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来自金星,双飞来自火星
发起人:愣头青  回复数:0   浏览数:1487   最后更新:2015/08/22 09:59:59 by 愣头青
[楼主] 愣头青 2015-08-22 09:59:59

来源:艺术界LEAP

双飞艺术中心自成军7年以来一直以怪诞乖张的形象示人。2015年,双飞九位成员齐聚北京,一次性地排演了两组极尽喧嚣的群戏:“双飞克莱因蓝”和“双飞荒蛋奖”,恨不得把劳动节前后的北京变成双飞狂欢周。双飞的美学特征在于高度风格化的统一,尽管这一次由职业摄影师以“时尚大片”全新打造,结果似乎还是不尽人意。正如他们所说,“这是带着我们角度的一种‘高大上’,结果可能就变得有点矮矬胖。” 双飞的最新作品即将于9月亮相LEAP Pavillion“图像新潮”展览。

《双飞回火星之夜》,2015年,王鹏+双飞艺术中心


LEAP这次参加LEAP Pavilion的图像新潮选择的是摄影师王鹏拍摄的照片。这是什么时候创作的?

双飞:是今年在双飞的“克莱因荒蛋奖”期间创作的。我们的摄影作品基本都是赶在大家一起的时候来创作的。

我知道王鹏的摄影很棒,他更多是涉足商业广告的摄影。这个时候我们很想靠近王鹏这方面的审美趣味,希望他能把双飞当成材料放进他的摄影里面,我们其实就是一个发起,属于共同创作。

《双飞回火星之夜》,2015年,王鹏+双飞艺术中心


LEAP里面摆的姿势、化妆、服饰,这些是你们讨论出来的?

双飞:姿势是我们摆的,听到音乐、喝完酒,high起来,我们前期有跟他说大概要的方向,相信王鹏的直觉能捕捉到双飞符合什么样气质的东西。他对双飞有一个定位,弄了一大批衣服,然后我们再选择自己喜欢的,其实造型师也属于独立创作,他就根据我们每个人的基本元素给做了相应的造型,然后我们再会给提一些想法。这次双飞的摄影作品跟以往也很类似,嫁接在别人的土壤之上出来一个新的作品。对这种合作我们其实还是挺期待的,不一定非要变成自己的就是好。我们也希望能在王鹏那个领域有更多的可发挥的地方。

双飞艺术中心成员 杨俊岭


LEAP双飞有一个可以描述的趣味或者工作方式吗?

双飞:对外界来说,那种身处其中的语境很难讲。我们在这个小群体里面的生存和关系,很容易产生出类似聊high了的状态。双飞经过这么几年的磨合跟相互打闹,就变成就认为这样就是OK的,但是这个标准是什么,可能在当代艺术的夹缝里面,有一个自身的权衡吧,这个趣味也就是在夹缝里出来的,至于为什么形成了双飞独特的趣味?可能是自然吧。以前也会说我们的起点其实是很高的,自身的审美也不缺,也有一点专业性。其实我们有些项目很希望它能高大上,当然,这是带着我们角度的一种“高大上”,结果可能就变得有点矮矬胖,这种矮矬胖在外界看来又很像是很故意的,但对实际上是在技术和其他外部条件做不到导致的,这反而成为一种态度,后来我就发现不管怎么样,最终的结果都会沦为我们自己的语言。但这次的照片,你会发现双飞会有一些考究的东西,当我们把自己甩出去当作材料的时候,可能性反而更多一些。

双飞艺术中心成员 李明


LEAP双飞这个集体也很多年了,一开始一起创作的感觉和今天相比,不同是什么呢?又是基于什么改变的呢?

双飞:跟现在的环境、大家各自的创作有关,我们现在聚少离多,通过邮件、微信来开会讨论方案、项目,不再是以前直接用身体来替代讨论,每天就是去玩、去做,可那种方式更土腥味儿一点,现在会用一些方便的条件来处理现在这种弊端。比如我们会集中起来做作品,做“克莱因蓝”和“荒蛋奖”那些天基本上就被自身压榨,时间非常非常紧(其实大家平时的状态很松散),宣泄出来又是另外一种瘾。双飞内部有一部分成员对当代艺术的环境,或者创作本身,没那么在意,这也使得在语言上特别松动。这个跟之前,我们大家都很想进入艺术体制、很想当职业艺术家的状态是不一样的,那个时候大家使用的艺术语言可能都显得比较体制内和专业化。

双飞艺术中心成员 崔绍翰


LEAP大家一起来做作品,这种工作方式持续到今天,有什么特别需要在一起的理由吗?

双飞:情感是维系双飞存在的一个特别重要的条件,虽然在双飞里也会分我跟谁更近一些,他跟谁更近一些,但是这么多年,这种相对亲近的关系已经被溶解了,大家虽然在各地,但是这种关系越来越近。并且,导致它不能解散的原因也是大家不需要靠双飞的作品来生存,所以它没有真实掐架的成分在,没有卖作品我要分多少钱的因素干扰。大家从很早就约定:卖了作品的钱注入到双飞的集体资金里,进行下一次的活动或者大家出去玩,不会有实际的利益。

双飞艺术中心成员 林科


LEAP创作上的必要性是什么?

双飞:你有没有发现在双飞里做作品,对于我们自己来说挺容易的,这个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双飞作为材料,或者说我们自身也变成材料的时候,做作品是容易的,但是做好作品还是有难度的。我在想自己作品的时候,我的作品语言就可能融到双飞里,这种集体化是狂欢也好,或者说玩闹也好,情绪被带到一个极致的状态,身体没有那么紧。双飞的优势就是可以做得更多元一些、更有意思一些,这就是不会让个人更纠结。

双飞艺术中心成员 孙慧源


LEAP双飞可能对于成员来说,形成了一种集体氛围,让人更放松一些,可以更没有什么顾忌地去尝试一些在个体创作中相对不那么容易做的想法?

双飞:差不多吧。双飞在一起创作的时候,这里面的成分就没有个人,那个时候大家的说话、谈吐,会发现很怪异,这些人好像变了,集体有一种东西来催化。可能双飞成员的家属会觉得你们做这些作品,就是在现实中认识的人挺不一样的,挺不可思议的,甚至认为变态,会说:我的丈夫怎么在外面是一个暴露狂……但在集体里我们就会觉得这是非常合理的。是双飞为什么到现在非要做作品,大家可能还需要这种兴奋剂。

双飞艺术中心成员 王亮


LEAP不管是个体创作还是集体创作,人总是在和你周围的各种人形成一种关系,在这个基础之上,其实更主动地形成某种氛围,这种氛围又能够给身体在创作的层面上带来一些意外捕捉到的东西。这会是一种源源不断的资源吧?

双飞:是的。

双飞艺术中心成员 张乐华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