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和电机:重赋机械咒术性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394   最后更新:2016/01/26 20:59:51 by 无厘头
[楼主] 无厘头 2016-01-26 20:59:51

来源:文工团 文:古逃逃


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将脱力玩具与一本正经的表演做乘法,哇哇叫的电音蝌蚪在社长土佐信道的手中复活,身后蓝色工装的社员和自动发声的装置前后排开,各司其职。像一场吐故纳新的动员大会,意义不明的仪式感镇住了台下好奇心膨胀的围观者,一不小心沦为“明和电机”的教徒。



那件疯狂的小事儿叫做乐(玩)器(具)发明。日本人气电机乐团“明和电机”以自制的乐器表演和产品贩售闻名与世界。这个团体的一切作为,该被写入玩具发展史,还是收纳进乐器改造百科,都是后话。而我们有幸与这个紧绷且疯癫的“公司”共处同一时代,见识到人类的多样性与创造力,并膜拜过其现场的神奇。

这个兵库县赤穂市出身,非常规“公司”的起点,要追溯至土佐正道和土佐信道两兄弟大学时代组建的名为TOSA的乐队,以及他们的父亲土佐阪一于1961年成立的明和电机。这个中小型规模,曾为松下电器及东芝等大公司代工真空管的企业在1977年关门,停业。然而略带悲情的桥段并非“明和电机”故事的终点,1993年5月剧情接力,这对中学时代便对机械艺术颇为执迷兄弟借用父亲公司的名字,以表演的形式让“明和电机”重现江湖。

同年9月,因为在索尼音乐主办的音乐艺术大赛中获得肯定,明和电机以音乐团体的身份成为索尼的旗下艺人,并于1996年推出了首张表演专辑《提供 明和电机》。正是这一年,该司首次发售限量产品,剧情有了新的推进。由此该乐团开始以“产品制造商”自定义,成员彼此以“社长”“经理”“工作人员”互称,粉蓝色的工装变成了打歌服,一切表演被延伸为“产品展示”。这一切也开始变得好玩起来。

戏路广,无困惑。各路展览会、音乐会、演讲会均不乏明和电机的身影。1993年开始,从借助26种不同形态的鱼讨论“我是什么”这一哲学命题的鱼器系列(NAKI series),到后来致敬土佐信道母校筑波大学的筑波系列(TSUBUBA series),声音力学系列(VOICE MECHANICS series)以及基于科幻剧本“雪绒花计划”被设计成装置剧场的雪绒花系列(EDELWEISS series),明和电机的四条产品线沿着不同的命题各自展开,仿生学、机械原理与共振的物理学基础被串联,一批批新的发声机器人在社长土佐信道手中有了生命。

若要做一本明和电机的产品名录,除了将机械与有机体结合的可穿戴的响指木鱼(Pachi-Moku)、机械孔雀(Mecha-Peacock)以及摒弃人类操作的电话鱼笼(Uke-Tel)等代表作之外,最为明星的一枚莫过于电音蝌蚪(OTAMATONE)。这只张着大嘴的白色音符正是日本玩具大奖2010大奖得主,在全世界都有着大批拥趸,包括440cm、270cm两个型号的电音蝌蚪至今已经售出超过十二万台,它也毫无争议的与社长绑定,一并成为明和电机的核心标签。

与呆萌的电音蝌蚪异曲同工,除了那些冰冷的、略带距离感的机械装置,社长土佐信道还先后推出过一系列色彩明媚、猫猫狗狗主题、萌到化掉的乐器,并身体力行的通过youtube上传视频,一本正经的给出操作演示。从乖张戾气,小猫样貌的チワワ笛(CHIWAWA)到橘红色狗狗外形,靠弹簧发声的バウガン(BOWGUN),再到小朋友模样的打击乐器Mr.Knocky,每一件新奇、有温度且极具象征意义的作品无不令人产生“卷毛怪蜀黍内心都藏着一个幼稚园和一家动物园”的错觉。

对明和电机产品谱系有了大致概念之后,再小心翻开的他们音乐会的菜单,通常会看到松、竹、梅三种规格的course。明和电机目前表演经纪归属于吉本兴业,被定义为“松”的,长达90-120分钟的现场,现任社长以及四名社员会占据舞台中心,被自动发声的吉他メカフォーク(Mecha-Folk)以及“电风扇”样貌的花型木琴マリンカ(Marimca)等大型乐器装置包围,配置相对豪华。而竹、梅两种套餐,则在人员配置与演出时间依次减半,各有千秋。

从上至下的,社长到员工,统一制服,各自为政,表情严肃的集体演奏佐以荒诞且冒着几分傻气的舞蹈,轻易的将台下观众带入“明和电机”式的审美与设定,不自觉的随着节奏合唱起《明和电机社歌》。当然,这些奇奇怪怪的乐器也有着自己的脾气,演出现场突然失灵,设备出现故障的剧情时有发生。行走江湖的社长对此状况向来见怪不怪,演出者“秒变”维修人员,放下各自的乐器,一拥而上,众人沉着、冷静的排除故障的场面也是该团体演出时,可遇不可求的招牌看点。

自然奥秘与机械原理嫁接,无厘头现场与公司框架绑定,能唱能跳,能造玩具且有点神秘、有点脱力的明和电机给予受众的并非一场无意义,无根底的胡闹。社长土佐信道在谈及设计理念时曾指出:“古代乐器多与自然发生连接,常被造成怪物与动物的形态。近代乐器多被设计成辅助工具,更重视机能性,却排除了咒术性。诸如电音蝌蚪,我的这些设计则是试图重夺咒术性,被赋予更深层次的含义。”


一念之间,各种日光之下的意义不明的设计与被放大的仪式感似乎都可以找到合理的解释。声音、机械、设计、观念早已在自然念力的催化下形成有机体。你无法看见我某些方面的才华,比如挣扎,比如宇宙层面的表达。所以在超常识的明和电机推翻你的三观之前,你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去现场,去发现,去重建。


明和电机2015深圳制汇节演出片段


《明和电机:超常识机械》

01月24日 ~ 03月13日

上海明当代美术馆(永和东路436号)

票价:80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