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最有名的艺术家”:马塞尔·布达埃尔纽约首次回顾展在MoMA开幕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308   最后更新:2016/02/16 21:02:31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16-02-16 21:02:31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2015年2月15日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比利时诗人、艺术家马塞尔·布达埃尔的回顾展,这是艺术家在纽约举行的首次大型回顾展。这位艺术生涯短暂却多产的艺术家到底对艺术史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本次展览将展出他跨学科创作中的重要作品,对他复杂的创作轨迹进行一次系统梳理。

马塞尔·布达埃尔(Marcel Broodthaers)


纽约。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在2月14日举办比利时艺术家马塞尔·布达埃尔(Marcel Broodthaers)的回顾展。在成为一名艺术家之前,布达埃尔曾是一名诗人。作为纽约历史上首次布达埃尔回顾展,本次展览展出他整个职业生涯中,包括200多件的雕塑、影像、照片、诗歌以及其他媒介的作品。同时,MoMA还聚焦于布达埃尔最为有名的作品《现代艺术馆——鹰馆》(Musée d’Art Moderne, Département des Aigles),这是布达埃尔于1968年建立的一座虚拟博物馆。


布达埃尔可能是你不知道的最有名的艺术家。

——迈克尔·拉什(Michael Rush)



马塞尔·布达埃尔作品《现代艺术馆——鹰馆》(Musée d’Art Moderne, Département des Aigles),1968


马塞尔·布达埃尔年轻时是个穷困潦倒的诗人,他在1964年决定成为一名视觉艺术家,他用白色石膏封存部分未售出的个人诗集《Pense-Bête》以示祭奠。虽然告别了诗人身份,他的作品却从未脱离跟语言、释义系统和诗词间的干系。一开始他便对视觉艺术的表现形式提出了根本上的问题。他质疑社会意识产生的基本机制,并从既定的现有知识体系的桎梏中逃离出去。他以戏谑的方式挑战了艺术机构的权威,在这个企图用视觉去解释科学和政治现象的时代。


马塞尔·布达埃尔的作品《无题》,将蛋壳与比利时国旗颜色结合


这位艺术家一直备受好评,但相对来说并没有引起公众的足够注意,此次展览的目的就是要帮助他获得在20世纪艺术史中应有的地位。已故的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艺术评论家迈克尔·拉什(Michael Rush)在2010年写道,布达埃尔“可能是你不知道的最有名的艺术家”,因为“他深刻地影响了一群当代艺术家,从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蕾切尔·哈里森(Rachel Harrison)到菲利普·帕雷诺(Philippe Parreno)和提诺·赛格尔(Tino Segal)”。


马塞尔·布达埃尔的作品《Pense-Bête》,1964


马塞尔·布达埃尔“诗人/艺术家”的双重身份在他的创作中得到了充分体现。他早期几部自己撰写的书籍也在展览中展出,包括著名的《Pense-Bête》(本书的英文电子版可以在展览中读到)。他在作品中经常使用重复的材料,就像诗歌围绕重复的形象排列词句。布达埃尔创作时经常使用煤块,青口壳,因为它们很容易获得以及它们与比利时文化的联系。他以此来嘲讽艺术作为国家主义宣传手段的概念。蛋壳也是与此相类似的材料,但是比喻意义上更加丰富。像语言一样,它们是新生命的容器和生产者。


《砂锅与合着的青口壳》(Casserole and Closed Mussels),马塞尔·布达埃尔,1964年


布达埃尔不是一个容易理解的对象。他的艺术生涯短暂而多产,但是很难符合美术馆的标准展览形式。在要求你观看,阅读以及聆听艺术的同时,他还创造了一种不连贯和不稳定的状态。

马塞尔·布达埃尔的作品《Armoire Blanche et Table Blanche》(白橱柜与白桌子,1955)


克里斯多夫·谢利克斯(Christophe Cherix)和曼努埃尔·博尔哈-比列尔(Manuel Borja-Villel)共同组织了这场展览。博尔哈-比列尔现任马德里的索非亚王后国家艺术中心博物馆(Museo Nacional Centro de Arte Reina Sofía)总监,该博物馆将在今年10月承接这一展览的巡回。“作为一名策展人,布达埃尔的作品非常了不起,”谢利克斯表示,“布达埃尔重新定义了展览和博物馆的可能样貌。从策展到展览的布局,这些本来在艺术活动中处于边缘的环节,都成为了布达埃尔作品的中心。”


布达埃尔三人评

肯尼斯·戈德史密斯
 Kenneth Goldsmith


国著名诗人、学者,著有《资本:纽约,20世纪的世界首都》(Kenneth Goldsmith: Capital: New York, Capital of the 20th Century,Verso出版社)


布达埃尔决定打造自己的博物馆,这正是网络时代我们每个人都在做的事情。每个人的博客都是属于他自己的博物馆。布达埃尔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可以,他没有请求任何许可条件。我想这种态度也源自于他的诗歌经验。当你写诗的时候,你不需要获得任何人的许可。诗歌与视觉艺术或建筑不同,不用花费大笔的钱。在这一点上,布达埃尔正是以诗歌的方式发挥着自己的作用,他深谙语言精炼的学问,保持着作品的紧凑和观念性。

瑞秋·海杜
Rachel Haidu


美国罗切斯特大学艺术史教授,《作品的缺席:马塞尔·布达埃尔,1964-1976》(The Absence of Work: Marcel Broodthaers 1965-1976)一书的作者,该书由十月书屋和麻省理工大学出版社出版(October Books/MIT Press)


我最初被布达埃尔所吸引,是因为他作品中彻底的穿透力。另外还有个人原因:我和他都有着对语言的极致追求,我对此无法抗拒。长久以来,布达埃尔都被视作机构批判(Institutional Critique)的先驱,但他许多更有力量的作品也因此被人们绕过了。这也表明,对任何人来说,布达埃尔的遗产都是难以挑战的。他既不是官僚,不是博物馆的总监,也不是诗人,不是一个受过训练的画家——他使作者身份变得复杂而棘手。某种程度上,这或许是他最纯粹的遗产。

马克·迪翁

Mark Dion


美国艺术家,其新展“纽约鸟类和其它奇迹的图书馆”(Library for the Birds of New York and Other Marvels)将于2月25日在纽约Tanya Bonakdar画廊开幕


我和我的朋友对博物馆的责任和政治功效进行了大量思考。在跟随克雷格·欧文斯(Craig Owens)、道格拉斯·克里姆普(Douglas Crimp)和本杰明·布赫洛(Benjamin Buchloh)这些历史学者进行学习之后,我们发现了马塞尔·布达埃尔。正是这些历史学家在1980年代将布达埃尔介绍给我们的。我认为,布达埃尔的博物馆通过一种无法抗拒的幽默感,将复杂的政治议题融入了进去,这点是很重要的。它对真实博物馆的临摹,正是其批判性所在。布达埃尔接过了超现实主义的接力棒,尽管超现实主义似乎已经在历史中被尘封已久了。但他为超现实主义注入了新的活力。博物馆作为一个非比寻常的空间,他在这里面找到了与超现实主义兴趣的共鸣。



马塞尔·布达埃尔:回顾展

Marcel Broodthaers: A Retrospective

纽约 | MoMA

2月14日-5月15日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4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