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周啸虎:艺术是生活的“镜像现实”
发起人:天花板  回复数:0   浏览数:1099   最后更新:2016/06/10 17:19:20 by 天花板
[楼主] 天花板 2016-06-10 17:19:20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彭菲


艺术家周啸虎

  6月12日,艺术家周啸虎个展《地上》将亮相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展览呈现全新影像、装置、行为与绘画作品。过去数月里,周啸虎制作几个与人等大的木偶,并与浙江泰顺木偶剧团合作,先后取景20余处,完成本次个展重点作品《地上乐园》,他将其视为“与生活平行的末日狂欢”。据介绍,展览现场将被搭建成九曲桥式的舞台,离地二米处,剧团成员将在现场实现大型提线木偶表演。

  周啸虎自1997年投身动画制作,是国内最早开创实验动画的艺术家之一。一直以来,他试图以作品提示人与人、人与集体中的操控和反操控问题,作品涉及动画、影像、装置、绘画和综合行动。在“操控”母题上,他先后以“身体动画”、粘土动画突破材料语言,此次木偶的介入更直接地阐述他关注的“操控”话题。

  国内外的新闻播报、现实生活的种种现象都为周啸虎提供创作素材。为了创作,他曾经体验真人CS游戏、参加2次安利培训课等,最终,这些戏剧化的生活场景被他用更冲突化方式还原在作品中。

  周啸虎自称不是现实生活的批判者,他说,自己创造的,是一个平行于生活的镜像世界。

末日狂欢的“地上乐园”

雅昌艺术网:请先介绍一下本次展览的概况。

  周啸虎:展览叫做《地上》,展览入口处会有个电动木偶装置《现在已经远去》,这组作品会来回穿行在展厅里,给观众带来视觉上的挤压感。进入主展厅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双屏投影录像《地上乐园》,这是展览的主要作品,是一个提线木偶片,走过影像后可以看到一个曲桥形的舞台,浙江泰顺木偶剧团的成员会拿着我做的木偶做现场表演。舞台的周边会展示一些装置作品和综合材料的平面作品。上述作品有95%是今年的新作。

地上乐园 2016

地上乐园  2016

雅昌艺术网:《地上乐园》的主题是?

  周啸虎:这个录像大致分了20多个场景,有在影棚拍的,也有在上海和浙江泰顺、苍南外景拍摄的。这个录像是和泰顺木偶剧团合作的,他们跟着我去实地表演。整件作品的主线是由庄子的寓言故事串联的,第一部分为“始末篇”,是由庄子对时间想象引发而来的;第二部分为“诡辩术”,他思考的方式是辩证的;第三部分是“无用篇”,主要判断物的价值怎么被体现,所谓长寿和短命哪个更有价值。

雅昌艺术网:《地上乐园》有具体叙事方向吗?

  周啸虎:没有具体故事,我想营造一种“末世狂欢”的效果,但它不是纯粹的闹剧,它是一个超现实的生产过剩的产物,在这个乐园上,每天都有“怪事”发生,若你细究,会有很多思考,我希望把思考的空间留给观众。

现在已经远去 2016

雅昌艺术网:为何用木偶片的形式表达?

  周啸虎:木偶片是传统的表演,但我做的木偶是当代人的想象,它们之间有个时空的交错感。另外,我将传统木偶角色引入作品中,并将它们带到一个当代生活的场景进行拍摄,这就有不同时代文化背景的混搭。

雅昌艺术网:和泰顺木偶剧团合作的机缘是?

  周啸虎:之前我一直做身体动画、陶土动画,我一直把它们视为表达“操控和互为操控”的载体。我想把这种关系进一步推进,提线木偶是最直接表现“操控”的方式之一。第一次将木偶引入作品是2006年,当时我把真人做成了木偶进行表演。2007年,我做了一个真人和木偶之间的动画。2014年至2015年,我在德国DAAD驻留,分别在捷克和德国看了当地的提线木偶表演,它们和国内非常不同,首先在木偶造型上融入现代美学,其次表演的内容也和当代文化相结合,这让我有了触动做新的作品。因此,我在网上寻找中国民间是否还有活跃的木偶剧团,最终找到泰顺木偶剧团。这次合作对剧团而言也充满挑战,因为他们平时常用木偶是50公分左右的,但我做的木偶是等人大的,虽然材质较轻,但在演绎过程中依然带来很大难度。

雅昌艺术网:为何有意放大木偶的尺寸?

  周啸虎:我并不想打造一个舞台表演,而是希望它穿行于生活中。我在老厂房拍摄时,周围的游客基本是在作品中穿行的。我希望观众和木偶之间更贴近,而不是观看和表演的关系。

雅昌艺术网:在拍摄《地上乐园》期间,有哪些难忘的经历?

  周啸虎:在老厂房拍摄时,我们遇到很多游客,他们会拍照,会合影,会疑问木偶和场地有哪些关系,这些互动给我们留下很深的印象。另外,在苍南一个矾矿取景也很有意思。第一次走进这家老企业时,我就觉得很超现实——它保留了传统的生产方式,有高炉,有很长很长的、前苏联时期建造的挖矾矿的地下隧道,还有一个大空间里很多矾池,就像月球表面一个个坑,很多工人在里面干活。这些场景让我想起了中世纪波希的作品《人间乐园》,范景中将它翻成《地上乐园》,这是这件新作的起名来源。

脱口秀 1999 行为录像

艺术——生活的“平行世界”

雅昌艺术网:您从何时开始制作动画作品?

  周啸虎:1997年,我开始用动画这个方式来做作品。一开始借助各类软件,后来想降低技术因素,用更传统的方式完成作品。因此开始了身体动画和陶土动画。

雅昌艺术网:您个人最想通过动画来提出或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周啸虎:从样式来说,我想在表达“操控和反操控”的基础上,推进逐帧动画的表达方式。

  另外,我想传达“空间蒙太奇”的理念。过去我们认识的蒙太奇是通过闪回传达的时间关联,我想把蒙太奇的手段引入空间概念,让不同空间的内容同时发生,因此做了《围观》、剪辑了《党同伐异》(格里菲思代表作)等。


蜜糖先生 动画录像 4 min 20 sec 2002

雅昌艺术网:“身体动画”是您反应“操控和反操控”的开始吗?

  周啸虎:“身体动画”是在身上逐帧手绘的,一开始想表达身体的主体性和绘画客体的关系——身体创造了每一张画,但又因身体的不确定性被其制约。《蜜糖先生》和《同谋》等作品就是在这个概念中创作的。

雅昌艺术网:《蜜糖先生》在第36届休斯敦国际电影节上获得独立实验影片和录像单元评审团特别金奖,这件作品的创作过程有哪些印象深刻的部分?

  周啸虎:《蜜糖先生》片长不到5分钟,但画了擦、擦了再画,过程很久。它没有具体故事,但其中不断有惊喜和意外,或为观众带来一个新的观察视角,这是我很看重的。我觉得生活和艺术是两个平行轨道,它们可以不交接,艺术不会高于或低于生活,但两者间可以互相观察,我希望通过作品营造一个生活之外的另一个事实。

雅昌艺术网:从“身体动画”到粘土动画,“操控”概念是如何推进的?

  周啸虎:第一个粘土动画是《乌托邦机器》,呈现的是《新闻联播》的内容,连内容都没有改变。它是真实生活的镜像,是平行于生活的另一场“联播”。后来做《围观》时也是,我选取了当时世上发生的新闻现实做了一组影像。


军演营——10.18营救 综合媒介个展 2009

雅昌艺术网:您如何看待新闻与报道?

  周啸虎:对于海外一些灾难性的报道,旁观者会关注,会被打动,但始终逃不开一种“娱乐”——另一个国家在真正地痛苦,而大多数人却关注戏剧性的发展。我们将娱乐嫁接在远距离的痛苦中,这是很残酷的。我想用作品表达一个现实,重新让你审视它是否存在。

雅昌艺术网:您的另一件作品《军演营——10.18营救》同样取自真实事件。

  周啸虎:是的,我在展厅里搭了迷宫,让几位CS爱好者去营救一位被绑架的中国工人。当年在苏丹的确有9个中国工人被绑架了,其中有一个失踪了。我用现场报道的方法,有人扮演战地记者,在影像中随时向观众报道最新的动态。展厅现场放了很多手机,会有人不断打这些电话,观众可以随时接听。他们以为这是一场游戏,它的确是,但也是真实的。这件作品从2009年起,先后在中国、英国、德国展出,它没有结束,因为现实里那位受害者依然没有被营救出来。



侦探计划——追尾实训 录像装置 2008

操控,从个人到群体的反思

雅昌艺术网:您打造的镜像世界也是另一种操控的手段。

  周啸虎:也有更实际操控。2008年,我做过《侦探计划——追尾实训》,当时我很意外地发现网上有很多侦探公司,这是否代表着个体的不信任和潜在的灰色地带?我不会下任何结论,但感到这种现象很荒谬,因此雇了十家侦探公司,让每一位侦探在两周时间内准备,并在固定2小时内在同一个区域(上海龙之梦区,也是展厅所在范围)跟踪另一家公司的一位侦探。他们之间并不知情,在追逐的同时也被追逐,并将整理的资料都给到我。

雅昌艺术网:追踪的过程有不确定性,而这种不确定性可能会影响展览的结果,当中有意外吗?

  周啸虎:有一位侦探很敏感地发现了,当时很紧急,是我们现场调解的。

雅昌艺术网:这场行为比真实生活更荒谬。

  周啸虎:我不是批判现实主义者,我只是看到一个荒谬的现象,想用更荒谬的方式表现出来。


疯狂英语营 教学行动项目 2010-2011 Tate Modern Turbine Hall

雅昌艺术网:比如您描述安利公司的《集训营》和李阳的“疯狂英语”。

  周啸虎:为这件作品,我还参加了两次它们公司的培训,做了很多笔记,拍了很多照片,我是原本照抄了他们的培训内容,没有做任何改变。因为他们的培训已经非常疯狂而有效,是先将个人否定,让人痛哭流涕地反思后,再注入符合公司价值的理念。因此我不用有意添加戏剧性的内容,而是让杂技演员倒立表演,最后反过来正向拍摄,只是从它们倒立的面容反映出一些猫腻的部分。

雅昌艺术网:在泰特美术馆展示“疯狂英语”时,当地观众是什么反应?

  周啸虎:做《疯狂英语营》时,我就事先说好要召集越多越好的以英语为母语的志愿者,整个课时1小时,中国老师教他们学中国的疯狂英语。做完项目后我进行了采访,并将这些资料剪辑成录像。大多数观众觉得这个教学非常‘身体’,女性多半比较开心,她们想着以后这样学习中文,但有两位相对理性的男性志愿者觉得很恐怖,他们警惕集体、统一性的东西。

雅昌艺术网:李阳知道您的项目吗?

  周啸虎:2011年,我受到美国Performa邀请实施《疯狂英语营》,最初设想就是找李阳。当时主办方为我安排了一个教堂,我们准备让李阳在里面给本地志愿者上课。我们当时还请了一家公关公司联络到30家媒体,让他们在了解项目的基础上自由评论,他们可以诅咒这个项目、思考这个项目,最终这些评论是我作品的主体——行为项目是我往河里扔的石子,它掀起的涟漪才是我要的。但是,那次运气“臭”,李阳正好家暴。在出发的前一晚,总策划人半夜两点给我打电话,我知道“没戏了”。当时也有朋友叫我“冒险上”,但策划人最终多方考量,保留了项目的舞台现场。

雅昌艺术网:《集训营》和《疯狂英语营》将个人操控延伸到集体操控。

  周啸虎:当一群人,或集体疯狂起来,我就不需添加什么,因为艺术上想达到的效果它统统有。所以生活就是艺术。我针对的现象是个案,但它所折射的情感和思考,却具有普遍思考的价值。就像安利,在美国和欧洲并没有成功,但在国内却引起很大的反响,我不做评判,但它有一块空地留给我们思考。

雅昌艺术网:谢谢。

  (本文部分图片由艺术家官网提供)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