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昉:当生命重回到时间的采摘中
发起人:天花板  回复数:2   浏览数:1196   最后更新:2016/01/18 13:29:23 by guest
[楼主] 天花板 2016-01-13 22:18:04

来源:这个店The Shop


在暮色之中,这些人类的遗址变得如此清晰和活跃起来,被潮水淹没的记忆开始上浮,产生气泡,那些生命的细节,不仅仅是在同情生命,也在帮助我们走进生命的另一种循环。



五名传教士Th. Vénard(让—戴法纳·韦纳尔),G. Goulon,J. Perrier,J. Lavigne 以及J. Theurel于1852年9月19日离开巴黎前的合照。正是那个名叫韦纳尔的年轻传教士在殉道前写给父亲的诀别信,成了傅丹(Danh Võ)让他父亲一再书写的内容。韦纳尔于1861年2月2日在越南被处刑。

茨开乌头,紫花百合花序,花瓣和萼片/ 银莲花,川滇蔷薇开花植株,果实 / 茨开乌头,茎生叶 / 蓝匙叶银莲花,基生叶,心皮 / 火红地杨梅,茨开乌头开花植株,上部茎生叶 / 蓝匙叶银莲花,基生叶,开花植株 / 川滇蔷薇,紫花百合果枝,花远端 / 狭叶荆芥,川滇蔷薇开花植株,花枝 / 草原樱桃,毛樱桃果枝——19世纪末由法国传教士、植物学家让—安德烈·苏利耶(Jean-André Soulié)于中国南部及西藏发现的植物。来源:巴黎自然历史国家博物馆文献。
















许久以前的书写,会再三地触动隐秘的泉源。那些纯粹的书写,并不是因为恐惧遗忘,它只是为了让我们学会如何平静地面对命运——你终究会记起,曾有人真正生活过。


当黄昏来临,清澈的灰度将映照出权力的倒影、食物链的反转和粒子运动的湍流——那时,我们依稀看到人的形状:在海啸的冲击、交易的挤压中剧烈压缩、形变,以至在微尘中飘散的形状。在历史之胃的残渣中,扭曲的人形将悄然起身,无所顾忌地游走于沼泽的边缘,直至远方深陷的城市。


(注)微信封面中的引言摘自傅丹《母语(Mother Tongue)》,原文出版于《Phung Võ 2009-2012》, Kunsthaus Bregenz, 2013, 该书因应傅丹在KunsthausBregenz 2012 的个展《(Danh Võ)/(Võ Danh)》而出版)

文字:胡昉
图文提供:Courtesy Vitamin Creative Space


[沙发:1楼] 都可小鱼儿 2016-01-14 10:34:01
支持,不错!
联拍在线--专业的艺术品交易平台-http://www.51bidlive.com
[板凳:2楼] guest 2016-01-18 13:29:23
说梦话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