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lery Girls | 我在画廊工作
发起人:八卦连环掌  回复数:0   浏览数:925   最后更新:2016/04/10 22:04:08 by 八卦连环掌
[楼主] 八卦连环掌 2016-04-10 22:04:08

来源:艺术云图


如果你曾经怀疑过美国的真人秀到底是不是真的,但《Gallery Girls》一点都不夸张:我和其中三位女孩私底下接触过,秀中六位女孩之间的勾心斗角暂且不提,但她们在纽约画廊世界争取一席之地,以及过程中遭遇的假惺惺或残酷无情或剥削的对待,都是千真万确的。

2011年,我在纽约最难找工作的时期毕业了。由于不是美国公民,在经济紧缩的状态下,很少有公司愿意花钱为外籍人员发工作签证。一整年的时间,我在 SoHo 和 Chelsea 的画廊投过无数简历,好不容易面试过几次,获得最好的结果,就是全职的无薪实习生。纽约画廊行业竞争激烈,从初级职位做起,工作内容从塞信封到替老板跑腿泡咖啡的都不足为奇;你也甭想接触艺术家,对他们而言,你只是一个打杂的小角色而已。

为了谋生,我开始在一个手绘广告公司当实习生,晚上给人当保姆,周末在独立设计师市集替人卖首饰和T恤,同时也为在布鲁克林的 VICE 总部做些兼职翻译。但这些工作所挣得钱加起来,都不够我付房租和生活费。在纽约住了四年,最后还是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我不得不向家人求助,通过母亲朋友的介绍,一个上海的画廊看到我具备英文能力和艺术行政的背景,找我在艺术展上帮忙,并期望我可以胜任管理画廊行政的工作。虽然我对纽约依依不舍,当时的男友也劝我留下,但我不能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于是我决定:扬帆朝着梦想前进。

离开纽约当天正好飓风来袭,所有航班都取消了,只有我飞往东京转上海的班机准点 —— 看来上天注定要我滚蛋。


2011年的9月中旬,我在上海商城的星巴克与画廊经理见面。我穿了一件长袖咖啡色的薄纱碎花裙,在我所有衣服中,这是最稳重且挺有特色的一件衣服。等了不久,一位身材五短身穿西装背心和尖头皮鞋的男子走进来,目光巡视着在店内找人。他的视线从我身上掠过,但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招手请他过来坐,他坐下之后将我上下打量一番,脸沉了下去,先是思考了一会儿,又严肃地对我说:“有一件事,请你不要介意:你身上有名牌吗?” 我摇头,他接着说:“还有,你的眼镜太学生了,拿掉不要再带了。”

这话让我震惊了,我身上确实是二手衣,所以就罢了,但他挑剔的这幅眼镜是我一生买过最贵的东西,是我在纽约花了600美金配的。画廊经理随后拿起手机,给他老婆拨电话,请她隔天马上带我去买新衣服,顺便把头发和指甲都弄了,为后天的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好好准备。


画廊经理的老婆带我去将一头又倦又爆的乱发吹的直直的。


我发誓,美甲是全世界最无聊和最浪费生命的事情。在你把双手递给美甲师之后,在一个小时之内就像被铐上手铐,不能看手机,不能用笔记本工作,甚至连美容院里最基本的翻杂志都不能!你只能被迫看电视,而且看得八成是你不想看的台。你没地方躲,你不能动。无论我坐在哪儿,都如坐针毡,无聊难受的快疯掉。

但我对自己说,这些牺牲都是为了穿名牌,我要成为上流人士啊!他们真不容易,因为他们的虚荣心,造福一个像我这样出身卑微的人。与画廊经理的老婆去到商场,我这一生从没感觉自己和 PRADA 和 GUCCI 的距离那么近过,而且这次不用我花一毛钱!我太陶醉在自己幻想中,没有留意到画廊经理的老婆拉着我的手,已经走进了 ZARA。我回过神来:没错,我在 ZARA。顿时,昨晚在星巴克中,画廊经理问我有没有名牌的嘴脸浮现眼前——我觉得自己被这个自以为是的人愚弄了。

其实怪我太傻太天真、电影看太多了。展会媒体预览当天,我穿了一套极丑无比的墨绿色贴身连身裙,和一双银色带皱褶的细高跟鞋。我不会穿高跟鞋,所以走路时特别难看。虽然对自己的外表感到很丢脸,但一到与陌生人讲解艺术品的时候,我还是很开心和主动的,因为从小我梦寐以求的就是当博物馆的讲解员,而这个场合正好给了我最好的机会。

等一波又一波参观的人过去了之后,画廊经理又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对我说:“你看到那些穿短裤进来的,就不用上前跟他们讲话了。” 他觉得穿休闲短裤进来的就没钱买画,不用跟他们浪费时间——但其实,他真妈的大错特错了!在纽约的艺术展有很多藏家都故意打扮平凡来逛展览,因为他们不希望太招摇,好好看画才是目的;一些更高调的有钱人,甚至直接打发自己的小孩来看展,看到喜欢的就买。画廊经理这种歧视人的蠢话,让我再也忍无可忍,把这股怒气转移到了整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画廊体制。我想说,你们到底他妈的都以为自己是谁啊?


2011年的上海艺术博览会上,我见识到了大叔大妈摄影团对创作的执著与热情。


上海当代艺术展和上海艺术博览会结束后,我跟画廊请了假,买了机票飞去北京参加 VICE 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创想计划活动。在那里,我松了一口气,感觉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地方。活动上,我遇到了一位与我年纪相当的女孩,她向我述说她正准备在内地创办一个新兴电子商务网站的计划,我们聊得非常投合,她邀我来北京当网站买手。

回到上海,我告诉了画廊经理要去北京工作的事情。他可能觉得有点没面子,先说了一大堆关于年轻人创业公司常有失败的例子,又说再给我一次机会,介绍我去当一位北京知名策展人的助理。对于艺术工作尚存理想的我,当时又心动了。到了北京,我与这位策展人见面,他提出了每月2000元的薪水,让我先帮他做翻译和研究的工作。

临走前,他问我:“你会开车吗?” 我说不会,他说:“你可能要去考个驾照。”

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挥手上了一辆出租车,对自己说:“不了。谢谢!”


(文章出处:VICE。作者:黄莉莉)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