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垒访谈
发起人:宁静海  回复数:0   浏览数:974   最后更新:2015/09/11 17:31:34 by 宁静海
[楼主] 宁静海 2015-09-11 17:31:34

来源:香格纳画廊

陆垒

陆垒(陆磊),生于1972年,1998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目前生活和工作在北京。


近期展览包括:


2015 陆垒个展-回声,香格纳北京,北京;

2014 李平虎,李然,陆垒:半自动方式,香格纳北京,北京;

2013 丛林计划2, 站台空间项目,北京;

2012 证据,新时代画廊,北京;

2011 浮冰记-陆垒(磊)个展,其他画廊,北京;

2009 黑板,香格纳画廊H 空间,上海;

2008 陆垒个展-在此之前,汉雅轩,香港;

2007 业余人间:当代艺术展,北京;

2006 第六届上海双年展:超设计, 上海美术馆, 上海。


时间都会留下被清洗过的印记,比如我作品里出现过的礼堂、地图、废旧机油、莫尔斯码。这些对我来说都有转化的情绪在,作品做出来,有些人可能会认为我在表达某种政治观点,但我只是把脑子里经过的东西转化成某种图像而已。比如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密码,一直想当侦探,想获得别人无法获得的交流技能,所以这种东西就会在脑海里留下比较深的印记。我觉得我可能算怀旧的人吧。

仁慈的配方|装置| 2014 | 600x300x150cm

1

从什么时候起产生了想做艺术的念头?


上大学的时候,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录像艺术,当时和几个同学都很感兴趣,就一起尝试着做了一些,那个时候还不能算在做艺术。毕业几年后,才开始决定做,并开始转向以装置为主的创作。

2

你在中国美术学院学习的专业是雕塑,而现在以装置作为你创作的主要表达方式,这两者对你来说会有什么不同的特点?


对,我之前是学习雕塑,后来转向到装置,这对我来说不难。虽然做装置不一定要懂雕塑,但总的来说它们都是空间和物质的艺术。装置对我来说是一种更自由的方式,只是现在我还是不确定我做的是雕塑还是装置,也不想确定。

两只蝙蝠|装置| 2005 | 70x50x30cm

3

你的创作方式是怎样的呢?是从感觉出发?还是从经验,或者实际理论出发?


都会有,每个作品不一样,会从不同角度出发。有时候我也不知道做的是什么,那就先射箭再画靶,反正让自己自由就没错吧。古典主义和早期现代主义艺术对我的影响很大,但我不太从典籍、书本里获得创作灵感,那些对我来说是太重的包袱。


我不需要什么固定方法,有时候一句没听全的话,一个词,或者没理解的文字,对我来说都可能是创作出发的点。还有些作品是先有了一个情景的想象,然后我就会去动手做,去实验、去思考用什么材料以及构造的问题。现在我好像越来越喜欢这种方式,虽然有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有可能它就是我脑子里一直转悠的场景,或者是某些物质的组合,我在没有完全明白它的含义的时候,就已经动手了。做出来是不是它我也不太在乎,但幸运的是好像我都能把歪路拧回来,这也是我获得自由的一种办法吧。

被风折断的桥|装置| 2011 | 300x240x390cm

被风折断的桥|局部

4

你的作品对细节有很具体的要求,很多时候似乎已经和某种研究类似了,所以你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呢?


比起以前的艺术家,现在的艺术家做作品很快,还可以再慢点。其实我要的不是做精细,我只是想把我做的东西安排得有秩序,我并不喜欢那种极致的精细。

乌鸦泉 |装置| 2015 | 155x165x290cm

乌鸦泉 |局部

5

你怎样看待材料元素在您作品中的应用?


不同的材料会反映不同的特质和象征。我不是特别依赖某种材料,所以我的作品里会用到各种材料。我不喜欢用某种固定的材料来做作品,对我来说材料只是构建作品的一部分。但是我也希望自己在作品里能保持对材料的敏感。

尽头之塔|装置| 2010 | 220x150x80cm

尽头之塔|局部

6

在你之前的作品中会用到不少和意识形态有关的形象,例如《尽头之塔》中的莫尔斯码,《蝙蝠会议》中的礼堂,以及《乌云》中的冷战时期的地图,这些形象对你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或者影响吗?


那个时代的残迹,在我世界观定型早期还是起到了很大作用的。这些图像,像礼堂中心,莫尔斯码都是那个时代的缩影,我会有转化的情绪在里面。别人认为我可能在表达某种政治观点,但我只是把经历过的东西转化成某种实质图像而已。就像莫尔斯码,小时候想当侦探,想获得别人没有的技能,所以就想去知道它的原理,然后这种东西就会在脑海里有比较深的印象。


我觉得我还是比较爱“旧”的,并且发现我在用的这些东西,都是正在消失的一些东西。这些都是印在脑子里的,所以我就想把它们展现出来。


大多数艺术家都逃不出成长期所带来的影响,过去留下的痕迹会指使他之后在做些什么。其实我不关心显像的事物,我一直在收集我的感官所能体验到的经历,这些都是碎片式的,所以不可避免的里面有很多材料、元素自身都带有那个时代的内容。庆幸的是除了所谓的政治,我的作品里还有其他内容,我相信有些人可以看到。

乌云|装置| 2008 |尺寸可变

乌云|局部

关键场合中被放大的局部|装置| 2010 | 160x80x155cm

蝙蝠的会议(局部)|装置| 2011 | 180x70x240cm

7

你觉得你的作品分几个阶段或者系列吗?与你之前的作品相比,你觉得现在的作品在表现形式和关注的主题上会有哪些不同?


不会分阶段,但是会分系列。主题一直有变化,我几乎没有什么作品是相同主题的,因为我的兴趣点会变。但在创作过程中,我不是按系列做,是跳跃式的,今年或许和前年的某个作品是一个系列。

恰似彼岸|装置| 2014 | 420x320x330cm

恰似彼岸|局部

8

你作为装置艺术家,会追求做大体量的作品吗?


做比较大体量的作品,可能是每一个装置艺术家的愿望,不是说大就能代表什么,但是这是种让人有激情的能力,有种掌控气场的过瘾。《广场》是我第一件体量比较大的作品了,遗憾的是当年我没有能力把它保存下来,因为我以前没有工作室,所以当时做完展览就找了个废品收购站,让他们拉走了,只留下两张照片。这个事导致了我很长时间都没再去想做大体量作品。第二个原因是,当年由于我个人资源有限,其实是没有完成《广场》这件作品,很遗憾。所以我想趁这次机会把它完成并和我现在的创作之间形成一个相互的关系,也让我看见自己这些年的变化。

广场|装置| 2005(未完成)

9

你觉得空间因素对您的创作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我一般假象的空间比较多,很少去根据特定的空间做某件作品。以后有机会可以尝试一下。空间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做的东西就是在利用空间营造一种场,装置就是作品与空间相互作用所营造出来的一种感觉。

关键场合中被放大的局部|装置效果图|纸上绘画 | 2010 | 24x30cm

风中的桥|装置效果图|纸上绘画 | 2011 | 92x75cm

尽头之塔|装置效果图|纸上绘画 | 2010 | 39x50cm


10

在香格纳北京的个展-《回声》,能不能简单的描述一下?


回忆就是回声,所有物质在时间和空间里都会有回声,这次展览作品无论从物理上还有心理上都会有回声的感应。起这个名字比较偷懒,因为它属于无处不在的词汇。


香格纳北京


陆垒个展:回声

开幕:2015 年9 月12 日 16:00-18:00

展期:2015 年9 月13 日- 10 月11 日 11:00-18:00

地址:香格纳北京 朝阳区机场辅路草场地261 号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6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