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平常事——左小祖咒的小画
发起人:无厘头  回复数:6   浏览数:1805   最后更新:2015/06/27 13:25:28 by guest
[楼主] 无厘头 2015-06-20 11:42:27

来源:观鲤台

左小诅咒


“艺术”是生命体会的表达,但体会和表达其实是人人都有的本能,只是在出现“艺术”、“艺术家”这样的人为定义和分类后,“艺术表达”似乎成了“艺术家”的特权。不知和轻视这些条条框框的人,都自信享受着天赋的表达权利,这种状态其实最符合艺术的本意——艺术只是通往自由的渠道之一,重要的是尊重和激活一个个独一无二的、鲜活的生命状态。

/杜曦云

左小祖咒被很多人认为是“艺术家”,这首先是因为他敏感于生存处境、热爱自由的表达。他年少时无缘接受中国式的学院艺术教育,却在无意中让自己的天性免遭摧残。他一直保留和尊重自己的基本情感,这让他长久触摸到内心的真相,不在装腔作势中否定本来面目。他喜欢有趣,嘲讽别人并坦然自嘲,在水深火热中顽固的快乐。他的自由和勇敢,则让他在表达时心中无界,轻松穿梭。

他最初热衷于写作,当发现音乐的翅膀能让诗意更畅快飞翔时,他就放开喉咙歌唱,不管是否有“天赋”、“资质”,更不管它是“噪音”还是“跑调”。他只是热爱自由、热爱说出真相,并不爱“当代艺术”。但当代艺术追求的正是真相、自由,于是他经常做出被认为是“当代艺术”的东西。这类似他在《冤枉》里描述的状态:“你已经行动,为了自在;自在是自由,自由是人权,可人权是政治!同志,你糊里糊涂地走上了政治的舞台。”

左小祖咒从来都说自己不是当代艺术家,也从来都说自己是乱搞,近期,他画出了一些小画,和职业画家相比,这些画变本加厉的“业余”、肆无忌惮的“乱搞”。这些画里是他经历或虚构出的一帧帧图景,碎片般折射着他的人生经验和体会,形象、色彩、笔触和拼贴,都有意强化着业余感和低技术。他痛快的画他的爱恨情仇,赤裸裸的让人直视。熟悉左小祖咒音乐的人,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看上去每张之间没有联系,绘画语言也一直在变,但每一张画里强烈透露着民间个体的身份和追求自由平等的立场,以及这种身份、立场在现实中的处境。在“中国特色”的现实中,种种处境令人忧伤,但他用无处不在的幽默让忧伤变的层次复杂、意味深长。左小祖咒的身份、立场、观念和趣味,在这些小画中轻松流露着,没有抽象的“文化”、宏大的“历史”、严肃的“经典”,却富有人情味和具体的生存欲望,触动人的基本情感,有意无意间调侃着故作高深者的装腔作势。

艺术家首先是人,人并不复杂,虚妄的文化却容易把人搞复杂。忘记或故意否定本性时,是自大的自卑和愚昧的狡诈。普通人左小祖咒这次用绘画来袒露本性、嬉弄虚妄,并提醒艺术迷宫中的观者:绘画是人人都有的本能,这是个基本事实;绘画的动力和评价标准是人的基本情感,这是个基本常识。

                      文/杜曦云

[沙发:1楼] guest 2015-06-21 21:39:19

来源:798艺术

 

“普通人 平常事”

左小祖咒、杜曦云、刘山三人漫谈

 

“普通人·平常事”左小祖咒的小画于6月20在五十五号院子艺术空间开幕,6月9日下午在55号院子艺术空间举办对谈,对谈嘉宾有艺术家左小祖咒、评论家杜曦云、55号院子艺术空间创办者刘山。

左:左小祖咒 右:杜曦云

《艺术汇》:这次做展览的作品是什么风格?

杜曦云:这次展出的主要是一批40张左右小画,尺寸大致都是50×50cm,50x60cm。绘画风格就像他的音乐是反音乐的音乐,这批绘画就是反绘画的绘画。

左小祖咒还有一个97年的声音装置《方法论》。

 

刘山:架上绘画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左小祖咒架上具体做是前年开始。

 

刘山:以前在东村时候画过吗?

 

左小祖咒没有,那时候做的都是行为艺术。

 

刘山:我有看到你那几组画艾未未的写实画,这次展览展出的绘画作品比较抽象,你是怎么想的?

 

左小祖咒我觉得我画的不好,所以要顺着意思走,我曾经写过一个小说,一天晚上睡前想到一首诗,一条短裤,一条短裤我写了很久,我不知道下面写些什么,我是手写,我写了大概几页纸吧,写这个一条短裤,一条短裤,手一直没在停,其实我脑子在想一件事情,下面写什么……因为我是找一个小姑娘在街头上打字的,小姑娘一看这么多,说大哥这个怎么办?说要不要复制,我说不能复制,上面有逗号的你就有逗号,没有逗号的就没有,因为有的时候我是连着写的,有的有逗号,有的没有分行。我想这件事情我是非常认真的,我尊重了我最原始的创作,在那个时候我影响了一批人,我保留了这个创作的真实度。

五十五号院子艺术空间刘山

《艺术汇》:刘老师,是什么契机想办左小祖咒的展览?

刘山:其实坦率讲,在春节之前,我之前不知道左小祖咒是谁,我并不时髦,曦云写过左小的文章,我有看到,去年年底好奇左小祖咒是做什么的,觉得这个名字起的挺有意思,偶然机会和曦云聊天,聊到画廊今后方向,曦云给我看左小的作品图,我非常兴奋,当时就跟曦云讲马上约,你的作品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兴奋。像《红军渡赤水,是我搭的桥》,是一种调侃,搭配的语言文字,色彩,非常到位。我认为到位,是你表现的内容完全是你自己的,是你平时自己的想法。比如说,是你某句歌词,某个音乐点子或者是你自己创作时的激情,像你写的内裤的概念是一样的,这批小画,他是你到一定程度,你自己想到了,就画了。我觉得最高级的艺术是没有任何的装饰性,没有任何的外加元素在里面,是艺术家的纯粹。

 

杜曦云:看到这批小画,我就两眼发亮,我本身是油画系本科毕业,这些东西我一看,凭直觉就觉得对了,我对这种直觉一直深信不疑。

 

刘山:左小这批小画总体去看的话,喜欢的群体以年龄段来分会是以什么为主?

 

杜曦云:70,80为主,会延伸到90后,偶尔会有60。

 

刘山:90,60属于两头。

杜曦云:人群的话,取决于所谓的文化基因,一看就懂,一看就知道在说什么,带有文艺追求的青年,还有媒体的推广力度。

《高手》 63×50.3cm 木板油画 2014年

《艺术汇》:你的歌迷对你的歌肯定是非常崇拜,但对你的艺术创作会怎么想,会追捧你的艺术作品吗?

左小祖咒我歌迷买我作品很多年了,我是第一个把我作品放到淘宝卖的,五年前我的淘宝流水是一天一万,最高是一天5万到10万,我的个人淘宝是一个很小的淘宝,2000年前我出了《狂犬吠墓》之后,书再版时候出来点问题,被封了一年,生意就不好了,我在淘宝上卖过一件20万价值的雕塑,我认为没有销售就没有意义,我们的艺术品基本的消费是很低的都是在4,5万人民币,歌迷都可以消费,如果是定到上百万,他们会说这是别人的事,我的唱片价格都是在150到500块,唱片十年前是卖20块一本的,在我涨到150的时候,美国人都卖不过我的价格,他们说我炒作,说我是中国最贵的,我说我是世界最贵的,三年后我把价格调到500元,我也卖掉了,他们抢着买,卖光了啊。

 

刘山所以说你是不炒作,那没有意义

 

左小祖咒我根本不需要炒作,而且游戏规则是非常简单的,是口碑的相传,因为人们在你身上得到之后他们一定会返回给你。有人拿我歌词和我的思想去谈生意,谈成了,他肯定是要回报我的。

 

杜曦云:其实小画构建的也是思想。

 

左小祖咒画画和音乐这两个东西,正好是相反的,音乐在世界上是流动的,音乐是要付出极大的情感,和被听者他是一个有着情感丰富经验的人,凡是喜欢佛教文化的,他是不会喜欢音乐的。我们社会进入这样的阶段,而艺术是恰恰是相反的,它让流动的音乐静下来。我做艺术,就是把我的歌词和音乐的一个瞬间停留下来,很多艺术家是做不到这个。让观者看到一瞬间还在流动,才是最好的东西。

刘山:现在我们能看到大概50%以上艺术家他们是在想什么的,他们是在想市场,在想为迎合谁而做艺术。但是我为什么喜欢左小的作品,是他作品的纯粹度。不论是在画廊经营,或是收藏上,去看他。表面上,他感觉不严肃的,实际上他内心是非常非常严肃的。我接触左小两次之后,人非常高级,画非常高级,这就是我的收藏体系。并且我选择这个时间,我没选择在秋天做,春天做而是夏天做,在热起来时候做。

《红军渡赤水,是我搭的桥》

《艺术汇》:在音乐方面你有很高成就,为什么还要选择绘画领域?

左小祖咒一个事情做3到5次,不管你做的再好,也就没有意义了啊,20年前我做这个很兴奋,但现在我做那些都不兴奋,你去看《无名山增高一米》,太古典了,谈到这些事,就像大师从画上走下来和我们在一起了,对我来说没什么意思,因为失去了活力,现在人生可以往前走走,可能失败一把,再玩一把,20年后还能再玩一把,如果没有在桌子上打牌,输的机会都没有,输是个兴奋,赢是开心和运气,很多人没有输的机会。

刘山:是不敢输,是敢于不敢的事,输是一个胆量。

 

左小祖咒做艺术的有很多官僚主义和保守主义都在里面,看谁好就做什么,扎堆。

《艺术汇》:还会继续画下去吗?

左小祖咒不知道,对我或是藏家来说,只要是左小祖咒就行了。



普通人·平常事——左小祖咒的小画

文/杜曦云


“艺术”是生命体会的表达,但体会和表达其实是人人都有的本能,只是在出现“艺术”、“艺术家”这样的人为定义和分类后,“艺术表达”似乎成了“艺术家”的特权。不知和轻视这些条条框框的人,都自信享受着天赋的表达权利,这种状态其实最符合艺术的本意——艺术只是通往自由的渠道之一,重要的是尊重和激活一个个独一无二的、鲜活的生命状态。

 

左小祖咒被很多人认为是“艺术家”,这首先是因为他敏感于生存处境、热爱自由的表达。他年少时无缘接受中国式的学院艺术教育,却在无意中让自己的天性免遭摧残。他一直保留和尊重自己的基本情感,这让他长久触摸到内心的真相,不在装腔作势中否定本来面目。他喜欢有趣,嘲讽别人并坦然自嘲,在水深火热中顽固的快乐。他的自由和勇敢,则让他在表达时心中无界,轻松穿梭。

 

他最初热衷于写作,当发现音乐的翅膀能让诗意更畅快飞翔时,他就放开喉咙歌唱,不管是否有“天赋”、“资质”,更不管它是“噪音”还是“跑调”。他只是热爱自由、热爱说出真相,并不爱“当代艺术”。但当代艺术追求的正是真相、自由,于是他经常做出被认为是“当代艺术”的东西。这类似他在《冤枉》里描述的状态:“你已经行动,为了自在;自在是自由,自由是人权,可人权是政治!同志,你糊里糊涂地走上了政治的舞台。”

 

左小祖咒从来都说自己不是当代艺术家,也从来都说自己是乱搞,近期,他画出了一些小画,和职业画家相比,这些画变本加厉的“业余”、肆无忌惮的“乱搞”。这些画里是他经历或虚构出的一帧帧图景,碎片般折射着他的人生经验和体会,形象、色彩、笔触和拼贴,都有意强化着业余感和低技术。他痛快的画他的爱恨情仇,赤裸裸的让人直视。熟悉左小祖咒音乐的人,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看上去每张之间没有联系,绘画语言也一直在变,但每一张画里强烈透露着民间个体的身份和追求自由平等的立场,以及这种身份、立场在现实中的处境。在“中国特色”的现实中,种种处境令人忧伤,但他用无处不在的幽默让忧伤变的层次复杂、意味深长。左小祖咒的身份、立场、观念和趣味,在这些小画中轻松流露着,没有抽象的“文化”、宏大的“历史”、严肃的“经典”,却富有人情味和具体的生存欲望,触动人的基本情感,有意无意间调侃着故作高深者的装腔作势。

 

艺术家首先是人,人并不复杂,虚妄的文化却容易把人搞复杂。忘记或故意否定本性时,是自大的自卑和愚昧的狡诈。普通人左小祖咒这次用绘画来袒露本性、嬉弄虚妄,并提醒艺术迷宫中的观者:绘画是人人都有的本能,这是个基本事实;绘画的动力和评价标准是人的基本情感,这是个基本常识


作品展示

《小样儿》 63×50.3cm 木板油画 2014年

《非听不可》 50×50cm 木板油画 2014年

《这不是为无名山增高一米》 63×50.3cm 板上丙烯 2014年

《爱情的枪》 63×50.3cm 板上丙烯 2014年

《表姐帮我》63×50.3cm 板上丙烯 2014年

《表姐和我,你有吗》63×50.3cm 板上丙烯 2014年

[板凳:2楼] guest 2015-06-22 11:53:32
画画这玩意儿和做音乐差不多,不行就是不行,绕来绕去都没用
[地板:3楼] guest 2015-06-26 00:36:10
好jb土啊
[4楼] guest 2015-06-26 09:25:18
问题不是出在有个别人骂槽,只要有喜欢这jb的人存在,这jb就jb了
[5楼] guest 2015-06-26 11:06:24
小孩jb
[6楼] guest 2015-06-27 13:25:28
是个傻逼都到艺术圈抢钱来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