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奋与恐惧:哈瓦那双年展为冰冷的古巴艺术界带来温度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074   最后更新:2015/06/10 10:40:25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15-06-10 10:40:25

来源:凤凰艺术

随着古巴和美国最近在政治上关系缓和,这个滨海国家已经悄然发生变化,不远的将来将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通过古巴首都哈瓦那海滨大道Malecón,外面的潮流也将涌进哈瓦那这座高消费,高楼耸立,文化繁荣的北部城市。

众所周知,一旦资本主义洪流开始侵入社会主义领域,就不可避免发生震荡变化。在第12界哈瓦那双年展上,充斥着一股兴奋和恐惧的复杂情绪,也将慢慢弥漫开来。长达几个月的系列展览已经融入这个城市的传世佳作,也融入了当代艺术,为冷冷冰冰的古巴艺术界带来温度。

古巴艺术界有些方面还是非常顽固。为了检验哈瓦那双年展是否做好了面向世界的展览开幕,上周古巴政府的审查部门开始行动,主要目标是巡回展行为艺术家塔尼亚·布鲁古拉(Tania Bruguera),她因为被指控扰乱公共秩序而在过去六个月禁止离开哈瓦那 。星期六,布鲁古拉离开家,在表演现场朗读汉娜·阿伦特1951年出版的小说《极权主义的起源》后,警察强行将她带走,实际上把她和来参展的国际艺术家圈子隔离开来。

图: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 Michelangelo Pistoletto)在哈瓦那的保拉教堂舞台上,用大锤子将镜子打碎,作为其行为艺术的一部分。

哈瓦那双年展最初不是为这些国际化艺术家创立的。哈瓦那双年展成立于1984年,主要是为那些在欧洲艺术展上不受欢迎的艺术家设立。这些艺术家不能进入如威尼斯双年展和卡塞尔文献展的主流展览。在前全球化时代,哈瓦那双年展不仅为古巴的艺术家,也为来自亚洲,非洲和南美的艺术家提供了一个平台。哈瓦那双年展虽然经费紧张,但是被认为是反宏伟的艺术展,它认为艺术是一个松散的,难以捉摸的社会经历,而不是可出售的品牌。

这种概念在过去几十年中没落,但是这届展览又全力复兴这一概念。本届哈瓦那双年展有最模糊的主题(“在思想和经历之间”),由许多策展人联合打造,主策展人是约格·费南德兹·托雷斯( Jorge Fernandez Torres),他是林飞龙当代艺术中心的主要负责人。如果6月22号开始的哈瓦那双年展有任何主题,那么主题就是它自己和它的日常状态,因为它本身就包含了艺术。

图:纹身艺术家Dr. Lakra在林飞龙当代艺术中心的作品

许多传统的展览都喜欢为参观者提供橱窗购物这样的参观体验,但是哈瓦那双年展在这一方面确是反传统的。同样,哈瓦那双年展也与传统展览不一样,不喜欢展出大牌艺术家的作品。此次展览只有一些耳熟能详的名字-丹尼尔·布伦(Daniel Buren),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 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也只有80岁的皮斯特莱托能够在哈瓦那建于18世纪的教堂中指挥进行演出,他指挥的是打击乐队。

然而此次双年展,最重要的部分是在古巴国立现代美术馆的展览,展品从美国布朗士美术馆运过来,由何莉·布鲁克(Hooly Block)总策划。这次展览名为“狂野噪音”,代表了在近50年中,古巴和美国第一次艺术博物馆的交流(从古巴国立现代美术馆选出的藏品将在2016年运往布朗士美术馆进行展览)。此次展出的展品多数由纽约设计师维多·艾肯西(Vito Acconci),卡卡娅·布克尔(Chakaia Booker),大卫·哈曼斯(David Hammons)等艺术家挑选,这些展品在纽约人眼里都是习以为常的,但是如果古巴的参观者能够以新的眼光去审视这些作品,也是耳目一新。

图:古巴画家罗伯特·斐贝乐(Roberto Fabelo)在 Cabaña城堡的作品

你来到哈瓦那看的就是古巴艺术。古巴国立现代美术馆有许多杰出古巴艺术家的作品:殖民时期的肖像画家,一流的大师林龙飞,以及许多多古巴现代主义艺术家,其中有已故画家勒内·波托卡雷罗(René Portocarrero)和已故陶瓷家阿米莉亚(Amelia Peláez),这两位艺术家在古巴以外都鲜为人知。同样还有许多在世的艺术家也面临这个窘境。此次展览上有生于1956年的古斯塔夫·佩雷斯·蒙松(Gustavo Pérez Monzón)的作品,这是非常罕见的发现,他的作品多数是生活流水账式的抽象画作。任何在此次展览中的展品都是来自于哈瓦那的本土艺术家。虽然佩雷斯·蒙松即将开自己的展览,但是他在30年前左右就不再从事艺术创作了。最集中古巴当代艺术家作品的不是某一座艺术博物馆,而是一座纪念建筑物。建于16世纪的哈瓦那Morro-Cabaña公园由莫罗(Morro)城堡和Canbanas城堡组成,高高矗立在哈瓦那港口的悬崖上,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数量最多的古巴当代艺术家作品。几十年来,哈瓦那双年展就在这里举行,今年整个双年展都在城堡如蜂巢般的隧道和地下室举行,有来自古巴250位左右的艺术家在这里开展,被称作是“自由区域”。

图:阿尔勒·德·尔里奥(Arles del Rio)在Cabaña城堡的作品

多样化当然是形容Morro-Cabaña公园再适合不过的词语了。这里的藏品绝大多数是绘画,然后是雕塑,或者是两者的融合作品。从类别上来说,艺术品的种类非常的广泛。在纽约,像这样规模的展览通常是展出年轻的新星艺术家。但在这里却不是这样。许多艺术家都是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和六十年代的艺术家,那时的古巴刚刚进行完革命。所以在Morro-Cabaña公园展出的艺术品会涉及到政治上的话题,但内容不激进。路易斯·E·卡梅霍(Luis E. Camejo)使用乌贼墨颜料的的作品带有浪漫色彩,将哈瓦那描绘成一个考古遗址,第二个庞贝古城。 艺术家Lidzie Alvisa在黑板上写下“革命”两个字,无数次被擦掉,又无数次重新写上去。艺术家Jesús Hdez-Güero的一件作品中地板上铺满了贝壳。在几位艺术家中,消费文化大受欢迎。然而在展览中的大多数作品就如在纽约的艺术品一样,都主要是为了在市场上出售,所以作品的外观和便于携带性受到重视。

更重要的是,“自由区域”还想要时不时进行多样化艺术家团体的大型展览:这样的展览可以在短短的时间中带你领略一个错综复杂和充满活力的文化。同时参观这样的展览,你本人也可以亲临历史,因为Morro-Cabaña公园的城堡有500多年的历史,是旧世界殖民主义的建筑,人们设计这样两座城堡是为了控制新世界并远离新世界的侵蚀。哈瓦那有很多这样具有历史意义的地方。

图:在哈瓦那古巴国立美术馆布朗士博物馆藏品展,名为“狂野噪声”开幕

塞内加尔艺术家马默·塞克(Momar Seck)的一幅作品展示了由包装袋组成的许许多多飞机,带我们来到了 Casa de Africa博物馆,这是一座在哈瓦那旧城区充满魅力的博物馆,主要收藏非洲裔古巴人宗教的藏品,这在古巴文化中是重要的一部分。在哈瓦那大学自然科学博物馆,你可以看到比利时概念论者坤·凡麦西尔林 (Koen Vanmechelen)的研究成果,他用基因工程作为自己的媒介,以杂交繁殖鸡为中心进行艺术创作和记录,他使用来自不同国家的鸡种进行交配。

这里的艺术氛围就像气味一样:将你包围住,能调动情绪,同样也是脆弱的,不可触碰,若隐若现的。就是为什么哈瓦那双年展的艺术家和策展人如此热心想创造出并保留住这样一种氛围。亚历克西斯·雷瓦·麦查多(Alexis Leiva Machado)又叫Kcho是菲德尔·卡斯特罗最喜欢的艺术家之一,他把自己在哈瓦那的工作室重建成了一座艺术博物馆,将艺术传播到临近的社区,使得普普通通的生活也能因为艺术的增加而填色不少:如果你去当地的市场,在政府配额的商店里你能够在一袋袋大米旁边发现艾米利亚(Amelia Peláez)制作的陶罐。一个名为“碎角之山”(“Mountains With a Broken Corner”)的群展在公共汽车和自行车厂的原址上举行。2002年,该工厂遭遇火灾,现在它只是个没有房顶的空壳,但是对当地人来说却有象征的意义,就像哈瓦那本身,它即破败不堪又从容大度:就像是一个破破烂烂的盒子,里面却满是五彩斑斓的光芒。

由于哈瓦那双年展的举办,这里充满了艺术的气息:艺术家Tatiana Mesa的作品是一条银色的项链放置在石灰墙的裂缝中;有埃里尔·勒施莱辛格(Ariel Schlesinger)的作品,在一堆将灭的火堆旁有一堆燃烧的火;也可以欣赏到艺术家岛袋道浩(Shimabuku)的作品,在一堆沙子上有一座微型禅宗寺庙-因为它太迷你了,所以除非有人告诉你,不然你不会注意到。

由于哈瓦那双年展的举办,这里充满了艺术的气息:艺术家Tatiana Mesa的作品是一条银色的项链放置在石灰墙的裂缝中;有埃里尔·勒施莱辛格(Ariel Schlesinger)的作品,在一堆将灭的火堆旁有一堆燃烧的火;也可以欣赏到艺术家岛袋道浩(Shimabuku)的作品,在一堆沙子上有一座微型禅宗寺庙-因为它太迷你了,所以除非有人告诉你,不然你不会注意到。

但是这里的艺术氛围也不一定全是积极向上的。艺术家塔尼亚·布鲁古拉在去年11月份宣布计划在革命广场(Plaza de la Revolución)进行一场支持民主的表演后,便受到政府不断的骚扰,这破坏了这里的艺术气息。(如果她选择离开,那么她丧失了回来的权力;如果她选择留下来,她有可能被处决,因为一旦双年展结束,支持她的人就会离开)。在一些地方,也有对古巴未来的担忧,害怕古巴与美国的接触会使得这个国家的文化认同,包括作为一个失落的乌托邦将被边缘化。(上周包括参议员Al Franken和Tom Udall在内的美国国务院人员团队讨论了贸易和旅游业并参观了哈瓦那双年展)。

哈瓦那双年展开幕狂欢周在周日结束。狂欢周最后的展览是此次双年展最受欢迎的展览之一,由艺术家Juan Delgado Calzadilla组织的室外雕塑展,这些雕塑排在哈瓦那海滨大道Malecón两旁。其中有些作品滑稽可笑(例如美国艺术家杜克·莱利建了一个滑冰场);而有些如艺术家Rachel Valdes设计的天蓝色半透明方块则非常漂亮。

但是西班牙艺术家 Carlos Nicanor 似乎是与这里的氛围融合最为和谐。他的作品是一条黄色的由木板制成的仿石砖路,路的一端有一座上世纪50年代的银行总部建筑,在古巴革命后就变成了医院,据传闻在其地窖中现在依旧有被锁起来的黄金。这条路一直延伸,越过海堤,当我在这的时候,许多孩子觉得这条死胡同路很有意思,开始翘木板,并把它们扔到波涛汹涌的海里,而这滚滚的海浪将带给古巴更多意想不到的变化。

(尚智编译)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5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