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针对雷诺阿 麦卡锡的抗议只是拙劣的政治手段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723   最后更新:2015/11/02 10:17:15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15-11-02 10:17:15

来源:artnet


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抗议雷诺阿的示威者。

图片:by Brian Boucher.


也许抗议会成为2015年艺术史的注脚——艺术家、艺术品、博物馆、以及博物馆里的展览都无一幸免的成为了抗议活动的目标。四下都是示威标语,空气中充斥着高音喇叭中激烈的言辞,但是,有没有人停下来统计过一共发生过多少次抗议?

在过去的12个月里,遭到抗议的包括:雷诺阿的晚期肖像作品,博物馆庆祝莫奈的日本风活动,使用活马的商业画廊,使用乌龟的装置作品,威尼斯双年展的以色列馆(2次),得到石油公司赞助的展览,漫画家,海湾劳工状况,带有种族意味的电影,比尔·科斯比(Bill Cosby's)的艺术收藏,以及各种各样的公共雕塑 ——比如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在巴黎的性玩具公共装置,以及南非的英国殖民企业家西赛尔·罗兹(Cecil Rhodes)的雕塑。

这意味着什么?

请允许我说一下我的真实感想:大部分围绕着艺术品和博物馆发生的抗议与艺术无关,而是某些使用艺术家、艺术品以及博物馆的机会主义者引发媒体关注的手段。这些抗议者反对的议题确实存在,但是他们的目的并不止于那些写在标语上的东西。

大型示威抗议一年前在墨西哥城43个学生失踪的事件,每一个示威者都戴上了这个面具

图片:: via the latimes.com


作为一个凡夫俗子,我更喜欢以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来解决问题。我对通过抗议来表达对于美术馆以及文化活动的方式持保留意见。我反对前苏联的文化管制,今天我依然反对针对伊朗的文化管制、以及最近大量出现的针对以色列的学术/艺术以及文化管制。在我看来,针对以色列的文化管制尤其错误,并且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我无法忍受这种针对特定人群、或者国家、特别是我赖以生存的艺术界的行为。这种群体性“羞辱"会滋生仇恨。

但是这并不是本文的主题,所以请不要为以色列/巴勒斯坦的问题再与我争辩了!我更感兴趣的是,从广义的层面上来说,艺术家、艺术作品以及美术馆是如何成为某些人宣传自己、以及他们的社会与政治立场的工具的。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人们对艺术关心到了走上街头抗议的程度是一件值得敬仰的事情。艺术依然有着重要的作用,至少对一部分人来说是如此。我们依然可以通过非暴力的手段来求同存异——通过语言的方式。

但是从另外的角度来看,这些人似乎和艺术以及艺术家没什么关系,艺术品和博物馆成为了这些人聚会、宣传自己的一个载体。在我们这个数码直播的时代,抗议的行为占据了网络媒体的舞台,特别是在艺术家和机构受到挑衅做出回应的时候。这是个很简单的套路:使用挑衅行为引起争端,制造无中生有的新闻。这就是网络骚扰的运作方式,也是新型的抗议软政治(new soft politics of protest)。就像纵火犯一样,很多人喜欢制造事端。

抗议者们正在泰特现代美术馆参与针对英国石油公司的25小时“文字干预"活动

图片:: Martin LeSanto-Smith via the Guardian.


为了获得更多的媒体关注,这些抗议在每次活动之前都会提前给媒体通风报信。我的artnet新闻邮箱里这样的消息与日俱增,他们恳求媒体报道,这样他们可疑的社会行为就会有了合理的支持。媒体也喜欢这样的事情,因为可以想见,这样的活动可能会让公众忧心自己喜爱的文化机构受到威胁。简单来说,这样的故事需要寄生在我们对于文化毁灭的恐惧当中。

也许这种恐惧被放大了,特别是在现在,我们的身边发生了越来越多的文化灾难。400万叙利亚人流离失所,成千上万人在内战中遭到杀害,这让人震惊。也许我应该为此感到羞愧,因为更让我觉得伤心的是,包括帕尔米拉(Palmyra)古城在内的众多遗迹遭到了轰炸:这种失落对我来说显得更为发自内心,因为这些矗立了几千年的古迹是人类共同的历史遗产,现在却一去不返。

On Vacation小组占领了威尼斯双年展上的俄罗斯馆,表示对占领乌克兰的抗议。

图片:: Alisa Ruban, via Twitter.


这也许正是它们被破坏的原因——用极端的方式来获得媒体关注,激发国际公众的愤怒情绪。同样,这也许也是今年威尼斯双年展以色列馆两度被占领扫荡的原因。这个场馆不幸成为了威尼斯双年展众多国家馆当中的争议焦点:这里的抗议者与巴勒斯坦、以色列、甚至艺术都没有关系,抗议者们选择这里只是为了最大程度的引发不安情绪,获得舆论。

我并不想淡化在中东发生的这些麻烦问题、以及巴勒斯坦和犹太国家之间的矛盾。在我看来,全世界的人们似乎都在抗议,不管是大事小事、社会不公还是生活不便、愤怒还是非理性的问题——现在对于社会和道德问题已经没有了统一的标准。不喜欢早餐玉米饼吗?——抗议Taco Bell连锁店!只管对社会和政治问题进行任何方式的抗议。但是,当抗议已经超越了可接受的社会规范时,必须要划清界限。在博物馆抗议雷诺阿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在威尼斯双年展进行干扰活动也是一样。

“女人抗议得太多了(The lady doth protest too much)。"莎士比亚的名言之一。此言不假。

在古根海姆的抗议

图片:: courtesy Global Ultra Luxury Faction/Gulf Labor.


在我看来, 最近针对美术馆和艺术品的抗议从社会、道德以及文化层面上来说都站不住脚,至少是有待商议的。作为抗议行为,它们不切实际,因为抗议的对象——艺术家或者机构——对于抗议的核心问题并没有什么决定权。即便某件艺术品是抗议的直接对象,那么这些抗议者想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呢?移除?查禁?保护着艺术家们有权自由表达艺术观点的法律同时也保护了这些抗议者走上街头发表自己的意见。这真是一个悖论。

具有抗议的权力不能与社会层面上的是非观混淆。使用艺术和博物馆来引发激烈的社会与政治讨论是错误的做法,我们必须要停止这样的做法。这样下去,我们都是失败者。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