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水墨,你们抄来抄去好欢乐哦!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1   浏览数:1651   最后更新:2015/12/22 16:02:39 by guest
[楼主] 无厘头 2015-12-22 10:03:45

来源:艺术那点事 文:小白


当代水墨属于2011年以来中国艺术品市场下跌过程中的“救世主”,市场突然好起来之后,许多以前的国画家开始拦着大家,“别叫我国画家,太老气,喊我当代水墨艺术家好了。”许多作品仿佛找到了组织似的,一定要标上“当代水墨”才心定。更多的画家,看到某些类型、画法的当代水墨好卖了,便快速克隆,反正在中国,模仿速度就是财富,法律也没规定过谁的画不能模仿。

对呀,既然没规定过不能模仿,那么大家就抄来抄去好了,反正有人买单,好欢乐哦!

(武艺的作品总是很欢乐,但我们要说的是另一码事)


有人说,当代水墨目前已经形成了三大主流面目——傻、淡、静(谐音为“傻大姐”)。这三大主流面目也谈不上是谁最先这么画的,反正世上本没有路,只要大家喜欢朝这儿走,便成了路,有人这么画,卖得好,大家就一起这么画,众人拾柴嘛,队伍迅速扩大,互相抄来抄去,便抄成了主流。


先说“傻”。画一张傻子脸,这不是当代水墨的发明,中国当代艺术先这么干的,既然他们抢到了大把的钱,当代水墨没理由不干,何况好些人本来就是国画、油画骑墙玩的。


(辨识度很高的朱伟作品,我们骂人“热你个大头昏”,“大头昏”就是这种)


画傻脸的诀窍在于五官挪位、脸部变形。马小娟把江南仕女糟蹋成扁头加上长梯形脸,徐乐乐把美女画成面盆脸,眼神呆滞,她们都成功了。


(这系马小娟的作品,人物头型特殊)

(这系徐乐乐作品,呆子脸很有标识度)


大家觉得这么画美极了,立马就跟上了。

刘庆和的美人画就属于临睡前不宜欣赏的——

李津的美人下过一番功夫,他的画告诉我们:生活中不是缺乏丑,只是缺乏发现丑的眼睛——



朱新建的美人属于戏墨——


从此,我们终于可以真心诚意地夸奖一个缺乏当代美术知识的女人了:“小姐,你长得……真像朱新建画出来的美女!”


阎锡聪笔下的女孩大概是她妈怀孕时筛查不严格造成的,可我总是纠结于他跟阎锡山是什么关系——


以下这两个画家画女人走的都是唯美路线,这属于当代水墨里最忠实于原著的美女画,可为啥都一个模样呢?

(党震作品)

(陈子作品)


当代水墨里的男人呆傻级别更高,李老十画的钟馗——


(这钟馗长得像我一位同事,你认为他应该是哪个部门的呢?)


王孟奇的人物相当于游戏里的怪兽——

石荣强的罗汉怎么看都像一位著名滑稽演员——

周京新的罗汉一个个面目可憎,也许这是他对传统文化长期反思的结果——罗汉都成了一帮精于算计的商人,我认为下图是在开财富论坛,你同意吗?

吴浩的这幅画是讲书生的,也许是读书读傻了,喂,哪家病院没看紧,让你溜出来的?

这是蒋世国作品,不是李津的——


下图这两人的表情是要去干啥?大家可以竞猜——

上图是雷子人的作品,跟罗中立一幅大巴山油画是兄妹版——


说完“傻”,再来说“淡”。也许是想表现中国水墨里用水的功夫吧,可一不留神,大家都往雾霾画上靠了——画什么都像在雾霾里飘着,200年以后回头一看,当年的中国雾霾实在是严重啊,画家们都集体地直面现实,唤醒全民的环保意识,这样的画,简直就是警世钟啊!

有人这么画远处的风景——


(丁蓓莉作品)

PM值200以上,看这样的画,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揉眼睛。

还有人这么画风景,总算看到一两根清晰的线条了,谢画家开恩——



(沈勤作品)


有人这么画风景,是帝都的郊外吗——

(朱建忠作品)


还是这位朱建忠画的,大概是喜欢郎静山吧——

唉,一个比一个淡,让人嘴里淡出了鸟来。

淡鸟这就来了——

(韩非作品)

(江宏伟作品)


还有人和鸟一样淡的——

(杭春晖作品)


这么多寡淡的画,好像是画完后,把上面一层揭去,展出的是下面一层,不然为什么大家都一样的淡呢?我不明白——

田黎明作品)

(李嘉儒作品)

(高玉国作品)

(郑庆余作品)

(万国龙作品)

(刘德明作品)

(张文霞作品)

基本上都是在雾霾中生活,可一个个还辣么美,看来“扯淡扯淡“还是有道理的。

不过接下来这位是“透”,而不光是“淡”了——

(徐华翎作品)

一位75后,一张画要卖到几十万,没有点真功夫是不行的。


再来说“静”。当代水墨发展出一路静物画,不是西画里的静物,而是无论他画什么,看上去都十分静止,也许是想体现东方文化吧,结果,把个水墨画得静到死寂里。

首当其冲是徐累,他被誉为当代水墨界的“旗手“,也是市场里的领头羊,可这位老兄偏爱画马——


任何东西在徐累画出来,都透着一股腐朽、死寂的味道。不知道藏家花好几百万买徐累的画,是追求那种冷到骨子里的死相吗?

不过因为价钱摆在哪儿,从古典里透出幽暗、疏离感也就变成时髦了,下图这位作者是徐累的弟子,也透着一股子死寂劲儿——

(郝量作品)


后来就直接画骷髅了——


还有位专门画成X光片的,号称“影像水墨“——

(蔡广斌作品)


古典、幽暗、标本、冰冷,几乎成了“静”这一路水墨的符号。操作也容易,随便从宋画里取个图式,或者是取个元素,或鸟、或走兽、或花、或山石、或帷幕屏风之类,用几种冷色调画出来,再把不搭的物象往一块儿组合组合,当代水墨就成了。请看大屏幕——


(秦艾作品)

(张庆作品)

(姚蓉蓉作品)

(许经文作品)

(王婧作品)

(谭军作品)

(如一作品,这名字真好,太切合这篇文章的意思了)

(彭薇作品)

(姜吉安作品)

(高茜作品)

(陈林作品)


抄来抄去,谁也别挡着谁的道,反正大家一起快乐卖钱(其中还真有一些画家值得长线看好),反正时不我待,当心香烟票过期啊,世界好欢乐哦!

[沙发:1楼] guest 2015-12-22 16:02:39
在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