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 | 政纯会:要不要来场“集体主义”的小火锅?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1   浏览数:692   最后更新:2015/12/15 09:56:25 by guest
[楼主] 橡皮擦 2015-12-14 19:51:00

来源:东方艺术大家 文:张宗希


展览:政纯会:政纯办十周年

时间:2015.12.12-2016.1.23

地点:泰康空间(北京 草场地)

政纯会:要不要来场“集体主义”的小火锅?

展览现场的卡拉OK

五角餐桌火锅


由洪浩、肖昱、宋冬、刘建华、冷林组成的艺术小组“政纯办”迎来了她的十周年,同时推出最新项目“政纯会”:一场汇集了火锅、冷餐、烧烤等配套餐饮服务以及乒乓、观影、卡拉OK及足底按摩等休闲娱乐设施的活动在泰康空间展开;政纯办将此地变成一个临时性聚会空间,在接下来的四十多天里将以“吃喝玩乐闲”等形式向社会各界人士提供会务服务,邀请各组织、机构、个人在“政纯会”当中召开自己的会。


边听边玩?

乒乓球台,一个人或几个人都可以打


和“做一件好事”、“全民健身”类似,“政纯会”延续着政纯办的“办公方式”:抽离掉具体内容的纯形式聚会(他们把具体内容留给参与的人)。展览空间的主色调延续着始于2005年的“只有一面墙”的“政纯蓝”,给人一种冷静的海洋文明的感觉,走进去却发现,是另一幅热闹的情景:大家可以一起吃饭、一起玩球,一起听歌,正像成员冷林在一个访谈中提到:关键在于不用一个人孤独地在家里,在集体里可以分享一些往往在强调个人主义的时候被忽略的东西。具体做什么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在一起”。


政纯办“旗帜”:一篇票据展示,四篇文字宣言,最有一篇空白宣言

观众可以一边按摩,一边看书


当被问及集体创作的方式,是否可以看作是政纯办对大家反思集体主义乌托邦的反思时,在二楼展厅不时招呼观众要试试足底按摩的宋冬解释到,这里的集体主义并不压制个性,比如并没有因为十年前成立了政纯办,十年后大家就只知道政纯办而不记得作为独立艺术家的成员了;也不是提供一个平台,呈现出来的作品是抽离掉具体的内容,让不同背景的人都可以参与进来。并提醒,不要把艺术看做一个工作,而要生活化。《兰亭序》重要,兰亭会也重要。一如政纯办曾经的宣言:“集体主义不是要在今天的社会中去复辟已经在实践中失败的经历,而是想保持某种胸怀世界的积极思考和想象的空间和态度。今天的社会主义——新社会主义应该是一种为想像准备的空间。”


政纯办 宣言

也许可以看作“蓝宝书”或词典?


作为独特的艺术小组,政纯办虽有一个共识,但各个成员又保持着自己的独立工作。或者说政纯办的成立正是建立在每个成员可以独立的基础之上,这大概也是“集体主义”成立的前提之一。


关于“政治纯形式”:


我们从社会运动的形式中得到了一种美学的新维度。这是一种政治的派生物,是政治退化中产生的形式,这种形式就是政治的纯形式。政治纯形式是抽掉政治内容和核心的形式;是一种动员;是一种情绪,是一种对实践无伤害的美好的形式;同时也是一种虚拟的实践。她已经失去了实践中的斗争性,而纯化为一种形式。这种形式包含着想象力和创造力;对于现实社会实际来说,她仅只是一种政治态度。

——政纯办

[沙发:1楼] guest 2015-12-15 09:56:25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政纯办”十周年,在“政先生”的流水席中重思以“集体主义”的方式做艺术



▲ 展览“政纯会”所在的泰康空间已经挂满了蓝色的布条。


北京。草场地的红一号院里有一座挂满了湖水般的蓝色布条的房子,那是泰康空间 。2015年12月12日,这里有一个名为“政纯会”的展览开幕,事实上它更像是一场聚会——“政治纯形式办公室的聚会” ,这也是政纯办小组庆祝成立十周年的庆典。在这个特别的聚会/展览中,展厅的墙面、地毯和许多物品,如长长的乒乓球桌、五角形的大桌子,都被刷成了标志性的“政纯蓝”。在形式之于艺术的重要性下,所有的视觉元素做到了当代艺术展览标准性的极致。在这片纯粹的政纯蓝天地里,政纯办小组的几位艺术家洪浩、肖昱、宋冬、刘建华、冷林,却邀请到场的观众和他们一起做点看似和通常的艺术不太一样的事情。


▲ 展览现场五角形的火锅宴席,四周沿桌摆放了食材和火锅,中间的是艺术家精心摆放的假水果


下午4点,展厅飘出了火锅的香味。这是政纯办为到场的朋友们准备的火锅宴席。五边形的政纯蓝大桌上摆上了一圈小火锅,配菜沿着桌边码放,火锅中间很有形式感地摆着些漂亮的假水果。据说艺术家宋冬、洪浩和刘建华在开幕前的几个小时来到泰康空间,特地站在桌子上为水果摆出漂亮的造型。作为区别于普通聚会的一次艺术实践,现场的每个细节里都透露出了形式的重要性。


▲ 投影在“政纯蓝”墙面上的卡拉OK与乒乓球桌台同在一个空间里,形成一种和谐有趣的新形式


这样的展览开幕式让不少到场的观众觉得稀奇, 原本准备参加一个高冷的艺术展览开幕式的人们,面对热气腾腾的火锅,开始还局促着有点不知所措。艺术家萧昱带头拿着碗配调料,招呼大家开动,于是现场的观众也渐渐加入了吃火锅的行列。另一个展厅的卡拉OK也已就绪,不时地有人拿起麦克引吭高歌。卡拉OK影像被投影在蓝色的墙面上,展厅中央是一个超长的蓝色乒乓球桌,唱歌的和打乒乓球的人互不打扰,反而形成了一种和谐有趣的艺术新形式。不止是展厅里,展厅外还另有一个烤串局,味道充斥整个院子。吃饱玩累了,艺术家提醒大家,楼上还有足底按摩,坐在按摩椅上的人,顺便可以拿起一本蓝色的小册子《政纯办宣言》读一读......“这是一场流水席。”宋冬说。人们吃着,聊作,玩着,言笑晏晏,甚是快乐。


▲ 二楼的展厅里布置有沙发和足底按摩机,可以舒适的畅读《政纯办宣言》



每个个人当中都有一个集体,这个集体不是外在,是每个人的内心需求。 不论是父母、朋友等社会关系都是一种集体,集体一直在被实践,只是没有作为一种知识被认知。 ——政纯办艺术家冷林


这种快乐与集体主义有关。“这是个体内心和精神对集体的需要,和对当今资本主义经济下社会组织形式的反思。” 刘建华在接受《艺术新闻/中文版》采访时说。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政纯办成员们对社会主义和集体主义的余温念念不忘,但却不只是在怀旧。他们一直重访、把玩并尝试集体的形式,并试图从中寻找艺术面向未来的可能性 。


▲ 政纯办过去十年在一起的一百张照片,以及5台足底按摩器,设备旁边还有《政纯办宣言》


▲ 由政纯办五人各自的肖像部位合成的“政先生”


除了动态的体验之外,“政纯会”中也有人们熟悉的静态的当代艺术呈现方式。在“K房”的角落里,有一个没有光亮的房间,隐秘地循环播放着从旋律和曲调如圣歌般的政纯曲,让人从出喧哗纷扰的环境中抽离出来,进入一个精神的空间。但歌词里面却没有在歌颂神或人,而只是以歌剧的赋格唱着“Polit-Sheer-Form”。在展厅二层空间里,除了那五个按摩器以外,还陈列了政纯办小组的“使用物、创造物和纪念物”,以及他们过去十年在一起的一百张照片。包括他们标志性的由五人肖像合成的“政先生”头像,以及他们过去十年合作的作品留下的物品(如《同做一件好事》中印有“Do the Same Good Thing”的旗帜和横幅等)。此外还有在本次展览首次展出的一套政纯办的纪念品,是为“纪念物”,包括用陶瓷制成的政纯蓝的书,以及政纯表、政纯墨镜和政纯水等,同样以政纯蓝为主色,颇似某品牌的系列设计产品。现场不少观众问可不可以购买纪念品,但艺术家表示他们并没有销售这些纪念品的打算。


▲ 政纯办过去十年合作的作品留下的物品,如5个展览中印有《政纯办宣言》的卷轴


▲ 本次展览首次展出的一套政纯办的纪念品,是为“纪念物”,包括用陶瓷制成的政纯蓝的书,以及政纯表、政纯墨镜和政纯水等


这样的场景不禁让人思考的是,在消费主义时代下,拥有某一件商品有时会让人感觉自己进入到某一个集体中,比如买了某个奢侈品牌的衣服,会让人觉得自己变成了上层社会的一份。是什么机制使商品变成了进入集体的入场券?是什么制度让人因为拥有商品而获得了归属感?我们能从怎样的集体中获得何种精神、情感、智性的滋养?狂欢的宴席过后,若有人愿意静静地观看这些物品,或许会生出对当下商业社会的种种反思。在政纯办对社会集体主义旧梦的遥想、重访和再造中,或许能够为人们提供某些关于未来社会、集体、商业、艺术发展的新思考。


专访政纯办



政纯办

政治纯形式办公室,简称“政纯办”,由艺术家洪浩、萧昱、宋冬、刘建华和冷林(从左至右)组成,于2005年成立,如今已成立十年


Q:政纯办在一起十年了,有什么感想?

刘建华:从05年7月16日小组建立到现在,确实感触很多,这种感触是各方面的。政纯办的方式有别于其他所有的艺术群体,政治纯形式的概念涵盖在各个领域里。其中让我感触最深的是我们之间情感的交流,很难得的是多年来形成的一种“相互生活”的方式。


洪浩:60年代出生的我们来说,集体主义式的生活经历已经植入我们的生命里了 。当下在面临当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和艺术关系的时候,我们不是将个人价值的实现作为人生的最高追求。我们在集体的相互交流关照和校正中, 超越了个体的局限,这种超越性引发我们去工作的兴趣点之一。通过十年关系的磨合中,个体需要集体的愿望非常强烈,在一起特别快乐,更达到了某种自由,反而是一种解放。


萧昱:这是最愉快的十年,就是因为这个集体才开心,每个人不需要从这个集体里去获得什么,就是想做一个不同寻常的事情,想通过脱离了被组织和结构过的社会性活动来思考问题。作品可能都不是很重要。


Q:“政纯会”让人想到2007年在上海比翼中心的茶话会,当时有人提出的质疑:“这到底是不是艺术?这有没有建设性?”社会环境和艺术环境发生很多变化之后的今天,你们对此是否有新的回应?

宋冬:这件事本身就是建设性的。已经过了八年,今天政纯办还在,也许就是回答。政纯办的灵魂就是在一起的精神探究。


Q:“政纯会”活动在开幕之后还会继续吗?

洪浩:“政纯会”不只是开幕当天的活动,接下来的40多天,我们可以为各种会议提供这个场所,期待不同的会议的内容在这里发生,所以它是一个非常丰富的不停在生长的东西,而且是不可预知性的。


Q:政治纯形式和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理想有关系吗?

冷林:每个个人当中都有一个集体,这个集体不是外在,是每个人的内心需求。 不论是父母、朋友等社会关系都是一种集体,集体一直在被实践,只是没有作为一种知识被认知。所以我们的集体不是依靠物理来连接的,而是依靠每个个体内心的集体连接的。



政纯会

泰康空间 | 展至2016年1月23日



撰文 | 邓丽雯

编辑 | 周雪松

摄影 | 李靖越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