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斐纽约个展观后
发起人:宁静海  回复数:0   浏览数:600   最后更新:2016/06/12 21:09:19 by 宁静海
[楼主] 宁静海 2016-06-12 21:09:19

来源:FT中文网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 席佳琳


曹斐构建了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噩梦。在一座陷入末日变革的虚构城市里,一支校园乐团吹奏着无声的进行曲;一个男孩骑在一匹骆驼上,从高处俯视着大片城市废墟;一只垂死的章鱼流出的鲜血在一座废弃工厂的地板上到处蔓延。在曹斐的镜头中,连她的家乡广州都成了一座幻想广场。带着一部摄像机和哥特风格的鉴赏力,她在城市的废弃边缘、庞大的公寓楼群间穿行,然后将这些景观进行戏剧化地重构。她蹚入丑恶的洪流,然后带着反乌托邦的战利品出现在大众面前。

这位37岁的艺术家在当代艺术中心(即PS1,为MoMA的附属机构)举行了一场简洁而深刻的回顾展,也是她执业以来个人作品的精选。曹斐出生于文革结束不久之后,父亲是现实主义雕塑家曹崇恩,以雕塑颂扬邓小平等共产主义英雄的铜像闻名。他最出名的作品就是耸立在香港海港旁的李小龙(Bruce Lee)铜像。曹斐已经适应了父亲的现实主义,以及对偶像的钟爱。与父亲习惯性的乐观不同,她的作品充满伤感,对当代中国提出了严厉批评。她挖掘流行文化的高科技脉搏,将阿凡达、僵尸和动画人物置入混合了浪漫主义与伤感情绪的艺术作品中。

影片《谁的乌托邦?》(Whose Utopia?)可谓曹斐最动人的作品。在西门子艺术项目(Siemens Art Program)的赞助下,曹斐在佛山欧司朗照明厂住了半年,拍出了这部影片。工作开始时,她先向员工们进行民调。她在一份很长的调查问卷中问道:“你对工厂有什么感觉?”“你为什么离开家乡,来到珠三角?”“你希望未来能实现什么?”这些答案给了她一条线索,让她衡量出受访者梦想与现实生活间的距离。曹斐的镜头缓缓推进到受访者的幻想,画面先是停留在工作场所,然后过渡到工人的工作,最后是工人本身。

影片一开头是空荡荡的厂房,聚焦于工业生产的美学,这一传统拍摄手法可追溯至查尔斯•希勒(Charles Sheeler)。1920年代,希勒在底特律附近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mpany)的工厂拍摄了一组照片,将铸造起重机、冲压机和高炉谱写成了简洁、半抽象的艺术作品。如果说希勒镜头下的机器兼具了功能性和图腾感,曹斐影片里的机器则有种古怪的人性,它们猛地同时拉动, 以一种可爱地、意料之外地优雅姿态,将脆弱的灯泡传递出去。

在《谁的乌托邦?》第二部分,人类却表现得像是同步的机器,他们抛弃了自己的个体性,坐在那儿整理灯丝,组装盒子。突然间,就像出现了群体幻觉,这群劳动者在工厂单调的工作节奏中,和一群毫不察觉的同事中,轮流演出了自己心底深处的欲望。一个身穿蓬蓬裙的女孩稳稳地以脚尖站立,手臂舒展向天空,后背上缚着的白色翅膀在迟滞的空气中抖动。还有个女孩身穿一条白色长裙,模仿一只天鹅临死前的痛苦挣扎。有三四个年轻人弹着电吉他,还有一位大叔默默地在过道中跳着舞,他的舞步混合了迈克尔•杰克逊( Michael Jackson)、马歇•马叟(Marcel Marceau),以及中国民间舞蹈。他们的幻想很平庸,这世界有太多女孩渴望在足尖上无尽旋转,有太多男孩立志要当摇滚明星,让他们的幻想更令人感伤。影片第三部分拍到了他们的脸部,每张脸都恬静、独特。

《谁的乌托邦?》旨在提醒人们:工人也是人,这个信息并不新鲜,一百多年前刘易斯•海因(Lewis Hine)从形式和内容两方面对其进行了完美地表述了。但是在当代中国,过去大部分时间都在崇拜劳模,现在却将工人降级到中国工业奇迹的锅炉房,在这样的时代,这部影片呈现出了苦涩的怀旧色彩。

曹斐的定格影片《La Town》通过一段段阴郁的定格影像,表现了庞杂混乱的城市问题。她定制了一批小塑像,将它们放置在一个虚构的城市景观模型中,塑造了一座坠入道德与肉体废墟的“众城之城”(Everycity)。在La Town里,性爱要么是买卖,要么弥漫着冷漠。僵尸暴徒正在威胁超市和人行道上的民众,而路人冷漠无声地在围观。圣诞老人的雪橇撞上了高速列车,一匹驯鹿的尸体挂在轨道上面的电线上。在一座废弃的剧院,霓虹灯广告牌闪烁着《飘》( Gone with the Wind),纪念曾经充满活力的文明。《La Town》中的对白造作、荒谬,是曹斐从《广岛之恋》(Hiroshima Mon Amour)的改编的,不知道她这么做到底是为了讽刺还是致敬。

无论是哪个,《La Town》向西方商业化的侵犯,以及中国城市的暴力转型发出了怒吼。“la”到底是法语中的女性冠词,还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时髦标志?又或许它指代了洛杉矶,这个梦工厂吞没了堕落者与迷失者,再将他们的共通幻想吐向世界。过去几十年里,中国的城市被推土机推平又改建,以适应数百万外来劳动力。原本紧紧包裹的文化也渐渐展开,向全球影响开放。曹斐在这场莫测高深的变革中,在这个城市化时代交错的兴奋与绝望中,找到了自己那片富饶的渔场。

(闭展时间为8月31日,momaps1.org)

译者/何黎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