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兴华:今天那些还在被研究的激进思想,已经像弹弓一样松掉了
发起人:之乎者也  回复数:1   浏览数:1572   最后更新:2015/06/06 21:17:30 by guest
[楼主] 之乎者也 2015-06-03 16:14:34

来源:社会科学报  文:陆兴华

原题:用自己的生活去激活我们的理论写作

作者:同济大学教授 陆兴华

◤近年来,阿甘本、齐泽克、巴迪欧、朗西埃、德里达、鲍德里亚……这一批被称为“激进思想家”的当代学者正渐渐走入大众视野。日前,推出“当代激进思想家译丛”的南京大学出版社在季风书园组织了“什么是激进思想”的新书沙龙,本文节选陆兴华的谈话内容,说说“为什么激进思想是激进的,在今天为什么要阅读激进思想”

我们说的radical thinking, radicality,可同时理解成“激进”和“激烈”。激烈,即人回到、被逼回到自己最后的位置上,退无可退。哲学家拉怀勒将人定义为“激烈的内在(radical immanence)”, 这其中的“激烈”的意思是:仅仅是人自己、脱出这个世界的、完全从最后的人本身出发的……

我观察到,那些西方激进思想家,几乎年轻时都大闹过一场,内容一般是两个方向:小分队和一本杂志。不用说巴迪欧和朗西埃,就连梅亚苏也是看了德波尔后激动得睡不着,在巴黎高师办过杂志去继承他的革命精神。我觉得现在大学里的年轻人需要更加激进一些——为我们自己相信的在未来大地上的幸存之路,但大家现在都到为未来工作追逐文凭之路上去了。

激进和激烈的东西,像德里达所说,将是幽灵般地将要到来和正在到来的。

那些已经有过的激进思想,已经成为社会的一部分了,我们来定义它是容易的。已有的,哪怕本来激进,现在也不大会是激进的,因为上下文已换过。可以说,今天我们还在研究的那些激进思想,本身也像弹弓那样松掉了。我认为将要到来的,在中国青年当中要产生的新思想,那才会是真正激进的,才会是德勒兹所谓“在撤退途中匆忙拣起的给予最后一击的武器”。激进和激烈的东西,像德里达所说,将是幽灵般地将要到来和正在到来的。

现在我们的自拍,拉怀勒认为,拍摄者的位置,就是激进/激烈的。自拍的时候,人同时处在两个位置上,手离开了人,在按机器的快门时,身体就被动了:观察者成了对象。手伸出去摁,这时,原地的身体就是激进/激烈的,你把整个人留在底片里去了。剩下的身体上的那一个“人”,就激进/激烈了。这是单方面对自己出手了:是人在主动出卖自己。

日常生活中的激进或激烈,我从两个方面来谈。一个人要怎么活着,他的思想才算激进?首先,从日常生活来讲,比如说,齐泽克,阅读、思考、写作三样东西,都被他弄得非常激进:日常生活被他的读写挤到了很边缘位置上,甚至成了他分析的材料——“我的生活”突然变成了一种被揭发的材料。再比如斯蒂格勒,为了不被家里打扰,深夜十二点之后就到他在巴黎另外租的一个小房间睡,这样早上五点起来到十点半都不接电话,就只是读书,他称之为“自我修炼”,是对福柯所谓的“积极的自我技术”的实践。三年前,他觉得马拉美很重要,就规定每天早上读半小时,连着读一年。这种将激烈的阅读严格地执行到日常生活中的精神,我觉得就比较激进或激烈。朗西埃的阅读是这样的:写读是混在一起的,从早上九点到下午四点之间,不离开书房,中饭不吃,四点以后做些园艺活,种玫瑰种草。巴迪欧的写作也很特别,据说他的家在内环线里,轻轨正与他的书桌平行地开过他窗外,不光听到,还能看到,环境很糟糕。但他不想搬,因为这是坚持战斗。

我们现在的生活,要找出一点认真阅读的时间是很难的。我发现在地铁里、公交车上的阅读非常重要,因为时间被挤压之后,能用的时间很少,地铁和公车里的阅读就显得很激进了。有朋友问我:那在家里为什么会读不好?为什么到了火车和地铁上,反而读得来劲了?这问得好!所以,读写这种行为本身,也在逼迫我们达到激进或激烈的状态。

第二个方面是,我们用自己的生活去激活我们的理论写作。大学时有师兄一定要我读一下《精神现象学》和《哲学史演讲录》和《美学》,我读得糊里糊涂。到今天,因为自己的生活一地鸡毛,这时,黑格尔的东西对我就“激烈/激进”起来。仿佛是在等我自己的生活变得仓皇,黑格尔才能对我成为剧本!道理在于:不是我将黑格尔编成我的剧本,不,是要等我成为伟大的主演,有了自己的乱七八糟的命运后,黑格尔的那些东西,才成为能让我心惊肉跳的剧本。2008年到2009年,我有两个学期在班上带读黑格尔《法哲学》,很多同学都嫌这本书啰嗦,什么是婚姻,什么是家庭,这有什么好说的!而且还说得像是要规定我们该怎么去搬用,真正太八股!中间还一次次岐视女性!有点像还未谈恋爱就开始让我们接受计划生育的教育!

激进的说法,我认为也只是临时的。因为处在我们现在的资本主义式生活的很甜蜜的状态下,我们就会发现理论、哲学读起来非常痛苦,理论对我们也显得很激进/激烈。这不是理论对我们太激进、太难,而是我们的生活没有跟上。到了一定年龄段,我们就要不断测试自己:我的生活是否跟这个符号系统开始呼应了。这些诗在注解我的生活呢,还是我的生活在重新注解这些一直伴着我的诗?这其实是我们多少一直自觉地在做的,那么,更主动去这样做,也就激进与激烈了。慢慢地,激进/激烈到一定时候,我们和我们的理论和思想,也就不激进了。激烈和激进只是一个相对的标识度。

倒过来讲,如果一个人一辈子都需要激进思想,这个人的斗争,其实是很失败的。

[沙发:1楼] guest 2015-06-06 21:17:30
在平庸社会,激进只会死得更悲惨,我建议年轻人不要激进,应该象煞笔一样活着,看谁更煞笔。

最煞笔的那个人,才是最激进的。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3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