划于2022或者2023年完工。


artnet x 迈克尔·高文


你觉得为什么人们喜欢参观博物馆,在博物馆的语境下欣赏艺术?观众人数为什么会增长?


嗯,这里的人很多;我们差不多要有140万人了——虽然这还比不上大都会那样的地方,但是还是很多,这与之前的数字相比几乎是两倍了。我觉得有好奇心的人都会寻找那些关于人性和创意的知识,而可以满足这种好奇心的地方现在变得非常随意,让人很乐意身处其中。所以这里有教育的成分,有娱乐和社交的元素;就是与朋友们一起来见朋友。

克里斯·伯顿,《城市之光》(Urban Light, 2008)。 图片:Courtesy the 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


博物馆的角色发生了什么变化?


我认为博物馆,特别是大博物馆,已经成为了城市、特别是大都会的公共中心。因为我们感觉到,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去创建一个文化与创意、以及多文化全天候存在的场所。我觉得我们所承担的社会义务与我们所承担的保护历史的使命一样艰巨。


你对私人博物馆的兴起怎么看?你觉得这对你们产生了什么样的竞争?


首先,我并不认为私人博物馆与我们这样的机构存在任何的竞争。没有私人博物馆可以在藏品的广泛程度上、以及公共项目上与我们做一样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有这样的机构存在。 我觉得私人博物馆更像是传统的收藏,他们的存在没有什么问题。说兴起,其实30、40年代时在这个郡也有过一次兴起。在19世纪末的时候,也有一波私人博物馆的浪潮。古根海姆是私人博物馆;惠特尼是私人博物馆。其中有一部分成为了公共博物馆;他们会变得足够大,他们的领导人会对社区的多样性关注作出回应,而不是局限在藏品与藏家上,并且慢慢转化成公共的博物馆。当然,也有一部分不会这样。实际上,这样的例子越来越多。因为有着众多诸如艾力·布罗德(Eli Broad)这样将自己的收藏分享给公众的人,所以我们的文化才会有越来越多的获益。


你觉得是什么造成了超大博物馆的风潮?


我并不觉得他们有那么大!我从来没听到过“超大"(supersize)这样的说法。我并不确定我们会不会建造过多的超大博物馆。举例来说,当我们完成所有的建筑之后——大概是在20年的时间里耗费10亿美元的投资——我们的东西也仅仅只能装满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一个展区。所以我觉得,也许对于洛杉矶来说,这里有一个合理的限度,我觉得我们会看见这一点。我们的战略是,也许不会在这里继续扩建,而是在场地之外建设一些卫星场馆,让其他地区的人获益。

迈克尔·海泽尔,《悬浮物质》(Levitated Mass,2012)。图片:Courtesy of 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LACMA与美国以及境外的博物馆有什么不一样?


在美国大概有10家规模与我们差不多的博物馆。所以这就将我们与其他博物馆区分开来,因为我们的任务就是去尝试一切——甚至有着欧洲绘画、摄影、以及古典及史前雕塑的洛杉矶盖蒂中心(Getty Center)都不是这样。我们真的是在做开放性的、没有限制的尝试,所以这就将我们与那些有着特殊专长的博物馆区别开来。在美国众多博物馆中,我们与众不同的点在于,我们是那种在以前,会被称之为百科全书式的博物馆,所以你会有着各种门类的索引,为整个世界做注解。当然,这种定义总是在变化的,而我更愿意将这种博物馆当作“一切皆有可能"的地方,不管是设计、图形艺术、电影、还是绘画。我们有着对于艺术的开放定义。


博物馆的未来如何?


没人知道未来,但是我认为未来一片光明。我觉得博物馆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在所处社区当中的重要性、以及他们所提供的多样性服务——我说的是那种实实在在的多样性——员工的多样性、董事会会对我们所处的这个多元化的社会作出回应。只要我们这样继续做下去,我觉得我们就会保持在文化生活当中的核心地位。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