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挣想让 “平克共和国” 成为所有敏感浪漫艺术家的乌托邦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1   浏览数:1374   最后更新:2015/08/11 18:40:30 by guest
[楼主] 无厘头 2015-08-11 18:06:36

来源:vice中国

图片由王挣提供

不知道是因为今天的第三杯咖啡、耳机里 Téléphone 的音乐,还是眼前 “平克共和国” 的 “国王” 王挣发给我的大量粉红色的图片 —— 总之,这个不得不好好坐在办公室里的下午对我来说十分难熬。每隔一会儿,我头脑中就会出现王挣说 “刺激的” 这三个字时的发音,让我不断想要从这个星球飞出去,炸裂在外太空。

我是在上个月底 “全宇宙最牛逼粉嫩艺术趴” Pink Party 中了解到 “平克共和国”(Pink Republic)和其创建者 王挣的。上周五,我和同事一起采访了她,并接受了她给我们颁发的 “平克共和国护照” 和一些 “平克克朗”(作为 “货币”),从此我们就成为 “平克共和国的合法公民” 了。

“平克共和国”的 “护照”及“公章”,图片由王挣提供

“平克共和国”是一个 “粉红色的乌托邦”,目前拥有不到100名 “国家公民”。将近60页的 “国家手册” 中,详细记录了从 “共和国起源”、“国家代码”、到 “军事国防” 等全面的 “国家信息”。虽然在可见的各种资料中能够找到一些相互矛盾之处(例如,根据 “国家手册” 第9页的介绍,“国家” 位于银河系之外一颗于地球类似的星球上,而在 “平克共和国” 维基百科当中,又会发现它成立于地球南太平洋一个小岛上,南纬29°13’与东经168°52’ 交界之处),但这个这个乌托邦 “国家” 并非一个纯碎的幻想产物,创立者王挣正计划着在地球上(?)为它寻找一片真实的粉红色 “国土”。

王挣本来是一名艺术家,成立 “平克共和国” 至今已经有将近一年了。“我只想借用这些文字理论做一个艺术项目实验,” 她告诉我。“想看看由艺术家们组成一个关于 Pinky Art 的组织,会最终形成什么样貌。”

“平克共和国” 的 “国王”,王挣

跟那个 在德国国土内部建立了一个独立的 “德意志王国”的国王相比,王挣没有那么强烈的政治理想,而更是建立成一个艺术化的乌托邦:在平等,快乐,自由的基础上,用 pinky(粉红)的艺术品填满整个“国家”。

“Pink 意味着女性化的、少女心的、同性恋的、愉悦的、享乐的、情欲的、刺痛的、刺眼的、不和谐的、神经质的、左倾的,”“国家”介绍中这样说道。所以除了粉红色调主导的审美倾向之外,它更重要的特质是突出 “Pink” 一词所代表的敏感神经。“只要是一个敏感和浪漫的艺术家,他就一定会或多或少创作出很情绪化的、偏女性特质的作品 …… ” 王挣说。“我坚定地认为,排斥粉颜色的直男癌绝对不会是个好艺术家。”

“平克共和国”是王挣将一批“Pink 崇拜者”聚集在一起的理想化组织,一个追求怪诞的艺术团体,也是个实验性的艺术项目。但王挣并不满足让它只存在于头脑或网络空间中,她希望跨越虚拟的边界,尝试一下将灼热的粉红色液体泼洒到冷淡的灰色现实中造成的化学效果。我们跟她聊了聊建立这个“国家”的初衷,“公民”的义务和权力,当“国王”的感觉,以及“国家”的未来。

图片由王挣提供

VICE:你是怎么想到建立 “平克共和国” 的?

王挣:我觉得女孩儿应该都能想到吧,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能想到。因为 pink 这个词代表女性,同时它也代表了我喜欢的不常规的东西。我喜欢不无聊的、很刺激的、或者很脏、很 creepy(怪异)的东西,所以我选择了这个词。它可以代表两方面,一面美好,一面不美好,是色情的,它涵盖面可以很广。又因为我很喜欢粉红色这个颜色,所以这个词就很完美地把我喜欢的东西结合在一起了。

中国艺术家田晓磊作品,gif 来自艺术家个人网站

具体是怎么建立的?

去年10月我从欧洲回来,闲着没事就写了这样一个计划出来,然后发到了网上。结果有好多人点赞。我说那就可以继续做下去。今年5月的艺术北京上,一个画廊邀请我去做这个项目,然后就慢慢地积累起来了。

第一批 “公民” 是如何加入 “共和国” 的?

我先发出邀请。我在网上做了这个计划,然后做了一批 “护照”,在艺术北京上第一次发放。当时有很多小朋友过来,家长问了很多问题,比如:“这个是什么计划?” 我告诉他们:“这个计划可以帮助小朋友认识到这个 ‘国家’ 是怎么起源的,在一个虚拟的国家,人们怎么样签证,等等。帮助小孩们了解到一些政治知识。” 家长们听了很高兴,所以其中有20多本 “护照” 是发放给小孩子的。

后来,有些策展人和艺术家来加入这个计划。因为我的目的之一,是要做成一个国家美术馆,所以需要艺术家们来加入。如果他们提供自己的作品给我,那我就免费发放给他们一个 “护照”。

图片由王挣提供

什么人可以成为国家公民?

任何人都可以。本来我说 “只有女性和心理层面的女性可以加入”,后来我觉得这个可以放宽,就按照自己的意愿划分好了。

这里的 “公民” 有什么权利和义务吗?

我希望大家都能制造关于 pink 的任何东西,文化、艺术 …… 以后举行 party 的时候,大家就可以都来贡献一份力量。比如,我可以写一首关于 pink 的诗歌,或者是我做一个 pink 的花,来为活动做一个贡献。说到权利,持有 “平克共和国护照” 的人,只要你的姓名和照片能够对上,就可以免费参加 “平克共和国” 的所有活动。

加拿大艺术家 Tanya Schulzs 作品,图片来自艺术家个人网站

你提到过《社会契约论》,“国家起源于人们相互之间的契约,起源于社会契约”。对于 “平克共和国” 来说,这个共同的契约是什么?

我想做成一个很民主的、大陆法管理的 “国家”。也一定要有很多 “党派”,每个人都可以成立自己的 “党派”。比如我喜欢火龙果,我就成立一个 “火龙果党”;我喜欢比基尼,我就成立一个 “比基尼党”。我想以这种很荒诞又很好玩、很公平的方式来组建这么一个 “社会”。

在跟 “平克共和国” 相关的信息中,哪些东西是真实的,哪些东西是虚构的?

其实全部可以变成真实的,现在虚拟出来的东西都可以慢慢实现,做成现实中的乌托邦。

“平克共和国” 的 “国家货币”:平克克朗。图片由王挣提供

目前的管理和运行情况怎么样?

我们有自己的文化、经济部门,目前都是艺术家在兼任各个 “部长”。以后我希望找一些有经验的人,比如在公司做过管理的,还有一些医疗或者法律方面的从业者。但必须是有 “护照” 的公民,才能来这儿工作。

现在我们基本每个月都举办聚会,派对和展览,参与的人越来越多了。目前的问题是场地不固定,我要一家一家谈场地,每次展览开支也非常大,所有场地布展运输费用,都是我一人在出。我希望能找到投资,然后明年能有一个固定场所来举办活动。

Pink Party 现场,左一为 “平克共和国” 的 “国王”,图片由王挣提供

当国王到底是什么感觉?

就是一个组织者啊,把所有共同爱好 Pink 的人组织到一起,跟大学的社团一样。比如上次 party 上,有一个女孩带了一箱子粉红色的东西过来,她当场就做了一个行为表演,向大家展示这些收集品。我们还录像了,她很开心。

你有没有跟 “公民” 交流过?他们为什么喜欢粉红色和 Pink 文化?

我觉得是心理层面决定的,就像男孩喜欢车,女孩喜欢娃娃,跟性别有关。当然有些 gay 也喜欢粉红色。我们的公民中,有三个男同性恋艺术家,他们画的东西比女性还女性,让女孩儿都自愧不如,哈哈。我很佩服他们。我喜欢特别开放的怪诞、重口味艺术家,在他们身上我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我坚定地认为:排斥粉颜色的直男癌绝对不会是个好艺术家。

但是他们这种才华在别的地方很难展示,比如有一个人做了一个生殖器,那别的画廊可能就不会接受,因为卖不掉,而我这里无下限,都可以展示。而且我这个项目可以不卖钱,可以非盈利,就是让大家都有一个平台来展示自己。这样,他们也很高兴。

Pink Party 现场,图片由王挣提供

你希望借助 “平克共和国” 对公众和社会其他人群产生什么影响吗?

我想说,Pink 这个词不是一个肤浅的词,它也可以很高尚。好多男生觉得这事很小女孩,但我想让大家知道它没这么简单、愚蠢,好像 Hello Kitty 那样。它可以很复杂,也可以很深入。把简单的东西做深,这是我想做的。

中国艺术家李迪曦作品,图片来自艺术家个人网站

你对 “平克共和国” 的未来有什么期待?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我需要别人来投资,找到一块真正的场所,租一个地方作为长期的活动据点,做成一个 “驻地球大使馆”。我想找一个湖心小岛,把里面得一切都变成粉色,做成一个像迪士尼一样地方,一个当代艺术版儿童乐园,里面超市什么的应有尽有。大家可以进来参观、收门票,就跟一个真的国家一样。我觉得只要场地,这就会实现。

“公民” 可以住在里面吗?

可以啊。我们也可以做成不同的包房,每个房间都不一样,色调从深粉到浅粉,像霓虹灯一样,也可以做得很色情。让从小朋友到成人都有合适的主题。

最终目标呢?

我想把它做成一个当代艺术版的乌托邦。做成很可爱的、迪士尼乐园一样的,但又是艺术化的王国。比如说,可以把杰夫·昆斯(Jeff Koons)那种很可爱的东西拿过来,让你眼中所看到的一切东西都是艺术品。

Pink Party 现场,图片由王挣提供

关于你的这个计划以及你对粉红色的崇拜,你周围的人有什么反馈吗?

周围很多艺术家好像都很讨厌我,哈哈。我以前是在中央美院学壁画的,我在那里受了很多年教育。老师强调一定要高级灰、必须高级灰,把我颜料里面的桃红啊,荧光粉全部铲除,他说 “如果你再用荧光粉的话就把你画板扔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一直很不理解这件事。毕业设计的时候,我也是创作了一个很大的乐园,叫《花在跳舞》,我把花头芭比身的这么一个东西做成了城堡,有五颜六色的灯在闪,老头们完全不能接受,很不喜欢这样的东西。

我妈妈也不是完全理解,虽然上次 Pink Party 她也来了。她问我,你觉得你花这么多钱值得吗?你画画就好了。我觉得,等到我找到赞助商、做到一定规模,她可能才会觉得这是个事业,现在好像还是瞎玩的。

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作品,图片来自艺术家个人网站

你最喜欢的艺术家是谁?

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他做过一大团红色的东西像火车一样从墙里出来,那个就让我很震撼。还有我去西班牙的毕尔巴鄂,他用大炮把鲜红的颜料射在墙上,也很让人震撼。

你喜欢的电影导演呢?

约翰·沃特斯(John Waters)、寺山修司和史云梅耶(Jan Svankmajer)。

谢谢你,王挣。

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作品,图片来自艺术家个人网站

了解更多信息、加入 “平克共和国” 或向 “平克共和国” 提供资助,请前往 官网。下方是王挣跟我们分享的一些她喜欢的 Pink Art 作品,图片全部来自相应艺术家的个人网站。

©Tanya Schulzs

瑞典少女艺术家Arvida Bystrom,©Arvida Bystrom

保罗·麦卡锡(Paul Maccathy),©Paul Maccathy

©Ryan heshka

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Anish Kapoor

©陈天灼

©王欣

“国王” 王挣的家,图片由王挣提供

采访:陆冉,Sherry

[沙发:1楼] guest 2015-08-11 18:40:30
既然是共和制,就没有国王,但是可以是国母。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