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互动,在日常的消逝中展开
发起人:愣头青  回复数:1   浏览数:1254   最后更新:2015/10/09 14:28:55 by guest
[楼主] 愣头青 2015-10-09 11:03:46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张桂森

艺术家杨俊岭的雾霾声明

  2014年11月2日,艺术家杨俊岭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一则声明:

  为雾霾负责的声明,本人杨俊岭从2014年11月2日起,承诺对北京的雾霾天气负责,凡是人类因雾霾引起的各种不适以及死亡,本人愿意负全部责任。望周知!

  杨俊岭给这则雾霾声明定的有限期限是4天,在2014年11月2日至6日24时期间转发有效,

  转发者即得10元,索账微信号为ilovepx20131128。

  当天点击量就破万,除去恶意捣乱的,最后杨俊岭为这则声明的“营销”花去了好几千块大洋。

  16天后,艺术家贾宏宇在微信朋友圈以图文并茂的方式发布了一件自己实施的行为作品:“那仅是晚霞”。文字中这样写着:

  自高中到县城读书伊始,我便已脱离开了父祖辈几百年来繁衍生息的土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信天游式的生活。大学毕业北京数年的漂泊也时刻告知我,我所经历的这些没有一样儿是我可以回得去的,而我更应该明白的是生活的意义本就不是让我回到过去、回到原来那个地方,此生不会是在一条连续不断的时间轴上,此身无处非中。远行,身后人死灯灭;尊严,今天是今天明天是明天。

  根据图中信息可得知,贾宏宇用氢气球放飞的是自己老家北店头的贾氏族谱。

艺术家贾宏宇在实施他的作品

  时间再过一个月后,来自福州的艺术家林宸胄在微信朋友圈发起一件行为互动作品“你让写什么,我就写什么”。林宸胄定下的游戏规则是:欲参与者可加微信群“操起板砖”或加他为好友,在当天的14点至17点,网友让写什么,他就写什么。

  林宸胄实施这件行为的起因源于四年前的某一天的奇遇,他在福州仓山区先农村碰到了一个老头。老头正靠在臭河边的村道围挡上抽烟,手里握着一块快磨光了的板砖,吞云吐雾,神情与常人无异。

  烟燃到尽头,老头蓦地一扔烟头蹲在地上以砖块写字。那字体以汉字部件重组,混杂了各种符号,混乱而神秘,行间看得出是在写他的不堪往事,龙蛇混杂,男女苟且,世态炎凉,半生贫贱。

  转眼到下班高峰期,车水马龙从写了字的道上轧过,口水和垃圾间或覆于字上,但那字迹竟顽强醒目地留在地面,老头还在一边慢悠悠地写。暮色渐临,凉风一扫,树叶覆地;昏暗灯中,字迹上突然出现水滴,雨点渐起,一瞬间字迹被雨盖去,消失在茫茫黑夜,如同一个卑微的生命。林宸胄看得头皮发麻,心中涌起一股巨大的悲凉,混乱间老头已不见踪迹。

  林宸胄为了表示对那位前辈的缅怀之情,实施了以上介绍的这件作品。

接下来是艺术家的创作时间……

  这些个蓄意的“玩笑”都是来自策展人王麟通过微信公众号发起的一个项目:“接下来是艺术家的创作时间”。时至今日,已有36位(组)艺术家参与。

  在这个项目的规则里,艺术家多以一天的时间为单位,作品形式不限,最终经由微信平台展示。在7位艺术家每人一天的实施完一周的项目结束后,艺术家本人推荐下一位参与者接力。即第二期的参与艺术家名单是由第一组艺术家负责完成的。也就是说,参展艺术家与参展作品在第二期就完全不受策展人的控制了。因此,策展人也必须与艺术家们形成一种默契,尽量不做关于作品方案的沟通。

  王麟说他的“接下来是艺术家的创作时间”想要呈现的是艺术非物化的作品,这些创作不再是静态的、完成的闭合回路,它不应再受限于常规的艺术空间,也不必为了进入白盒子进行创作上的转化。他选择了不同城市的7位已经在做此类作品的艺术家进行了第一轮的创作。时间作为艺术家创作之间的切分,每个艺术家在一天的时间里进行创作并通过微信和网络进行传播。

  “点赞即是观看,喜欢请转发”是王麟对此项目所定义的观看及传播方式。“第一个意思就是说现在有很多展览,大家根本就不去看,在朋友圈里分享个现场图片,点个赞好像我就去了现场。对于这样的现象可能是一个不好的现象,但是对于我这个项目来讲,你点赞就是去现场观看了,因为我这个项目没有实体的现场,整个项只基于在虚拟空间来展示。”王麟说到。

  在已结束的艺术家中,参展作品各具特色:未完成的、街头的、网络的、互动的、挑战策展人与其他艺术家的,对当下文化反思的,与社会问题相关的,搅局的,不断延伸的……

  其中有艺术家对于社会现实问题的创作表达,例如2014年11月2日杨俊岭所作的雾霾声明,很好的利用了适合微信的营销方式进行传播,发布当天阅读人数就已破万,这在常规的展示空间的传播中是难以达到的。

  也有基于此项目进行创作方式的实践,例如2014年11月4日,身在长沙的何玲向艺术家何利平“借”一件作品进行呈现。

何玲作品《借身还魂》协议书

  还有本身就在进行日常化创作用微信传播的,雷本本的《捕风捉影》系列作品是每天随手拍的一些照片和视频,并把手机拍摄和发布(朋友圈)当做材料,随时随地的进行创作,把创作和展示融为一体,这是她的创作方式,更贴切的说是生活方式。

  还有关于情感流露的创作,例如2014年11月18日贾宏宇在北京将他祖传的《族谱》用氢气球放飞,表达了当下的年轻人与故乡血脉之间割裂与无奈。2014年11月21日李易优通过复制其母亲的早饭、午饭和晚饭,反映了多数在外的年轻人与家长的联系与距离。

  当然也少不了与观众互动进行定制与拍卖的,例如2014年12月16日赵婧妍的《童话故事热线订制商店》、2014年12月17日林宸胄的《你让写什么,我就写什么》,2015年1月7日黄淞浩的《剩余价值》拍卖一把工人的工具,2015年1月10日林苒的《微拍时间》,2015年1月31日莫棣的《读书会》以及2015年7月24日鲍大宸的《山水有相逢》帮正在没落的铁画手工艺人销售……

  一天又一天,切片式的呈现艺术家的创作,同时也是一个个正在发生的事件。回头来看,这些时间、事件、实践,相互独立却又有着丝丝的联系,像一个永远也讲不完的故事。但它们中多半可能又早已被遗忘得干干净净,就像你的朋友圈中发布的一条条消息一样,等待遭遇着刷屏而沉没。

  “因为是艺术家推荐艺术家,但是有些艺术家会临时有事或者是不推荐,这都是他个人的选择,这样艺术家会越来越少,最后可能是一个,不推荐就没了,就结束了。不可能一直是七个,确实之前也有艺术家不推荐,也有的艺术家因为自己身体受伤不能参与,慢慢减少,我觉得这样的一个项目也符合现在这种时代快速消费的一个特征。如果以后微信没有了,这个项目可能真的只存在于大家的记忆中了,没有其他的形式,这样也挺好。”王麟说到。

安道尔艺术所的实体封闭空间

 我们安道尔见……

  在日常中展开,又在日常中消逝。王麟好像并不担心这个项目的何去何从,在他看来,什么时候该结束就结束了,既没有风起云涌的开始,也没有波涛汹涌的ending。相比之下,最近有个叫“安道尔艺术所”的计划则显得要“极端”一些。

  有一天,久居在长沙的策展人袁霆轩和姚益青两人密谋在网络上“大干”一场。还记得前段时间艺术家刘成瑞在草场地的上品艺琅画廊实施的那个骇人听闻的展览《一轮红日》吗?在那场行为实施过程中,艺术家利用360开发的“水滴”做了网络实时在线直播。

  没错,就是现在很火的“水滴直播”。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直播的人,开一个房间,有一个摄像头可以让大家来观看他的个人隐私。但袁霆轩和姚益青并不打算开一个房间,让大家来看他们的隐私,他们通过发出邀请,在微信上喊人来看艺术家的作品直播。

  如果你哪天在“水滴”上看到一个女人没事拿着笔,画着自己的脸,还发出一些奇怪的词句,请不要惊声尖叫,那可能是“安道尔艺术所”邀请的某个艺术家在实施她的作品。他们称这为《行为联播》。

  袁霆轩说,“安道尔艺术所”一开始就被定性为“严肃的开一场国际玩笑”,因为在今年的4月1日愚人节,他们召开了第一次的发布会。

艺术家何雨参加安道尔《行为联播》作品现场

  “如果有一天汪峰死在了春天里而我们还是想看杨坤的32场演唱会——放心吧,总有一天所有你需要的东西都有可能泛滥到让你恶心——最常见的方式将会是一个虚拟现场。在这个虚拟现实里你可以得到你所能感知的一切,触觉味觉视觉听觉嗅觉和爱恨情仇的错觉,其中某个角落理所应当地分配给了艺术。因此安道尔建立了它的前身体验版:以即时、交互的方式去创造并感知艺术作品。”

  袁霆轩说,这个想法成为了“安道尔艺术所”首个展览项目的核心,“首期项目《行为联播》以六位行为艺术家开启,他们是白崇民、王楚禹、信王军、文鹏、相西石、周斌,我们邀请文鹏来做第一期策展人,项目的前置是:艺术家依据在线实时直播创作并展示作品。在这个前提里,行为艺术是其主要形态,虽然它必然与其他形式共存,那意味着我们的工作将进一步持续下去。”

  但“安道尔艺术所”并不只是一个网络在线空间,据袁霆轩透露,它的另一部分由一个实体封闭空间组成,旨在探索现有艺术作品生产模式、艺术体系运作机制、艺术市场权利规则之外更多的路径。

艺术家白崇明参加《行为联播》视频直播截图

  据说有一些作品的实施可能会在安道尔艺术所的实体空间实施,但是不对外开放。意思是,观众可以观看作品可以沟通理解去感受,但是感受的途径并非只有一种方式。袁霆轩解释到:“除了作品本身,安道尔项目着力于媒介及方式的更新,换言之,如果没有变异,就没有真正的未来。变异这个词汇带有奇怪的味道,那么换一个更加安全的词汇就是多元化。”

  “每个人的现实世界被剥夺,而后加香精调制伪造,最后通过显示屏、终端来再造一个世界递送到你眼前,这是一场必然被实现的进行时态。就像安道尔使用着水滴直播,百度云盘,小米摄像机,微信公号,有赞分享轻易废除了浪费三维时空的展厅现场,与此同时艺术厚颜无耻趾高气昂四处漫步,跨国快递,NO WIFI NO ART,妈妈在家看着何雨做完一个关于新闻管制的行为作品跟她聊一会老庄哲学。这一切都若有若无,警犬嗅不出任何味道尽管它已然存在。”

  “相信我,我们安道尔见。”袁霆轩说到。

[沙发:1楼] guest 2015-10-09 14:28:55
都没法卖嘛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