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大咖眼中2015最好和最糟糕的艺术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0   浏览数:1050   最后更新:2016/01/06 18:09:07 by wangxiaoer97
[楼主] wangxiaoer97 2016-01-06 18:09:07

来源:凤凰艺术


狄更斯曾经说过“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泛泛地说并没有意义,所以这次我们采访了几位重要的文化界人士,谈谈他们在2015年中喜爱的和讨厌的艺术 以下是他们的观点(排名不按先后顺序):


AA·布朗森(AA Bronson),柏林

艺术家

2015年最佳艺术:在2015年我最喜欢的两场展览都是由同一家机构和同一位策展人策划的。这位策展人就是奥地利萨尔斯堡当代博物馆(Museum der Moderna )的艺术总监萨宾·布赖特韦泽(Sabine Breitwieser)。她策划的卡洛琳·史尼曼(Carolee Schneemann)的个人回顾展“运动中的绘画”(Kinetic Painting)在学术和展示方面都达到了出色的水平。萨宾·布赖特韦泽对这场展览所做的研究深度和广度都让人叹为观止,她把卡洛琳·史尼曼的绘画,电影,行为表演和出版物融合在一起,呈现出一位重要的‘画家’和思想者,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卡洛琳·史尼曼被人所忽视。第一点是因为卡洛琳·史尼曼坚持成为一名女人,第二点是因为她的作品拒绝商业化,甚至是无视商业化。在萨宾·布赖特韦泽的策划下,整场展览都完全再现了卡洛琳·史尼曼作品中的色情部分,这在美国是绝对不允许的。(萨宾·布赖特韦泽的展览‘艺术和科技的实验’(E.A.T.: Experiments in Art & Technology)也同样成功。)

2015年最糟糕艺术:2015年我最不喜欢的展览是一次在错误时间,构思不合理,生搬硬套的展览。这场展览对公众的期望太高,艺术家预想观众会如他所想的参与进来,因为这种期望而把自身压垮了。虽然观众很少会按艺术家的预想来对艺术品做出反应。出于礼貌,我不会说出这位艺术家,策展人或举办机构的名称。Carolina Miranda (Los Angeles)

卡罗莱娜·米兰达(Carolina Miranda ),洛杉矶

《洛杉矶时报》的特派记者


2015年最佳艺术:2015年有许多最佳展览,但是我认为最有趣的是洛杉矶黑人艺术家作品的大型系列展览:威廉·鲍勃·L(William Pope.L)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的展览;查尔斯·甘尼斯 ( Charles Gaines)在洛杉矶翰墨美术馆(Hammer Museum)的展览;马克·布拉德福德(Mark Bradford)同样在翰墨美术馆的展览;卡里·约瑟夫(Kahlil Joseph)在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展览; 尼基卡·奥库尼里·克罗斯比(Njideka Akunyili Crosby)在翰墨美术馆,艺术实践中心(Art + Practice)和硬边画廊( Hard Edged)的展览,以及在加州非裔美国人博物馆(California African American Museum)上的黑人艺术品展览(该展览还在开放)。这些黑人艺术家的展览都与众不同。而这些展览共同开阔了我们对艺术和艺术历史的视野。

2015年最糟糕艺术:在难民危机(叙利亚和中美地区难民)和共和党初选中的排外情绪,2015年艺术上也有几个污点,但是其中最寒心的是在8月,叙利亚极端组织IS杀害哈立德·阿萨德( Khaled Assad ),他是一位巴尔米拉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IS在2015年犯下许多惨无人道的罪行,但是阿萨德被害事件尤其触动我,这不仅仅是对人生命的攻击,还是对他所代表知识的一种攻击。感觉就像是一个新的黑暗时代的来临。

常恩·塔米尔(Chen Tamir),特拉维夫

当代艺术中心(CAA)的策展人和特拉维夫的策展研究人员


2015年最佳艺术:希托·史戴尔(Hito Steyerl)在威尼斯双年展上的展览“太阳工厂”(The Factory of the Sun)。他的作品总是让我惊艳不已,他的作品总是那么精确,并且可以包罗所有那些带有先见性的事物。这次让人眼花缭乱的大杂烩囊括了数字时代,移民,安全,经济,无人机和模拟。整个展览的设计也像是一件艺术品。

2015年最糟糕艺术:2015年最悲伤的时刻莫过于ISIS极端组织摧毁在巴拉米尔古城有2000年历史的高塔纪念碑。震惊世人,也让人心痛。

海伦·托穆尔(Helen Toomer),纽约

纽约和迈阿密脉冲当代艺术博览会(PULSE Contemporary Art Fair)的艺术总监


2015年最佳艺术:我非常非常喜爱在纽约当代美术馆的毕加索雕像展览!我已经去过3次了,每次去我都能发现新的东西,所以我还想再看一次。这场展览再次让我爱上毕加索和纽约当代美术馆。

2015年最糟糕艺术:杰瑞·萨特茨( Jerry Saltz)的银行存款事件(他在2015年11月在脸书上传一张自己的银行存款单表明自己濒临破产)。

克劳迪娅·拉·瑞克(Claudia La Rocco),纽约

作家


2015年最佳艺术:本月艾莉诺·胡里汗(Eleanor Hullihan)在《再见研究》( The Goodbye Studies)中的表演,《再见研究》是提尔·奥康纳(Tere O’Connor)在纽约前卫艺术空间The Kitchen新的歌剧作品。胡里汗作为舞者,魅力四射同时也带有权威,表演中带着强烈和细腻。在纽约的舞者中,我真的想不出比她更好的演员了,她是2015年度最棒的......

2015年最糟糕艺术:本月艾莉诺·胡里汗(Eleanor Hullihan)在《再见研究》( The Goodbye Studies)中的表演,《再见研究》是提尔·奥康纳(Tere O’Connor)在纽约前卫艺术空间The Kitchen新的歌剧作品。因为这是自从艾莉诺·胡里汗在2012年惠特尼双年展上演出沙拉·米歇尔森( Sarah Michelson)的作品《热情的研究#1-美国舞者》(Devotion Study #1—The American Dancer)时严重受伤。2012年的这一次演出让她赢得了惠特尼博物馆的巴克斯鲍姆(Bucksbaum)家族的垂青,也让她的舞蹈生涯上升了一个新的台阶,作为代价她在康复中心待了好几年。员工工伤赔偿费支付了医疗费,但是这只是她面临的痛苦康复过程的冰山一角......胡里汗独自斗争,终于重回舞台,看到如今她如此宁静的表演,这是对舞者坚韧力的致敬,但也让人们看到他们在这一个本该颂赞他们的地方遭受不体面的对待。


舒墨·巴萨尔(Shumon Basar),柏林

作家和文化批判家


2015年最佳艺术:2015年最佳艺术一定是《假手臂自拍杆》(The Fake Arm Selfie Stick)。我是世界上半数/四分之一/少数认为自拍杆是我们这个了无生气,充满自恋时代的物化产品。但我也喜欢自拍杆,因为我们不知道是谁发明了自拍杆,比如,谁先设计了第一根自拍杆?发明者又在哪里?我们只知道生产和传播自拍杆的是中国的工厂,但在这件维多利亚式设计的标准自拍杆存在一个缺点:自拍杆的杆子也会乱入照片中!这样大家都知道你没有朋友。

2015年最糟糕艺术:我认为很多人会说2015最糟糕的艺术是“ISIS组织毁坏了巴拉米尔古城”,所以我会说点别的,关系不大的。在《卫报》2015年最后一版中,英国历史学者提莫·葛顿·艾许(Timothy Garton Ash)说2015年“就像是1989年的反转。”他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暗指的是大多数欧洲国家禁止难民寻求避难,而第二点是一种恐惧外国人的排外情绪再度复燃。2015年作为柏林墙被推倒25周年的纪念时刻却揭开了国家纷纷高墙而筑的篇章(虽然以色列建造分隔以色列与西岸地区的种族隔离高墙(Apartheid Wall)才是和柏林墙一脉相承的)

娜塔莎·狄龙(Natasha Dhilon),纽约

MTL Collective文化网站的一名成员


2015年最佳艺术:在2015年2月21日,是马尔科姆·艾克斯( Malcolm X )被暗杀的50周年纪念日,多数为黑人的40位艺术家和活动家在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进行了一次未授权的游行,他们集体游行,大声斥责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这个神圣的地方是一个记录白人至上,殖民主义和生态破坏的地方。这次游行是“黑人生活”(Black Lives)运动历史上的一次深刻的行为艺术表演,也是在艺术领域,把反高档化(anti-gentrification),气候正义,和以反种族主义和集体解放为核心,劳工权利为前沿阵地的去殖民文化相结合。

2015年最糟糕艺术:2015年早些时候,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禁止安德鲁·罗斯(Andrew Ross),瓦利德·拉得( Walid Raad)和阿修克‧苏库马兰(Ashok Sukumaran)来到阿联酋参加阿联酋双年展和三月会议(Sharjah Biennial and March Meeting),也禁止他们在萨迪亚特岛(Saadiyat Island)就劳工虐待事件展开调查,在萨迪亚特岛阿联酋古根海姆,阿布扎比卢浮宫和其他阿联酋与西方合作的机构正在进行施工建设。然而,阿联酋最该谴责的是禁止艺术家入境,并且还驱逐艺术家。所以我还要举另一个例子,在2015年夏天,美籍巴勒斯坦裔艺术家(也是MTL Collective文化网站的一名成员)阿敏·侯赛因( Amin Husain)因为回到自己的家乡巴勒斯坦为一部即将上映的电影《迫近的起义》(The Coming Intifada)进行相关研究,被以色列特工组织拘留,审问和驱逐出镜。在侯赛因的例子中,我们看到了“抵制,撤资和制裁”(Boycott, Divestment, Sanctions,BDS)民间团体存在带来的危险,这个民间团体引起了许多学术和艺术界人士关注。BDS这场运动要求艺术家签名放弃和以色列机构合作的文件,反对者认为这会阻止文化的自由交流。侯赛因的事上个月在Blunderbuss网站刊登出来,这件事情应该让我们停下来重新发问:谁才是对艺术和文化真正的威胁——是一个用法律禁止艺术家看望自己家人的种族隔离的国家,还是一个以公正和团结的名义禁止我们和国家机构进行合作的民间团体?

(编译:尚智)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