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顺:带着“真理”去冒险
发起人:愣头青  回复数:0   浏览数:983   最后更新:2015/08/10 15:53:21 by 愣头青
[楼主] 愣头青 2015-08-10 15:53:21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熊晓翊


艺术家王思顺即将开始一段旅程,从北京到巴黎,自己开车,开他己经开了七、八年的小轿车。车没打算再开回来了,做成作品,放在他将于九月开幕的巴黎个展“真理”中。单单这些,听起来,也还挺酷的。当然,“自驾行”必须赋予更多的内容,才能作为一个艺术项目。

艺术家:王思顺


  王思顺的这一趟不容易,要孤身一人开近一个月的车,这个人应该很爱开车,我觉得。——“只要死不了,其他没什么要紧的”他说。后来,我了解到,在开车这件事上,王思顺做过好些疯狂的事情,比如边开车边写生,这是他在2010年的作品《天涯不刹车》,在上海的市区,他一边开车,一边在纸上描绘马路两旁的城市风景。王思顺长得像韩寒,我问他是不是很多人这么说过,他淡定答:嗯,有说比韩寒帅一点的。

  “在路上”应该是王思顺喜欢的状态,同样是2010年,泰康空间王思顺个展“多巴胺之巅”中,他还设定了一次“短途旅程”,把一车观众从展厅拉到距离黑桥工作室东北方向两公里的一片空地——他梦见有仙女的地方。这听起来很扯,也挺无聊的,就是王思顺在他第一个个展上干的事儿。多巴胺由脑内分泌,可影响一个人的情绪,大概他的仙女梦真的很激荡,所以把那块荒地叫“多巴胺之巅”。看王思顺的简历,参加的群展很多,国内国外,活跃度一直不错,这位从湖北美院本科到中央美院研究生学了八年雕塑的科班艺术家,离开学院之后便天马行空地在观念的道路上越走越嗨。

  2014年,上海没顶画廊开馆展选择了做王思顺的个展。那次,王思顺托他一个做消防员的朋友在一次火灾现场取了一个火种,他弄了个煤油灯式的装置把这个火种保存了下来,像养宠物似的随身带在车上,开车去哪都在他的车里搁着,开到空旷无人的地方,就停下来,用他的火种点燃散装汽油放上一把火,然后拍下许多现场着火的照片,这样从北京开车一路“放火”到了上海,便有了在没顶画廊名为“真理”的个展。

2014年,王思顺“放火”现场


  没顶画廊的宣传稿里写——“从一个火灾中取得了一个火种,请专人看护使它永不熄灭,千百年后仍能在世界上永远燃烧。”这文体像从《圣经》里抄来的。其实王思顺“放火”这个事,跟他把人带到野外去看仙女,都特别像我们小时候干过的勾当,有点刺激,有点神秘。听起来幼稚得可怕,但又特别天真美好,我相信内心没有点孩子气的人,是想不出来这样的点子的。当然,理论的幌子还是有的,“真理”的精神性内涵,与“放火”这样一种危险游戏,简洁地对应着“本能冲动造反逻各斯”的现代性命题,而用王思顺自己的话说:“火种”是一个生命,它可能是一个堕落的真理,失真的真理。

  不过,在我看来,王思顺这样一类的作品里,概念与哲学更多像一个“引子”,而不是为了论证的问题,相反,回到现实层面的感受性,才最重要。这就好像他前几年的另外两件采用相似方式做的作品《所有的肉体都是有悔恨的》与《错误的身体》,前一个是录相,后一个是相片,他都使人们在看完作品之后,在相同的现实场景再次看到作品中存在的那个人。这种刻意为之的时空错置感,唤起了几乎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曾有过类似体验:看到一幕,好似见过,又想不起来了,那一刻的恍惚是对“身在何处”的瞬间迷失,王思顺抓住了这一瞬间,将之延长,供人们怅然所失。王思顺在很多作品中呈现出来对存在感的把玩,他认为这是生活在城市中现代人的普遍特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是困惑不解的,在秩序景然,穿流不息的城市景观与生活现场中,人们既无法洞悉时空存在的真实性,又不能抵抗内心“幽灵般”真实感的呼唤。这种集体性的不安如同一块巨大的腐肉,上面滋生出各种臆想,幻觉与欲望。

  与之前探寻时空中人的存在感不同,此次王思顺将带到九月巴黎个展上的作品则通过距离的设定,赋予了“物”以价值的升华。去年王思顺在工作室的门前种了一颗果树,结了些果子,每年气候和水土不同,果子的数目和大小有些不同,王思顺便将这些果子翻成铜的雕塑,每年收获一件作品,起名《果实》,这是一个可持续的作品,果实年年有,这是自然经济的状态。《与神统一,并分享它的不朽》是将一块按黄金分割比例来制定尺寸的黄金,喷上蓝色的漆,黄金代表着“纯粹的物”,而将之进行古典比例的塑造之后,再喷上象征着精神性的蓝色,纯粹的物变身为精神图腾。



《果实》


《不资定资本》


  《不确定资本》是个跟经济体系相关的艺术项目,09年,王思顺用三百块硬币熔化后铸成一块铁,将之作为作品卖了800块钱,然后,他又用800块钱的硬币熔成了铁,作成作品,再次以3000元出售,出售的钱继续换成硬币熔成铁块,至今,每售出一次,作为这个作品的一个版,这个作品己经进行到了第11个版,此次展览是由20万硬币熔掉后铸成的铁块。

  《天下无事》是一根倾斜的柱子,王思顺在柱子内部制造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器,使之保持倾斜而不倒。《欲望又N分之一》则是之前在长征空间展过的录像,王思顺先扔了一个瓶盖在地上,在瓶盖所在的位置划上一个圆圈,然后他接着不停的扔瓶盖,最终在4个小时后,瓶盖再次落在第一次着陆时的圆圈里,作品完成。

  黄金,货币,投机与平衡装置,看起来,这里面很多概念都可以跟经济挂上钩,虽然这些作品有些己出现在了之前他的展览中,但重新放在一起后,可以形成新的意象,构成新的概念重组。而与这些作品相对应的是,王思顺带着他的“真理”火种,从中国开车到巴黎,这一路上,他还将重新上演“速度与激情”版的开车画画,以及将沿途的山石雕刻之后再“放归山林”……等等,听起来既大胆,又无用的事情。当一次浪漫的冒险,置入到本质为物品获得流通的经济讨论范畴,这也不正是当代艺术的价值属性吗?

王思顺从北京开车到巴黎路线图


关于即将开始的旅途:


雅昌艺术网:最近在准备些什么?

王思顺:在办理手续中,和准备路上要用的东西,以及其他事情。

雅昌艺术网:路线是怎么设计的?

王思顺:路线从满洲里进入俄罗斯,再到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进入德国,最后到法国。之前是准备走一条最近的路,就是经过俄罗斯,再经过白俄罗斯,直接进入波兰,但是白俄罗斯的签证时间很长,完全来不及。所以多走一段路,从北边绕,总路程约17000公里。

雅昌艺术网:沿途的签证和手续都办了吗?

王思顺:就办一个俄罗斯和申根国的签证就可以了,很简单,再就是车的一些进出口手续。驾照就是中国驾照,国际驾照办不了,之前听说是中国驾照如果办一个公证,虽然别的国家不一定承认,但是好像也管用。所以这些问题不知道到时候是不是真的会有麻烦,只有到了那些地方再看了。

雅昌艺术网:你一个人?

王思顺:一个人。

雅昌艺术网:你以前有过长途开车的经验吗?

王思顺:没有这么长的。

雅昌艺术网:要续点水吗?

王思顺:不用,我喝水少。这也是长途驾驶的优势。

雅昌艺术网:万一路上遇到什么故障呢?

王思顺:遇到了才知道。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我能否真的到达目的地。我预计的时间最长大概一个月左右,因为在俄罗斯有一段路开不快,手续问题如果很麻烦的话,可能要再观察,因为你语言不通,在关卡如果遇到麻烦,逗留两、三天都有可能的。俄罗斯并没有太多高速公路,据说都是国道,严禁超车,有些交规也不同,可能跟国内的情况有些不同,也有相同的,比如说钓鱼执法。听说处罚的时候同一个故障处罚可以300-3000元不等,不太讲原则,而且他们有一些警察也不太文明,以往出现过勒索的情况。

雅昌艺术网:很多未知数。

王思顺:所以幸亏是未知,要是这条路我走过一遍,还这么远,肯定我也不想走。

雅昌艺术网:你在路上会做什么呢?

王思顺:在路上会有视频,雕塑和绘画作品。路上要做一个录像,用行车记录仪拍下的我驾驶的过程,所以录像的总时间长度播放也得一个月左右才能播完,观众在展厅里面可以去看,但是没法重复。绘画作品是画风景,一边开车一边画。

雅昌艺术网:警察不拦你拦谁啊。

王思顺:所以要小心。

雅昌艺术网:你开车技术好吗?

王思顺:我开车技术和画画一样好。

雅昌艺术网:你在高速公路上还画画是吗?

王思顺:可以画。

雅昌艺术网:太危险了,不仅是对自身的危险,对别人也造成危险。

王思顺:还好,在俄罗斯限速110,没有问题的。

雅昌艺术网:雕塑打算做什么?

王思顺:比如路过森林和草原,我会随手捡起一个石块,把它们雕成小雕塑,再随手扔回草原和大森林里面,当然雕塑我会拍成照片,在画廊展览的时候,照片会呈现,但是照片不是作品本身,作品永远留在那个森林和草原上。也许过去若干年后很久有人发掘到文物一样的雕塑的时候,我们现在的历史就会变成文明。那个照片只是一个记录不是作品本身,但是收藏家仍然可以收藏,我会给他收藏证书,但是他得不到作品。人始终是短暂的,根本不足以拥有这个作品。

雅昌艺术网:沿途会住酒店吗?还是露营?

王思顺:酒店一定得住,因为在车上肯定休息不好,另外会担心危险。俄罗斯人口不多很多荒野,如果错过酒店,不得以也得睡在车上,有人的地方会担心打劫,没人的地方担心熊,所以尽量少睡车上。

雅昌艺术网:这一趟有保险之类的吗?

王思顺:车要买俄罗斯和欧洲的保险,入境之后就找地方买,不然当地警察会查,禁止行驶。

雅昌艺术网:人身保险呢?

王思顺:人身保险好像没有,我觉得我从来都用不上它。

雅昌艺术网:你家人赞成你做这样的事情吗?

王思顺:我家人不知道,没和他们讲,讲了肯定不准。

雅昌艺术网:这个火种对你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王思顺:我仍然对有时空概念的东西比较有兴趣。比方说火不同于我摆在这里的静物,它的每一秒是不一样的。它就是生命本身,我请人给它加燃料,一个星期照顾一次,就可以持续燃烧下去,过了三、四百年以后,或是更久的时候,我们都不在了,这个火将来还能在美术馆燃烧。

名为”真理“的火种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8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